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石人蕴奇珍


  叶凡此言一出,周围的老人都很惊讶,而石园外的人先shì一呆,而后出一片嘈杂声。

  “对赌,你拿地上那块白石tóu赌吗?很明显,那shì白花石,根本不可能切出yuán,就shì最低级的赌石人也都知晓”’

  “年轻人,即便九窍石人切空,也不要这样经不起打击,以后还有机会的。”

  “我看他shì魔怔了,都到这种地步了,还想与人对赌。”

  天字号石园外议论纷纷,尤其shì吴子明几人,更shì大声嘲笑。

  “你拿什么赌,用那块白石来来切出神yuán吗?真shì天大的笑话!

  “我看他shì经不住打击,气疯了,早就说了,他不知天高地厚。

  “这下被打回原形了吧,自以为shìyuán术高手,指点江山,结果从云端重重的摔了下来!”

  “不自量力,哈哈哈……’

  叶凡神色平静,道:“谁与我赌?我以九窍石人与你们对赌,我若shì输了,甘愿付五碗斤yuán。“此话一出,先shì一片寂静,而后爆出一片喧嚣声。

  “这个家伙疯了,真shì不知所谓。’’

  “五万斤yuán’你要shì拿的出’我和你有赌”’有人挑衅,大声喊道。

  “经受不住打击,难道要破罐子破摔?”有人嘲笑。

  石园内,妖月空上前劝道:“兄弟,无需这样,大不了从tóu再来,这样的白石不可能切出稀珍来。”

  叶凡摇了摇tóu,继续坚持,道:“无妨,我就shì想与他们对赌,今天连神药都切出来了,我觉得老天站在我这一边。

  地上,那块拳tóu的大的石tóu白的刺目,尤其shì想到它的天价,更加让人咋舌与叹气了。

  “切出神药shì天大的机缘,它shì这么多年来少见的稀珍之wù,还以为可以切出这等神wù?真shì笑话!,’

  “你到底有没有yuán’如果有的的话,我跟你赌!”

  石园外,传来★各种声音,所有人都不相信能从白花石中切出yuán来。

  lǐ黑水焦急,暗中传音’道:“你真有把握吗?这可shì白花石,即便shì网入门的赌石人都知道,绝对出不了yuán。,’

  “多少◇还shì有一些把握的。”叶凡暗中回应。

  “真的假的?”lǐ黑水见叶凡很镇定’半信半疑。

  “我怎么可能会坑自己。,’叶凡暗道。

  “你太阴险了’这shì在钓鱼啊!’’lǐ黑水放下心来,暗中嘿嘿笑道:“都说我黑心肠,我看你比我还黑。明明切出好东西来了,还这么镇定’不忘记将这些人坑一把’我觉得该叫你叶黑才对。’,此刻,石园内外一片嘈杂,所有人都不能平静,道一圣地的老道姑不得不●向前走了几步,避免有人过激而冲进来。

  叶凡扫视所有人,道:“我说的句句属实,你们看这shì什么!”他大袖一挥,地上顿时出现一大堆yuán,光芒闪烁,灵气冲天。

  吴子明与lǐ重天等,◆共有十几人,总共输给他四万两千斤yuán,大夏皇子亦输给他一万斤yuán,加在一起’不多不少,恰恰五万余斤。

  石园外,所有人见到这么多yuán都有些晕眩的感觉,绝大多数都shì年轻人,哪里经手过这么多,全都露出了火热的目光。

  “有人敢与我赌吗?”叶凡再次问。

  这一次,所有人都被镇住了,五万斤yuán实在太多了’平日间很少有这种场面。

  但凡拿得出这么多yuán的人’几乎不怎么会意气相争,大多都shì老辈的大人wù,都shì用来购买稀珍用的。

  纵然shì姜逸飞与安妙依这样的人wù,也shì神色一动,颇有些惊讶。

  有人口干舌燥’忍不住向下咽口水,眼睛都有些直了,盯着园内的五万斤yuán,目光无法移开。

  可shì,这么一大堆yuán,实在太多了,没有哪今年轻人可以一次性拿出,全都眼巴巴的看着。

  有些老辈人wù拿得出,但却放不下面子,尤其shì石园内,叶凡身边的这些老人,各个都大有来tóu,很多人足以承受五万斤yuán。

  可shì,方才他们跟在叶凡身后,俨然shì在一起选石,眼下拉不下脸来与他对赌。

  “这样吧,我降下标准’以一方yuán为标准,只要合力凑齐,都可以进来,我一一奉陪。”

  一万斤yuán为三方,五万斤yuán为十五方,叶凡将这一大堆yuán分成了十五堆,然后看向众人。

  “赌,我们凑yuán,合在一起跟他赌”’

  当下,有七八人凑足一万斤yuán,成为第一批赌者,走了进来。

  吴子明与lǐ重天等人更shì按捺不住’恨不得立刻进场对赌,这shì难得的机会,报此前的一箭之仇。

  “这两个土包子,注定要倒大霉了,可惜我们身上没有yuán,这可如何shì好?’’吴子明不甘。

  “前方那个人不shìlǐ一水前辈吗,shì幻灭宫的太上长老。lǐ重天他可shì你的玄叔祖,你干脆过去借些yuán吧。,’有人这样建议。

  “没错,我看lǐ一水前辈因神药之事对那两个少年相当的不满,lǐ重天你过去说明,我想他一定会借给我们。”

  “那好,我去试试。”

  时间不长,lǐ重天返回,果然借来了一万斤yuán。

  叶凡不动声色,很平静的看着他们走来,他一直在等这几人呢,早就知道他们会向lǐ一水借yuán。

  此刻,lǐ一水露出一丝深沉的冷漠笑意,意味深长的向石园内望来……,“老东西’看你一会儿还笑出的来不。”lǐ黑水见到这一情况,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还有人愿意来对赌吗?’,叶凡扫向四方。

  很多人都意动,想联合起来,不过见叶凡与lǐ黑水如此平静,都有些疑惑了,犹疑不决。

  尤其shì石园内,这些大有来tóu的老人,亦显出异色’觉得事情可能有转机。

  “真的没有人了?’’叶凡再次相问。

  此刻,白衣小尼姑依然蹲在地上,托着美丽的下巴,大眼中纯净无比,不满的嘀咕,道:“快切呀。,’

  叶凡连问了数遍’都没有人回应,到现在很多人都有些犯疑惑了’甚至连吴子明与lǐ重天都一些不安了。

  因为,叶凡太从容与镇静了。

  最终,没有人再进场,只有两拨人要与叶凡对赌,共计两万斤yuán。

  快一点!”白衣小尼姑偏着tóu,眨动大眼催促,有些不满了。

  “小妹妹,既然你这样着急’我让你来切石好不好?”叶凡笑了起来。

  白衣小尼姑皱鼻子’没有理会他,书书网神情专注,只shì盯着那块石tóu。

  大夏皇子实在sh●ì腻歪,恨不得拍叶凡一巴掌,皱了皱眉tóu,几步走了过来,站在了自己妹妹的身边。

  “快切石!”吴子明等人催促。

  “好,静等绝世稀珍出世吧。”叶凡露出认真的神色’持锋锐的银刀在拳tó○u大的石tóu上运转。

  “咔嚓!”

  切石的声音一响,周围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又回到了刚开始时,没有人再说话。

  石粉簌簌坠落,银刀运转的很快,不多时拳tóu大的石tóu已经小了一半,依然shì白花石,不见异象出现。

  虽然吴子明等人想取笑,但却笑不出来,在这种郑重的气氛下,甚至有些紧张。

  最后,石料已经不足lǐ子大,还未见又稀弈出世,许多人再也忍不住,议论子起来。

  绝大多数人都相信,不可能切出东西来了,已经这么一小块了,还shì白花石,若shì内猛有神wù,早该感应到灵气了。

  即便shìlǐ黑水也沉不住气了’所有人都望向叶凡,可shì他还很shì镇定,精准的落刀,快的切石。

  “咔!”

  当切到不过荔枝大时,石tóu的颜色终于有了变化,成为了暗红色,许多人惊呼。

  叶凡放慢了度,小心的刻落石皮,众人立刻屏住呼吸,不再出声,静静观察。

  最终,一颗形似心脏的暗红色石块被录了出来。

  在场的这些老人全都吃惊,皆露出无比惋惜的神色。

  “太可惜了,这九窍石人真的有了一丝锐变的可能,心脏已成形,如果再过上数百万年,多半真的可以产生灵智,成为近仙的圣灵!”

  “可惜啊,它不该这么早出世,被人现,一切都成空了。”

  所有老人都摇tóu,觉得这shì天意,不然的话数百万年后,这将shì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堪与古之大帝争锋。

  “九窍石人也止于此了,到底shì没有能孕生出奇珍,可惜了这尊天地生出的石胎。”

  见在场的老人都下了这样的结论’吴子明顿时大笑,讽刺道:yuán术天才,将yuán呈献上来吧。”

  叶凡没有理会,继续落刀,果然暗红色的石心被切开后,什么也没有。

  哈哈哈…………”lǐ重天等人都大笑,充满了快意与嘲讽。

  石园外,一片哗然,很多人都后悔不迭,恨不得捶自己的一顿,错过了如此大好的对赌机会。

  “嘿嘿”…”幻灭宫的太上长老lǐ一水意味深长的冷笑。

  大夏皇子与妖月空亦摇tóu,觉得叶凡实在太冲动了,这等于在平白向外送yuán。

  “年轻人,让我说你什么好,真不该如此,十赌九输,尤其shìyuán石,有种魔性,不切开的话,很难预测结果。”

  周围的一些老人摇tóu◎,全都为叶凡不值。

  叶凡依然很平静,没有多说什么。

  可shì,lǐ黑水却冒出了汗水,什么也没有切出来’这shì个很大的打击。

  尤其shì见吴子明与lǐ重天等人嘲讽,他更s●hì窝火’再见到其他人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表情,他忍不住叹气。

  “怎么,说不出什么了?!”

  共有两拨人与叶凡对赌,在这一刻皆志得意满,有人开口椰愉。

  “yuán术天才,再回去好好多练几年吧,天价奇石不shì谁都可以切的!”

  “不自量力,以为自己shìyuán天师复生了,真shì可笑。

  “既然你不说话,那么我们自己收yuán,哈哈……………”

  这些人大笑,全都畅快无比,尤其shì吴子明与lǐ重天,更加的放肆。

  周围,妖月空、大夏皇子等人默不作声,一群老人也不再开口。

  石园外,一片沸腾,绝大多数人都自责与后悔不已。

  “慢!”就在这时,叶凡忽然平静的开口,道:“九窍石人还没有切完,你们凭什么动我的yuán?”

  听他这样开口,所有人都一怔,连姜逸飞与安妙依这样的人都露出了讶巴“你还有石tóu可切?”吴子明等人皆向地上望去,不过全都不怎么在意。

  白衣小尼姑依然托着下巴,没有起身,声音清脆悦耳,道:快切开吧,让我看看到底有什么。”

  叶凡从石粉中捡起一块扁平的石tóu,半个已掌那么大,能有一寸多厚。

  “这么扁的一块石tóu,你还指望切出稀珍来?”

  还真shì不见棺材不掉泪’到现在了还不死心!”

  “我们等你切开,看能出现什么!”

  两拨与叶凡对赌的人都不相信能切出什么来,嘴角带着冷笑。

  “现在还可以加入吗’你既然还有石料,我也想与你对赌。”石园外有人喊道。

  “我也要加入!”

  “算上我一个!”

  天字号石园,顿时一片嘈杂,很多人都大声的开口,要加入进来,数万斤yuán实在让人眼红。

  怎么办?”lǐ黑水焦急,暗中传音。

  “等着收yuán吧。”叶凡回应。

  “你我明白了,你这小子先后两次折腾’迟疑的人到现在也敢进来了,果然该叫你叶黑。”lǐ黑水恍然大悟。

  这一次,叶凡没有像上次那般痛快的答应’有些犹豫不决’道:“诸位,何必这样呢?”

  “不久前,shì你自己放下话,要与在场的人对赌,怎么现在退宿了?!”

  “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我们也要加入。”

  “这个老梆子!”lǐ黑水低声咒骂’他现lǐ一水在送yuán,借给了lǐ重天那一行人,那十几人在推波助澜。

  叶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传音道;“就shì要坑他这条大鱼,这个老家伙一个人就能拿出数万斤yuán来,而其他人数十人都凑不出来一万斤。”

  最终,在叶凡答应下来时,数人快冲了过来,将三万斤yuán堆在了吴子明他们的yuán堆上。

  其他人不甘,另有数十人凑足一万斤yuán,奈何晚了一步,怏怏而回。

  “五万斤yuán对十五方yuán,各位到时候可要认赌服输啊。”叶凡越的镇定了。

  “究竟shì谁输谁赢,我想你说反了!”吴子明嗤道。

  在这一刻,lǐ一水心tóu一跳,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可惜yuán已送了进去。

  “快切石啊’等你这个yuán术天才送我们五万斤yuán,哈哈哈……”

  “什么yuán术天才,不知天高地厚的一个小子而已!”

  叶凡微笑,更加的从容,对道一圣地的老道姑开口,道:“请前辈封锁这片◎空间,以免奇珍遁去。”

  听他这样说,所有人都大吃一惊,都忍不住望向场中,连说话的人都少了很多。

  “你确定需要这样做吗?”老道姑平静的问道。

  “我确信,将有绝世稀珍出世!”●kōngjiān,yǐmiǎnqízhēndùnqù。”

  tīngtāzhèyàngshuō,suǒyǒuréndōudàchīyījīng,dōurěnbúzhùwàngxiàngchǎngzhōng,liánshuōhuàderéndōushǎolehěnduō。

  “nǐquèdìngxūyàozhèyàngzuòma?”lǎodàogūpíngjìngdewèndào。

  “wǒquèxìn,jiāngyǒujuéshìxīzhēnchūshì!”叶凡非常的肯定。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被惊住了,真shì一波三折,见他这副表情,许多人下意识的相信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怀疑,更有人冷笑与嘲讽。

  “真shì赌昏了tóu,依旧不死心,我看他怎么收场!”

  如果切不出东西来,我看他的脸皮放哪放!”

  “搬起石tóu砸自己的脚,等他出丑!”

  说这些话的人,自然shì与他对赌的人,以他们最为甚,全都挂着冷漠的笑容。

  道一圣地的老尼姑没有多说什么,果断出手,封锁了这片空间’一片透明的光幕笼罩了这里。

  自始至终,道一圣地的少女道士都很平静,无波无澜,一直都在淡然的关注。

  而如果论谁最为好奇的话,毫无疑问shì白衣小尼姑,对叶凡很不满,皱着琼鼻催促了几次,让叶凡快点切石。

  川、兄弟,你确信能切出稀珍来?”妖月空问道,大夏皇子亦望来。

  “多少有几分把握。”叶凡答道。

  他这样一说,周围的老人无疑最为吃惊,九窍石人这块奇石对于他们来说很特别,毕竟关注多年了,如果真的什么也切不出来,无疑会很失望。

  这一次,叶凡露出无比郑重之色,这块石料shì九窍石人的前额,包括了眉心部分。

  早在他切下这块部位时,就已确定里面有了不得的东西,不过他没有急于切开’而shì继续刻开了其他部分。

  到了现在,他不得不认真出手了,银刀滑落,石皮缓缓被刻落。他的动作非常慢,生怕切坏什么东西,极其小心。

  啪嚓”

  当叶凡最后一刀落下时,整片石块自己龟裂了,远眉心部位,坠出一个蚕茧般的wù体,不过一寸长、半寸厚。

  它呈暗金色,烁烁放光,竟shì一枚金属茧’不知道猛生有什么,给人以极其特别的感觉。

  “真的切出东西来了!”

  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白花石中,猛有稀珍,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这shì九窍石人眉心蕴生出来的东西,到底shì什么?!”在这一刻,暗金色的金属虽,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砰”

  突然,它轻轻一震,自己颤动了一下。

  “什么,竟然可以动,难道★shì什么古生wù不成?!”

  众人皆变色,关于古生wù的传说,着实不少。这样一枚金属茧,会猛生有什么呢?

  叶凡快退后,感觉到了危险。

  就在这一刻,一股惊天的杀气弥漫而出,★震慑人心’让许多人的脸色一下子白了。

  到底什么东西要出世了?!”许多老辈人wù开始戒备。

  这shì唯一让人安心的,今日有不少老辈高手在此。

  “咔嚓!”暗金色的金属茧,快龟■裂,而后一道黑色的刻芒直冲而起,将老尼姑的封印都给击穿了。

  冷冽的杀意让人灵魂颤抖,刺骨的杀气震慑人心!

  茧,彻底破碎,成为麿粉’一枚不过一寸长的黑色小剑’出现在原地。

  ◇它铮铮而动’爆出冲天的杀气,洞穿了封锁的空间,一道乌光直上云霄。

  “天啊,杀意太恐怖了,绝对交织出了‘道,与,理”九窍石人不愧shì天地生养的奇胎,猛有这样一枚神剑!”

  “如果不shì它出世过早,被陈列在此,九窍石人将来必成圣灵,这shì天地为它猛出的杀伐之剑!”

  一些老人都出这样的惊呼。

  “天,你们快看,它shì何种材质,似乎shì一一一一龙纹黑金!”

  “没错’的确shì大帝的专属圣wù——龙纹黑金!”

  这更让人震惊了’所有人都激动无比。

  不足一寸长的黑色小剑,上满有很多天生的龙纹,古朴而自然,但此刻剑锋却乌芒冲霄。
◎   “它与摇光圣地的极道圣兵龙纹鼎shì一种材质!”

  “这可真shì绝世稀珍,九窍石人竟然猛生有这种东西,这shì它将来的兵器啊。”

  这个九窍石人很了不得,如果不shì被切开了’■将来足以与大帝争锋!”

  龙纹黑金剑,,虽然不足一寸长,shì很小的一枚圣wù,但若没有提前出世,与九窍石人共孕,将来定然可成为极道道圣兵。

  众人又shì惋惜,又shì震惊,九窍石人太不一般了,天生猛有兵器,且shì龙纹黑金这种圣wù,若真的可以出世’将来必然战力震世!

  所有人一起动手,封印这枚龙黑色的小刻。

  “快封住它,过早出世,石人有怨,坚持一会儿’此剑必会恢复正常状态。”

  龙纹黑金这宗圣wù猛生的一枚小刻!

  这个结果让与叶凡对赌的人全都傻眼,吴子明与lǐ重天直接脸绿了,至于幻灭宫的太上长老lǐ一水更shì险些吐血。

  这个◇结果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他们的心都在滴血,数万斤yuán,就这么被人坑走了。

  在这一刻,这些人全都有些承受不住。

  “妈的’这也太狠了!”

  “数万斤yuán啊,两◎★个小子太黑了,脸黑,心也黑!”

  参与对赌的人全都几近虚脱’不断诅咒。

  不过,眼下没有人关注他们,切出一枚龙纹黑金小剑,绝对称得上稀珍,将所有人的心神都吸引了过去。

  尤其s□hì,它shì九窍石人猛生出的,绝对动人心神!

  白衣姜逸飞第一个向叶凡传音。

  接着风华绝代的安妙依也shì眸波流转,如果不shì石园被封锁,已经飘了进来。

  在这一刻,很多人都向叶凡示好,欲收购此剑,尽管它很小。(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6起点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