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太阴之体


  寒风呼啸,乱雪纷飞,小酒馆处在街道拐角,很寒酸,并没有什么客人。

  几年未见,姜老伯又老了一些,头彻底白了,脸上皱纹增加了bú少。

  桌椅已经很洁净,但他还在慢慢的擦拭。浑浊的老眼中,似有缅怀,也像在回忆,他的神情有些恍惚。

  身上的衣服很旧,打着补丁,手上充满老茧,他的动作很慢。背已经弯了,白稀疏。

  叶凡见到这一幕,心中酸,为什么会这样,姜家的人把祖孙二人接到北域,生活为何还如此困顿?

  这个孤苦的老人晚年丧子。独自拉扯小tíngtíng,本以为他们来到姜家会改变生活状态,bú想却是这个样子。

  他走进小酒馆,带进来一个冷冽的寒风。□老人单薄的身子顿时一颤,缓缓转过身来。

  叶凡赶忙关上门,挡住冷风,脸上露出笑容,道:“老伯有吃的吗?”

  姜老伯见到有客人来,似乎很高兴,脸上的皱纹都化开了一些。擦了擦手,将茶水送了□上来。

  “小哥要吃些什么?”

  “随便来一些,bú用多么讲究。”叶凡bú想他费力,年纪这么大,却还在经营小酒馆,让他看的很bú忍。

  “好,你稍等。”姜老伯转身走了下去。

  叶凡静静打量小酒馆,非常小,bú过摆了几张桌子而已,但却收拾的很干净,几乎与过去那个酒肆一样,布局摆设等非常像。

  依然没有gù伙计,只是老人自己在独自经营,在这天寒地冻的冬季。几乎没什么客人来。

  叶凡扫过每一个角落,现老人似乎独居在此,他没有找到关于小tíngtíng的一切,比如说小衣服等。

  时间bú长,老人端上来一些热腾腾的饭菜,并bú是什么珍肴,但却能引起人的食欲。

  叶凡吃了一大碗面,又吃了几张饼,更是将所有菜都一扫而光。

  “小哥真是好胃口,老汉我年轻时也能吃这么*……”,姜老伯慈祥的笑着,问他是否吃饱。

  “饱了,太合我胃口了。”叶凡笑道。

  姜老伯将碗碟收拾下,重新为他倒上茶水,有客人在这里,他脸上充满了笑容,是真心的高兴。

  “老伯您一个人住在这里吗?”叶凡开始询问。

  “是啊。”老人又开始擦拭桌子。

  “老伯桌子已经很干净了。您看都出光泽了,再擦的话都能当镜子了。”

  “人老了,没什么事可做,总是bú由自主想擦一下。”姜老伯放下抹布。摇了摇头坐了下来。

  “您没有什么亲人吗?,、叶凡小心的问道,生怕让老人悲伤。

  “有的,还有个孙女。”

  老人虽然在笑,但叶凡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一种隐忧,像是有什么忧愁。

  这是怎么了,tíngtíng生什么了吗?叶凡心有疑惑。

  “她bú和您在一起住吗?”

  “没有,她在跟人修行,bú过这个孩子很孝顺,每过半个月都会回来看我一次。”老人很欣慰。

  但叶凡却更加的怀疑了,因为老人绝对有一种隐忧,郁结化bú开。

  叶凡想了想,走出小酒馆,在这座小镇上转了一圈,以源天神觉感应周围的一切。

  他并没有现修士,没有姜家的人在这里,都是一些普通人。很快,他重新回到了小酒馆。

  “来,小哥再喝碗茶。”姜老伯招呼,并没有问他为何去而复返。

  “老伯您还记得我吗?“”叶凡骨骼作响。恢复原貌,他需要问清楚到底生了什么,实在放心bú下祖孙二人。

  “◆孩子是你”,姜老伯浑浊的老眼睁的很大,有些吃惊。

  数年过去了,叶凡的容貌生了一些变化,已经是十五六岁的样子,但老人还是认出了。

  “孩子*……”。老人很激动。

  “姜老伯您坐★háizǐshìnǐ”,jiānglǎobóhúnzhuódelǎoyǎnzhēngdehěndà,yǒuxiēchījīng。

  shùniánguòqùle,yèfánderóngmàoshēngleyīxiēbiànhuà,yǐjīngshìshíwǔliùsuìdeyàngzǐ,dànlǎorénháishìrènchūle。

  “háizǐ*……”。lǎorénhěnjīdòng。

  “jiānglǎobónínzuò下,有话慢慢说。”叶凡搀扶着他,坐在火炉前的椅子上。

  “我听tíngtíng说,你闹出了很大的风波,许多人都在抓你。”姜老伯非常担心。

  叶凡笑了,道:“我活的很好,您bú用担心,没有人可以投到我。”

  “tíngtíng每次回来都说,要好好的修行。将来好去救你,我也很为你担心。”

  叶凡很感动,分开时小tíngtíngbú过四五岁。原以为过去几年了,她昔日那么小的年龄,可能会记bú住他。没有想到这个懂事的孩童,居然还记得他,想要去解救他。

  荒古圣体在北域搅出无尽风波,身怀圣物,传到姜家,连小tíngtíng都有所耳闻。

  姜老伯以满是老虽的◎手拉着叶凡,让他坐在旁边,仔细打量他,道:“无恙就好,没事就好。”

  “老伯到底生了什么,你为何没有住在姜家?”

  “那里都是修士,只有我是一个普通人。住的地方都悬在天空中,我bú习惯◆。”

  “恐怕还有其他事情吧?”叶凡问道。

  老人点了点头,道:“我bú想听那些风言风语,我靠自己也能活着。”

  叶凡心中顿时生怒,道:“您这么大年岁了,他们也好意思让您出来?”

  他已经了解,姜家对bú住姜老伯的父亲姜哲,令一代奇才远走他乡,含恨而终。如今,怎么能这样对姜老伯呢?

  “bú,是我自己非要出来,bú愿在那里住,那些人对于我来说都是仙人,我一介凡人住在云朵上的宫阙中,实在bú自在,连聊天的人都没有n,一m旧。

  “tíngtíng怎样了,是bú是有什么事情?”叶凡总觉得有什么隐情。

  “我可怜的孙女,可能活bú到二十岁。”姜老伯脸上涌落下浑浊的泪水。叶凡顿时一惊,道:“到底生了什么?”

  “tíngtíng是什么太阴之体,他们说会天*……”,姜老伯老泪长流。

  初入姜家,tíngtíng修行一日千里。让许多天才都汗颜,天赋让一群老古董都震惊。

  可惜,bú久后就被姜家退隐下来的老古董查出,她是世所罕见的太阴之体。论起体质来,级强大。

  但是,这样的人却活bú长久,大多都会天折,自古以来,除却一两人名垂修炼史外,其他人都没有活过二十岁。

  被检查出是这种体质后,姜老伯听到了很多风言风语,他是一个凡人,姜家都是修士,皆可飞天遁地,他在这里很孤独,bú想听到那些话语,因此强烈要求搬了出来。

  通过姜老伯的述说。叶凡敏锐的觉察到,姜家很复杂,似乎有两个派系。

  姜老伯与小tíngtíng是神王姜太虚这一脉的后人,这一脉人丁bú足,但实力都很强大,对小tíngtíng他们很照gù。

  另一脉的人就表现的很冷淡了,风言风语,大多他们。

  “那也bú能让你住在这样一个寒酸小酒馆!”叶凡很bú满意。

  “亲近tíngtíng的人在一座凡人居住的大城池中给我建了一座府邸。可是我住bú惯,人老了,总是怀旧,喜欢南域小镇书书网上的那个小酒馆,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tíngtíng*……”。

  “tíngtíng她自己倒是很乐观,可*……”,老人的双眼又浑浊了。

  小tíngtíng修为进境神,bú到五年的时间,已是彼岸境界的小修士,要知道她还bú足九岁。

  姜家很多老辈人物都被惊住了,太阴之体修行度太惊人○了,可惜必会天折,实在让他们感觉可惜。

  叶凡也吃惊,这几乎是一年一境界,让他一下子联想到了十三四岁就已经是四极强者的夏九幽,小tíngtíng的修行度绝对可与之媲美。

  亲近小tín○◎gtíng的老修士们想尽了各种办,遍翻古籍,配出各种灵药,都没有什么效果,最终束手无策。

  “真的一点办也没有吗?”叶凡想到可爱的小tíngtíng生命无多。他感觉很揪心。

  “我听他★◆们说,必须寻到地命果,才能避免太阴之体天折。”姜老伯眉间的忧色浓的化bú开。

  叶凡心头顿时一跳,人元果成熟之后就是地命果,堪与太古神药相提并论,为绝世稀珍。

  可惜,无论是太古神药还●是地命果都几乎已经绝迹,晚年生命无多的老圣主以及老皇主走遍大荒,都寻觅bú到。

  若是能寻到,可以让他们再生,其价值无衡量!可惜,从未闻有人找到。

  “老伯你放心,我能找到地命果,小tíngtíng她bú会有事。”

  “孩子你能寻到?”姜老伯睁大了眼睛,而后摇了摇头,道:“你bú用安慰我,我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从石中切出过人元果,它成熟之后就是地命果,我想日后可以切出这种神果。”

  “真的?”姜老伯很吃惊,道:“他们说,除非源天师复生。才有一线希望寻到地命果。

  叶凡顿时笑了,道:“我之所以这样说,因为我得到了源天师的传承。小tíngtíng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即便切bú出地命果,我也会想办帮她寻到一株太古神药。”

  “真*……”真的吗?”姜老伯激动的哽咽,以粗糙的老手拉住叶凡,一遍又一遍的问。

  “真的,您放心好了!○“”叶凡做出肯定的回应。

  “再有几天,tíngtíng又该回来看我了,孩子你见见tíngtíng吧。”

  叶凡笑了,道:“自然要见她,马上就快五年了,都bú知道小丫头什么样子了。” ▲
  寒风凛冽,大雪纷飞,叶凡这几日间一直在关注各种消息,他希望神王姜太虚能够活着走出紫山。

  但是他有些担心,纵然姜神王还活着。多半也寿元无多了,恐怕bú足以震慑诸圣主。

  “要是有几枚地命果就好了。”他摇了摇头,这太bú现实了。

  “如果能在神城切出一株完整神药也可以解决。”他真希望神王姜太虚无恙,可以活的长久一些。这样小tíngtíng都会被庇护,无人敢招惹。

  “可惜啊,bú朽神朝的历代老皇主坐拥亿万里江山,都得bú到太古神药。”

  四日后,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冒着风雪,降落在这个小镇。蹦蹦跳跳的跑进小酒馆中。

  “爷呢……”,”,“tíngtíng!”姜老伯迎了上去。

  “爷爷你bú用总是担心我。”小女孩一身白衣,比冰雪还洁白,她跟个瓷娃娃一样,非常漂亮可爱,脸上充满了开心的笑容。

  姜老伯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道:“这半个月来过的好吗?”

  “很好呀,tíngtíng很开心。老祖宗特别允许,让我看了上半部《恒宇经》。”

  <<遮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