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古皇神言


  第七百二十二章古皇神言

  独臂老人,青衣飞舞,虽不英伟,也不雄健,但是此时却有一zhǒng镇压三千界,横断万古的盖世风采

  汤谷,神芒冲霄,一朝解封,整座岛屿像是复活了,气冲斗牛,让星域乱动,诸天万界齐摇

  青衣老人独立神树下,扶桑古树哗啦啦作响,像是在为其而鸣动,摇曳下满树金光,垂落在他的身上,如果是其他人一定成劫灰了,而老人却沐浴当中,为神圣

  太阳古皇

  一个让人想不到的身份,一zhǒng压塌万古诸天的封号,一位人族的大帝

  许多人在颤抖,身不由己,叩首膜拜,根本不受控制,这是源自灵魂的慑服

  “噗通”、“噗通”……

  岛上,跪倒声此起彼伏,人们在颤抖,太古前的皇距离后世太远了,竟然还能再现世间,这是神迹

  叶凡早有xīn理准备,可还是忍不住吃惊,在另一个生命古星与之相遇,真的是一位人族大帝,死后一念不灭,想回归故土

  金乌族的太古杀阵本是针对叶凡的,但是将太阳古皇也困在当中,乌云翻滚,黑雾滔天,一尊金色的大圣显化在那里

  青衣老人神威凛凛,双眸射出两道金光,一下子就剖开了天宇,似可斩落下域外星辰,无比的绚烂与可怕

  “锵”、“锵”……

  八声剧震,他的眸光将出自金乌族大圣之手的八杆大旗全部斩断,旗面猎猎,倒在了尘埃中

  这一手段震惊天下,一缕眸光就毁掉了金乌一族的镇教神阵,可以说震古烁今,不可比拟

  所有人都呆住了,这一切太过不真实了,一个人怎么可以强大到如此?并未出手,一缕眸光横断千古

  “真的是太阳圣皇”

  汤谷,人们颤抖,唯有古之大帝才有这样的神能,即便而今只剩下了一道神念

  金乌一族的人,xīn都差点碎掉,那可是出自一位大圣之手的阵旗啊,为无价神物,与圣兵乌翅流金镋一样,为镇教至宝

  他们xīn疼的◎要死,金乌一族的八位太子脸色雪白,想死的xīn情都有了,这等于是在毁根基

  绝对是人族古皇无疑,望穿古今,唯有那有数几人可以做到

  青衣老人并未继续出手,沐浴在扶桑神树洒下的金光中,一●◎要死,金乌一族的八位太子脸色雪白,想死的xīn情都有了,这等于是在毁根基

  绝对是人族古皇无yàosǐ,jīnwūyīzúdebāwèitàizǐliǎnsèxuěbái,xiǎngsǐdexīnqíngdōuyǒule,zhèděngyúshìzàihuǐgēnjī

  juéduìshìrénzúgǔhuángwúyí,wàngchuāngǔjīn,wéiyǒunàyǒushùjǐrénkěyǐzuòdào

  qīngyīlǎorénbìngwèijìxùchūshǒu,mùyùzàifúsāngshénshùsǎxiàdejīnguāngzhōng,yī◎阵的失神,望向天,看向地,眼中是无尽的沧桑

  没有人说话,汤谷很宁静,唯有黄金叶片随风而动的声响,以及远处的黑色大洋的起伏声

  忽然,青衣老人身体一震,通体发出一道道涟漪,化成乌光,如○一轮黑太阳一样将他环绕

  这是一zhǒng诡异的变化,不是传说中的太阳圣力,而是漆黑如墨,他化成了一轮黑太阳

  “当xīn,这是一尊神祇念”有人很冷静,在暗中传音,提醒所有人

  这句话一出,让许多人一阵毛骨悚然,这zhǒng东西太邪了,关于其传说恐怖到极致,可克死人族圣人

  神祇念,传说是神灵死后恶念所化,太阳古皇到底多么强大?也产生了这zhǒng东西,堪比一位神明

  “昔日,太阳圣皇傲视万古,大勇大慈,越是如此,他的神祇念越会是大恶”有人大声警告

  众人毛骨悚然,这zhǒng生灵为一缕恶念所化,远远无法与古之大帝并论,但是却也可与圣人比肩
○   “轰”

  陆鸦持乌翅鎏金镋上前,三缺道人持长生戟跟进,太yīn神子等一些强者亦以圣兵压落

  下方,金乌族八位太子顿时如释重负,捡起八杆断裂的大旗,飞快退走人王殿、紫微神朝等大势力○的人也都在倒退,远离了扶桑神树,没有一个人再敢包围

  持圣兵的几人也赶忙撤离,他们并不是想进攻神祇念,而只是为了接应己方的人后退

  扶桑树下,青衣老人被一道黑色的光环笼罩,充满了一股魔xìng的力量,俯视苍生,像是可以吼碎万古

  他抱着石棺,唯有叶凡站在身前,其他人全都远退了,战战兢兢,大气都不敢出

  这不是太阳古皇,这是他的恶念在觉醒,一瞬间整片黑色的大洋都颤栗了起来,蔓延向大陆

  “截然相反的力量,本是一轮金色的太阳,却化成了一轮黑太阳”

  人们xīn中悸动,没有一个人敢妄动,全都在紧张的注视

  忽然,这轮黑太阳的中xīn,独臂老人的双眼射出两道乌光,像是被什么东西惊到了,蓦地的转身,盯住了叶凡

  确切的说是,他盯住了悬于叶凡肩头的那两块锈迹斑驳的老铜,眸子中的乌光一瞬不瞬

  “是它,碎了……”

  他似乎很震惊,近乎石化,如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不动,在此站了很长时间

  青衣老人默立良久,环绕体外的那轮黑太阳慢慢暗淡,乌色光环渐渐消失了,他的眸子也清澈了过来

  “我并非太阳圣皇,我只是他的一缕恶念,不及他的万分之一……”他在低头自语

  他觉悟了前世今生,知晓了过去,扶桑神树洒落下一片神光,洗礼其恶身,让其渐渐光明了起来

  一道金色的光环缭绕在其体外,与方才大不相同,终于是有了一丝人族古皇的气息

  神智渐明,恶将不再为恶,神祇念目光渐清澈,盯住两块绿铜,眸子深邃如星空,什么也没有说

  最终,他立身扶桑前,将石棺放在地上,缓缓推开了棺椁,向里面望去

  “轰”

  古之大帝的气息冲出,整片大洋惊涛万丈,将空中的云朵全部击散了

  这是一zhǒng无法言表的气机,一缕缕、一道道,贯穿古今未来,镇压三千大世界,逆转六道轮回

  所有人都跪伏了下去,即便叶凡有老铜护持,却也忍不住要窒息,身xīn悸动,差点仰天栽倒

  “圣皇坐化,尸体消失了,谁动了他?”神祇念惊语

  此时,唯有叶凡有机会向石棺中望去,其他人全都颤抖着伏倒在了地上

  棺中,没有人族古皇的尸体,只有一张人皮,散发着金光,如一轮太阳一样刺目

  所有可怕的波动都源自它,上面沾染着几滴金色的血液,像是刚剥落没多久

  人族圣皇的尸骨呢,去了哪里,为何只剩下了一张皮?叶凡xīn中剧震,他一下子想到了不死天皇,当初打开他的棺椁,也只见到了一张皮

  不死天皇,太阳圣皇,这些都是太古年间的至尊,越神灵,唯有他们诞生了神祇念

  为什么如此,坐化后所留遗骸为何都这样?太相似了,几乎走了相同的道路

  青衣老人对棺叩拜,虔诚无比,很长时间后才站起身来,合上了古棺

  他转身面对叶凡,道:“原本可以将扶桑神树送你,现在却是不能了,只能送你一丈神枝”

  “锵”

  扶桑神树坠落下一条丈许长的金色枝干,长满了黄金叶片,绚烂的刺眼,无法正视

  远处,许多人眼睛都红了,血脉喷张,无比激动,恨不得冲过去,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妄动

  叶凡祭鼎,将金色枝干收了进去,这是最本源的东西,内蕴太阳火精,为无上圣物,亿万金难求一片叶子

  青衣老人身体在虚淡,临消失前来到叶凡身前,伸出一指在其眉xīn刻字,一笔一划很慢很慢

  不多不少,整整jiǔ个古字,烙印进其仙台内,每一个都灿灿晶莹,永恒不朽

  叶凡xīn中震动,无比激动,这是帝文,唯有古之大帝才懂得的文字,道经中也有jiǔ个古字,他琢磨了十几年都未彻底通透呢

  “前辈,多刻几个字,我为您发扬光大,照耀三千界”叶凡脸皮很厚的说道

  “jiǔ个字足够了,道需要自己去走”青衣老人古井无波

  最终,他■抱着石棺盘坐在扶桑树下,道:“证道于此,埋骨于此,缘起缘灭,一切皆逝”

  青衣老人开始化道,身体慢慢虚淡,渐渐消失

  人们知道,人族圣皇留下的最后一道恶念也要消失了,唯有不死扶桑独存世☆间,让人唏嘘,大道无情,连古之大帝也不过是历史的尘埃

  “轰”

  一声剧震,整座岛屿开始下沉,黑色的大洋涌了过来

  “汤谷要消失了”人们惊呼,纷纷飞上天空

  也有一些人冲向不死树,奈何古棺横陈,根本无法接近,且金色的神树亦有可怕的圣力汹涌

  叶凡发现,他被黏在了神树前,与古棺一起下沉,消失在北海深处

  “海眼,是北海之眼”许多人惊恐

  大海中出现一个巨大的黑洞,将汤谷吞了进去,永堕黑暗中,连金色的扶桑神树都只能在里面发出微弱的光

  没有一个人敢跟进,相传北海之眼可以吞噬天地,炼化神魔,是古之大帝镇压有大罪之人的绝地

  “姓叶的王八蛋你还不快逃?”厉天叫道

  “我倒是想逃,可惜动不了”叶凡在黑暗中无奈的笑了笑

  叶凡若是发生不测,伊轻舞也要受到牵连,她娥眉微蹙,眉xīn一点红痣灿灿生霞,她如一轮神月一样,圣洁无双

  “我不会死,做好你的神女,等我回来”叶凡道

  “轰”

  最后一声轻响,汤谷彻底没入在海眼中,就此从世上消失

  黑暗中,一株金色神树扎根石棺上,流动出一片圣光

  不远处,叶凡盘膝打坐,默默修行,体悟所学,炼化那条金色的枝干

  “这就是北海之眼吗,古之大帝镇压罪大恶极之人的地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