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黑皇


  不仅叶凡张口结舌,jiù是姬子与圣皇子也是如此,全都有点发呆。黑皇在此发飙,踩le“大坑”,实在有点让人无言。

  这不靠谱的狗,最终将自己给弄丢le,失落于宇宙深处,原以为不知道何年☆
  bújǐnyèfánzhāngkǒujiéshé,jiùshìjīzǐyǔshènghuángzǐyěshìrúcǐ,quándōuyǒudiǎnfādāi。hēihuángzàicǐfābiāo,cǎile“dàkēng”,shízàiyǒudiǎnràngrénwúyán。

  zhèbúkàopǔdegǒu,zuìzhōngjiāngzìjǐgěinòngdiūle,shīluòyúyǔzhòushēnchù,yuányǐwéibúzhīdàohénián何月才能见到,谁知在此出现le。

  它陷入准帝阵中,那lǐ有另一种道则冲起,威势更猛,杀气浩荡万古!

  无始杀阵,这不是一角的问题le,比以前多le一两角,显然这是一个神迹!

 ■ 相传,除古之大帝外无人可揣摩出真义,根本jiù不能布下,一角可能jiù是极限le,很难迈过那道关。

  黑皇终年浸淫此道,不枉时不时的将身边的人弄丢,到最后更是将自己给弄没le,最终真的取得l◇e突破性的进展。

  正是因为它布下le两角多无始杀阵,将前面的阵纹给摧残的七零八落,挡住le杀机,未曾殒落。

  “汪,死长虫!汪,尼玛的!”黑皇被困法阵中,口中三字经不停,诅咒个没完,愤愤不已。

  准帝杀阵虽然无法与帝阵比,但毕竟比较完整,可以发挥巨大的威力。

  而无始帝阵却只有两角,并不是说能发挥出两成威力来,每多一角,威力都是倍增的,甚至数倍,因此两角实在难以说清能有几分威能。

  “它怎么被困在le这lǐ?貌似老腾蛇不在,不然早已用准帝器招呼le。”圣皇子道,对那个狠辣的螣蛇最是le解。

  “黑皇!”叶凡吼道,滚滚音波如海一般传le进去。群山震动,顿时有一群螣蛇出现,浑身金黄,在远处窥视。

  猴子大怒,这些蛇类在控制阵纹,他站在阵外一巴掌拍le出去,顿时打的这群强者惨叫。死伤一片。

  当然,更多的螣蛇隐在法阵中,奈何不得。

  大阵中,黑皇的叫骂声停止le。没le动静,直立着一双大耳朵,狐疑的看向阵外,可惜望不穿,迷雾重重。

  “黑皇你被宰le吗?”叶凡大声喊道。

  “死长虫你知道的倒不少,居然假扮那个挨千刀的小子来骗我,你黑爷爷不上当!”黑皇骂骂咧咧。

  叶凡头疼。在这lǐ碰到它,想出手援救,却先被骂le一顿,当下喝道:“是我,不是什么螣蛇,黑皇我给你带来一个老伴,一只血统高贵的大狼狗。”

  lǐ面沉默le好半天,才发出惊雷般的咆哮。道:“你大爷的,真是你这混蛋,快救本皇出去!”

  “你不是有帝阵吗。再轰击几下jiù出来le。”叶凡道。

  “没时间le,那◎天杀的老蛇要回来le,赶紧出手!”黑皇焦急的叫道。

  叶凡、姬子、圣皇子闻言不敢耽搁,在老腾蛇的道场中,稍一疏忽jiù可能吃亏,还是先救出大黑狗比较稳妥。

  这片区域的阵纹原本jiù被◎◇黑皇冲击出le裂痕,有le缺陷,再加上三件帝器的轰击,快速瓦解,根本jiù挡不住这盖世神威。

  一只大狗跟公牛一般健壮。浑身黑色皮毛非常光亮,跟绸缎子似的,它方头大耳,铜铃大眼,品相上佳。

  它呲牙咧嘴,见到三人后眼珠子差点瞪出来。尤其是盯着叶凡手中的杀剑,更是差点流哈喇子。

  “本皇真是想死你们le!”

  它化成一道黑色的旋风扑le过来,名副其实的恶狗扑食,对着叶◎凡jiù过去le,美其名曰,故人重逢,喜出望外。

  事实上是,它本性难移,是冲着杀剑而来的,一双大爪子抱住后jiù不撒手le,死皮赖脸的叫着,道:“给我看看!”

  叶凡自然不同意,给它看一眼,那绝对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返。

  “jiù看一眼!”黑皇锲而不舍,抱着杀剑不松爪子,方头大耳,一脸憨厚相。

  它有自知之明,无论是虚空镜还是斗战圣皇的仙铁棍,那都是有血脉传承的◇,jiù是塞他手lǐ,也掌握不住。

  而这件帝器则不同,明显跟叶凡没什么关系,是他夺来的。

  “刚见面,你不问我们这么多年的经历,直接上来jiù想洗劫,你的良心被狗吃le吗?”叶凡 掰◆它的大爪子。

  “妈的,怎么说话呢?”黑皇愤愤不已,道:“本皇是那种人吗,绝对不是。本皇会做那种事吗?决不可能。我早jiù听说le你们在古路上的威名,还需问吗?”

  吭哧一口,它张口大嘴,咬在le叶凡的手掌上,死不撒嘴,叫着:“jiù看一会儿!”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叶凡成为le大圣,而今血肉之强,宇宙中罕见,自然不会被它咬伤,但是却露出le异色,大黑狗竟然没有被帝器伤住,居然能抓住杀剑而无损。要知道,他可是温养le很多年,才能将此剑持掌于手中的。

  这一愣神的功夫,杀剑jiù被大黑狗连咬带扒拉给弄到le自己的大爪子中,大嘴咧到耳根处,笑个不停。 ▲
  “你怎么能经受的住仙剑的杀气?”

  “我炼杀阵一二百年,都快跟天地间的杀气本源凝结为一体le,此剑天生与我有缘。”它大言不惭的说道。

  显然,它在满嘴跑蛮龙,身上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可以宁息杀气。

  “先别说le,我们去域外迎击老蛇,他姥爷的,敢困本皇,抽le他的皮,挖le他的骨!”黑皇气愤不已,不知是在转移话题,还是真的生怒le。

  “你怎么来这lǐ的?”叶凡问道。

  “别说le,赶紧出去吧,我真想杀le这条老蛇,他坏le我的一桩天大的道果。”黑皇情绪激动le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圣皇子也问道。

  大黑狗唉声叹气,道:“我在★宇宙中旅行,发现le古之大帝坐化后留下的一团帝源,眼看jiù到手le,结果尼玛的,它又飞走le!”

  它终于讲出le实情,得见一团大帝本源,照亮le宇宙边荒,它简直激动的差点昏厥过去,万分小心☆凑到近前,刚汲取le一小块,结果那团仙宝便飞走le。

  三人震撼,这得是多么逆天的造化?!

  古之大帝尸体万古少见,更不要说坐化后留下的什么东西le,古来几乎无人得到过,帝尸化道,成为劫尘,能留下的东西,必然逆天。

  帝之本源,这实在不应存在于世,却于宇宙边荒残留有部分,确实可让人惊憾到发傻。

  瞬间,他们明白le黑皇为何无惧杀剑le,大爪子上熔炼有一小块帝源,自然可阻挡住杀气。

  “本座连吃奶的力气都快用尽le,跟着它一路追le下来,他妈的却一头撞在le这颗星辰上,被那老蛇困住le,他替我追le下去。”黑皇气的直捶地,恨到不行。

  “发泄完le吧,把杀剑给我。”叶凡向它伸手。

  “我们是什么关系,生死与共,过命的交情,一些身外物而已,你的jiù是我的!”大黑狗理直气壮。

  “那把大帝本源给我一块。”叶凡伸手。

  “jiù只有一块而已,早跟我的神掌粘在一起le,估计这辈子都分不开le。”它脸皮厚的像城墙。

  而后,它自顾奔向远处一座大山,那lǐ是螣蛇一脉的重地,有一些圣物陈列,大黑狗瞄准le一条绕在山体上的蛇蜕,黄金光芒灿烂。

  这绝对是一件难得的神料,是老螣蛇脱下来的皮,坚固不朽。

  黑皇二话没说,用杀剑小心的切裂,快速炼制成一个黄金蛇皮大裤衩,三五下jiù穿在le身上,换下le原本的那条大花裤衩,直立起身体,背负双手,道:“马马虎虎,先报个小仇。”

  靠!

  叶凡差点吐出这个早已快遗忘二百年的词。

  jiù是姬子这么沉默寡言的人也是一阵发呆,这还算报小仇,要是让老蛇看见还不给气死,拿他的皮做裤头,什么人呀,太损le。

  圣皇子一阵无言,不过这样倒也让他觉得还算痛快。

  “做人不能太段德,做狗不能太黑皇!”叶凡说道。

  大黑狗穿着一个黄金大裤衩,直立着身子,在此地踱步,一只大爪子拎着杀剑,道:“先别说这些le,赶紧去域外伏击老蛇,等他回来,斩他一个骨断筋折。”

  众人点头,事关重大,老螣蛇若是得到古之大帝残留的本源,一旦闭关而熔炼于己身中,说不定真会突破到准帝境,到时候那将是一场大祸!

  这颗星辰上,虽然有很多螣蛇高手,但是无一人敢阻挡,根本jiù不是对手,这么多帝器在手,一旦砸出去,足以将这颗星辰粉碎! ●
  他们径直到le域外,静等老螣蛇归来,要杀他一个万劫不复。

  “唉,对le,叶小子这么多年你都上哪去le,怎么一直没有消息。还有姬子、圣皇子你们两个怎么也一直不露头,本皇还想去找你们呢☆。”

  三人都想捶它,一起鄙视这条死狗。

  “你个卑鄙无耻、贪婪无厌的死狗,你刚才不是说早已听闻过我们在古路上的威名le吗,所以一见面没问。到头来,还是见宝起意啊。”

  “老蛇回来le,先别说这些没用的,赶紧宰le这个大个的!”黑皇精神一震,而后咬牙切齿,直立着身子,拎着杀剑,藏le起来。

  叶凡取出le绿铜鼎,姬子与圣皇子则也是做好le准备,要绝杀老螣蛇。(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