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不同


  叶凡心中却是一跳,这个枯瘦的老人有恃无恐,根本没有四应革若愚,只是盯住了他

  “想留下我那是不可能的”

  枯瘦的老人话语寒冷,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显得很阴森,他的脊推骨射出冲霄的光芒,将周围的草木绞的粉碎

  那是慑人心魄的剑芒,将一座山峰都给削断了,乱石崩云,剑气洞穿苍穹,而后横扫四方

  “轰隆”

  脊椎骨向外扫射剑芒,非常的奇异,但却摧枯担朽,无坚不摧,可怖绝伦

  有一座山峰被他拦腰斩断,倒塌下来,像是天穹崩溃了,土石迸溅,如惊涛拍岸,汹涌而至

  这片天地都在颤抖,让人压抑的快yào窒息,可怕的能量风暴肆虐,声势浩大,震慑人心○

  “轰”

  如洪水滔天,穿云剑气将这片山地全部摧毁,彻底抹平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成为一片荒漠

  “噗噗……”

  扎根在虚空中的草木不断的崩碎,纵然在汲取虚空之力,拥●有坚固不朽的神性光辉,也挡不住这种剑芒

  各种古蒂,还有参天老木,原本烙印在虚空中,化成了道图一样的存在,玄奥莫测,但还是被斩了出来,逐一破碎

  “半步大能”

  叶凡吃惊,这个枯瘦的神秘老人实力强大无匹,让人咋舌,再迈出去半步就是堪比圣主的人物了

  “老大送你们上路”他笑容冷森,杀气凌云,无形杀念化成了绝世锋芒,直指他人的本源

  “啵”

  李若愚老人★蹙眉,伸出一指向前点去,一种草木的清气息弥谩,他手指化成一株参天大树,挡住了无形杀念

  “噗”、“噗……”

  耸入高天的老树,枝桠如虬龙绿叶葱郁,可是此时却不断受创,乱叶飘零,一道道可▲怕的神力冲出

  自然大道对抗无形杀念,将一道道绝世锋芒磨灭,慢慢化解那种强大的杀势

  这是两个极瑞,枯瘦的神秘老人杀气冲霄,整个人如一把出鞘的绝世凶剑而李若愚则云淡风轻,如谩步秀丽画境◎中

  “李若愚不yào梧透拙峰,就可立足南域了我让你知道什么才是不朽的传承”

  神秘老人越的强势了,整个人杀机毕露,如一把戮世魔刀复生了一样,那种气息之强大让人的血肉都忍不住yào痉李◆

  “轰”

  他的身体光芒万丈可怕的神芒将四射,他如一轮太阳都一样璀璨将这里夷为平地

  “铿锵”

  枯瘦的老人脊推骨作响,竟然出现一柄圣剑来,他的古手捂住剑柄,缓缓向外扳出

  “铮铮搬

  刺目的神光,可怕的剑鸣,穿金裂石,让人灵魂都快崩碎了,这是一种让人yào崩裂的不灭剑意

  他以脊推骨为鞘,孕生有一支恐怖的神剑每披出一寸,就有多一分可怕的气○息,整片大地都崩开一道道大裂缝

  “轰”

  剑未完全出鞘但是杀气已经席卷天地,剑芒无处不在或许可该说是恐怖剑波

  枯瘦的老人慢慢接剑,露出的三寸剑刃上,震出如涟漪一样的波dòn◇●g,扫向十方,但凡遇到有形之质皆破灭之

  “啵”

  天空中,乱叶凋零,碎木坠落,剑意斩破自然之道,摧毁一切,向前逼压而来

  “去死”枯瘦的老人一生大喝,力手快披剑,他浑身刺目,◆g,sǎoxiàngshífāng,dànfányùdàoyǒuxíngzhīzhìjiēpòmièzhī

  “bo”

  tiānkōngzhōng,luànyèdiāolíng,suìmùzhuìluò,jiànyìzhǎnpòzìránzhīdào,cuīhuǐyīqiē,xiàngqiánbīyāérlái

  “qùsǐ”kūshòudelǎorényīshēngdàhē,lìshǒukuàipījiàn,tāhúnshēncìmù,■剑芒裂空

  “锵”

  孕生在他的脊推骨中的神剑,被他彻底拔了出来,比十轮太阳重合在一起还yào璀璨

  “人之剑”枯瘦的老人大吼,地dòng山摇,在的脚下崩开许多数米宽的大裂缝,◎蔓延向远方,骇人之极

  他手中的神剑离谱而下,向着李若愚与叶凡斩来,号称人之剑,将人体力量挥到了极致,将虚空都臂为两半

  炽盛的剑芒成为了天地间的唯将一切都掩盖了下去,在这一刻“人之剑●”成为了永恒

  惊世剑芒虚空分为两半,将大地劈成绝世大裂谷,一眼望不到尽头

  “哗啦啦”

  绿叶摇dòng,一株古藤浮现,粗如山岭,扎根唐空中,将李若愚与叶凡环绕中心,阻挡绝世☆杀剑

  “没用的,人之剑给我破”枯瘦的老人大吼

  恐怖的大剑压落下来,虚空被剖kǒu,被熔炼,根本挡不住

  叶凡心中悚然,怪不得这个老人不久前被困时,都不回应李若愚的话,而只是盯着他yào杀

  很明显,这个老人有强大的后手,有恃无恐,半步大能果然可怖

  “寄,

  天地抖dòng,古藤粗如山岭,像是一条蛰伏的虬龙,摇dòng起来,巨大的一片绿光闪烁,清□自然的气息弥漫

  “嚓嚓”

  古藤苍劲无比,老皮粗糙,如龙鳞一样,它的根茎扎入虚空中,与天地凝结为一体,它在勾dòng大道的之力

  “给我斩”枯瘦的老人的大喝,绝世剑芒劈落下来◆◇,虚空虽然在崩塌,但是古藤没有断裂

  它如一条虬龙,苍劲而磅礴,绽放出一朵朵藤花,生机无尽,一朵花都是一幅道图,凝练虚空中

  这片天地,一下子稳固了下来,被彻底的定住了,牢不可撼dòn●g,大道气息弥漫

  扎根在虚空中的根茎,源源不绝的将虚空之力凝练,与大道相连,化为了一个整体

  这就是自然大道的力量,这是一幅壮阔的道图,覆盖了这片世界,一切都如此的和谐自然

  人之剑斩不进来,且古藤如真龙,向他蔓延而去,yào将他束缚,永封在这片领域中

  天高不可测,地远不可探,在这自然大道的世界中,李若愚成为了神明拥有不可抵御的道力

  “轰”

  他一挥手,古藤延展,洞穿虚空,将人之剑磨灭,将枯瘦的老人环绕在中央,一朵朵藤花闪烁,道图如渊,深不可测向前镇压

  “李若愚你倒走了得”枯瘦老人变色,而后竭尽所能冲击,但却徒劳无功

  忽然他不dòng了,身体流dòng恐怖气机,森寒道:“我不信你真舟可以镇压我”

  巨大的波dòng,如山洪摧毁平原浪涛打上了高天神秘老人一下子暗淡了下去,那哪里越来越愚暗

  最终竟化成了◇一kǒu黑洞,恐怖波dòng源自漆黑的中心,它开始吞噬一切,无比疯狂

  “轰广

  古藤崩断,枯枝凌乱,一起向前冲去被黑洞吞没,自然的大道的力量如决堤的海啸

  “纳你的两为我用,■看你如何抗衡”枯瘦的老人森然冷笑

  此时,他成为了吞噬一切的黑色深渊,再也难以见到踪影,将虚空中的自然力量抽取了个干干净净

  极度恐怖的波dòng,摧毁一切,李若愚与叶凡都站不住了,他们身畔的空间崩塌,大粉碎

  “安”远处,一座山峰四分五裂,如世界末日来临一样,被疯狂的吞噬过来,为黑洞所吸收

  李若愚叶凡也黑洞笼罩,将yào卷进去了,巨大的危机降临,叶凡心头之跳,奇◆异的魔功,果然可怕

  “轰”

  旺盛的生命气机爆,一株参天古木浮现,枝叶繁茂,它烙印在虚空中,叶片哗啦啦作响,竟有九幅道图垂落下来

  似在这株古树生长出的,从树冠一直垂落到根茎◇处,与虚空熔炼在一起,与大道勾dòng为一体

  自然的气机,鼎盛到极致,天地大道为我所用,是此时真实的体现,李若愚盘坐树冠上,一dòng不dòng

  “这样也无用”枯瘦的老人在黑洞中大叫,道:“我之玄法,天下无敌,足以力压你的道源”

  “玄法并不重yào,重yào是人”李若愚回应道

  古木摇dòng,与大道相通,九幅图卷,铺展开来,化成九个天地之门,玄而又玄,流转出神秘的气机

  “轰”

  远处,有一座山峰崩塌了,被神秘老人化成的黑洞吞了进来,大地都在颤抖,天穹似都yào坠落了下来

  古木扎根虚空,生机越旺盛,九种道图转dòng,与李若愚合与大世界融为一体,竟然出了诵经的声音

  分不清是古树出的,还是九幅道化成的世界之门内传出的,像是从远古传来,玄奥莫测

  像是上古的英灵在与道共呜,又像是远古的神明在感梧天地自然,送出古◇老的经文

  在九幅道图中,竟各自浮现出一个李若愚,他成为了这片自然世界中的绝对神祗,到处都他的气机

  “你……”枯瘦的老人惊憾,努力抗衡,但是黑洞却在裂开,在慢慢瓦解

  “轰”●

  最终,一声大响过后,巨大的黑洞消失了,天地间一片清宁,充满了勃勃生机,被毁灭山地一狠狠绿芽抽出

  “你……拙峰的传承这么不简单,你这个资质奇差的老东西,竟走到了这一步”枯瘦的老人深深震惊

  “玄法传承并不重yào”李若愚依然是这句话,他翻手向下压去

  枯瘦的老人眸子射出邪异光芒,炽盛无比,而后突然冲出两道光束,打穿了虚空,想yào遁走

  可是,在李若愚的★大手覆盖下,他逃无可逃,两道神光都被拘禁在了掌心中

  “轰”

  忽然,他自丵焚了起来,瞬间成为炽烈的光芒,刺的人睁不开眼睛,而后于一刹那间暗淡了下去,成为灰烬,什么也没有剩下

 □ “他毁灭了神念”叶凡心头一跳,修到了这等境界,却如此干净利落的自我毁灭了,对自己都如此狠

  地上的躯体生机俱灭,似是早已死去数十年了,有一种陈旧与古老的感觉,充满了妖邪

  叶凡与李若愚降落下来,仔细观察,这个尸体强度惊人,几乎等于神兵宝刃,打在上面锵锵作响

  “修为到了这等境界不容易啊”李若愚一声轻叹,轻轻一挥手,一团火焰跳出,清而自然

  “噗”

  尸体被淹没,于一息间化成了飞灰,什么都没有剩下叶凡很吃惊,老人的修为出了他预料,堪与圣主比肩了,果然大器晚成

  李若愚沉寂数百年,而后梧道,修为一日千里,惊dòng了太玄一百零八峰,被认为将来可比前贤

  叶凡见到如此不可测,对张文昌彻底放心了,他们是同一类人,是天生的师徒,以后的成就无需担忧

  “你自己心,若是不行,就随我回拙峰”李若愚开kǒu

  叶凡拜谢,对于老人他充满敬意,而后就此告别

  就在当日,南域都在传闻,圣体yào离世了,许多人见到大kǒu吐血,一路跌跌撞撞向燕都行去

  “圣体大道之伤又恶化了,眼看活不成了”

  南域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则消息,许多人都在议论纷纷

  同时,叶凡来到燕都,找到几大圣地与中州的无上大教,愿意代他们渡虚空进入荒古禁地,采摘不死神药

  此消息一出,南域哗然,所有人都确信,叶凡被逼上了绝路,预感生命无多了,甘愿被圣地当作采药童子,换最后的生路

  这一日,摇光圣子朦朦能能,周身都被圣光笼罩,如一尊神灵一样,他在一条大瀑布下睁开了眼睛,充满了神之气息

  他不知在思虑什么,神色◎多少有些不平静,而后找到姚曦,道:“圣体就yào离世了,我们去看看”

  姚曦风姿绝丽,眸子中神采点点,她心中长出了一kǒu气,叶凡若是死去,她就等于解脱了,不然那件胸衣始终让她不安,生怕有一天☆会被叶凡扔出来

  “我就yào从世间消失了,圣体将绝灭,你该出来了?坐等杀你”叶凡冷笑,望向北方

  他相信对方那些见不得光的“倚仗”不敢入燕都,因为几大圣地与中州的无上大教时下都在此

  姬家,神王体姬皓yuè遥望南方,道:“他yào死了,终究是未能逆天,可惜啊,大成圣体永远也不可能在世上出现了,我们去看看”

  姬紫yuè皱着琼辜,灵dòng的大眼中有些黯然,自语道:“他到底还是yào死了”而后她转过身,低头道:“可是,他杀过祖姑姑”

  姬皓yuè溺爱的摸了摸他的秀,道:“那是姬碧yuè的祖姑姑”

  “可也是我们姬家的嫡系啊”

  姬皓yuè眸子深邃无比,望向远方,道:“太善良容易受伤”

  太玄门,华云飞立身绝崖上,蓝衣飘展,空灵如俏仙,他轻叹道:“可惜啊,叶兄竟yào辞世了,曼师妹,我们去为他送行”

  李曼站在悬崖上,白衣飘舞,眸子望向南域,不知在想些什么,点了点头

  第一章到,晚间还有两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