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太阳圣皇


  夜巳深……轮玉友高挂苍穹,远处翼色de海洋在起伏……岛上一片素淡朦胧,丹崖怪石,老药迎月吐霞

  汤谷,六丈黄金扶桑不死神树璀璨,照亮了这片夜空,树下一个青衣老人独立,充满了迷茫,没有回应叶凡

  在其身前,一口古旧de石棺横陈,充斥着一股诡异de气息,岛上de一切都因此而妖异了起来

  金色de扶桑树上方,一片古殿坐落,若隐若现,巍峨而宏伟,气势磅礴

  青衣老人像是失去了灵魂,整个人浑浑噩噩,没有一点de念力波动,如一截木桩一样杵在那

  “前辈”叶凡提高声音,面时独臂老人,又前几了几步

  扶桑神树前,烈焰腾腾,太阳圣力运转,石棺慑人,没有一名修士可以接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不死树de主意,但却只能止步

  尤其是金乌一族几次逼近,都被独臂老人与那口石棺de气机逼退了,那如蛰伏de巨凶,随时会暴起伤人,无人敢妄动

  “你在胡扯些什么?”一些人冷言道,他们见到叶凡向前走去,接近青衣老人,都怕真de得到什么

  “别de我们不管,这扶桑神树属于我金乌一族,谁也别想乱打主意”一只老金乌森然道

  而在旁边,金乌族★de八名太子都杀机毕露,向前围拢,想将叶凡困在当中,立刻毙掉

  厉天、燕一夕驾驭神女炉飞来,在空中冷笑,俯视着他们,lù鸦与两只老金乌飞落,手持乌翅流金镜,过来震慑

  太阴神子、三缺道▲★de八名太子都杀机毕露,向前围拢,想将叶凡困在当中,立刻毙掉

  厉天、燕一夕驾驭神女炉飞来,debāmíngtàizǐdōushājībìlù,xiàngqiánwéilǒng,xiǎngjiāngyèfánkùnzàidāngzhōng,lìkèbìdiào

  lìtiān、yànyīxījiàyùshénnǚlúfēilái,zàikōngzhōnglěngxiào,fǔshìzhetāmen,lùyāyǔliǎngzhīlǎojīnwūfēiluò,shǒuchíwūchìliújīnjìng,guòláizhènshè

  tàiyīnshénzǐ、sānquēdào人亦飞临,持远古圣兵相助,广寒宫面人围住伊轻舞,庆她归来,暂没有háng动

  至于其他大势力,如人王殿、紫微神朝等则冷眼旁观,暂时青表态

  现场气氛一阵紧张,方才大战很长时间了,只因伊◇轻舞脱困才有所缓和,而此时又将有烽烟冲天

  当然,在古殿中一直有战斗,那里集中了大部分强者,此时还在搏杀,人们想到得到人族古皇de道统传承

  而今,战火终于波及到了不死树下,一只金乌无★◇轻舞脱困才有所缓和,而此时又将有烽烟冲天

  当然,在古殿中一直有战斗,那里集中了大部分强者,此时还在搏杀,人们想到得到人族古皇de道统传承
qīngwǔtuōkùncáiyǒusuǒhuǎnhé,ércǐshíyòujiāngyǒufēngyānchōngtiān

  dāngrán,zàigǔdiànzhōngyīzhíyǒuzhàndòu,nàlǐjízhōngledàbùfènqiángzhě,cǐshíháizàibóshā,rénmenxiǎngdàodédàorénzúgǔhuángdedàotǒngchuánchéng

  érjīn,zhànhuǒzhōngyúbōjídàolebúsǐshùxià,yīzhījīnwūwú声de出手,化成一道金光向叶凡击去

  “金乌族de太子们出手了”有人惊呼

  该族,一门十太子,个个都是教主级人物,鼎盛之极,震古shuò今,没有一个大势力de主人能有这样一群可怕de子嗣

  金乌族de八太子出手,这是一个二十几岁de青年,修为深不可测,一道离火飞出,焚烧苍天,将叶凡遮拢在下方

  然而,让人们没有想到de是,叶凡根本就没有躲避,任火焰临体,沐浴当中,根本就没有损伤一毫

  他运转太阳古经,大步前háng,一步一步向青衣老人身前靠近,连神树溢出de太阳真火都暂不能伤他

  “金乌一族不过如此,、

  暗中有人冷笑,这明显是在挑拨,想让他们全力出手对付叶凡,不让其顺利前háng,因为没有人知晓,他与那独臂老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金乌一族号称仙灵de后代,我看其实不然,被人斩了九太子,而今大敌就在眼前,机·……”

  “哧啦”

  一道太阳火精飞出,打断了暗中人de话,取而代之de是一声惨叫,那个挑拨者当场被染成了灰烬

  金乌族二太子嘴角只是露出一缕冷笑,所做这一切对于他来说根本微不足道,但是却惊动了所有人

  “天啊,这是太阳圣力运转到极致,而诞生de一丝太阳火精啊,他竟炼成了这种东西”

  “寻出一个大能de位置也就算了,抬手间就将其焚烧成灰烬,这金乌族de二太子太可怕了”

  世人都说,金乌十太子一个强盛一个,当中以lù鸦为最,但见到二太子催出太阳火精后,许多人极度怀疑了

  这种火精足可以将绝世教主烧死,一般de大能难以反抗,这样de人到底有多么可怕?

  许多人都盯着金乌二太子,但是他却一脸de平静,而场中却以金乌大太子为尊,这就加让人凛然了

  “诸位,你们退后,今日我等必杀此人,敢斩我金乌嫡系子弟,太阳古皇复活都救不了他”

  金乌族☆de一位太子开口,他们分散开来,将扶桑黄金神树以及叶凡包围在中央

  “你们金乌族胃口太大了,分明是想独吞这是不死神树”暗中有人冷嗤

  “此树为我金乌一族de始祖栖居之所,这有什么疑问吗□?”金乌族一位太子开口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你们始祖de神树?”暗中de人冷笑

  “那就是证据”天空中lù鸦开口,指向丰茂de黄金叶片间,隐约间有一座乌巢可见

  “说这些无用,曾有金乌在上筑巢并不能证明什么,世人皆知,扶桑神树伴随太阳古皇证道,属于人族”人王殿de一位活化石开口

  人王殿,为人族最古老de传承之一,他们这时表态,让现场de气氛一下子微妙了起来

  金乌族de十太子站了出来,他年龄最小,可谓年轻气盛,很不客气de出言,道:“各种神话传说中,扶桑与金乌都是分不开de,甚至我族怀疑,太阳古皇乃是我金乌族de始祖”

  “哈悔……”厉天大笑,手持神女炉俯视下方,道:“你怎么不说人王殿de鼻祖、广寒穹de开创者、紫微神嘲de祖先、八景宫de老子都是你们始祖de化身呢”

  扶桑神树到底归谁所有,让在场de人都在紧张戒备,所有大势力都想将其抢到手中

  但是人们知道,肯定没有一族能独占,只能大家瓜分,最终只是能得到多少de问题而已,现在de强硬是为了接下来可以获得多

  “我看这些可以稍后再论”金乌族de大太子开口了,他很沉稳,年过半百,金发披肩,是一个老道士

  “不错,现在请诸位作壁上观,让我们先解决掉我族de大敌”金乌族二太子点头,目光逼视向前方de叶凡

  “你们想杀我,那就先走过来”叶凡回头道

  此时,他已经来到了青衣老人身前,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石棺横在那里,有人尝试以圣兵进攻都被挡了回来

  叶凡有恃无恐,自然是因为锈铜de缘故,两块老同似感应到了这个地方de不同寻常,一直没有飞进其轮海内

  石棺可怕,溢出de每一缕气机都足以磨灭一位绝世人物,它就那样de静静de陈列,无比de神秘

  “诸位,该出手了”金乌族有人叫道,他们感觉不妙,叶凡竟真de接近了青衣老人,无惧可怕威压,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其他人也都吃惊,叶凡来到了不死树下,任太阳火精浇身,根本无损,两块老铜帮其挡住了

  “布阵纹,将他绝杀在此”金乌族大太子喝道,虽然五十多岁了,但是有年轻人都无法比拟de锐气,道衣猎猎,金发披散,眸子非常de冷酷

  “娄”

  除却lù鸦外,八位金乌太子全都站在了特定de方位,脚下蔓延出一片繁奥de纹络,尔天动地

  “什么,这是金乌族de古老神阵”

  八位金乌手中各持有一杆古老de阵旗,出自圣人de手笔这是要绝杀,根本不给叶凡一分机会,同时也是在为夺神树而谋划与háng动

  “他们竟布出了这片神纹,这是一座太古杀阵,绝代神王困进去都要饮恨”

  人们悚然,这是金乌族de镇教大阵,数千上万年都不出世一次,不想却为叶凡而布了出来

  “轰”

  一片汪洋一样de力量汹涌,乌云翻滚,魔云滔天,将这里一下子淹没了

  八杆大旗漆黑如墨,如八尊太古de神魔一样,可怖无边,矗立在那里,有横断三千界de威势

  在这一刹那,这座太古杀阵中升腾起一片可怕de光芒,炽盛而吓人,一尊金色de身影出现,傲立吞天de乌云中,他高大无比,耸入魔云上,眸子开合间射出长达几十里de金光

  “那是·……·……金乌族de大圣”

  “这座太古杀阵太可怕了,竟然召唤出了金乌族de大圣分身”

  恐怖de气机发出,当场让汤谷很多人都软倒在了地上,根本就不能站立,那种桀骜不驯,天上地下惟我独尊de威势让每一个人都心惊胆颤

  唯持有圣兵de大势力才能保持镇定,而没有被震慑★de酥软,其他人都不能动了

  “金乌族要做什么?,、人们极度震撼

  为了对付一个叶凡吗?真de是小题大做了,这是金乌一族de镇教神阵,杀绝代神王都够了

  这并不是什么仿制de古☆旗,而是真正de太古杀阵de原始大旗,竟在今日被布在此处

  “金乌一族想独吞扶桑神树”有人大喝

  厉天、燕一夕是以是háng动来表态,第·个出手,祭出神女炉轰向前去

  “诸位,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此举只是为杀叶凡,还请你们静观”lù鸦适时出言,且祭出乌翅流金锐,在其身后两只老金乌亦相助,对抗神女炉

  原本,其他人都想出手了,而此时却又停了下来

  “轰”

  天空中,乌云翻滚,魔雾滔天,天地间漆黑一片,如来到了太古年间一样,一个金色de身影矗立云中,眸子慑人,比太阳还刺目

  他已经出手,向前跨步,要镇死叶凡,所浩荡出de逆世威势惊动九天十地,弗远不至

  叶凡并不惊,平静站在独臂老人身前,无一丝惧意,暗中对伊轻舞传音,道:“如果将广寒阙还你,能不能配合神女炉,将金乌族十太子以及元老一击全尽?”

  “那不可能,乌翅流金镜是圣兵,那座太古杀阵为可怕”伊轻舞冰肌玉骨,袅袅娜娜,在神月下如谪仙子一样

  “那算了”叶凡道

  “我是谁,我是谁··,、青衣独臂老人自问,眸子越来越亮了,蓦地抬起了头,将石棺抱了起来

  天空中那尊金乌战神,浑身流光,站在黑暗de云朵中,威压九重天,然而在面对神抿念与石棺时,却无比de凝重,不再前进

  “九天十地,惟我独尊,横扫三千界,逆转六道轮回,我是一太阳圣皇”

  青衣独臂老人抱着石棺缓缓说道,在这一刻仿佛震动了三界六道,整片浩瀚de黑色北海大浪击天,十方云朵溃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