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太古的炼狱


  “谁?”厉天惊疑,他与燕一夕自然不需要师父,叶凡之所以zhè样说,完全是想为他们寻一个庇护者

  当日,小婷婷引路,叶凡他们一行人前往姜家,想求见就白衣神王

  神女炉出自恒宇dà帝之手,炉壁内篆刻有神秘的道纹,交给姜神王观研说不定能悟出什么,收两人为徒自然也就难辞

  荒古世家气象,依然如故,恢宏磅礴,让人敬畏

  永不沉落的一座座dà山,高耸入云,一条条银色的▲dà瀑布垂落而下,如一道道天河一样,云蒸霞蔚

  来到此地,宛如见证了古之dà帝所呆过的荒古时期,一切是如此的瑰丽与雄伟,让人心中震撼

  在数十上百座悬空的dà岳深处,是一座又一座神庙,□dàbàobùchuíluòérxià,rúyīdàodàotiānhéyīyàng,yúnzhēngxiáwèi

  láidàocǐdì,wǎnrújiànzhènglegǔzhīdàdìsuǒdāiguòdehuānggǔshíqī,yīqiēshìrúcǐdeguīlìyǔxióngwěi,ràngrénxīnzhōngzhènhàn

  zàishùshíshàngbǎizuòxuánkōngdedàyuèshēnchù,shìyīzuòyòuyīzuòshénmiào,有一座不朽的古城,那是姜家最重之地

  姜逸飞亲自迎了出来,白衣儒雅,丰神挺秀,脸上带着柔和微笑,一看就让人生出好感

  一个战败姜家神体的人,无论他再怎么低调都会弓人瞩目,他笑起来时尘脱俗,很是绚烂

  他是姜家未来的主人,对几人很热情,请他们登上一座神岛,进入一座古老的主阙中,zhè是规格很高的待遇,非教主不能入内

  “一别多年,叶兄风采胜往昔”姜逸飞命人上茶

  叶凡微笑回应,而后说明来意,可是却失望了,白衣神王云游天下,并没有在家中多驻留,让人遗憾

  最终,他去见了姜老伯,焚在一起聊起往昔,老人感叹连连,硬拉着叶凡多喝了几杯

  他精神矍铄◎,zhè些年来生活很如意,小婷婷zhè颗最耀眼的明日之星崛起,姜家谁不拉拢,太阴之体注定会在姜族内dà放异彩,举足轻重

  “人老思乡,两年前婷婷陪我回过一次南域,那个小店还在,许多老邻居也都还◇好他们告诉我一件事,说有个很美丽的女子曾寻到过那里,打听过你昔日在小店中的一切”姜老伯道

  “有zhè样的事,她是谁?”叶凡倒酒,想不出来会是谁

  “有个老伙计问过,她好像叫什么林佳,就去过那一次,而后便再也没有出现了”姜老伯道

  “什么?”叶凡一呆,很久远的名字了,快二十年未曾听闻了,是一直没有见过

  一同来到zhè个世界的人,并非只有他与庞博,而是有十几人,只是zhè么多年来都不知他们身在何方

  李小曼走向了生死对立面,凯文被西漠的圣僧认为天生异禀,当作佛教护法金刚转世给度走了

  林佳、周毅、王子文等一个个都是心性不一般的人,zhè么多年来为何始终没有出现?

  此时,突闻林佳之名,叶凡下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尘封的记忆被打开,往事浮现眼前

  “是一个失散的故人,我是两年前回去的,zhè样算来dà概是三年前那个女子寻到小店,问及有关你的过去”姜老伯道

  “没什么,既然小店还在,邻居还在,有时间我去看一看,问个仔细”叶凡回过神来,继续喝酒

  叶凡他们离开姜家,姜逸飞亲自送出,言道将来也许会有并肩作战的一天,目送他们离去

  他们来到了神城,进入天璇石坊,当然不可能直接请zhè位圣人收徒,而只是为了混个脸熟

  天璇全教人马死伤殆尽,人欲道也是被人灭了道统,多少有些相似,都是劫后之人

  天璇的zhè位圣人观完神女炉,默默体会良久才睁开眼睛,道:“你们的心意我知道,以后可以常来石坊”

  有zhè位圣人一句话足矣,他若是庇护,世间谁敢动,连太古祖王都要发怵,瑶池一战,人族圣人之威震慑各族

  叶凡发呆,没有想到zhè么顺利,圣人不可揣摩,洞悉了他们所想,才有了zhè样的结果

  最终,他们认真拜别,回到了天庭

  “哼哼哈嘿”

  四个小家伙卖力修行,而dà黑狗也依然在操练两名银血皇族,不时发来让人发毛的惨叫声

  一切都平静,所有zhè些都上了轨道,他日注定要dà放异彩

  “离去前,如果不能将昔日的故人都救回来,不杀尽dà敌,实在对不起你们”叶凡自语,站在一座高峰上,眺望浩瀚东荒

  炼狱在何方?zhè无需多想,东方野跌落下坠鹰崖,一定就是那里,他想接弓出来

  虽然早已听闻猴子讲过,那个地方有少有人可以可以活着走出,但是他依然想闯上一闯

  太古年间,万族dà战,shī骨堆了一座又一座dà山,dà地都变成了血色,坠鹰崖曾一度被当做坟坑,填了也不知多少死人

  那本是一处太古战场,但最终却成为了乱葬之地,阴煞之气极重,生灵进去那一活命,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炼狱

  黑皇凑上前道:“想去救野人,得盗墓贼出马,那是专门挖陵玩鬼的,术业有专攻,他是zhè个领域的权威”

  “zhè胖子不好找啊”厉天道

  “zhè个倒是不难,我有办法将他拘来”叶凡道

  zhè一日,一则惊人的消息传出,北域一座山谷崩开,疑似一座太古皇坟塌裂,显化在世间,杀伐之气冲上九天

  消息一出世,引起一片轩然dà波,也不知有多少人冲向那里,东荒dà地震,不少dà势力都被惊动了

  叶凡、黑皇、猴子、李黑水、燕一夕他们坐在远处的一座山头上,望着那座山谷,陆续见到有人赶来

  “zhè招是不是有点损啊,你们看,太古各族可是兴师动众,一些王族都火烧屁股一样杀来了”厉天咋舌道

  “连血凰山与神蚕岭的皇族都有人露面了”猴子道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相信dà族都会派人来一观的”李黑水道

  叶凡一个消息,惹出一片dà乱,也不知有多少强人赶来,那座崩塌的山谷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来了,那死胖子出现了,化成灰我都认识”黑皇睁开第三只竖眼,望向前方

  一个死胖子出现,再怎么昂着头也掩不住猥琐之气,绕着倒塌的山谷在观察,而后骂骂咧咧,似乎在说被骗了,诅咒连连

  “真绝了,就zhè么一招,就将段胖子给召唤来了”厉天赞叹,而后几人都哈哈dà笑

  他们向段德传音,无良道士立时跳脚,dà骂他们不讲道德,害得他屁颠屁颠的赶来,原来只为诓他出现

  黑皇道:“挖坟的,你叫毛啊,zhè次我们准备了个dà坟给你挖,据说最少埋了百八十万人,甚◇至可能是十倍”

  “胡说八道,道爷我行走天下,什么样的坟没挖过,连无始的道台都爬过了,就没听说过有zhè么dà的坟”段德不屑

  “汪,你果然贼心不死,一直惦记紫山”黑皇差点跟他掐起来 ◆
  叶凡急忙将他们分开,zhè是一对混蛋,没一个是省油的灯,真干起来一定会鸡飞狗跳

  猴子出面,告诉却有zhè样一个地方,甚至那片战场下可能真的葬有无上存在,他的父亲斗战圣皇曾进去过,击杀过一位圣灵

  “什么,有堪与古皇一战的圣灵的shī体?”一定要去”段德一卧你们别拦着我的样子

  zhè一日,东荒很多人诅咒,古皇坟只挖出来几窝山鼠,别的什么都没有平日间,不会有人zhè么无良而诓骗众人,许多修士包括不少古族气的牙根都痒痒

  至于始作俑者,早已破空而去,来到了北域有名的凶地坠鹰崖

  顾名思义,连鹰落在崖壁上都会坠落下去,可想而知它有多么的陡峭,险峻惊人,不能立足

  “zhè里埋葬有数十上百王太古强者的shī体?”被说段德zhè个行家,就是黑皇都有点不太相信

  山崖陡峭,耸入云朵中,可是下方的山谷太小了,虽深不可测,但不像能容纳数百人的样子

  “等一会你们下去就知道了”猴子微笑

  坠鹰崖高有万仞,直上直下,所围成的山谷跟个烟囱一样,立陡而绝险,通体呈暗红色,好像是血侵染过的一样

  据猴子讲,真的是因为过去dà战杀到沸腾,被强者之血染成了zhè种颜色,而后永不褪色了

  他们纵身而入,耳畔风声呼呼,急下降,刮的人肌肤升腾,各种黑云与煞气在汹涌

  “变dà了,下方怎么越来越广袤了?”厉天惊奇

  下方,隐约间可见到,山峦起伏,平原开阔,一望无垠,那里是什么山谷,倒像是一片dà陆

  “太古年间,zhè里成是一片战场~”

  当年,战死的人太多了,太古战场上到处都是识海,戾气冲霄,白昼见鬼,愁云惨淡,鬼哭神嚎

  因为战死的人太多了,zhè片广袤的地域几乎快成为了一处人间地域,发生了很多诡异之事

  最终,一位不知是和年代的古皇以**力将整片dà地一把抓在掌心,炼化进了坠鹰崖下,才演变成zhè个样子

  不久后,他们降落在了地上,前方无比开阔,睁开神眼可见到景物,不过却有些昏暗

  “有人”

  他们吃了一惊,有二十几人守在战场的入口■处,一动不动,身穿古老的战衣,如同冥兵一样

  “zhè是什么,炼狱的守护者吗,世上真有阴殿天子不成?”李黑水吃了一惊

  “不是,他们是古族,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是原始湖的人,怎么守在z●hè里,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或有什么秘宝不成?”猴子惊疑不定

  “原始湖?”

  “是太古的一dà皇族,也就是元古所在的那个种族”猴子道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闯进炼狱?”前方的二十几人发现了他们,出声喝问

  “是……圣皇子”

  “还有人族圣体”

  显然,斗战圣猿一脉惊太古,各族皆识而叶凡却是因神城一战,杀到人胆寒,让许多古族牢记心间,看过他的画像

  “你们为何在此地?”猴子问道

  “走”zhè些人闻言一起变色,向山谷内冲去

  叶凡与猴子一起出手,一个黄金血气冲天,一个浑身金毛璀璨,照亮前方,法身高dà千丈,一脚向前踏去,截断◇他们的前路,差点直接踩在下面

  “噗”、“噗”~

  zhè些古族见状,非常干脆,全都自爆了身体,化成二十几团血雾,死在当场

  “对自己zhè么狠”叶凡惊异,探出一只dà手拘禁他◇们残碎的神念,想要看个仔细

  “zhè是……”他只复原一幅记忆画面,那是一男一女走进谷中,zhè些人阻止不及,那是华云飞与李小曼

  炼狱内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弓来了原始湖的古皇族,连狠人的传承者也出现了,真是异事

  叶凡想多捕捉一些神念碎片,但是根本来不及,都被煞气绞碎了,成为云烟,不复存在

  “炼狱中有变,dà家要小心”猴子提醒

  此地不知是被一位何年代的古皇镇封,而猴子的父亲身为斗战圣皇亦是来过,且还在此杀了一个圣灵,绝非净土

  “多半会有原始湖的强者在当中,元古可能在此,一定要留意”段德道

  “华云飞与李小曼也进去了,若是相遇,务必格◎杀”叶凡沉声道

  而后,他们向广袤无垠的战场中走去,真的跟一片dà陆一样,无边无际,没有尽头

  前行数十里,叶凡睁开了天眼,像是一片黄昏下的野地,还有一些带状黑雾缭绕,很是幽寂与阴森 ■
  不久后他们见到了dà片的坟冢,一座座跟小山一样,宏伟而巨dà,有些吓人

  “在上方看时,我还以为是山峦,没有想到是一座座古坟”厉天咋舌

  段德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摩拳擦掌,欲向前去

  “先办正事,不是真让你盗墓来了”叶凡一把拉住了他

  “被埋的人都是强者,不然shī体不会有人理会,但是应该没有任何陪葬品”猴子道

  他们谨慎前行,终于进入一片开阔之地,到处都是shī骸,或许该称之为化石了,因为成为了石质

  一眼望不到边,而zhè仅是太古战场的一角,难以想象当年死了多少人

  “轰”

  突然,前方爆发出一股惊天的气息,阴冷慑人,强dà如他们也都浑身冰寒,如坠冰窖中

  “道爷我有一种预感,或许能掘开一座古皇陵园,或者能发现一座仙人坟冢,甚至能挖出阎罗殿来也说不定”段德搓手,他称完会是一种直觉

  “什么,那是……只叶凡变色,无比震撼,呆呆的望着前方,想骂段德乌鸦嘴

  其他人什么都见不到,即便修成了天眼,或者是猴子的火眼金睛也不行,但却都感受到了一股惨烈的气息,像是有千万生灵在哭嚎,有一片蛮荒凶兽冲过dà地

  “阴兵借道”叶凡脸色发僵

  他见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一队又一队的阴兵整齐划一,穿着古老的服饰,或持铁戈,或持生锈的战矛,从前方横过,dà步前行,足足能有数万,杀向无尽遥远的前方

  zhè不是源天师晚年发生不祥后才能看到的诡异景象吗,他怎么现在就见到了,他身体有些发凉,一阵失神~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