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二零章 群英荟萃


  虽然外界传说无穷,但毕竟都只是传言,世间并没yǒu什么证据,岁月流淌,时间荏苒,早已无法去考证了

  “怀尊兄,我们外界中人不知,可你身为金乌yī脉血统最高贵的殿下,应该知晓真相,你们究竟是否为帝尊的后代?”

  cǐ语yī出,不仅在座的十几人看来,就是远处的诸雄都yī惊,yīdàodào目光扫来,这片天地都安静了不少

  怀尊太子摇头,身上的金色羽衣闪动灿灿光泽,如金属打造而成,铿锵作响,他当然不会承认

  “帝尊是什么种族,没yǒu人知晓,但绝不会与我金乌yī脉同族”他直接就否定了

  世间yǒu无尽传闻,都说帝尊秉承了天地意志而生,yī人汲取了九天十地小半精华,刚生下来时就强大无匹

  事实上,在各种传说中,认为帝尊是人族的所占比例会大yī些,因为他未成dào前yī直就是人形的

  且,其种种表现,也与人族yǒu不少关联但是,其天生▲强大,这是yī个让人怀疑的地方,故cǐ也就yǒu了各种秘闻

  “怀尊殿下否认是帝尊的后代,自然是对的但世间yǒu关金乌yī族是天帝后代的传说也不yī定为假”石中轩高大挺拔,英气迫人,非常的神武★,加之yǒuyī双石臂,让他拥yǒuyī种特别的气质

  “为何?”yǒu人询问

  “帝尊为天帝不假,世间提及天帝都会想到他,可是狠人也曾被称作天帝,人们也都知晓无外乎yī个原因,他们实□在是太强大了,绝艳古今事实上,天帝起源,真的是自帝尊开始吗,我看未必?”石中轩摇头

  古史笼罩着yī层迷雾,神话时代极为久远在那个时期yǒu至高的天尊,亦yǒu无敌的混沌体,还yǒu各种最强的■原始祖脉

  曾yǒu人说过yī个近乎荒唐的假说认为在那之前,亦曾yǒuyī个古老的天朝,可能以荒塔为源头

  这种说法并不没yǒu被世间主流接受,但是却yǒu不少古老的遗族相信那是真的

  帝尊为何要取这个名字?就是截取了天帝与九大天尊的称号中的关键字,合并在yī起,彰显了他的至高无上

  “不知dào小弟说的对否?”石中轩问dào

  “这种传说为让人难以接受,太久远了,关于那个天朝的事世间没yǒu人能确定是否为真且即便真实存在过,也与我金乌yī族无关”怀尊太子摇头

  他坦言,金乌yī族根本不是什么天帝的后代,各种传说都yǒu误,与他们yī点关系都没y☆ǒu

  “金乌族真的存在yī位准帝吗?”姜逸飞开口,笑容平和,让人如沐春风

  这句话yī出,现场yī下子冷寂到了极点所yǒu人都不说话了因为关乎甚大,谁也没想到姜家然凌尘的族主竟这般直○

  无论是风凰,还是月灵公主,亦或是石中轩等,全都看向金乌族的怀尊太子

  远处,众人是心神皆颤鸦雀无声,无论是正在谈论的还是在饮茶的,全都像是定住了yī般凝望这个方向

  怀尊太子眸子yī冷,瞳孔收缩,盯着姜逸飞,dào:“诸位对我族竟这般感兴趣,从源头到现在,都想论个究竟吗?”

  “怀尊兄不要误会,我等没yǒu什么恶意,只是好奇,想了解yī下而已”旁边立刻yǒu人打圆场,不想现场气氛过僵

  “只是对准帝向往而已,没yǒu他意”姜逸飞平静的说dào,自斟自饮了yī杯

  月灵公主明艳动人,让天日都失去了光彩,莹白俏脸上写着yī丝歉意,dào:“怀尊▲殿下若不愿说就算了,我等只是出于好奇,毕竟准帝难得yī见,让人向往”

  怀尊太子点了点头,出乎众人意料,直接明言,他们这yī族确yǒu帝者,并不为虚,且dào出了来历

  “什么,不是天□昼殿下成为了准帝,而是当年的老准帝未逝?”远处yǒu人惊呼,难掩震惊之色

  “天昼是谁,老准帝又是怎么回事?”这片地域顿时yī阵嘈杂,很多人不解

  这些种族来自诸天万域,yǒu些族群毗邻火桑星古域,对该族甚是了解

  “他不说,我等也知dào,坦诚说出来,不过是给人以忠厚感觉而已”yǒu人冷笑

  “dào友请明讲”许多人都迫切的追问

  而楼台前,围坐在石桌旁的姜逸飞、凤凰、石中轩、月灵公主等则都在yī眨不眨的看着怀尊太子,请他细讲

  “昔日,金乌yī族极为强大,火桑星辉煌到了绝巅,该族出了十位太子,最差的都到了圣人境”远处,知dào底细的人低语,讲述真相

  而且,据传那十位太子还在上升期

  “yī门十子,还没yǒu全部步入巅峰,但最差的都是圣人了,这得多么强大?”众人惊呼

  “火桑yī整颗星辰都是金乌,外族很少,圣者多yī些可以理解,但yī门十子这般强大还是罕见的不过,也能让人想通,因为他们的父亲是yī位准帝”

  远处,叶凡yī直很平静,但是听到这些话后,他心中却是yī跳,想到了星空另yī岸的yīduàn血案

  “后来不知dào什么原因,金乌yī门十子同出,远征yī片古星域,但很可惜,任他们天大的神通,在那里也不行,几乎全部殒落,最后只yǒuyī位太子活着回来,他名为天昼”

  叶凡心中yī叹,果然是那duàn血案,金乌yī门十子祸害古中国,被大羿逐yī射杀,只逃走了yī人,名为天昼

  后来,该族准帝震怒,亲临古中国,可叹yī代人杰大羿,纵yǒu通天彻地的修为,处在大圣巅峰,甚至快迈出了那突破性的yī步,但也饮恨了,血染苍茫大地

  可惜,那个时代,古中国虽yǒu个别准帝但都离去了,无人能为大羿出头,保他性命纵然yī代天骄英年早逝

  这duàn血案,在场的人自不知,而金乌族自然也不会细说出来,这里几乎无人知大羿威名

  怀尊太子平淡的开口dào:“天昼是我的祖父,他而今还没yǒu迈出那yī步,至于世上所说的大帝是我的曾祖父”

  众人哗然,yǒu些人知晓,但大部分人未曾听闻过cǐ时得他的亲口证实,莫不变色,心中悚然

  许多人都以为天昼突破到了那yī个境界,不曾想所谓的准帝依旧是那位老帝,他到底活了多大年岁?至今还在世上不死,这可真是骇人听闻

  只yǒu叶凡暗中冷笑,天昼想成为准帝?那岂不是yī个笑话曾被大羿杀的亡命飞逃,几乎惊破了胆若非他的九位兄长竭尽全力血战他焉yǒu机会离开

  “金乌族陛下何时驾临?”石中轩问d●ào,竟真的yǒuyī尊准帝,而且还是无敌的老辈人物,让人忌惮

  “我曾祖父遇到了yī些问题,短时间不会来cǐ”天昼说dào,但这也足够了今天话都说到了这里,即便该族老准帝不显也没yǒu人敢动○金乌族,寻衅的话纯粹是找死将来必然要会被清算

  众人不禁想到了人族圣体,杀了那么多金乌强者,将来能逃过yī劫吗,纵然掌握yǒu帝器,也不可能时时刻刻都防得住

  毫无疑问,将来必然yǒu☆yī场天大的风波

  “凤凰小姐绝代惊艳,乃是世间的奇才,幼时能便能开创适合自己的术,而今又破解了祖碑谜题,能否为我等解惑yī二?”yǒu人开口,对风族的那面石碑很是好奇,都想知dào记载了怎样☆☆yī场天大的风波

  “凤凰小姐绝代惊艳,乃是世间的奇才,幼时能便能开创适合自己的术,而今又破解了祖碑谜题,能否为我等解惑yī二yīchǎngtiāndàdefēngbō

  “fènghuángxiǎojiějuédàijīngyàn,nǎishìshìjiāndeqícái,yòushínéngbiànnéngkāichuàngshìhézìjǐdeshù,érjīnyòupòjiělezǔbēimítí,néngfǒuwéiwǒděngjiěhuòyīèr?”yǒurénkāikǒu,duìfēngzúdenàmiànshíbēihěnshìhǎoqí,dōuxiǎngzhīdàojìzǎilezěnyàng的内容

  “yī篇经文而已,各位来自诸天万域,哪yī个没掌握yǒu夺天地造化之术?”风凰云淡风轻的说dào

  众人自知,古经为大秘,各族从来不会示人,想问也不可能了

  不过,风凰却dào出了yī些情况,言称那是yī面龙碑,刻yǒu人首与蛇身般的文字,是yī位古天尊所留

  远处,叶凡蹙眉,人首蛇身文字……龙碑,他想到了古中国的伏羲,难dào也如老子那般,结出了轮回印,再现世间?

  灵宝天尊的预言终要成真了吗?

  “风公主果然是天纵之才,历代前贤都不能破解的谜题,却被你解开了,得见yī部仙经出世,真是yī场大造化”石中轩dào

  “风族公主乃当世奇女子,自然少yǒu人可比肩”不少人都恭维

  众人在cǐ谈古论今,讲述dào统,不多时远处yī个窈窕女子走来,风华绝代,满头水蓝色长发飘舞,明眸善睐,像是yī个精灵般,但尘中亦yǒuyī种绝世威压

  “这是火麟洞的天女,从域外返回,而今修为深不可测”

  “真正的古皇幼女,在这个大世出现,被寄予了无尽的厚望,自然在其兄弟姐妹中都是佼佼者”

  众人议论,全都很敬畏

  “我辈英雄齐聚,几乎都到了,真是可喜”石中轩站起身来,对火麟儿笑dào

  “cǐ言差矣,yǒu几个很厉害的人都离去,不在北斗了”火麟儿微笑,眸波yī转,天地失色,其姿容绝代,绝不在月灵公主之下

  石中轩yī拍额头,dào:“石某险些忘记,曾听闻过北斗出天骄,无愧葬帝星之名,昔日yǒu摇光、yǒu中皇,听闻yǒu圣皇子、凰虚dào这等英雄,可惜今日都不能yī见”

  火麟儿轻笑,dào:“还yǒuyī个厉害的,你忘记了,他已经回来了,就在东荒,很yǒu可能亦在cǐ地”

  闻听cǐ言,众人都露出异色,立时想到了是谁,谈年轻yī辈,怎么可能会避过那yī位,分量之重足以让天倾

  “也是,他是很强”石中轩淡淡的说dào,神色与方才大不相同了

  “人族圣体叶凡怎么没yǒu来?”远处各族强者都议论了起来

  怀尊太子听到这个名字,勃然变色,但最终情绪又平复了下去,静坐在了那里

  月灵公主则也是心中yī动,眸光yī闪,当年在秦岭的仙池间,他们这yī族曾以九黎神图出手,差点毙掉叶凡

  而风凰也露出异色,昔日发生了很多事,再回首,恍若yī梦,她昔日说的话太过了,而今想出yī个准帝都这么难

  这里yī片嘈杂,提到叶凡,自然会引起诸雄议论纷纷,因为他的威名实在太大了

  就在这时,yī辆古老的战车缓缓驶来,破旧不堪,镌刻了岁月的印记,yī看就是古物未完待续)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