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相见


  冰天雪地中,一道小身影追了下来,气喘吁吁,在后喊道:“小nānnān,你不要去前方,刚才李伯说那里出了天坑,有能飞天的人在出没,会抓妖怪的,你不要去。”

  小草跑了过来,向她提醒,而◎后又将一包吃的塞到了她的手里,转身远去了。

  “nānnān不知道去哪里……”小女孩望着小草的背影,轻轻自语,抹净脸上的泪水,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冰原很广阔,有生机的地方不是很多,故●此村寨等星星点点,点缀在广袤的冰雪世界中,不容易见到。

  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在一片冰河上,人影绰绰,因为这里出现了一个天坑,有人看到说域外一块陨石砸落,造成了这等景象。

  可是来到近★前后,却并未见到陨石,更无燃烧痕迹。

  亦有人说,这是一处仙葬地,当年也不知是太阴古皇还是太阳圣皇在此冰原出没过,留下了一篇成道后的感悟,堪称绝世宝藏。

  加之北地一些大教不久前宣称,☆有仙葬出世,要求外部势力离去,出现一个神秘天坑自然引来了不少人探索。

  当一名王者深入进去后,再也没有出现,消息顿时爆炸,像是一锅沸水般迸溅了起来。

  无论是因金乌一族非不平静的神州,还是南部那祥和的春暖花开地,全都不能宁寂了,几大州的人马齐动。

  甚至,一些人认为,叶凡、厉天、燕一夕tā们三个一路向西北,就是为此而来,一定是得到了shí么秘密。

  许多人早已到了,在路上追丢后,就直接来到西北极地,而后逆着向回走,想方设法寻叶凡tā们一行人。

  而今,这批人恰到好处。是第一批出现在现场的,面对那天坑既激动又兴奋。

  “也许真的是太阳圣皇留下的感悟篇封印地,要知道叶瞳与tā们在一起,即便家族破败了,但也说不定留下了shí么线索!”

  “没错,一定是这样,有大帝成道感悟篇,真是让人激动与震撼!”

  事情的发展偏离了众人的预料。就是叶凡来到这片冰原后也是一震惊诧。而后感觉不太妙,这么多人来此,万一撞上小nānnān。实在让人忧心。

  tā绝不能容忍有人捉小女孩去炼药,更不想见到她受委屈的情景,必须要尽快找到!

  ▲在这片冰寒的冻土上。也不是所有人一无所知,其中一位老道士边走边四顾,像是在寻找着shí么。

  “这个孽徒居然有逆天大运,撞见了人形不死药,可就是太不成器了,炼药不成,反被炸死。”老道士自语。 □▲在这片冰寒的冻土上。也不是所有人一无所知,其中一位老道士边走边四顾,像是在寻找着shí么。

  “这个孽徒居然有逆天大运,撞见了人形不死药,可就是zàizhèpiànbīnghándedòngtǔshàng。yěbúshìsuǒyǒurényīwúsuǒzhī,qízhōngyīwèilǎodàoshìbiānzǒubiānsìgù,xiàngshìzàixúnzhǎozheshíme。

  “zhègèniètújūrányǒunìtiāndàyùn,zhuàngjiànlerénxíngbúsǐyào,kějiùshìtàibúchéngqìle,liànyàobúchéng,fǎnbèizhàsǐ。”lǎodàoshìzìyǔ。
  “这般逆世的人形仙药,昔日的紫微神朝怎么可能会不小心,一定在其身上留下了禁器。孽徒不争气啊,就不会先检查一番?”老道士通过特殊的神通,了解到发生过shí么,一路寻来。

  事实上,tā○并不是唯一者,另有一个中年文士,在冰天雪地中手摇折扇。眼中冷电四射,寻找小nānnān。

  “都言神婴消失了,不可见,那是误导世人。这数十年来,她最起码出现过五六次。落于人手,可惜那些幸运者太◎贪功。直接炼药,遭了反噬。拥有长生的气机,怎么可能会是凡俗,都太大意了。”

  这个世间不缺敏锐之人,通过风吹草动,以及诸多眼线等,透过一点蛛丝马迹就可以得到最有价值的消息。

  不止一两个人猜疑,觉得神婴在北地。

  叶凡出现在冰原上,接近了那片区域,到了天坑附近,见到这么多修士后tā神色冷漠,眼观茫茫雪地。

  “这是shí么地方,难道真有太阳圣皇的感悟篇,亦或是人皇留■下的碑文?”厉天惊讶,tā是紫微星域的人,自然听闻过北地的传说。

  这个时hòu,已经有圣人出现了,甚至出现了圣人王,驻足天坑上,蹙着眉头不敢下去。

  因为刚才有传言,已经有圣人下去了▲◇,一直没有上来。而且,探下去神识,很快就会被吞掉,难以窥到shí么。

  叶凡三人身影一闪,自原地消失,没入了地下,tā们有帝器在手,可谓有恃无恐,要探个究竟。

  “一辆战车……”
  这是一艘青铜战车,不过却不成样子了,近乎熔化,与一块特别的石头撞在一起,青铜与石头熔在了一起。

  “这是shí么东西,石头中怎么有血管?”神娃吭声了,嘀嘀咕咕。

  战车当中有一位强者,应该是来自域外,可惜而今差不多化成了劫灰,只有唯一的一块道骨留下。

  这石头材质特殊,竟这般恐怖,两者相遇,让一位圣王级的人物殒落了。

  厉天、燕一夕当时眼睛就直了,认真观看,而■后怪叫了一声,皆脸色苍白,像是遇到了最为恐怖的事情。

  tā们快速倒退,满脸都是冷汗,刚才探出的神识被吞噬了部分。

  叶凡拎着仙剑,阻挡在前,亦感受到了一种恐怖波动,吞噬tā的神识,不◆○过最终被阻挡住了。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天欲石?!”燕一夕颤声说道,似乎非常震惊。

  “我人欲道中兴的机会是因此而起?”厉天也发抖。

  “shí么是天欲石?”叶凡不解,进行询问☆☆。

  燕一夕道:“传说,是上苍欲念化成的石头,内有无尽**,让人迷失,吞噬世人神识,最是恐怖。”

  探索这种石头,稍一不慎,就可能会元神被杀,因为它像是一个世界的欲念,个人若探索进去,☆●刹那会识海爆裂。

  “有人推测,所谓的天欲石是古代的准帝证道失败留下的血肉残识等与星辰熔炼在一起的产物。”厉天道。

  叶凡闻言立时动容,想成为大帝,结果于关键性最后一步解体,熔炼成这等□器物,若为真,当是无量珍贵。

  “还有一种说法是,一整颗古星毁掉,无尽英灵的精血与怨魂熔炼在了一起,形成了这等奇物。”燕一夕补充。

  对于人欲道来说,这是瑰宝。与tā们的功法相附,藉此天欲磨砺人欲,一日修行抵得上往昔数日功。

  “你们能收起来吗?”叶凡问道。

  “没问题。”师兄弟二人点头,祭出神女炉,这件法器很特别,将这等逆天的东西都轻易吞了进去。

  叶凡露出异色,觉得神女炉比想象的要强很多倍,竟封住了万古罕见的天欲石。一点气息都不泄露。

  刷!

  三人刹那出现在地表上。离开了这里。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有胆子大的人没入天坑中,顿时大叫:“东西被取走了!”

  一群人跟了下去。远远的缀着叶凡三人。有人认识,自不敢出言,有人不认识。却也不敢妄动,想先看一看风头。

  叶凡并不放在心上,向前而去,突然tā在一座山寨前立足,感应到了强大的生命波动,依然是只有tā可感知。

  tā瞬间消失,带回来一个女童,失声道:“你这晶石是从哪里来的?”

  小草有些害怕,道:“是……小nānnān给我的。”

  ◆“小nānnān……”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叶凡心绪波澜起伏,无比的激动,迫切的看着小草,道:“她在哪里?”

  “你……不要欺负小nānnān,她其实很可怜,不要把她收进妖塔中。”小草说道。
  “谁敢将nānnān收进炼妖塔中?!”叶凡的神色当时就阴沉了下来,瞬间洞悉小草的识海。而后一脸惊怒之色。

  tā将小草交给燕一夕,让tā照顾,而后瞬间从这个地方消失了,冲向冰原尽头。

  “咦,这个孩子根骨不错。难得的是与小nānnān很投缘,多有照顾。我想叶凡会给予她好处的。不若收进我人欲道算了。”厉天道。

  燕一夕闻言一怔,摇了摇头,道:“我们这一脉不适合她,如果她□◆自己愿意,想修道,可以送进广寒宫。”

  “你们……不是坏人?”小草远比其tā同龄孩子镇静,虽然害怕,倒也没有慌乱到不知所措。

  ……

  地平线尽头大雪纷飞,几道身影在对峙,而在★◆自己愿意,想修道,可以送进广寒宫。”

  “你们……不是坏人?”小草远比其tā同龄孩子镇静,虽zìjǐyuànyì,xiǎngxiūdào,kěyǐsòngjìnguǎnghángōng。”

  “nǐmen……búshìhuàirén?”xiǎocǎoyuǎnbǐqítātónglíngháizǐzhènjìng,suīránhàipà,dǎoyěméiyǒuhuāngluàndàobúzhīsuǒcuò。

  ……

  dìpíngxiànjìntóudàxuěfēnfēi,jǐdàoshēnyǐngzàiduìzhì,érzài当中有一个小女孩,瑟瑟发抖,破烂的小衣服很单薄,她人很小,都快风雪埋住了。

  她站在那里,向前也不是,向后也不是,像是一只待宰割的羔羊,几个人将她围住,都势在必得。

  “神婴是我先发现的,自然归老朽所有!”

  “此言差矣,分明是我先一步赶到的!”

  “这样争下去不会有shí么结果,我看还是将其炼药,而后平分算了。”

  小nānnān闻听,不禁倒退,大眼中噙满泪水,怯怯的开口,道:“几位伯伯,nānnān很乖的,不要伤害我。”

  “不死仙药虽然逆天了,修成了人形,但终究没有炼出大神通,你的命运已经注定,天生为药!”中年文士笑了笑,但骨子中那种潜在的冷漠却让人发寒。

  “天大的仙缘,竟被我等撞见,我同意先将其炼药,而后平分。”一位老道士说道。

  “吼……”

  远处,传来一声大吼,一座山巅立着一道人影,神目如电,得见了这里的一切,正是叶凡。

  tā隔着很远就感应到了小nānnān的气息,此时亲眼目睹,心中如汪洋卷天,刹那间化成一道神光冲了过来,迅疾如惊雷,震的苍茫雪域都在颤抖,引发了大雪崩!

  “我看谁敢伤nānnān?!”

  一声大喝,天崩地裂,波动分别冲向几道身影,而中心小nānnān那里却风平浪静,雪花不舞。

  “shí么人?”

  “大胆狂人敢虎口夺食,与老夫等争夺神婴,活腻了吧?!”

  “吼……”

  叶凡的怒火与战意贯冲九霄,这些年来第一次如此生怒,金色血气滂湃,滔天而上,tā出现在场中。

  “噗”、“噗”……

  场中,传来声声怒斥与◇惊叫,但都不如那一朵朵血花绽放时惊人,这些人为圣者,但却先后爆碎!

  一个又一个,全都是被叶凡直接活活的吼碎了,莹白的骨块沾染着血丝,四处飞溅!

  而在这个过程中,叶凡早已先一步赶到,■☆抱起了小nānnān,蒙住了她的双眼,不让她看到这等可怕景象。

  “是……大哥哥吗,nānnān又梦见了……”小女孩委屈的低语,眼中满是泪水,触碰到叶凡指端,滚落了下来。

  叶凡闻听此■言,心都要碎了,无比的酸涩,道:“是大哥哥不好,这么多年才寻到你,这不是梦,nānnān再也不会受委屈了!”

  小女孩身体顿时一颤,伸出一双冰凉的小手,去摸tā的脸颊,怯怯的道:“真的……是大哥哥吗?”

  叶凡抱着她离开此地,不见了血与骨,立在一座雪峰上,才松开手,而后将她放下。

  小女孩太过可怜了,每一句话都让tā心尖皆颤。

  “大哥哥,nānnān终于又见到你了……”小女孩仰着头看着她,充满了惊喜,泪水不断的打转,紧紧抓住tā的一截衣角,生怕一松手就会消失不见,道:“nānnān病了,忘记了好多,没有人陪我玩,tā们都不理我,赶nānnān进雪原,我想念大哥哥……”

  这些话语像是一根根针一般扎进叶凡心中,让tā自责而又心痛,这么多年才找到,小nānnān吃了太多的苦。

  小女孩破衣单薄,小鞋子有洞,都快露出脚趾了,浑身脏兮兮,只有一双噙满泪水的大眼清亮。

  她梳着羊角辫,不曾有改变,这样一个三岁左右的孩子,这等穿着,于这样的冰天雪地中显得分外楚楚可怜。

  “大哥哥来了,再也不会让nānnān受苦了!”叶凡将她抱起,放在了肩头上,黄金霞光溢出,将小女孩笼罩。

  远方,原来一声又一声长啸,自然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神婴出世,简直是震惊了所有人。

  整片极地都沸腾了,这严寒也难以阻挡人们心中那种火热,但凡得到消息的大势力全部带人冲了过来。

  “nānnān怕……”小女孩坐在叶凡的肩头,看到这么多人冲来,清澈的大眼中充满了不安,这不是她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了,心中留下了阴影,有些惶恐,纵然记忆模糊了,还有本能反应。

  “nānnān不要怕,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害你,tā们算不了shí么。即便真的是全天下的人都要寻你也无妨,举世皆敌又如何?全部扫尽斩光!”叶凡强势的说道,震动这片冰原。 ◎
  终于见到了小nānnān,呼唤各位大帝,我觉得这个小家伙还是挺惹人喜欢的,如果各位兄弟姐妹觉得小家伙还行,就请投一张8shanmen表达下吧。同时也到周一了,请各位投一张推荐票支援。

  。

  。

  。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