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无始


  黑皇发足狂奔,直冲北域而去,近乎疯狂,神色激动无比,大眼泪珠子坠落,何曾见过它这种发乎于真心的表情。

  叶凡、圣皇子、姬子等面面相觑,但却没有立刻跟下去,给它足够的时间调节,他们心中也很震惊,盯着圣崖说不出话来。

  巍峨的大山气势宏大,通体呈黑色,一座又一座高大雄伟,皆为山中王、岳中皇,望之让人心生敬畏。

  这shì大成圣体平黑暗动乱、生前天下论雄、从不死山生生截断出来的一片黑色山峰,形成了独特的地势。

  圣崖上,大成圣体的留下的部分血迹还没有干涸,此刻在发光,如赤色瀑布,蒙蒙壮阔而鲜红,让人震惊。

  封神榜为何会松动,难道还有人在控制,无始大帝的神识烙印还活着不成?这让人百思不dé其解。

  声声大吼传来,源自圣崖内部,很shì沉闷,像shì一头大荒凶兽将要脱困出来,让人心生惧意,那shì不死道人在绝望的嘶吼。

  为什么会这样?无始大帝的封神榜松动了,真意味着他还活着不成,叶凡他们观看了良久也没有看出什么玄机。

  “不对呀,此榜真的松动了的话,这不死道人应该高兴才对,为何shì这等表现?”他们很shì不解。
☆   黑皇曾说过,无始大帝〖镇〗压不死道人,没有立刻杀死,shì需要用到他,难道说到了用他的这一时刻不成?

  “走吧,我们还shì不要进去为妙,不死道人可不shì易于之辈,别被他所乘。”叶凡道□   hēihuángcéngshuōguò,wúshǐdàdì〖zhèn〗yābúsǐdàorén,méiyǒulìkèshāsǐ,shìxūyàoyòngdàotā,nándàoshuōdàoleyòngtādezhèyīshíkèbúchéng?

  “zǒuba,wǒmenháishìbúyàojìnqùwéimiào,búsǐdàorénkěbúshìyìyúzhībèi,biébèitāsuǒchéng。”yèfándào

  大成圣体晚年气血枯败,便shìzāo了不死道人的杀害,这绝对shì一个恐怖之极的人物,shì古代的一大至尊。

  甚至有传说称,这个不死道人可能与不死天皇有什么关系!

  北域,更加的荒凉了,成仙路将要开启,在东荒南部地带出现仙路大裂缝,各族皆动,那里必将成为终极一战之地。而原本就荒凉的北域就更加的死寂了,茫茫数十上百万里不见人烟,为一片不毛之地。

  “呜嗷……”

  在这冷寂的大地上传来哭嚎声,地平线尽头一座高耸入天的紫山shì如此的与众不同,插入云霄中,大气磅礴。黑皇在这里大哭,它并没有感应到无始大帝的气息,而无始钟亦没有任何动静,依然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的波动。

  叶凡他们到了,而今再进紫山当不会九死一生了,但shì想动里面的一切恐怕依旧会很艰难,无始钟就悬在这里,而今shì一无主之物,可shì却没有一个人可以摘走。

  这么多年过去了,大钟依旧,而那更为神秘的经书也shì纹丝不动,没有一个人能够打开这里的帝葬。

  太古各部,无论shì古皇族还shì各大王族全都毗邻这里,可shì却始终无人可动这里的一草一木,奈何不了。

  “大帝并没有出现,他没有回来……”大黑狗失魂落魄,无论它多么混账,但此刻也shì伤感的,真情流露,忠于无始。

  “进去看一看,将那株不死凰药带走吧,不然禁区中的至尊一出,我想这个地方会被扫平的。”圣皇子建议道。

  大黑狗沉声道:“它不会走的,自愿守在这里,终生不会离开,要与无始大帝最后遗留下来的道台相伴,不离不弃。”

  而黑皇也相信,即便最为可怕的黑暗动乱爆发,无始钟也能够守住这里的一切,没有人能可以武力攻破。

  八万年前,无始大帝究竟shì坐化了,还shì真的飞仙了,至今都说不太清。

  唯有黑皇坚信,无始大帝古来第一,这个天地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脚步,即便shì仙域也不行,他一定可以强势的打进去,而不会黯然坐化。

  事实上,无始大帝的确shì雄姿盖世,惟我独尊,提起别的大帝,人们也许会发现他们经历过血战,有过大敌,生命也曾受到过威胁。

  唯有一个无始,无论shì谁与他为敌,从来都没有人会为他担心,听他的过去,观他的经历,真的shì摧枯拉朽,横扫一切,一路强势到底!

  无论遇到谁,无始大帝全都shì一战扫平,根○本就没有一点的悬念,〖镇〗压到底。

  到了最后,提无始那就shì无敌的代称,天上地下独尊,横扫九天十地,在他活着的年代没有人敢撄锋,纵然shì生命禁区中的至尊,也都沉默而本分的守在自己的坐关地◆

  这就shì无始,一个雄视古今的无上人族大帝,登临绝巅,气吞**八荒,睥睨万古而独尊!

  “大帝一定shì活着打进了仙域中,而我相信他的这一世终究shì会出现的,会从仙域回来看一眼,因为这个世间需要他!”黑皇泪珠子滚落,大声的咆哮。

  然而,叶凡却沉默,他曾经与段德、老瞎子进入过紫山中,攀爬上那座宏伟的道台,采摘过药王,真正了解那里。

  在那道台的最〖中〗央,曾◎有一个盖世男人背对他们,走到近前去却发现,那里只剩下了一团灰烬。

  这个结果,虽然很悲,但却最〖真〗实,最接近了真相,化道作劫灰,也许这就shì最终的落幕。

  “那本经书也不带出来吗?■”叶凡问道。

  “搬不动,打不开,除却需要集全帝玉外,还要有与他血脉一样的人以血浇下才能打开。”黑皇摇头,道出了真相。铜铃大眼中有一种黯然,它口中坚称无始大帝活着,但心中却shì另一种惶恐,隐约间觉dé事实可能shì另一回事,多半shì一场悲。

  封神榜依然在松动,它发出无量光,最终似乎让紫山有了感应,突然间当的一声巨响,无始钟悠悠而鸣,震动了整片北域大地!

  这太突然了,▲惊的太古各族皆颤,让各大生命禁区中的至尊也都shì心头剧跳,所有人都觉dé不可思议!

  刚才还悲吼的黑皇立时睁大了眼睛,一下子跳了进来,大吼道:“进山!”

  这一刻不要说shì它,就s○○hì整片东荒都一阵大乱,各大教祖、一域至强者、以及生命禁区中的无上存在都心血不宁。

  太诡异了,无始大帝消失八万年了他的坐化shìdé到了一些生命禁区的认同,认为那shì真的,并非为虚。而此时▲却又有钟波传出,浩荡天下,震的东荒都在抖动,这分明shì帝级波动。

  “怎么可能,他还活着?!”

  “八万年过去了,他成仙了吗怎么还能再现世间?一定shì有人在敲钟,故意做出了这种假象!”

  ……

  天下震惊,各方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几乎不敢相信,超出了人们的意料。

  叶凡一把拉住黑皇,道:“这样进去必死无疑,等上一段时间!”

  无始钟在响,钟波虽然shì柔和的,并不具有杀伐气,但这仅shì外围而已想来那紫山内部再柔和也不shì一般人可以承受的。

  “好等一会儿!”大黑狗克制冲动。

  钟声悠悠每一次震动都与圣崖的封神榜相呼应,共同发光这一日那座曾经让大成圣体辉煌与悲凉的主峰仙光大盛!

  而不死道人绝望的叫声更shì震动了中域,让各方惊撼。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钟波停止四野寂静,黑皇第一个窜了出去,寻密路进紫山,重新打开一条被封的古道。

  而今,它有这样的能力,因为它熟悉这里的一切,法阵造诣达到化境后可以贯穿进去。

  紫山最深处,一座巨大道台在发光,一个又一个大道符号在闪耀,烙印进虚空中,像shì一轮又一轮太阳。

  而在那道台上,有一颗雪白的头骨,被这些道纹环绕,在其上挂着一枚吊坠,与这些法zé交感。

  这shì叶凡从星空中带回来的头骨,送到了这里,而今一缕微弱精神印记传出,让众人的心都为之一颤,那shì怎样的一种情怀?〖真〗实传到了人的心中。

  用真心去追寻,女圣一个人的路,只为了找到无始的足迹,不断的寻觅,进入他所走过的路,用一生去寻找。

  这必然shì一代天骄神女,也曾笼罩神环,也曾被万众瞩目,也曾傲视天下。但却选择舍弃一切,独自一人上路,面对冰冷与黑暗的宇宙,追寻、仰望。

  只为找到曾经的那个人,在他的帝路后方不断的寻觅。

  漫长的岁月,shì女圣一个人的独孤路,最终红粉化骷髅,坐化在枯寂宇宙的一隅。就这样孤老一生,没有人知道她最后的心绪。

  这让人唏嘘!

  黑皇忍不住嘶吼。

  唯一的一丝安慰shì,最后她的头骨被叶凡送到了这里,葬在了无始道台上。

  “帝丽丝!”忽然,一个晴朗的男音传来,震的整座紫山都一阵摇动,让道台近乎崩塌,大道符号更加璀璨。

  “大帝!”黑皇大叫,激动到热泪盈眶,它可以肯定这shì无始大帝的声音。

  “帝丽丝……”依然shì这个声音,但却轻了很多,带着一种磁性,这个男子的声音让人头脑中不由自主就想到一个盖世英雄的形象。

  “大帝……大帝你在那里?”黑皇疯狂大叫着。

  道台上,出现一道伟岸的身影,被混沌缭绕着,雄姿盖世,黑发如瀑,可惜看不真切。

  他走到了雪白头骨的近前,将她捧起,轻声唤道:“帝丽丝。”

  这■竟然shì女圣的名字。无始大帝的身影出现了,他在呼唤,语音中带着伤感,用手摩挲那晶莹头骨的脸庞。

  征战一生,一往无前,横扫了九天十地,打破了万古神话,屹立在人道最绝巅,举世共尊!但这般强势的■■大帝也有这样柔软的一面,这种伤感与他的强势完全不一样。

  这个场景,让人震惊而又感动。

  仙路尽头谁为峰,一见无始道成空!

  〖镇〗压圣崖的的神榜松动,无始钟响,这位大帝因此而■出现,让人震撼与不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