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风波


  叶凡右手如碑,上面布满金色的符文,这是他的道,古老而繁奥,为亘古长存的道则,永恒bú变,发出隆隆声。

  山崩地裂,海干石朽,在这如金色天碑的掌指下,什么都将毁灭,一切都将bú复存在,虚空化成黑洞,混沌光迸发,像是在开天辟地一般!

  这个地方马上就要被彻底毁掉了,若非姬家刻有帝纹,第一时间蔓延了出来,前方的无垠大荒,以及日月天地都可能会出大问题。

  蒙蒙雾霭扩散,叶凡的金色掌指化成一座数万丈的古碑,纹络密布,镇压了这一方日月河山!

  shén冥shén色凝重,早已在第一时间出手,shén衣晶莹剔透,散发光晕,让他看起来像是古代的shén祇从洪荒岁月中走来,散发着滔天的威压。

  “轰隆!”

  他一掌向前拍来,朱雀飞舞,真龙横贯、白虎裂天……各种仙灵齐现,恐怖绝伦,像是一个盖世至尊发怒,又如天帝出手!

  shén冥的气势太强盛了,自信至强,有说那种话的资本,宛如一个天界的至shén下界。

  众人全都颤栗了,这种大威压让人觉得如末日来临,像是在面对一个无上的主宰者,要跪伏下去,进行朝拜、臣服。

  叶凡的威势,人们▲早有心理准备,而shén冥这个人来历shén秘,却也这般强大,今日突现震惊世间,自然让人发颤。

  咚的一声,两者发生了剧烈的大碰撞,符文飞转,快速磨灭,天碑对抗各种仙灵,发出了席卷**八荒的仙■▲光,气吞十万里!

  这是一场激烈的争锋,可怕到极致,像是要将九重天轰落了下来,苍穹颤栗。要坠落了下来。

  谁也没有想到,两人第一击而已,就这般的绝世强大,这是年轻的至尊天骄的对抗,多少□年bú可见了。

  姬家内部,一道又一道虚空阵纹扩散了出来,定住了地、火、风、水,护住了山河世界。稳固了天地,bú然真可能让南域发生一场浩劫。

  毕竟,这是大圣级的帝子在争锋,动辄就是毁天灭地,打碎一颗生命古星都算bú得什么。

  唯一让人放心的是,北斗太过与众bú同,想要伤此星根本,难度很大!

  啵!

  叶凡用力在虚空中按了一掌,虽然是这样随意的一击。但却是有无穷的掌力砸落,且最后竟化生成了无量剑光,密布在天地每一个角落。

  有的是从地下冲起的。有的是从九重天上劈落下来的,有的是在虚空中诞生的……

  一道道粗大的剑芒像是一根根撑天支柱,巨大无biān,茫茫无际,杀气森森,惊的诸天万域的生灵全都颤抖!

  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秘术,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可斩碎诸天星辰,绝世犀利。铮铮动天,压盖人世间。

  众人骇然,即便早已躲避出去足够远,但是也惊的毛骨悚然,骨头缝中都发寒。周身冷飕飕,心中恐惧。

  shén冥shén色郑重,并没有一丝的大意,刚才虽然很自fù与强势,但真正战斗起来却格外的认真。自信但却bú骄。

  他身体一震,背fù浮现出一片古老的印记,像是shén形,又像是一种异象,亦或许是一种特别的法则凝结成了道图。

  一头火红的朱雀冲霄而起,横跨三千界,破碎大片的虚空,带着莽荒的气息与无穷的仙火,烧塌天地。

  太过恐怖!

  他以此对抗无处bú在的剑气,阻挡叶凡的绝世攻伐。而且守中有攻,在其眉心,炽盛光辉一闪,凝结出一个可怕符篆,化成了一个世人难以辨别的古字,镇压而来。

  这个字快速变大,每一个笔画都像是仙金铸成,璀璨夺目,剔透闪亮,充满了冰冷的金属质感,重逾亿万均。

  这是一种道,为通天仙文!

  刚一出现,个别人就认出来了,全都震惊,据传这是古代的至尊为为打开成仙路、杀向仙域时而动用的杀道法则。

  这种字攻伐力绝世强大,bú然何以破仙凡两界的屏障,最是可怕!

  当!

  叶凡的掌指倾覆下来,以肉身撼动,金色手指连弹,一个又一个的符文出现,全部打在了这个字上,在璀璨的仙光中,这个地方炸开了。

  惊世骇俗,震撼天下!

  人族圣体的肉身得多么的强大,竟敢这样出手,直接以掌指拂了上去,太过恐怖。

  若是其他大圣,仅这一次触碰,bú要说是是手指,就是整天臂膀、以及半biān身子都要直接烂掉,化成血泥与骨头渣子。

  轰隆一声巨响,两人错身而过,第一次交锋就此结束。

  事实上只有两击而已◎,且都是发生在电火石花间,太迅疾了,bú少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没有看清楚。

  攻击力虽然足以震惊世间,但还谈bú上生死对决,这是试探性的攻击,两人都有所保留,并未动用最强大的后手。

  更为巅峰的对决才将要开始,必然是生死战,绝世战!

  然而,就在这一刻,圣皇子与暗菩都突然动了,向前横插而来,同时阻挡。

  圣皇子是要代叶凡而战,bú想让他再出手,因为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猴子要替他要对shén冥出手,生死搏杀。

  而暗菩也是横贯中间,暂时隔离两人, bú想让这场战斗继续下去了。

  几乎是在同时,虚空无声破开,姬子出现,默默无声到了场中心,显然要他◆rìzǐ,hóuzǐyàotìtāyàoduìshénmíngchūshǒu,shēngsǐbóshā。

  érànpúyěshìhéngguànzhōngjiān,zànshígélíliǎngrén, búxiǎngràngzhèchǎngzhàndòujìxùxiàqùle。

  jǐhūshìzàitóngshí,xūkōngwúshēngpòkāi,jīzǐchūxiàn,mòmòwúshēngdàolechǎngzhōngxīn,xiǎnrányàotā也要干预,bú说他与叶凡的关系,单说这是姬家的地方,也bú能坐视。

  然而,当他一露面,暗菩却是身体一震,爆发出了一股无以伦比的气息,比刚才更可怕,卷动天地!

  “虚空大帝!”他惊叫了◎出来,第一次失态。

  这四个字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个名字太久远了,怎么会在这种场合下被人叫出口,即便是在姬家门前,但也bú该如此。

  所有人都shén色大震。向前望来。

  ★这个时候,暗菩苍白而略显病态的面容上,露出了难以理解的震惊之色,死死的盯着姬子,眼眸一眨bú眨,像是见到了最为bú可思议的事。

  众人发呆,这是怎么回事?

  “你在说我父吗?”姬子平静◇的开口。

  “你bú是他?太像了!”暗菩说完摇了摇头,若是真正的虚空。怎么可能没有帝威,即便内敛,也足以让众生颤栗,更何况是在面对他们bú死山一脉时,会更甚。

  到了这一刻,众人明白,▲dekāikǒu。

  “nǐbúshìtā?tàixiàngle!”ànpúshuōwányáoleyáotóu,ruòshìzhēnzhèngdexūkōng。zěnmekěnéngméiyǒudìwēi,jíbiànnèiliǎn,yězúyǐràngzhòngshēngchànlì,gènghékuàngshìzàimiànduìtāmenbúsǐshānyīmòshí,huìgèngshèn。

  dàolezhèyīkè,zhòngrénmíngbái,姬子与虚空大帝一模一样,全都露出异色,父子像成这个样子也少见了。

  “斗战圣皇的后人。你什么意思,想与我一战吗?大可先站在一biān,等我与他的一战结束。你再来。今日来多少人我都接下了!”shén冥开口,依然如bú久前那般自fù,恨得李黑水等人牙根都痒痒,但是bú得bú承认,他有绝对强大的实力。

  “我一棍子送你上路算了,省的你在这里聒噪!”猴子暴烈的说道,懒得与其多说什么。更是抢先一步,拦在了叶凡的前头,要对决shén冥。

  圣皇子与shén冥这两人遇到一起。必然是要有一场生死战,全都强势无biān。

  而暗菩回过shén来后,继续迈了一步,又隔在当中,拦住shén冥。道:“若论迫切,我更甚于你,我bú死山与姬家的恩怨,举世皆知,昔日的约定而今更是快要到期了。但也bú急于这一时。在这订婚礼上决战,有些过了。”

  “你这样说,倒显得我小家子气了。”shén冥收回了迈出去的那只脚,道:“我说了,我这个人很直接,心中所想,口中无虚,那就是我真正的想法,就是想一战。”

  他身上披着的shén衣甲胄,乌光流动,熊熊燃烧的火焰内敛,但依然有一层光晕,与shén之斗士没有什么区别。

  “罢了,错过今日,我一一领教。”他的眸光很炽盛,道:“今日就bú见血了,多些喜庆吧。”

  “你说罢了就罢了?!”圣皇子冷笑,bú肯放过。

  ★而李黑水、东方野等人也都气愤bú过,这种场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搅闹过就想一言了之吗,他们怒火难平。

  “浑拓道友,该你出马了!”遥远的天际,有身份吓人的强者打趣。

  “bú错,请浑拓▲前辈出手,进行一劝,必然可让他们快速血拼起来。”有的人更直接,希望衰shén上前,让此战激烈起来,生命禁区真要是死一个帝子,那多半会席卷北斗,有至尊出世!

  “诸位道友说笑了,今日老朽身体有恙,就bú掺和了。”浑拓说道。

  “怎么能少的了道兄,那可是天骄争锋,理应劝开他们才对,需道友出马。”

  “上天有好生之德,今日老朽bú需相劝,他们也无血光之灾,上苍bú忍啊。万事讲究一个和字为贵,他们十年内都会和字当头。”浑拓很严肃的说道。

  众人:“……”连浑拓都退缩了,怕踢铁板,怕砸金子招牌,当然所谓的金字招牌似乎应该反过来看。

  姬家大门前,圣皇子要战,shén冥态度bú定,战的他话求之bú得,但既然刚才说了那样的话,也bú是说说而已,bú能又改口。

  “订婚重要,今日先到此为止吧。”姬子、暗菩都开口,这样说道。

  叶凡shén色冷漠,盯着shén冥,他很想一拳轰杀过去,但今日还真bú适合他再出手,也bú想让猴子代他出手。

  “越说倒越显得我以势欺人了。这样吧,今日生死相向就免了。宁杀十万人,bú拆一桩婚。那么今日就文斗一场,留给小辈,让他们一争高下,就当我为这场订婚礼助兴了。”shén冥说道。

  “就这样吧。”shén王姜太虚开口。

  叶凡闻言后点头同意了,白衣shén王这样说话了,他bú想拂逆,一切都可错开今日再论。

  事实上这场对决若进行下去,可能将会非常可怕,有帝子殒落,血溅南域,甚至可能会招惹出禁区中的古代至尊来!

  shén冥一招手,远处几个小东西露头,全都探头探脑,一个个缭绕混沌气,个个非凡。

  “明仁过来。”他叫了一个小孩子过来,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头角峥嵘,眉宇非凡,混沌光内敛,让人心惊。

  “这是我的孩子,只要你们能够从这世间寻出一个年龄相仿者,将他打败,就算我输了。”shén冥道。

  “你输了有什么表示?”一直未开口的黑皇问道。

  “还要表示?”shén冥眸光炽盛,道:“若是输了的话,我自掌一个嘴巴,收回刚才的话,向你们道歉!且,十年内,若是与你们相遇,我退避三舍,真要bú得已见面了,依然会道歉。”(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