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帝坟中人


  “诶,你们听到什么声音le吗?”一行人停le下来,在这片生命禁区中全都很谨慎与小心,莫敢大意。

  这是一片漂浮在宇宙中的大陆,疑似wéi古之大帝的坟墓入口,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有多少强者赶来,攻打数数十年都无果。

  而在这片星域中,类似这样的可怕大陆共有十几块,有的比星辰都巨大,亘古长存,也不知道到在冰冷的宇宙中漂流多少年le。

  到底哪一块wéi真正的帝坟依然不能确定,近年来有数座都龟裂le,透发出一缕缕帝威,让人源自心灵的颤栗。

  最终,有人推测,这是十几块大陆可能都是原本wéi一体,是一座巨大的古代大帝的陵寝,只不过因wéi某种原因解体le。

  每一座都可能是正坟,不能忽视与错过,但却也都是生命禁区,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死le多少人都没有挖出古陵的主穴。

  据传,人族的大圣都搭进去le一人,自域外偷袭而来的圣灵亦死le一尊,至于大规模来袭古老邪神,则是殒落两尊,堪称一处洒血埋骨场。

  平日间,这里有自然少不le一些修士战队出没,这是各色的组合,wéile得到古之大帝的仙藏在搜索。

  今日,这群战队最强者wéi圣人王境,最弱者也的达到le圣人七层天,共有五人,可以说实力很le得。

  能够从人族第一关出发,一直杀到这里并组成一队人马,没有一个人是凡俗。

  最起码,从个人气运上来讲,能活着到这里的人都是称得上是蒙受上天庇护,数十年血拼,能够不陨落,足以说明le问题。

  此时,他们听到龟裂大地深处传来若隐若无的呼喊,自然很惊异,有人进入le大墓中?这也太惊人le!

  这绝对是一件◎让人悚然的事情,有人深入le古之大帝的坟墓?即便这块漂浮在宇宙深处的大陆不是主穴,但也一直没有人攻破,太过震撼。

  “你们听到le吗,下方真有人捷足先登le,这可如何是好?”这些人都是老油条l☆★e,不然也活不到现在,一个个全都转动le眼睛。

  “我们谈论葬帝星的圣体将与霸体对决被下面的人听到le,我似乎听到他说圣体是他兄弟!”他们心头剧跳,因wéi重diǎn不是这些话,而是那个人说谁■若让他脱困,要可送出一本仙经。

  他们寻找入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管怎样说一个能够深入大墓深处的人,一定有斩获。

  “这里是一块天音石,怪不得能够听到我们说话,可能从遥远的地下深处传音上来,真有人在下面!”他们犯难le,封印恐怖无边,他们根本不能破解。

  “上面的人我来指diǎn你们,要走正确的路进行破关,到时候传你们无上仙经。”下方的人再次大喊。

  这五人相互看le一眼,脸上都露出异色。

  他们闯入星空深处,战到今天这一步,早已端正le心态,知道绝对无法在帝路上争雄下去le,有那几位年轻的至尊在,不要说是他们,就是再惊艳的人杰也没有一丝希望。而今,他们只想在这条路上夺取更多的造化,成wéi一域强者,而非着眼整片宇宙。

  现在一场大机缘就在下面,先不说究竟是整死下方的人,还是救出来,单是攻克大帝坟墓的入口一项,就是一场造化!

  古陵深处,任何一件器物都是无价之宝,他们相信只要冲开入口,决不可能空手而归。

  “本座虽然有仙经,但苦于没有合适的传人,不若你们都来做我的弟子好le,传尔等仙家古法,弘扬吾道。”

  上面的人有diǎn无言,这主脸皮可真厚,这是求人相救吗?自己分明被困在le这里,还想收他们wéi弟子。

  “我们不是投师来的!”一个人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等便平辈论交吧。本座常年在此翻看大帝经文,很想找个人探讨,自然不会亏待几位师弟。除此之外,这里有蟠桃古树,于修士来说妙瑕处无尽。你们可愿追随在我的身边?必可藉此大放光彩。”

  上方的几人面面相觑,怎么琢磨都不对劲◎儿。这个人可真是有diǎn脸厚,不当师傅le,却想收他们当小弟,有diǎn欠揍吧?

  其中一个人道:“蟠桃不死神树怎么可能在地下大墓中?”

  地下古陵深处传来一个男子的浑厚声音,道:“★自然不是整株古树,这是一口棺椁,乃是神话时代的神尊才能拥有的仙棺,以蟠桃不死树刻成。”

  “什么,这是古之大帝的古陵的正穴在这里?”五人都变色,但很快又平静le下来,并不怎么相信。

  “在天音石的西侧有一道裂缝,向下走十几里,可以看到一块晶壁,那里能观看到大墓中一角。”下方的人指diǎn。

  他们自然明白,下方的人想脱困,而今一切都是在引诱他们,唯有让他们动心才能援手。

  无论如何,此人的古陵深处这并不wéi虚,他们自然想摸个虚实,看个究竟是否有一场逆天的大造化。

  很快,一群人深入地下十几里,真的见到le这座大墓的一处瑕疵,那是一块晶壁,隐约间能见到内◎部的一些景物。

  “怎么现在出现le一块晶壁?”他们心有疑惑。

  “你们忘记那尊古老的圣灵le吗,那可是大圣境界,喋血在大帝陵寝前,晶壁是他的石体化道而成。”墓中的人人很耐心,不断讲解。

  “你……在吃什么?”就在这时,一位女性圣人王惊叫,透过晶壁见到le里面一个魁伟壮硕的男子,披头散发,正在抱着一块棺材板啃。

  “厉鬼,他不是人,在吃尸体!”其一位强者感觉头皮发麻,失声惊叫。

  他们原本就不怎么相信有人能进入古之大帝的坟墓,现在透过晶壁见到le一个比常人魁伟很多的雄武男子,竟然在吃棺材,顿时想到le一些可怕的传说。

  “这是古之大帝不灭的神只念◎,他在反噬,难道要吃帝尸?太恐怖le!”

  “这是一个还阳的神尸,历劫不灭,逃过le上天的清算,与古之大帝有关,成wéile一尊恐怖的阴神!”

  五人没有一个是弱者,但是此刻却从头凉到☆◇le脚,一个个发毛,不断的倒退,一刻也不想停留。

  “真没见识,这是蟠桃不死神树刻成的古棺,相当于不死神药的主体,是无价仙药!”在五人大惊失色、神情惶恐时,里面传出le不屑的声音。

  ■◇“他在对我们鄙夷!”

  “神只念不会有这么丰富的情绪波动。”

  “他……难道真是一个人?”

  五大强者交流,都有些郁闷。

  “可是……吞食棺材板,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的!”女圣人王心有余悸,觉得里面的人有些可怖,必然是一个魔王。

  “这算什么,一口无主古棺而已,本座当年连不死天皇的棺椁都照吃不误。再说le,虽然味道不咋地,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仙药!其实,我想◆给你们留几块棺材板的,既然如此,我都吃le算le。”

  外面的五人半晌无言,这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人啊?吃棺材都吃出优越感le,这得是多么强劲与粗大的神经才能如此!

  可是几人细琢磨,却也▲觉得有道理,那可是蟠桃不死树的主干,名副其实的仙药。这顿时让他们纠结le。

  “几位师弟赶紧动手助我,脱困后我还要去击杀苍天霸体呢,一分钟都不能耽搁。”下方的人根本就没将自己当外人。

 ◆ 五大高手有些无言,这什么人啊,真不见外,我们还在考虑是否要干掉你呢,夺来里面的一切。

  “这人似乎不简单,吞食蟠桃古树,据他自己说,还吃过不死天皇的棺椁,绝不是一个简单之辈,要不结交下?”其●中一人道。

  “说什么呢,他想给我们当师尊,即便不成还想收我们当小弟,你见过这样的人吗?绝不是什么好货,想办法干掉算le。”

  “先别急着下结论,看一看再说。”

  外面五人有些★郁闷加纠结的议论着,说实话对立面的人真的是有diǎn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几位师弟、师妹赶紧着,时间宝贵,速速出手。”古陵深处的人催促。

  “喵的,真当是我们师兄le,求人都这么理直☆★郁闷加纠结的议论着,说实话对立面的人真的是有diǎn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几位师弟、师妹赶yùmènjiājiūjiédeyìlùnzhe,shuōshíhuàduìlìmiànderénzhēndeshìyǒudiǎnshuōbúchūshìshímegǎnjiào。

  “jǐwèishīdì、shīmèigǎnjǐnzhe,shíjiānbǎoguì,sùsùchūshǒu。”gǔlíngshēnchùderéncuīcù。

  “miāode,zhēndāngshìwǒmenshīxiōngle,qiúréndōuzhèmelǐzhí气壮!”一人没好气说的说道。

  “几位师弟暂且听好,我传你们一段经文,对你们大有益处。”里面的人真的传出一段古法,深奥无比。

  “道经,这似乎是传说中的道经,他真的传le我们一大段。”外面的几人大吃一惊。

  数日后,他们更加纠结le,一边掘墓,一边听着那个家伙称呼他们wéi小弟,一边聆听一段道经古法。

  “再这样下去,我真会以wéi他是那我那坐化的师兄le。”

  古陵深处的人叫他们wéi师弟、师妹越来越顺溜,他们从极其抗拒到麻木,已经没心情总是去驳斥与反对le,似乎有diǎn适应le。

  “师弟、师妹,这样下去,没有个几百、几千年是没法攻破入口的,要不你们去将拥有苍天霸血的败类给我叫来,我训导他一顿,让他在这破关。”

  几人一起鄙视,这家伙似乎有diǎn没下限,不是说要去宰le体龘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年轻至尊吗,现在竟想着让人来助他脱困。

  “几位师弟、师妹凭你们真的很难打开这出口le,我当年是趁圣灵化道时,利用那难得的机会进来的,如今只能将消息散发出去,找一些苦力、劳模来破关,不然打不开le。你们很难将仙药、古经、神器取到手中。不过你们放心,既然都是我师弟、师妹,我一旦脱困,送你们一场大造化。”

  五大高手又一阵纠结,凭他们真的打不开,是在做无用功。可就这样将消息放出去,又有diǎn不甘。

  “这里虽然没有帝尸,但却有一片大帝阵纹,一旦触发,拎着极道皇兵来都得饮恨,你们将霸王叫来,收拾他的话妥妥的,我有办法脱困。”

  几人腹诽,谁考虑你能否脱困,几人所纠结的是里面的仙藏。

  “我脱困不就代表着仙藏出世le吗,都在我身上,我是师兄,是你们的造化。”

  几人心中暗自诅咒,没见过这么脸厚的人,可是细细琢磨,还真是得让此人出来在行。

  “要不,让他成wéi我们当中的一员,我觉得这个人有一定的可取之处。”

  “这倒也是,不然怎么能活到现在。”

  “我想暴打他一顿!”

  这是他们的暗中的议论声。

  数日后,一则惊人的消息传出,漂浮在宇宙中一块大陆上,霸王离去,杀向另一块大陆。

  “体龘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算什么,我一只手镇龘压你!”古陵深处,某人非常嚣张的说道。

  霸王神色冷漠,他不wéi别的,只是想打开大墓,得到里面的仙藏,对这种挑衅没有什么反应。

  “这家伙可真大胆,挑衅霸王,就不怕古陵打开的刹那,遭遇年轻至尊的血杀吗?”

  “你认wéi一个想当我们师尊不成,直接升格wéi我们师兄的人,能是一个有操守,彬彬有礼的雅人吗?绝对不是一个好货。”

  五大高手讨论,既是鄙夷,又是感慨。

  这片星域震动le,霸王要对决圣体,而今竟然暂时撇开一切,攻打一处古陵,不少人被吸引过来。

  “我觉得他真的与圣体相识,似乎是想wéi其分忧,留住霸体在此。”五大高手中的一人做出这样的判断。

  宇宙深处掀起一番大波澜,这几年来,没有人可以进入古陵深处,而今意外得悉一个人成功le,怎么让人■吃惊。

  诸多高手赶来,进行关注,许多人下场,想要打开帝坟,取出神藏。

  而在这个过程中,自然都见识到le一个脸皮厚的强人,叫板苍天霸血,身在古陵深处,却要与霸王一战。

  所有◇人都哗然,惊起一片骇浪,引发更多的人赶来。

  “想与叶凡一战,先过我这一关,打到霸体吐血wéi止,跪下来给我唱臣服。”古陵中的人嚣张到le极致,让所有人都无言le。

  圣体与霸体争锋,因此而被引向le一个新的高diǎn,暴风骤雨,在两大无敌体质对抗前,这样一个强人挑衅,自然更加让人热议、关注。(未完待续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