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体若无底洞


  第七十五章体若无底洞

  叶凡吃guò晚饭后继续参悟《道经》,整个晚上他都沉浸在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中,金色的苦海上空吐气布化,出于虚无,星辰闪耀,混沌迷蒙,千变万化。

  直到第二日,他才从这种状态中苏醒guò来,没有一点疲累,苦海中生命精气四溢,让他感觉神清气爽。

  “大哥哥吃早晚le……”小婷婷蹦蹦跳跳的guò来喊他吃饭,小脸上漾满le开心的笑容。虽然身上的衣服很bú合体,且破旧bú堪,有很多补丁,但是却难以掩盖她灿烂的童颜所特有的光辉。

  叶凡一阵感叹,孩子就是孩子,昨天经历le那样的惨事,受le那么大的委屈,哭的那么伤心,但一觉醒来就bú再悲伤le,很快忘记le所有的bú愉快。

  “婷婷很开心吗?”叶凡笑着问道。

  “嗯!”婷婷认真的点le点头,道:“现在有le食物,爷爷bú用舍bú得吃饭,给我留着le,婷婷当然开心le。”

  叶凡一怔,原来有些rén的幸福如此简单,能够吃饱饭,就让小婷婷如此满足le,对比那些想尽办法,争夺功名利禄的rén来说,这个标准实在太低le,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简朴的幸福,才产生le这样纯的真善美。

  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上满是笑颜,如此的灿烂,叶凡被深深到底感染le,溺爱的摸le摸她的头,而后拉着她一起向屋外走去。

  临近中午时,李家那个黄脸的中年rén又来le,看到小饭馆已经关门,他用力踹le几脚,骂骂咧咧,道:“开门,大爷来吃饭le……”

  小店里面,婷婷非常紧张,大眼中满是恐惧,紧紧的靠在老rén的怀中,生怕那些rén闯进来。姜老伯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小声的安慰。

  叶凡站在屋中,听着那些难听的谩骂,他渐渐皱起le眉头,眼神越来越冷。

  “行,姜老头你bú做生意,就等着饿死吧,都七老八十le,我看你还能做什么!”

  外面的rén一阵咒骂,将门外的两盆花草重重地摔碎,而后用匕在门上一阵划刻,弄的bú成样子,这才扬长而去。

  “爷爷……”直至guò去很久,小婷婷的才怯怯的道:“那些坏rén明天还会来吗?”

  “没事,婷婷bú要怕,爷爷bú会让他们伤害你的。”老rénbú断宽慰她。

  婷婷小声道:“那些坏rén天天作恶,为什么没有好rén来整治他们?”

  叶凡感觉到,这个世上果然是孩子的话最真,bú平的事很多,但bú可能都有rén管。

  “婷婷放心,明天他们肯定bú会来le。”叶凡蹲下来,笑着道:“走,去吃饭,今天中午我给你做一道好菜。”

  “大哥哥你会做菜?”小婷婷的眼中充满bú相信的神色。

  “小瞧我啊,今天给你露一手,保准你从来没吃guò。”

  小女孩扑闪着大眼,一点也bú相信,道:“我bú相信,爷爷什么菜都会做,guò去我们还有酒楼的时候,爷爷天天给我做好吃的。”

  “糖醋排骨,吃guò吗?”虽然是故乡非常普通的一道菜,但是叶凡相信在这里应该还没有出现guò。

  果然,小婷婷露出le迷惑的神色,道:“糖怎么能够与排骨放在一起?”就连旁边的老rén也满是bú解之色。

  最终叶凡只能只能是纸上谈兵,他的厨艺实在糟糕透顶,búguò老rén知道做法后,亲自动手,总算完美的将糖醋獐子排骨端上桌子,这顿饭让让小婷婷吃的分外香甜,充满le开心的笑容。

  叶凡非常喜欢这种和睦与欢乐的气氛,让他有le家的感觉,隐约间让他找到le一种寄托。

  吃guò中饭,老rén让小婷婷去睡午觉,他泡le一壶粗茶,端到光洁的八仙桌上,问叶凡道:“孩子你是bú是要做什么,千万bú要冲动……”

  叶凡笑le笑,道:“老伯你bú用担心,bú会出任何问题的。其实,坏rén谁都能做,只是想bú想做的问题而已。”

  “你要做什么?”

  “真要细琢磨的话,害rén并bú难,我有一百种办法报复他们。但是,没有必要那样做,直接用最简单手段就行le,我会让他们自顾bú暇,没有办法再来找麻烦。等以后,闲暇下来,再好好的收拾他们。”

  叶凡这个下午便直接离开le小镇,他bú想对李家精心算计,只要那几个在外修行的rénbú回来,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做。

  他已经弄清楚,李家每月都要去县城采购粮食与货物,他们几乎垄断le小镇上一半的生意,明天正是去县城大采购的日子。那个黄脸中年rén,是李家的一个管事,一般情况下都是他来负责此事。

  县城距离小镇能有七八十里,比小镇繁华多le,足有数万rén口,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叫卖叫卖声bú绝于耳。这个距离对于体质远常rén的叶凡来说,根本bú是问题,búguò一个时辰,他便轻松赶到le。将在山林中打到的几头猎物换成钱币后,为小婷婷买lebú少糖果与小吃,而◇后又为她买le几件小衣服与鞋子,随后他又买lebú少其他的东西。

  直到天色将晚,他才向回走,今天出来的主要目的是为le查看小镇与县城间的这条道路,看看哪里荒凉与僻静。

  叶凡直到掌灯◇时分才回来,见他安然无恙,老rén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来。小婷婷则非常高兴与兴奋,拿着那一件件漂亮的小衣服,脸上充满le开心的笑容。打开那些装有糖果与小吃的纸包,她先将好吃的向老rén与叶凡的嘴里塞去,然后自己才高兴的吃le起来。

  “婷婷怎么bú会换衣服?”叶凡问她。

  “我要等以后再穿,婷婷现在的衣服还能穿。”她小心翼翼的将新衣服包起。

  看着她身上补le又补、缝le又缝的破旧小衣,叶凡有些感慨,穷rén家的孩子让rén感觉有些心酸,这么小就如此懂事,虽然是bú经意间的话语,却让他有些难以平静。

  “放心好le,以后婷婷天天会有新衣服穿,快去换吧。”叶凡觉得婷婷这样可爱的小女孩,还有姜老伯这样善良的老rén,如果再被欺负的话,真是天理难容。

  这一夜,叶凡继续参悟《道经》,他现手握菩提子时,他心中会格外空灵,对道经的理解明显会深刻很多。

  “bú愧是悟道树……”

  次日下午,叶凡离开小镇,在山林中穿行,很快就绕到le通向县城的那条道路上,其中有段山路要穿行guò一个小峡谷。

  叶凡很快攀到le崖壁上,在这里换上一身黑衣,◆遮住面庞,又蹬上一对高跷,办成一个成年rén的样子,而后将昨日就预备在这里的油桶全部打开,静等李家采购货物的rén回来。

  直到天色擦黑时,山路上才传来阵阵骨碌碌的声响,足足有十几辆大车,全都●○拉满le货物,从丝织布匹衣料到日用百货以及粮食等,应有尽有。

  叶凡站起身来,将一个个油桶猛力向下扔去,“砰砰”的声响bú断传来,十几辆大车全部被淋上le煤油,下面顿时一片慌乱。

  “●油,是煤油,有rén要放火烧车!”李家的rén大叫,很多rén惊慌逃遁,也有部分rén在寻找要纵火的rén。这个时候,终于有rén现le峡谷上方的叶凡,只见他身材高大,一身黑衣,手中的火把一根接着一根的扔le下来。

  “噗噗噗”

  熊熊大火顿时燃烧le起来,十几辆大车刹那间化成le火海,根本bú可能扑灭,火光冲天。

  “你是谁,竟敢火烧李家的物资,难道就bú怕修士的追杀吗?”黄脸中年rén惊慌的大叫着,这么多的物资被毁,他已经想到le回去后的可怕下场。

  “砰”

  又一小桶煤油扔le下来,差点砸在他的身上,被溅lebú少油迹,接着一道火光坠落下来,黄脸中◆年rén顿时惨叫,亡命一般冲向远处的山涧,浑身都是火光。

  叶凡扫le一眼,在山谷上方隐去身影,而后快解下高跷,脱下黑衣,抱着这些东西,如飞而去。

  这个晚上,清风小镇震动,李家损失惨□重,十几辆大车的物资被烧le个精光,什么也没有剩下,还气七八个rén被烧伤。

  整个夜里,这座小镇都难以平静,李家rén像疯le一般,几乎是在挨家挨户寻找线索,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巨大的损失,让李家rén震怒。

  直到深夜,小镇才平静下来,李家rén觉得本镇rénbú敢这样做,没有那样的身手与胆魄,他们猜测是远方的对头,李家上下顿时紧张le起来,命rén连夜向烟霞洞天去送信。

  这一夜,叶凡悄悄离开小饭馆,来到山脉深处,他必须要尽快提升实力。也bú知道在山林中深入多少里,最后寻到一个石洞,叶凡以巨石将自己封闭在里面,而后将几样灵药全都取le出来。

  玉蛇兰晶莹如羊脂玉般柔和,溢出沁rén心脾的芳香。古木精留下的那块金色的块茎灿灿生辉,华光流转。

  叶凡手握菩提子,静心凝神参悟《道经》,直到感觉苦海震动,觉得可以突破le,才将玉蛇兰服用le下去。

  半个时辰之后,山洞尽管被巨石堵住le,但还是出le阵阵海浪般的声响,有一道道金光冲出,像是海啸连天,涛声bú绝,隆隆作响。

  直到后半夜,这一切才平静下来,叶凡内视,现金色的苦海整整大le一倍有余,他搬开巨石,冲出山洞,身轻体健,力量与度又增长lebú少,如一道轻烟一般在山林中快奔行。

  最终,他又回到le山洞,重新以巨石封住洞口,毫bú犹豫的将古木精留下的金色块茎服le下去,然后手握菩提子,参悟《道经》。

  在下半夜,山洞中爆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堵在洞口的巨石一下子崩碎le,石块四射le出去。

  像是火山喷,又如九天银河倒泄,山洞里面到处都是刺目的光芒,海啸震天,惊雷bú断,叶凡的的苦海化成金色的汪洋,bú断卷向高天。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le一个时辰,骇rén的声响才慢慢平静下去,神光逐渐收敛,叶凡快冲le出来。他身后的那座山洞出“轰隆隆”的声响,快崩塌le,早先没有倒塌是因为金光在支撑着。

  此刻,已经接近黎明,山林中bú是特别的黑暗le,叶凡感觉体内充满le勃勃生机,有一股旺盛的精气在流转。

  金色的苦海一夜间已经由黄豆粒大开辟到鸽卵大,足足变大le数倍。他非常吃惊,这全都是古木精留下的金色块茎所致,比玉蛇兰蕴含的生命精华还要多十倍,实在是稀世珍品。

  叶凡心中难以平静,他现其体魄像是无底洞一般,根本bú用担心药力guò猛,只要能够提供足够的生命精气,他便可以bú断开辟苦海。

  “难道荒古圣体的诅咒没有在我身上出现?还是说这就是诅咒,每前进一步,都需要海量的生命精华,这样的话道路越走越窄,后期难以开辟苦海……”

  如果是常rén吸收le这么多的生命精华,恐怕早已击穿le苦海,体魄都将爆碎。

  “常rén如果在漫长的时间内,将这些生命精华全部吸收,开辟出的苦海应该比我的大……”叶凡沉思,他这样修炼简直是一种奢侈的挥霍,自语道:“浪费le吗,我并bú觉得。”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现自己的苦海分外的凝练,虽然只有鸽卵大,但却足足蕴有十九道“神纹”,具有极其旺盛的生机。

  “常rén的苦海鸽卵大时,恐怕还难以凝聚‘神纹’,我的金色苦海却早早的做到le。”叶凡并没有觉得奢侈,反而很有成就感,他的金色苦海与众bú同。

  “哧哧哧”

  叶凡轻弹十指,顿●时有十几道“神纹”射出,像是一道道璀璨的剑芒一般,将前方的山石全都洞穿le。

  “开辟同样大的苦海,我所具有的神力,将比别rén强大很多倍。”这让叶凡思绪起伏。

  “可是,我这种体质想■要修炼有成的话,需要海量的生命精华做后盾。”想到这个问题后,他bú禁皱起le眉头。

  “búguò并非仅仅局限于灵药,如果能够寻到吴清风长老说的‘源’,在灵气极其浓郁的宝地修炼,应该也可以突破。”

  据古籍记载,天地合气生万物的时代,混沌迷蒙,灵气氤氲,非常浓密,很多灵物可以吸收天地间的本源精气,结出琥珀般的晶体,里面封有庞大的生命精华。

  保存到现在的,便被称作“源”,对于修士来说极其珍贵,有些极品的“源”,称得上价值连城。

  自万物初生时代,到太古洪荒年间,天地本源精气渐渐稀薄,灵物便很难以结出“源”le。

  búguò在最后的那段辉煌时期里,万物繁盛,生灵强大,灵药众多,因此而结出bú少稀世“神源”。后世rén曾经现guò似琥珀般的晶莹石体中封有生物,这样的“神源”开采出来后,可以提供无尽生命精气。

  “那真是一个让rén向往的时代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