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瞠目结舌


  你men好dà的胆子,敢来我姜族行凶”、姜逸晨言露凶光,dà声呵斥

  “啪”

  姜怀仁绝不shì什么善主,轮动dà巴掌上去就给他来个五爪山,盖在了他那还算俊秀与白暂的脸上

  “跟哥也敢这样说话,自从见dàodào我后,你还没叫一声好听的呢,真想杀我不成?”

  姜坏人边说边又给了他一个dà巴掌,道:“我的胆子dà吗,哪里比得上你,连dà帝专属圣物都敢强占,你shì不shì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那宗东西shì你能染指的吗?”

  “你这个杂种,被我姜族扫地出门了,现在还敢来对我出手,你等着,一会儿有人会抽了你的筋”

  姜逸晨狠,脸色铁青无比,这shì在姜家重地,在他的岛屿上,何曾有这样的shì情生过,谁敢对他如此

  “啪”

  姜怀仁回应给他的,只shì一个抡圆的dà巴掌,重重的扇盖了上去,道:“不叫堂兄,如此dà逆不道,我宰了你都没有问题”

  “当”

  不远处,那几名老者终于shì敲响了天音钟,但凡这片地域的高手闻讯必须要赶来,这shì有变故时才敲的警钟

  “你men还真敢敲响天音钟……”姜怀仁顿时笑了,将神木令拎在手中,以此来抽姜逸晨

  “啪”、“啪……”

  姜怀仁下手相当的狠,这才几下子,就差点把姜逸晨的嘴巴给抽烂,下颌都已经骨折了,耷拉了下来

  “不知死活的东西,将万物母气鼎给我取出来”

  “你……好,你等着”姜逸晨依然嘴硬,口中舍混不清,吐出这样的字句

  不远处,那几名老者神色尴尬,想要上前去阻止,但shì见dào神木令却没辙了,他men自然听说了姜义将回归的shì

  那可shì一位狠爷,与其他十二位dà寇同气连枝,惹了一个会跳出来十三个,又有上古吞天魔罐,又有“老不死”这个恐怖存在,敢跟圣地叫板

  “你想死不成?不把万物母气鼎交出来,今天毙掉你”姜怀仁狠,眼神凌厉了起来

  “啪”

  “我说坏人,看你打的这么尽兴,不如我让我也试两下手如何?”旁边柳寇道

  dà黑狗也人立而起,显摆自己崭的虎皮dà裤衩,摩擦两个碗口粗的dà爪子,道:“要不然让本皇也拍来两下,我就愿意打贱脸子,敢跟本皇抢圣物嫌命长”

  它不心说出了心里话,这就shì见宝就抢的天性与毛病,一直对万物母气源根念念不忘呢,总想着利落dào自己手中

  “你men就别指望了,这shì我姜族的圣物,彻底死心”姜逸晨骨头很硬,纵然被打的口鼻喷血,也要咬牙切齿

  他相信姜怀仁不敢弄死他,不要说shì一些皮外伤,就shì断胳膊掉腿,姜族都有灵药可以接续上

  他只要挺过去,等待姜族高手dào了,就可以灭掉眼前这些人,因此狠,无论如何也不肯交出万物母气鼎

  “你还嘴硬,还要在咬牙,我都给你打飞了,我看你怎么切齿”姜怀仁一巴掌拍落

  “噗”

  姜逸晨一下子吐出半口牙齿,脸都变形了,剧痛让他忍不住闷哼,但却依然死不求饶

  “dà胆”天空中传来怒吼声

  “真shì吃了仙人胆了,敢在我姜家内撒野,你就shì天王老子,今天也要给我化成灰”一个中年人降落下来,黑浓密,且很长,都快垂落dào膝盖处了

  他的眼神跟白刃一样,仿佛可以斩人的魂魄,犀利无比,很shì吓人

  “八叔,快帮我杀了他men”姜逸晨dà叫道,同时又喷出几颗牙齿

  天音钟响起后,不过一瞬间就来了七八十人,为者就shì那个长垂膝的中年人,神色分外冷峻

  毕竟不shì姜家重地的dà钟,不可能惊动所有人,只shì将相邻的神岛惊扰了,这些人赶了过来

  与姜逸晨相邻的人,自然都shì他的直系血亲,与他在血缘上有很dà的关系

  “八叔”,婷婷也脆生生的叫道

  “怎么回shì?”这个长人逼视,询问婷婷

  “逸晨哥哥借走我的万物母气鼎不还,我men来讨要,他还想让人杀我men”,婷婷开口

  长人的眼眸顿时一冷,他见dào了姜怀仁手中的神木令,觉得非常棘手

  “你给我停下”他厉声dà喝,探出dà手要向前抓来

  姜怀仁确实非常有性格,见dào七八十人围上来了,拎着神木令抽的欢实了,口中还磨叽个不停

  “目无尊长,想杀长兄,家法伺候,长兄如父,老子管教你”

  “啪”、“啪”“啪……”

  “子你……”长中年人脸色阴沉似水,dà手探过去时,现姜怀仁将神木令挡在了身前,正在冲他摇动呢

  “八叔你杀了他men,一切后果我来负”姜逸晨叫嚣

  “你以为自己shì谁,你来负责,你想反出姜家吗,连老祖宗的神木令都敢不尊?”姜怀仁又shì一顿狠削

  “够了,你太嚣张了”又一乒冷哼传来,一个灰中年人降落,身材高dà,无比的威严

  “dà伯你快杀了他men,这个杂种还有这群流寇,敢在我men姜家撒野,想索取所men姜族的圣物,不能让他men活着离去”姜逸晨dà叫

  “哼”

  灰中年人眼眸森寒,盯住了叶凡他men,杀机毕露,甚至连姜怀仁都被笼罩在内,感受了一种冰冷

  “哧”

  他用手一点,一道光束卷出,刹那将姜逸晨拉来dào了身畔,而后杀气弥漫,锁定了叶凡等人

  “dà伯,快出手啊,不要放走一个人”,姜逸晨获救,彻底暴怒,恶狠狠的盯住了所有人

  “年纪,如此跋扈,你men就shì有天dà的来历,也不该在我姜家动手”这个灰人森寒道

  他没有理会手持神木令的姜怀仁,而shì盯住了叶凡他men,无形杀念透体而出,向前斩来

  “锵”

  叶凡眉心的那汪金色湖,化形出一尊身影,盘坐虚空中,宝相庄严,如一尊仙灵一样,向前拍来

  “轰”

  天地暴动,叶凡的神识越他本身的境界,与灰人的杀念撞在一起后,出轰隆一声巨响,竟然不落下风

  “dà伯你想杀我men吗?”婷婷上前,白衣展动,像shì一个无暇的仙子一样,挡在最前方

  “婷婷你让开,这shì关我men家族的尊严,不杀他men难以雪辱”灰人沉声道

  “妈的,我就知道,姜逸晨他没那么dà的胆子,凭他保不住dà帝圣物,看来果然sh◆ì有人在后支持他,你肯定shì其中的一个,dà黑狗呲牙

  叶凡平静的望着他,道:“你不问缘由上来就动手,难道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万物母气鼎据为己有吗?”

  “辈少给我扣dà帽子你men撒野■在前,我只shì因此而动手”,灰人冷哼

  “我可以告诉你,绝代神王不会死,早晚有一天他会归来的,你最好不要把shì情做绝”叶凡感受dào了对方刺骨的杀意,心中顿时一跳

  棋盘阵纹浮现,dà黑狗叫嚣:“妈的,还想杀我,做你娘的dà梦去,有本shì永远在姜家呆着,不然出去的话,本皇全灭你men”

  这shì古之dà帝的一角阵纹,根本不怕被人强行中断,它有足够的底气,道:“今天你的决断,关乎姜族的未来”

  周围所有人都变了颜色,他men不shì姜家的最高层,但shì对于外界很多shì情也都洞悉

  当世一位圣人与这几人走的很近,许多人都知晓,他men还真不敢下死手,不然的话可能会引出dà祸来

  棋盘阵纹闪烁,叶凡他men性命无忧,随时都可以横渡而去,冷冷的看着灰衣人等

  “无妨,杀了他men”姜逸晨有恃无恐,咬牙切齿道,想一举除掉叶凡他men

  灰衣人也有杀意,但shì他shì识货的人,自然明晓棋盘阵纹的恐怖,对方若shì想走,绝对拦不住

  “哼”

  一声重重的冷声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下来,道:“怎么回shì?●”

  婷婷立刻露出喜色,道:“九爷爷,逸晨哥哥将万物母气鼎借走,不还我,还让人杀我men”

  “丫头你可不要乱说话”姜逸晨神色冰寒

  “好dà的胆子”一个青衣老人降落而下,白白●须,跟一头老狮子一样,很shì威猛,他shì绝代神王的后人,昔日就shì她对婷婷多有照拂

  “九爷……”姜逸晨似乎有些怵,旁边的灰中年人也shì有些不安

  “你men可真走出息啊,神王老祖才敢消失,你men就敢如此了”老人dà喝

  “九爷,那万物母气鼎本来就已经成为我姜族圣物,我悄婷婷保管不善,被这几人谋夺去,故此先代为保管的”姜逸晨争辩

  “那shì叶凡哥哥借给婷婷的,并没有给我men姜家,早就说好有一天要取回的”,婷婷认真的开口

  “话不能这么说,送出的东西怎么能向回要呢,这已经shì我姜家的圣物了,婷婷你还,这里没有你什么shì,不要多说了”姜逸晨扫了婷婷一眼

  “不错,这件圣物的归属的确有待商讨,不能草率做出决定,以防被人谋夺走”灰衣人点头

  叶凡心中愤懑,姜家果然有一系人要夺万物母气鼎,并非姜逸晨自己那么简单,他知道麻烦dà了

  明明shì他的东西,昔日说的很清楚,此时却当着他的面说出这样的话来,一口一个“谋夺”他倒成为图谋不轨的“贼人”了

  “你men可真shì越来越有出息了……”如老狮子一样的威猛老人,突然一声dà喝,道:“赶紧将万物皆母气鼎给我取来,再敢丢人现眼,我立刻毙掉你men”

  “过……已shì我姜族的圣物了”,

  姜逸晨与灰中年人不甘,想要多说什么,却见dào了老人的凌●厉眸光,顿时止住了话语

  “九爷物皆母气鼎不在此地,在十三爷那里呢,近日他在把玩”姜逸晨忽然这样说道

  “老十三你给我过来,将万物母气鼎取来”老人一声dà喝,声传上百里,姜族虽然无边无◆垠,但波及dào了dà半个领域,很多人都听dào了

  很快,许多人老人出现,降落在这座神岛上,他men皆被惊动了

  十三爷没有来,但shì却有绝顶dà能出现,姜逸晨的爷爷亲至了

  “爷命……”,姜逸晨顿时迎了上去

  “你的脸怎么回shì?”这shì一个身材枯瘦的老人,丝黄,但精气神却无比吓人,化成了实质性的光芒透体而出

  “他men在我姜家重地放肆,视我族为无物,爷爷你要杀了他men”姜逸晨森寒的望向叶凡与姜怀仁等人

  那个老人冷冷的望了过来,眸光慑人,扫视叶凡与李黑水几人

  不过,叶凡与黑皇并不惧怕,dà不了一走了之,掌握有一角古之dà☆帝的阵纹,成为了他men最dà的倚仗

  “六哥你真要护短吗?”九爷开口,神色肃穆,须皆展,如怒狮一样,道:“你知道他men在做什么吗,还shì说,你已经知道,想要纵容他men?”

  “◎□哦,他men做了什么?”姜逸晨的爷爷问道

  突然,一声长啸传来,一道人影如电芒一样飞射而至,度责快,眨眼就dào了近前,降落在神岛上

  “爷爷……”姜怀仁dà喜

  北域赫赫有名□□的dà寇来了,绝对shì狠茬子,纵横多年,身后有十二个狠的人支持,如今连姜家老祖宗级人物都在劝他回来,很shì看重

  姜义dà步走上前来,喝道:“不成器的东西,就知道惹祸”

  起初,人□men以为他在责骂姜怀仁,哪只他径直来dào了姜逸晨还有灰中年人的近前,抡动dà巴掌就劈了下去

  “啪”、“啪”、“啪、……”

  他上来二话不说,就shì一顿dà耳光,所有人都傻眼了,包括九爷还有姜逸晨的爷爷这样的绝顶dà能,都万万没有想dào他会这样

  妈的,这也太护短了,上来就揍别人,还以为要打他自己的算子呢,很多人翻白眼

  见过护短的人,没见过这么护短的人,所有人都无言了

  姜逸晨还有灰中年人彻底被打懵了,接连挨了一串dà耳光,想躲都避不开,口鼻喷血

  “畜生,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许在欺负婷婷,上次在神城抽你那一顿,没让你长记性,这次打不死☆你”

  姜义非常霸道,当着姜逸晨他爷爷的面,就这样狂抽

  “还有你,上百岁的人了,一把年龄都活dào狗身上去了吗?”姜义同样在扇灰中年人的耳光,口中这样说道

  所有人都懵了,这●位dà寇爷爷也太牛叉了,当着绝顶dà能的面,就这样抽他的孙子与长子,真shì不留一点情面

  “我昏了,姜怀仁你爷爷可真猛,真shì我辈横模啊”柳寇、李黑水等人都有些晕

  纵然shì叶凡还有黑皇都呆呆愣,这位dà寇爷太强势了,居然敢这样

  两章完,将近九千字,求8shanmen,兄弟姐妹men,月初需要你men的支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