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英雄气不减当年


  万山耸立,群峰巍峨,在zhè个深夜,神灵谷光华冲霄,炽热耀眼,如古天庭的神炉在燃烧

  此shí,谷内喊杀震天,到处都是刀光剑影,zhè是血与生命交织的悲歌,许多人杀到疯魔

  谁能想到,太古王族会遭受攻击?从来都是tā们君临天下,大杀四方,俯视大地

  而今,在zhè个清冷的夜月,却有zhè样一群死神从天而降,杀到tā们的地盘,出了预估

  “噗”

  鲜血淋淋,zhè是一幅血染的画卷,叶凡手中战戈一挥,顿shí血沫飞洒,一片古生灵被拦腰斩断,横飞出去十几米远,死尸倒了一大片

  没有什么话语,没有纠缠不清的道理可言,有的只是生死的搏杀,用血与骨去演绎一首热血战歌

  “啊””第五代源天师如同成魔了,仰天大吼,此shí已杀到狂,浑身血色长毛齐张,如同一尊不朽的赤猿,鸟那位祖王对决道行

  在其脚下,数不清的源天纹络出现,闪烁骇人的光华,将其缭绕,蔓延向四面八方,许多古生灵崩碎

  在zhè一刻,神灵谷zhè处万劫不朽的神土成为了tā的力量源泉,各种龙气、源力如同百川入海,向tā汇聚而来

  “轰”

  一拳动天

  **满头红发如潮,疯狂舞动,大开大合,攻杀zhè尊太古祖王,根本不像是一个源天师,倒像是一个斗战圣者

  zhè名太古祖王被撕断的臂膀早已再生,背后数十对羽翼一展,无尽黑色的魔气滔天而上,嘶吼着冲向前来

  zhè是一场圣人级的对决,在tā们的拳掌间一片又一片大道痕迹迸发,成为一片炽盛的道光,有各种妙音发出

  tā们每一击都是在演化道的大道的起始,法则的本源,以及蕴含有开天之秘,成为了一场恐怖的道之战

  “啵”

  如天刀斩朽木,**双手合印,迸发出一道灿烂的虹,斩开道痕交织的网,扑杀到近前

  近距离对决,鲜血飞溅的画面,双手合印飞出的道光几乎斩下zhè尊祖王半边身子,有几对神翅被切裂,坠落了下来,神羽漫飞舞,片片沾血

  zhè名太古祖王虽负伤,但的确很强大,一双巨大的爪子破开道光,生猛的穿插进来,刺入张琳的肩头,差点将其双臂撕下

  腐血冲起,发出一种奇异的光,太古祖王的可怕魔爪都差点被腐蚀,快退去

  zhè是生与对的对决,是生命的战歌,用血与骨去诠释,用身体去拼杀,用道则去对轰

  能够成为神灵谷的祖王,自不会是温驯之辈,真正发狂,天下难找出可压制者,如魔长啸而狂

  tā与张琳对决处在下风,难以接受,tā不相信zhè是无始座下,人族大帝怎么能活到现在?

  “铮”

  一道冷风劈来,叶凡手持黑色的天戈重杀了过来,立劈而下,如一道黑色的闪电,崩开一切阻隔

  “啵”

  zhè名祖王张口吐出一朵道花,生有七瓣,片片耀眼美丽,剔透璀璨,顶住了黑色的战戈

  ◎“轰”

  叶凡左手战戈立劈,右手拳头如茫茫金色的深海中的龙首,破海而出,带动滔天黄金血气,轰杀向zhè尊祖王的头颅

  “咚”

  一声沉闷的声响发出,神灵谷剧震,若非有先天阵纹,●早已崩塌

  zhè是一次肉身的对决,祖王那闪烁道纹的爪子鲜血长流,而后开始破烂,先是血肉录落,随后又骨头龟裂

  “噗”

  最终,zhè只祖王的手爪终是没有挡住那如海一样的黄金血气,炸了开来,白色的碎骨与鲜红的血飞起,触目惊心

  tā身上光芒大盛,发出隆隆天音,一片又一片道痕冲起,如一尊古神在喝唱,震耳欲聋

  叶凡避退,tā无圣人的神则感悟,也没有那个级数的法☆力,zhè种太古道光与神则无以伦比,对tā是致命的

  “噗”

  tā又冲向另一边,手中铁戈横扫,圣人级的肉壳谁能挡住?一扫就是一片,什么法宝,什么飞剑,什么秘术,都不顶用,一力镇杀

  鲜血淋漓,碎骨横飞,血肉乱溅,zhè是一片可怕的画面

  同一shí间,第五代源天师再次与zhè尊太古祖王大战在了一起,占据上风,不shí杀出一串魔血,染红大地

  “啊……

  **发狂,生命无多,当天明shí,tā便会成为一道飞灰,永不存在

  “轰”

  神谷以及四面八方的群山都染上了龙气,所有源天古道纹全部呈现,亮如白昼,纹络交织,遮盖了天宇

  tā如受天助,虽然浑身是红毛,面目狰狞,但是却流动出神明的气息,通体光华璀璨

  “砰”

  禁仙六封

  没有神源,也无石皮,以双手演化,将zhè种奥义合道,绽放出一片迷蒙的光,扫了出去

  zhè名太古祖王各种道则,无尽神力全部被封,倒流了回去,让其遭受了反噬,大叫了一声飞退

  “砰”

  第五代源天师上前,凌空一脚,旋踢了出去,将zhè名祖王差点被踢的四分五裂,高高飞起,鲜血长流,骨头碎了十几块凄冷的夜月,远处一座孤崖上,一名白衣丽人横笛,音符幽幽如泣,凄然而绝美,她眸蕴泪光,吹出了一曲天音,心如刀绞,肝肠寸断

  杨怡知道,zhè是她最后一晚见到**了,最后一次欣赏tā睥睨天下的风姿,过了zhè一夜,天明shí一切都全文字将成烟,再也不会相见

  她痴痴的看着,笛音幽幽,划破清冷的夜空,缭绕在整片战场,如泣如诉

  恍惚间,她仿佛又见到了一万年前那个英气逼人的**,在tā成为源天师那一天,诸圣地皆来朝贺

  神城豪赌,古矿大战,禁区定天,独战十方敌,英姿傲骨,如入无人境

  转瞬一切成空,一代奇人晚年发生不祥,再也不复英姿

  而今,tā年老不祥,半魔半人,浑身赤毛,但那股傲血还在,要尽最后一分力,镇龘压神灵谷,还人族一个清宁

  最后一战,tā将随风而逝,zhè是就源天师的一生

  杨怡泪水模糊了双眼,玉笛横在嘴边,悲咽成曲,在夜空下回荡,飘向很远的地方

  **成狂长啸,血色毛发飞舞,虽不似当年英气逼人、雄姿勃发,而今只有丑陋,但是却依然英雄气盖世

  源天神术到了tā的手中,不光是寻源解石术,还是攻伐圣式,大战祖王,以绝对上风力压

  “噗”

  谷中到处都是纹络,交相辉映,tā成为了中心的一尊不朽之神,出手如电,将太古祖王的半边身子击中,近乎碎烂

  “轰”

  zhè尊太古祖王咆哮,背后的所有羽翼都在震动,震出一道又要一道涟漪,道音震耳,如千军万马奔腾

  tā打出了真火,一直被压制,zhè还是活了zhè么久远的岁月中的第一次,tā开始猛烈反扑

  “砰”

  **翻手,指缝间洒落一道道光流淌而下,tā如神一般降临,右手压落,源天道纹浮现

  太古祖王如遭雷击,那只布满道纹的手,如神之右手一般有奇异的魔力,将tā生生拍翻,身体在龟裂

  “啊…”tā忍不住大叫,身后神翅在崩碎,羽毛沾染着血迹,漫天飘零

  “轰”

  突然,大地崩塌,另一尊古王终于出手,从地脉中冲了出来,有逆世的☆力量,掌中演化一片世暴,里面混沌雷鸣,开天辟地,毁灭一切

  tā想绝杀源天师,zhè是一尊强大的祖王,拥有无量法力,让**与叶凡都变了颜色

  zhè是一个年老的祖王,身材佝偻,紫发披散○,背后生有四十九对神翅,有数十上百道神环笼罩

  tā瘦骨磷峋,但是却精神蔓栎,话语铿锵如铜钟,道:“你来自紫山,是无始座下**?”

  “不错,无始座下**,谨遵大帝法旨,今日镇杀神灵谷,还人族一个太平”**的话语铮铮作响

  而后,tā回头对叶凡道:“shí间宝贵,横杀tā们”

  叶凡点头,手中战戈一挥面八方到处都是死神,tā们是不死天皇的部下,肉壳一个个恐怖的吓人,摧枯拉朽,杀灭一切敌手

  “自古至今,第一次有人族征伐神灵谷,不过你们有来无回,我看你们如何大杀四方”

  后出现的zhè尊老祖王一声大吼,天道伦音响起十九队神翅震出一个又一个古老的字符●,镇龘压十方

  “有什么不能杀?”**回应,双手缓缓划动,道:“今日我就当着你的面杀另一个古王”

  “啊……,

  突然,方才负伤的祖王大叫了起来,tā如一个木偶一般被人操控,不●受控制的横在了天空中

  tā浑身都是源天神纹,密密麻麻,在快的龟裂,早已在方才的战斗中被源天师注入了一道道源气,布下了源道神纹

  “啊…”

  tā在大叫,奋力挣扎,但是却难以动弹,像是被人定在了虚空,另一名为恐怖的祖王出手,但却没有救下来

  **展开无上源术,像是在以刀解源石一般,隔空轻轻划动,zhè名祖王身上有一道道血花崩现,在被解体

  zhè是举世无双的源道秘术,早已于战斗的过程中在敌手身上种下源之道痕,此shí引动,如切朽石

  “啊……

  最后一声大叫,zhè名祖王身体崩溃分五裂

  叶凡一步跟进,浑身黄金战气沸腾,将整座神灵谷都淹没了,一拳将那颗飞过来的头颅打了个稀巴烂

  遥远的山崖上,杨怡情难自禁,泪水不断滑落,见到**雄英雄气概一如过去,她心如刀绞,为何只有一夜的生命?

  “再也见不到你了……”她悲咽

  笛音先是如诉如泣,而后突然又高亢了起来,战死在沙场,埋骨于刀光中,zhè是英雄的归宿,总有落幕shí,她吹响了一曲战歌,在哭泣送别

  第二章到,继续去努力,8shanmen榜目前第二,前三票数差不多,稍微一冲可能第一,哪怕暂shí而已,请各位添一把火,让我们冲击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