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三章 洞房花烛夜


  再相见,人依旧,但心绪早已大不相同。

  到了现在,过去的事早已淡去了,根本谈不上什么恩怨情仇,那只不过是昔日的一个小插曲而已,叶凡表达了谢意,请她入内。

  风凰已摘掉五色面具,露出了一张清丽绝伦、美丽的不可方物的俏脸,暗自一声叹息,走进了宏伟的殿宇中。

  过去这么多年了,她所能感慨的只是,准帝与成dào太艰难了,这一生一世也难以见到一个人能做到。

  这个天地过于广袤,奇人异士辈出,但是想真正能成dào的话,若是没有意外、不发生神话时代的诡异往事,只能有一个人成功。

  年轻时的豪言壮语,在而今看来也只能是一种过大的志向了,几乎不可能成真。但是生活◆本就是如此,许多事在年shǎo时想的很好,但真正到那一天来临,却yòu是另一番情景,生活不断为我们打折扣,送来沮丧。

  这就是真shí的生活,憧憬再美丽,那也不可能为真,终究要面对。

 □ “恭喜紫月妹妹,嘻嘻……”火麟儿也到了,一头水蓝色的长发分外亮丽,身段修长,光彩照人,称得上风姿绝世。

  在这一日,各种人物都到了,全都来参加这场隆重而浩大的婚礼,给人以一种宇内万族盛会正在★召开的错觉,什么样的种族都有。

  古族感慨最深,昔日叶凡在北斗星域时,不说是被诸圣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也差不多了,不得已才远走域外,一去就是一百多年。当他再次回归时,一切都不同了,都被改写,◆他已经可与各族的第一古祖并论,平起平坐,再无人敢追捉。

  到了现在。他已经是北斗星域举足轻重的“大人物”,没有几人敢惹!

  最为重要的是,人们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角未来,光辉万丈。圣体大成将是一种必然,到了那个时候可以叫板大帝!

  在这个世间,其他人还在苦争一条路时,叶凡已经有了一种得天独厚的资本,与众不同,无论是谁成dào,他日后修到极致境界后都有一争长短的shí力。而这也●是神庭帝主看重并亲自写信来拉拢他的根本原因所在。

  酒xí也不知dào摆下了多shǎo桌。光是圣人都不能尽数过来,到的高人shí在太多了,从北斗到域外,种族数之不尽,强者如林。

  姬家●一片热闹,充满了喜庆,不禁有炮竹绽放,各种神乐奏起。亦有凌波仙子般的shǎo女横空,青鸾、闪电凰鸟等祥禽飞舞,白色云雾缭绕。成片的宫阙悬在高天上,仿佛来到了天界。

  这里气氛热烈,一片祥和,众○人将酒水一杯yòu一杯的饮下,让整场婚礼始终维持着一种高热度。

  一些孩童跑来跑去,当作了最为喜庆的节日,小囡囡很活泼,与一些同龄的孩子yòu跳yòu闹,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红扑扑的小脸上写满了▲开心的笑容。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被许多人盯着。因为她太过非凡了,将帝子都给吓到发狂而大哭,尤其是被背后浮现的飞仙场竟shí在是骇人听闻。

  甚至,有部分人想掳走小囡囡,研究个透彻,看一看她究竟是何来历。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在姬家谁敢动粗,再者帝子都吓成了那个样子,也没有人愿以性命冒险。

  “成dào呀,以后叫我哥,教你绝世神通,保你打遍天下无敌手,当然除了我之外!”神娃吹牛,跟小成dào说了一堆。

  事shí上,他的样子看起来比成dào小了好多,人家都六岁了,很是英武,头角峥嵘,不像他还浑身光溜溜呢。

  姬成dào撇了撇嘴,将小胖子给无视了。

  “喂,你难dào没看到我揍仙陵古皇那孙子,你还不相信我的shí力?”神娃不满。

  附近,众人都狂流汗,这话怎么有这么大的歧义呢,若真是传进仙陵,估计会惹的古代的至尊子嗣大怒,直接杀过来。

  “咳!”

  黑皇咳嗽,直立着身子,名副其shí的人模狗样,背负着一对大爪子,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极力作出一副慈祥的神色,露齿一笑。

  旁边,姬家几个小孩子直接给吓哭了,哇哇的大○叫着跑掉了。

  “大黑狼来了,要吃人了!”

  “最坏的大恶狼了!”

  黑皇郁闷了,这是谁在乱教孩子?怎们能这般污蔑它呢,它愤愤不已。

  “成dào呀……”大黑狗微笑,真■jiàozhepǎodiàole。

  “dàhēilángláile,yàochīrénle!”

  “zuìhuàidedàèlángle!”

  hēihuángyùmènle,zhèshìshuízàiluànjiāoháizǐ?zěnmennéngzhèbānwūmiètāne,tāfènfènbúyǐ。

  “chéngdàoya……”dàhēigǒuwēixiào,zhēn像是大尾巴狼一般,它自认为很慈祥,但是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后,让旁边的诸圣都发毛。

  “大黑狼伯伯你有事吗?”姬成dào大眼扑闪,不解的看着他。

  “这是谁教的?”大黑狗怄火,居然将它定▲位为狼了。可事shí上它还真像。

  “狼外婆,你找小成dào干吗,想欺负他吗,先过我这一关,他是我小弟。”神娃叫dào。

  “瓜娃子一边玩去。”黑皇一巴掌将它扒拉到了一边,笑眯眯的对姬○成dào开口,dào:“我看你根骨不凡,体内似乎流淌着一种至神至圣的血,不若我教导你几年吧,收你当记名弟子。”

  姬成dào小脸上露出为难之色,左顾右看,没有表态。

  “怎么了,还有顾虑吗?”黑皇问dào。

  “我父亲在域外时嘱咐过我,防段德,防大黑狼。”小家伙如shí答dào。

  “妈的!”大黑狗更加不忿了,而后正气凛然的说dào:“跟我走保准没差!”

  就在这时,一股惊人的杀气汹涌而来,不远处姬皓月出现,黑着脸,露出杀人的目光,盯着大黑狗。

  黑皇干咳,dào:“我说,姬家的神体,我没拐你们家孩子,我是在认真严肃的说,想教导他几天。”

  “不行!”姬皓月果断而干脆的拒绝,无论是谁也不放心啊,神娃才屁大一丁点,让它管教几天就成那个样子了,将小成dào交给它那还了得。

  “我调教出的孩子。可爱而yòu活泼,还都有自己的个性,瓜娃子是吧?”黑皇问旁边的小胖子。

  神娃直接撅起小屁股,转过身去。给了他一个后脑勺,不予理睬。

  “我教导的娃子都是天才,神娃这个瓜娃子都大放光彩了,你还不相信我的能力?再加上以前的花花,这是铁的证明。”大黑狗大言不惭的说dào。

  “谁在叫我?”花花跑了过来,了解真相后,dào:“姬师伯。你就放心吧,如果你觉得不稳妥,将成dào小弟交给我好了,保证他未来无敌。”

  “啪”

  姬皓月直接在他锃亮的脑袋上轻轻削了一记,dào:“哪凉快哪呆着去。”不好对黑皇动手,对一个小辈倒没什么忌讳。

  花花那是相当的委屈与不忿,走到一边dào:“我招谁惹谁了,怎么谁都喜欢在我脑袋上拍。以后我还俗!”

  龙马一群人总算及时出现了,亦来参加这场大婚,不过依然是被姬皓月严防。黑着脸相对,不让它们接近小成dào。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姬家内,吉祥声音高喊,到了最后的时刻,充满了欢声笑语。

  “紫月妹妹,要管好你家男人哦。”火麟儿开玩笑,轻语传音。

  另一边,很多熟人在举杯。张文昌、柳依依、瑶池圣女、姜逸飞等人都来了,纷纷上前祝福。

  烛光闪耀,叶凡走进洞房,这是一个灿烂的星夜,屋中充满了暖意,一个窈窕动人的女子坐在那里。蒙着红头盖。

  掀起红头盖就是一生一世,叶凡上前,轻轻撩起,露▲出一张闭月羞花的容貌,在烛光中,那长长的睫毛轻颤,大眼充满了灵动,浅浅一笑,小酒窝呈现,亮晶晶的小虎牙是如此与众不同。

  女人最美自然是这一刻,也是一生中最动人的瞬间之一。

  姬紫月拥☆有俏皮而活泼的个性,站起身来,裙衣摆动,小蛮腰纤细圆润,美好的身材尽显无疑,自顾来到桌边,dào:“早就闻到好吃的了,这样干坐着真无聊。”

  莹白的脸颊闪动晶莹的光泽,青丝柔顺,她一点也不紧张□,很活泼的为叶凡也倒了一杯酒,笑的很灿烂。

  “紫月,天色晚了。”

  “嗯,知dào了,我饿了,吃东西。”

  “酒不能喝太多。”

  “才一小坛而已,当年我喝了五坛,结果◆神功盖世,直接把我哥哥镇压了。”她在好笑的小吹牛皮,别有一番风情。

  “要是喝十坛,肯定也能镇压你。”她笑嘻嘻的说dào。

  最后,夜已神,叶凡dào:“该休息了。”

  “我还没喝够呢。”姬紫月伸展小蛮腰,打着小酒嗝,小脸红扑扑,像是熟透了一般。

  这一夜温馨而灿烂,让人难忘,无论多shǎo年过去,无论到了何时,叶凡都难以忘却,永远刻在了他心中,成为了最珍的记忆。

  轰!

  天崩地裂,一声震颤人灵魂的声响传来,整片南域都在颤栗,大半个东荒都在动荡,璀璨光华冲霄,震撼这天地。

  整片北斗风云浩荡,所有修士都震惊!

  “仙路崩了,成仙路要开启了!”

  “仙域要被打通了,两界贯穿,这一世成仙不在虚幻,马上要成为现shí了,有人可以迈出那一步了!”

  “仙门炸开了,真的贯通了仙域,从里面坠落下仙灵来了!”

  举世震惊,万族圣者呼喝。

  与此同时,七大生命禁区皆有光芒撕裂天地,贯穿了九天十地,震撼了人间界,生命禁区内古代至尊皆复活!

  求8shanmen呀,开始双倍了,最后的月底到了,求各位大帝将剩下的所有8shanmen都投来吧,一票顶两票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