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老疯子杀太古祖王


  第七百章老疯子杀太古祖王

  少年老疯子像是一zūn魔主,非常的可怕吓人,眼中充满了疯狂,让人不敢临近

  什么上苍,什么诸神,都不zài他的眼中,神灵来了也要杀,这是一种极度自信,有我无敌,唯我证道的气势,一切尽伏倒zài脚下

  叶凡心中凛然,他像是不认识此人一样,少年老疯子气质的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无比强势,神来了都要踩zài脚下

  少年老疯子zài虚空中□刻印道纹,以无力演化,他竟然真的zài推算几十名太古祖王zài何方

  这是一种疯狂的决定,一个人要对独抗这么多太古的王吗,要凭一击之力全部杀掉,这实zài骇人听闻

  叶凡所传给他的那道●kèyìndàowén,yǐwúlìyǎnhuà,tājìngránzhēndezàituīsuànjǐshímíngtàigǔzǔwángzàihéfāng

  zhèshìyīzhǒngfēngkuángdejuédìng,yīgèrényàoduìdúkàngzhèmeduōtàigǔdewángma,yàopíngyījīzhīlìquánbùshādiào,zhèshízàihàiréntīngwén

  yèfánsuǒchuángěitādenàdào神念如实浮现,一艘紫铜战船被他烙印进虚空道痕中,进行天机演化

  “你们真的来了,这一战就此开始”如一zūn神魔一样的少年冷冽的说道,叶凡明白其意,这是要一人独自杀了所有太古祖王还有三位大圣

  这是何等的霸气,少年老疯子实zài令人心惊肉跳,同时让人无比向往,如此实力与姿态,真可谓气吞山河

  “这zūn圣人他怎么了,这种气势太慑人了,他要去做什么?”远处,其他人都浑身颤抖,zài古圣流动出的气息下,连教主级人物都胆寒

  “砰”

  少年老疯子一脚踏出,zài地上顿时迸发出千万道纹络,成为了一片传送阵纹

  他用手一点,一条空间通道立时出现,有五色神光闪烁,这条路如穿过天国,前往永恒的尽头

  少年老疯子一步就迈了进去,强势而冷酷,一往无前,头也不回的远去了,消失zài虚空古道中

  紫铜古战船降临紫微古星域,人族有大难,亿万人伏尸都不够,几十zūn古王降临,会夺走无尽人族的生命来复活

  可以说,这将是一场血流成河、尸骨成山的大难,关系到一族生死存亡

  而今,谁能挺身而出一战?

  老疯子这是要去杀几十位太古祖王,还有千手神魔zài内的三位大圣,可谓是惊世的大战,但却没有多说什么

  他强势而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无比的冷酷,着实是有英姿无敌的大气概

  叶凡心中狂跳,老疯子难道去了星空外,这似乎不太可能,一脚就能踏出那样的古路吗?

  “这是……太可怕了,圣人的手段无法揣度,一脚踏下,就出现了可横穿八百万里神阵”

  一些对阵纹有研究的人冲了过去,观察到了坐标,全都被惊住了,目瞪口呆

  “什么……”叶凡中一凛,难道说那艘太古年间的紫铜战船真的降临zài了紫微古星域不成?它的目标真是这里

  可是,它是怎么到达的?靠自身横渡,zài虚空中飘行,肯定需要几百世的时间

  “我们也去kàn一kàn,远古圣人到底要做什么?”

  有人开口,修补阵纹,zài其后横渡了下去有第一个人就有第二个人,许多强者开始穿越空间

  叶凡也上路,他不可能止步,随一些厉害人物跟了下去,他也想见到老疯子的手段

  圣人的手段无穷无尽,一脚踏下,道纹千万,刻下了这样一座惊世传送阵,一大群人追随而下

  五色闪烁,十光闪耀,当人们出来后发现来到了一片大荒中,茂密的古木,巍峨的青山,如海一样的大湖,开阔的巨谷,一片原始之色

  这是一处大荒,没有尽头,到处都是植被,但是却有些不同,似乎缺少了一些生机

  “这是芦洲的一处大荒,无边无尽,也不◇知道有多少万里,许多人走进去后一辈子都出不来”

  “发生了什么,这片大荒怎么如此沉寂,为何没有野兽咆哮,没有凶兽出没,连植物都泛黄,一定发生了什么”

  人们皆觉得意外,露出了惊异的神色★,唯有叶凡知道,发生了大变

  “zài前方,那zūn圣人没有掩饰气息,进入了大荒深处”

  众人沿着少年老疯子留下的痕迹,追了下去,迫切想kàn个究竟

  “天,这是怎么了,为何一处草木丰盛之地变得死气沉沉?”

  很快,人们露出吃惊的神色,沿途有很多动物的尸骸,包括一些极其强大的凶兽,而古木与荆棘等是全都枯萎了,没有了生气

  走进老林,满天都是黄叶飘零,一片秋的萧瑟,散发出一种寒冷与凄寂

  当有深入进大荒很远后,人们彻底呆住了,这还是当初的人烟罕见、蛮兽嘶吼的莽荒古地吗?

  绿海彻底消失了,而今竟成为了金色的大沙漠,所有山川全部粉碎,成为了大戈壁

  “这不可能,这是一处大野啊,怎么变成了沙漠,发生了什么逆天的事情?”

  “一年前,我还来过此地,寻找传说中的那株古药王,生机无尽,一片繁茂,怎么这样了?”

  许多人惊呼,根本没有办法相信这一切,这个变化太快了,一片大野成为了寸草不生的沙漠,天壤之变

  “这是一头天鹏的枯骨,这么强大,竟是圣主级的可怕凶兽,然而却暴死,葬于沙尘中了”

  人们心中震撼,这片大沙漠下有不少尸骨,全都血肉枯败,精血流尽而亡,死状很惨

  “全都是非正常死亡,像是有一zūn滔天魔神将所有生灵的寿元都吸干了,怎么会这样,大荒成为了绝世凶地”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太可怕了”

  突然,人们感觉一阵心悸,近乎要窒息,来到这片地域他们如被洪荒凶兽盯住了一样,如芒zài背,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凶狞的锁定了所有人

  “轰”

  刹那间,一股汪▲□洋一样的可怕波动冲起,老疯子的生命气机极度鼎盛,席卷了整片大漠

  人们心悸的感觉顿时消失,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惊的面面相觑

  “前方有什么,这zūn圣人是来此除凶的吗?去kàn一kàn☆

  不少人前行,要一睹真相,进入大漠深处

  叶凡却是心中一沉,紫铜战船已经降临zài这个世上,绝对不会有错,如果不解决掉,这将是一场浩劫

  “什么,方圆数十万里都成为了沙漠,◇寸草不生,所有生林都都死去,失去了命元”

  这是众人见到的可怕结果,让人难以接受,这一切太诡异与可怖了,而消息竟没有传到外界去

  终于,人们来到了最深处,见到了少年老疯子,如石化了一样◇◇寸草不生,所有生林都都死去,失去了命元”

  这是众人见到的可怕结果,让人难以接受,这一切太诡异与可怖了,而消息竟没有传到外界去cùncǎobúshēng,suǒyǒushēnglíndōudōusǐqù,shīqùlemìngyuán”

  zhèshìzhòngrénjiàndàodekěpàjiéguǒ,ràngrénnányǐjiēshòu,zhèyīqiētàiguǐyìyǔkěbùle,érxiāoxījìngméiyǒuchuándàowàijièqù

  zhōngyú,rénmenláidàolezuìshēnchù,jiàndàoleshǎoniánlǎofēngzǐ,rúshíhuàleyīyàng▲,与一座巨大的紫铜古船对峙

  “这样大的一艘古船,怎么感觉像是自上古年间遗存下来的那么久远?”

  紫铜古船,锈迹斑驳,充满了古意,像是贯穿了整片古史,自天地初始时就存zài了

 ■ 但是,却也让人心神欲裂,所有不好的感觉都是源自它,到了此时人们不用想也知道,这片大漠的形成多半因它而起

  “那是什么,为何我的灵魂zài颤栗,几乎要窒息?”

  “我承受不住了,元神快碎裂了”

  许多强大的修士都惊叫,而后迅倒退,如避洪荒猛兽,一艘古船如万古诸天压落了下来,让人要崩碎

  所有人都退走了,包括叶凡zài内,这是圣人的威势,一缕气机就可以洞穿一名圣主,不可对抗

  “轰”

  一声剧震,少年老疯子浓密的黑发,如九天瀑布一样飞扬,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逼向紫铜战车

  “真的要动手了”叶凡心中凛然

  当退到一千五百里外时,人们才停下来,因为那是圣人的战斗,可能会波及很远,动辄就会让天裂地陷

  有一位老教主修成了天眼通,站zài苍穹上,遥望大漠深处,将所感知到的一切烙印zài天空中

  “圣人出手了”

  ○少年老疯子极度强势,一步一步前行,抬手间布下了一片惊世阵纹,包括两角残缺的帝纹,将自己与紫铜古船一起镇封zài了当中

  叶凡心头一震,老疯子根本没有给自己留退路,不杀这几十名太古祖王,他自己就○死zài里面

  “人类,很强大,非常强大,极度强大”紫铜战船中传出这样的恐怖波动,评价少年老疯子

  “可是,你以为凭你一人就可以来冒犯我等吗,明知必死,还要来阻挡我等,勇气可嘉”

  这种如汪洋一样的波动,竟然传荡上千里,天际尽头所有人都惊骇,这是多么强大的存zài啊,真是逆天了

  人们毛骨悚然,退出来了这么远,都不zài安全范围内,圣人的战力根本无法想象,恐怕一击之□下就足以斩掉所有人

  无论你是强大的一方教主,还是逆天的妖修,只要zài这片大荒化成的沙漠中,都zài攻击范围内

  “圣人的手段太可怕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大沙漠中,那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脸的冷酷,没有一丝停滞,步履坚定,一往无前,如魔主跨越诸天降世

  “轰”

  一只如神凰一样的古生灵从紫铜战船中飞了出来,浑身沐浴滔天神火,像是一只仙凰降临了凡尘

  它一出现,恐怖波动滔天而上,大野全面崩塌,一下子就蔓延了出去,天崩地裂

  “天啊,光是这种正常的波动,就足以让方圆多少万里直接大崩溃,这是一zūn太古祖王啊”

  “完了,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光这种正常的气机就足以让我等全都崩碎”

  ……

  人们近乎绝望,太古祖王的真正威势出了想象

  “轰”

  少年老疯子一挥手,方才所布下的阵纹全部复苏,光华冲霄,淹没了◎这片天地,一下子隔断了一切,将这头如神凰一样的太古王的波动挡zài了这里

  远古年间,圣人的战斗要去域外进行,不然可能将大地都打的沉毁,而今要战斗,老疯子以神阵护住了大地

  “人族,你○◎一个人而已,以为可以挡的住我们数十位祖王吗,还有三zūn大圣,你以为自己是古皇吗?”

  这只神凰一样的古王,拥有无上威严,神念波动如一片汪洋zài汹涌,浩浩荡荡,天地皆动,一千五百里外的人们都●被震的摇晃不已

  “都是活的?”叶凡感觉大事不妙,他以为只有千手神魔这zūn大圣还活着,不想原以为早已衰老而死的古王也有生命,复活了过来

  这可真是大事不妙,老疯子即便再强大,也要喋血啊,这还怎么打?

  “你们要让亿万生灵伏尸,血染大地,来让自己复生?”老疯子平静的问道

  “既然已经洞悉,何需多问”这zūn太古祖王冷漠答道,与浴火的仙凰没有什么区别,威慑人世间

  “既然如此,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少年老疯子冷酷的说道,zài这一刻他出手了

  所有人都kàn不清,只见到大漠中天地崩裂,乾坤剧震,魂沌翻腾,开天辟地的气息吞吐,将一切都淹没了

  “啊……”

  最终,一声大叫传出,所有光芒都消失了,场中只有一个少年独立,浑身是血,将一只神凰撕裂成两半,持zài手中

  “那是……”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是多么强大的战力?

  将一个太古祖王就这样毙掉了,这可是一头形似神凰的古生灵啊,是一位堂堂的太古祖王

  “啊……”

  被劈成两半的古生灵,浑身都zài颤抖,鲜血流淌,染红了沙漠,依然zài嘶吼

  但是,老疯子用手一点,一道光华射出,将其元神当场震碎,彻底毙掉了

  他将两半鸟身丢zài了地上,像是zài扔鸡鸭的尸体一样,毫不zài意,眼神冰寒无比,充满了疯狂的杀意

  远处,人们被震撼到近乎痴呆,浑身都是冷汗,这是逆天的攻伐力,即便是远古也不曾见到

  这实zài太吓人了,无论是天纵奇才,还是各方教主,全都发自灵魂的颤栗

  刚才那是何等的手段?没有一个人kàn清,魂沌光淹没,各种禁忌招式齐出,快分出了胜负

  “相传,远古年间,圣人对决不出手则已,一旦xìng命相搏,很有可能一息间就分出生死,胜就是胜,败就是败,难以拖延,想不到是真的”

  “杀了一zūn太古王,我不是做梦?”

  ……

  此时,沙漠中一个少年眼神冷酷,一往无前,逼向了紫铜战船,竟然真的要一人独对所有太古祖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