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兵入北原


  先灭了这群敢第三次来血洗我族的王八羔子,拿他们祭旗兵入北原”扫平王家”,石崖上,蛮族的老族长喝道

  “杀了这群毁我家园的刽子手,去宰了他们”

  “不要放走一人,让这群王八羔子○有来无回,全部拍碎”,群情激愤,zài将要出征之际有人敢进蛮古dà山寻找他们的下落”追杀古村的人,扬言要绝灭,这是对蛮族的侮辱与挑衅

  叶凡与要燕一夕皆暗叹,这群人zhēn是找死,根本不了解蛮◇族有多么的可怕,按照眼前所见的实力,绝对敢去掀翻任何dà势力,遇上谁都无惧

  “呜呜……”,”上古牛角轰鸣,如闷雷zài响动,整片山脉与dà壑都zài震动

  “嗷”,”声声兽吼,穿云咆哮,浩荡长空,一头头异兽冲天而起,鳞甲森森,恐怖之极

  “杀……不要放走一个人”

  这是一吓人的场面,当这些异兽腾空后”如一片又一片乌云一样,连zài一起,将天穹都遮蔽了”让整片蛮荒野岭都zài颤抖

  王家是北原的荒古世家”是天下最鼎盛的dà势力之一,zài各地都有布置”南岭自然也不例外,尤其是而今将谋动这一地

  这一次,王成天挟圣兵之威来杀叶凡,而布置zài南岭的人也同步行动了起来,要扫除南岭中的那部分蛮族

  这些人合zài一起,进入山中后确实杀了几名外出狩猎的蛮族青年,且扬言要血洗古部落

  但是,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部落有这么dà,有这么的可怕

  cǐ时,杀声震天,如十万天兵天将从天而降”乌云翻滚,黑雾遮天,像是有数不清的魔神骑着异兽驰骋而来”压满了天空

  “这他妈的得有多少人”怎么一个个这样强dà”跟我们所知的极不相符”,“太可怕了,这是一群蛮古战士,我想起了一些传说,难道zhēn的有这样一个可怕的部落?”,“相传,远古前整片南岭都zài一群蛮族的统治下,但最终莫名其妙的断绝了传承,难道说是他们”隐居zàicǐ”,被包围的人想到这些后,全都头皮发紧,浑身森寒,直觉得每一个毛孔都zài向里灌冰渣,灵魂都被冰住了

  如果zhēn是这样的话,不仅他们都要死zài这里,连北原王家都有dà难了

  “可是,■那些都只是传说”并没有被记载于任何一本史书中,怎么成zhēn了?”

  这些人带着惊恐与不甘,面对无穷的蛮族战士,开始奔逃,然而一片又一片血花绽放,不断有人被砸成肉泥

  “啊……”
  “饶命”,“放过我们”

  这是一场屠杀,蛮族人耿直,对朋友可以肝胆相照,但对血杀家园者冷酷无情

  “啪”,狼牙dà棒一挥”立时有头颅被抽裂,脑瓜盖子掀飞出去,白色脑浆溅起很高

  “噗”

  石斧一扫,横断千军,数名高手会被拦腰劈断,鲜血跟跄突泉一样狂野”鲜红的热气腾腾而上,腥味刺鼻

  这是一幅血腥的画面,让人欲呕”常人难以目睹没有任何悬念,第三次来血洗古村的人全部被杀”没有一个人逃离出去,全灭

  “呜呜……”

  上古战争号角长鸣,蛮族战士回归,不少人的兵器上都沾染着血迹,一个个无比亢奋

  这是祖先遗传给他们的血脉,越战越强”每一个人〖体〗内都蛰伏有一丝蛮古战神的血液,让他们成为南岭最强dà的战士

  zài部落中有一块巨dà的空地,那里有一座古老的阵台,早已镌刻满了岁月的印记,为远古时所留

  筑成这片传送阵的每一块巨石都很有讲究,虽然无穷岁月过去了,但是根本没有一点损毁

  cǐ时,有蛮族老人zài设置坐标,这座古台开始复活,闪烁出妖异的光芒

  “六芒星阵,与诸天星斗呼应,这不仅可以横渡到天下各地,恐怕还能前往域外,进入星空”燕一夕道,很是吃惊

  蛮族战士足有数万,连天空都被遮蔽了,所有人都排列的整齐划一,正zài有序的跨上古阵台,进入一个巨dà的域门内

  “孩子们,祖先赐予我们的力量,而今有了用武之地为了族人的安危”为了我族的尊严,今日要兵进北原血战,拿出你们的勇气来,兵锋所向,让整片北原都颤栗”,蛮族的老人们zài这出征之际,依然zài动员,激发每一个人的血性

  事实上,经过刚才的小战”所有人的血液都已沸腾了,cǐ时兵入北原再shì合不过

  外界,没有人知道zài这片无尽的原始dà岭深处隐居有这样一个可怕的部落”不会知道他们今日要远征

  即便这里喧嚣震天,但是人族与妖族的世界依然不会感知到”一批让五域dà地都要颤抖的可怕dà军动身了

  一队又一队人马踏上古老的阵台,消失zài蛮族部落,不断的远去,没有一个人说话,但是全都血脉喷张,无比亢奋,准备一场惊天动地的dà战

  这就是蛮族,天生的战士,zài山林中长dà,面对各种凶禽猛兽,早巳习惯了鲜血与生死,cǐ时出征没有一个人畏惧

  叶凡不得不叹,这种血性zài繁华的巨城”zài平静的的田野很难拥有,无法养成”这或许就是蛮族先祖让他们隐入dà荒中的一个原因

  “部落没有人留守吗?”,叶凡问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zhēn有人zàicǐ期间摸到这里来,那就不妙了

  “放心,有足够的力量应变”一名蛮族老战士说道,不经意间望了一眼不远处水塘畔的那只玄龟,它一动不动,跟黑色的岩石差不多

  茫茫北原,浩瀚无垠

  这是一片没有边际的dà草原”无比的荒凉,地光人稀,有时走上十几年都见不到一条人影

  zài这片dà地上,人口都相对集中zài几个地域,有百分之八十的区域都很荒芜”狼行豺走,恶兽出没

  “呜……”草原深处,独狼长啸,无比孤怆,太荒凉了

  可怕的dà军,一队又一队的从一个黑色的域门中走出来,所有人都无声,散着血气”握着兵器

  没有人知道,一场震惊五域的dà战将要开启了,自黑暗年代结束后,第一次有人征伐不朽的传承,进攻恐怖的荒古世家

  “吼”守护神苍龙载着九名活化石出现了,展翅后铺天盖地,淹没了dà草原,它盘旋到了空中

  “嗷”,守护神白虎窜出”如山岳一样巨dà,蹬裂了dà地”载着三十几名蛮族老人踏上征程

  天空中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影,黄金神狙、紫麒麟等异兽载着一名又一名强dà的蛮族战士出现,战气沸腾

  错云厚沉,无比压抑

  这是一片灰色的□世界,整片dà草原都一片萧索”天空阴晦、昏暗,沉厚的云让人要窒息

  “这一战,注定血流成河”尸骨成山,苍茫dà地,亿万生灵都要颤抖,只能胜不能败”

  “战必胜”攻必取”这是一股让山河崩★shìjiè,zhěngpiàndàcǎoyuándōuyīpiànxiāosuǒ”tiānkōngyīnhuì、hūnàn,chénhòudeyúnràngrényàozhìxī

  “zhèyīzhàn,zhùdìngxuèliúchénghé”shīgǔchéngshān,cāngmángdàdì,yìwànshēnglíngdōuyàochàndǒu,zhīnéngshèngbúnéngbài”

  “zhànbìshèng”gōngbìqǔ”zhèshìyīgǔràngshānhébēng塌、天穹倾覆、日月坠落的可怕气势

  今日一战”也许将有一个不朽的传承永远的从dà地上除名”开黑暗动乱后从未有之可怕dà事

  当然”也许可能是一曲悲歌”南岭的这个古老部落也可能就cǐ消亡,不复存zài

  一场惊天动地的变故将就cǐ开始

  这一战注定影响深远,浩荡天下,会波及万教

  无声的dà军,可怕的压抑”沉默地前行”手握战兵,zài这最沉静的过程中”正zài◎酝酿破天一击

  东荒、中州、西漠所有dà势力都聚焦南岭,一些可怕的敌人早已动身,zài南岭布局要对付叶凡,却不知道cǐ时震撼人世间的战场早已转移

  “圣体孤身一人,即便再强dà又如何,◎能够对抗的了一个dà教吗?”

  “若有dà教,举派全出,攻杀圣体,他能不饮恨吗?”,人们zài南岭怀疑时,叶凡率蛮族dà军已快逼近北原王家

  黑云越来越沉,盖住了整片天空,草原上寂静无声,跟一片死地一样,压抑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地上黑压压一片,天空中密密麻麻,沉默的dà军,每一个人都气血鼎盛”有一种可怕的杀气zài汹涌

  没有盔甲,没有战衣,所有人都身穿兽皮衣,**着一条臂膀”古铜色肌体强健,肌肉突起,身上如盘绕着一条条虬龙,或手持狼牙dà棒,或背负石斧

  cǐ时,距离王家还有千余里,冲击将要开始

  老族长用力一挥手,dà军分为四股,无声的行军,开始包抄

  那头遮天蔽日、一只翅膀就足以盖住一座dà山的苍龙载着九位活化石,率领铺天盖地的蛮族战士将主攻正门,活了三千九百载的守护神,实力让人惊悚

  如山岳一样dà的守护神白虎,载着三十余名两千余岁的可怕老人,率领铺天盖地的蛮族战士从后面的北门进攻

  蛮族族长站zài一头如黄金铸成的dà鹏鸟身上,带着漫天骑坐蛮兽的可怕的强者,自东边进攻

  zài这位老族长手中,持有一把可怕的石斧,流动远古圣人的气息,是传世圣兵,出自dà圣之手

  叶凡也被委以了重任,他手持恐怖绝伦的神女炉,带领黑压压无尽的蛮族战士将从西边进攻

  “苍龙与白虎”这两只守护神身上也有远古圣兵的气息”当叶凡手握神女炉后有了微秒的感应

  “以四方圣兵撕破王家的远古神阵,天兵突降,数万蛮族战士直捣黄龙,不给他们反应的余地,希望一战功成”,究竟是一个荒古世家被永远除名,还是蛮族dà军饮恨北原,都将zài惊天动地的一役中揭晓

  “喀嚓”

  一道血色的闪电划,破了漆黑的天空,而也就zài这时蛮族dà军开始冲击了,杀向北原王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