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千军万马化飞灰


  在场的人都石化了,人族如此,古族亦如是,每一个人都发呆,这一切出乎意料,让人不安

  就连讲究镇静与冷酷的神朝杀手也都浑身僵冷,寒意直冒,觉得前方那个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极度危险

  为了坑杀敌人,将自己都算计了进来,究竟谁是饵?让人生畏

  “我不喜欢进rù别人的节奏中”叶凡站在高台上,镇定自若”看着下方的人”道:“与其你等你们设局,以各种手段逼我出来,还不如我自己来设计,满足你们所愿当然,结果就是变成了另一个样子,由我来牵着你们走”

  “真是好大的手笔”从五色祭坛开始就已经在设局,铺垫了这么多

  ”堕羽族的一个巅峰王者心中一沉,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关于五色祭坛的一切很神秘,筑建的过程中严密封锁一切消息”让人难以打探,而当人们费尽心机去查时,一切都步rù了叶凡的节奏中,被他主导前行

  所谓横渡星域,不过是一种催化剂,是一种铺垫,局中有局,接连施展,让人自己进rù,拼命去查,到最后会自动衍生出的局

  当他们查出“真相”,得悉叶凡想要lí开这颗古星时,惯xìng思维自然是要阻止、截杀,不让他横渡天宇

  而在这个●时候,叶凡又恰到好处的推波助澜了一把,再次设局”林佳“被拍卖”顺势而出

  此时,不管林佳是否存在”暗中的人都会理解为,这是有人要对付叶凡”忌恨他的人自然会出击”形成一股合力如果没有林佳事件,一▲定会有人下黑手”为了让叶凡留下,定会有恶毒手段,布下陷阱

  叶凡满足了他们主动牵引一个小局,且如此的一反常理,坑杀自己,让众敌团结到一起

  叶凡盯着全身都被黑色甲胄笼罩的神秘人,道:“即便你明白此地没有林佳”也会赶来,因为你相信这是有人在针对我,想将我除去想要出力”

  在这个过程中,他观察黑衣人的反应,以强大的灵觉捕捉其神识波动,想确定林佳是否落rù他们手中

  “你……知道我要来?”身穿黑色甲胄的人倒退了几步

  叶凡冷淡一笑”得悉了想知的结果,不再理会而后看向其他人,感受他们的神识波动,神色冷冽了下来露出一缕杀意

  所有人都知道坏了,他们陷rù异中,反被坑了,冲出宏伟的巨宫,出现在沙漠中各自找到有利地势防御

  因为,想要逃走似乎很难”此刻沙漠尽头白茫茫一片各种雾气升起,如混沌一般在流动,充满了压迫

  “我们这么多人在此,还有什●么可怕的”大成王者都有,杀他们三个还不够吗?”有人森然开口

  然而,其他人却都很沉默这不是逼叶凡rù瓮,而是他们被装进了口袋鬼晓得此地有什么布置

  “无需怕”堕羽族的那两个老人上前,手☆○托八宝魔瓶散发着惊人的威压,瓦解了周围的秩序法zé力

  “的确,没有什么可怕的”结局不可逆转,我来就是为了终结他的xìn穿黑色甲胄的人恢复了平静,大步向前走来,道:“二十几年了”我无时无刻不期◇待这次重逢,叶凡你后悔的时刻到了”他用力震开头盔,想要露出真容

  叶凡却淡然一笑,道:“辉煌而归吗?我说过了,在我眼中”你永远是一条杂鱼”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身着黑色甲胄的人气的浑身颤林情绪似乎无比鸡动,攥紧了拳头

  “你不就是最没用的李长青吗,从来就没有长进过”叶凡轻飘飘的说道

  “当”

  李长青用力将头盔砸进远处的大殿中,露出了真容,神色近乎狰狞,浑身都在哆嗦,气的说不出话来

  原以为可以高高在上,近乎光辉的登场”可以看到叶凡满脸的愕然与惶恐”没有想到对方根本不在乎,一切都早已料到

  就像是精心酝酿、准备了了一场大戏,到头来无人欣赏一样,他像是一拳打进了空气中,要多难受有多难受

  二十几年过去了,李长青的容貌没有多大变化,只是苍白了一些而已”像是常年不见阳光、生活在黑暗中

  “叶凡……不管你能料到什么,无论你觉得自己多么英明神武,有一件事你改变不了,那你就是你必须得去死”谁也救不了你”李长青疯狂了

  他苦忍了二十几年之久,原本想出一口恶气,高调出场,亮出真身,不想却被人早已识pò,几句轻飘飘的话击的他要吐血

  “我说你没长进,你还不爱听,都进rù我的节奏中了,会没有安排吗?”叶凡嗤道

  “域外神灵诅咒绽放”

  李长青大吼,震动了这片沙漠,茫茫黄沙全部飞舞子起来,顿时一片烟尘四射,淹没了天地

  在他的手中出现一个血色的小人,他被震碎了,化成一道道血光飞向叶凡”天地森寒,如坠冰害中,有鬼哭神嚎的声音发出

  “果然是绝杀,没有准备的话,被他打中必然魂飞魄散,这是厉鬼留下的手段”段德道

  他头上的吞天魔盖浮现,脚下出现一个神秘的九星符号,这是叶凡专为其刻的源天禁阵,以消耗海量神源为代价,催动帝兵

  “轰”

  吞天魔盖透发出一种帝威来,虽然没有真正复活,但却也铺天盖地,不是常人所能够抵抗的

  各种血色的光全都湮灭了,根本无法靠近身前,化成一片烟霞”消散在沙漠中

  李长青变色,脸上有一缕惊惧,不断的倒退,原本是攻杀叶凡的局面想来瓮中捉鳖,不想越演变到了这一步

  “杀”地狱神朝的一层炼狱之主大喝,身上发出一串蓝光,一个空间法器打开,在其周围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杀人快消失在沙漠中,准备袭杀叶凡他们

  与此同时,人世间的一位界主也大喝,一道土黄色光芒发出,成片的杀手出现

  此时,原始湖、堕羽族等其他大势力也都出手了,空间法器连闪,瞬息出现千军万马旌旗招展,将此地淹没”像是海啸一样,杀气无边

  “源天禁阵,给我杀”叶凡大喝

  整片沙漠都在发光,冲起各种神纹络,交织成一片秩序网,像是死神的镰刀一样收割生命

  海量的源气在燃烧化成一缕缕法zé,构筑成一片源天大阵,封锁了这片大漠,绝灭了各种生机数不清的人倒地,一颗颗头颅飞起鲜血喷溅,艳丽的花朵绽放,一条条生命在消逝被一条条法zé光束切断”化成光雨,随风而灭

  这是一场屠杀

  沙漠中的源天禁阵也不知布下多少天了,静等这一刻的到来,只为收割鲜活的生命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这个地方血雨腥风,化成了一片人间炼狱到处都是尸骨,惨不忍睹

  “禁魔瓶给我pò”堕羽族的两位王★者共同催动一个八宝魔瓶,发出一缕缕乌光照耀在沙漠上

  “如果是大帝炼化的禁魔瓶我们认栽,如果不是,你们全都安息”叶凡轻喝,伸手一点,发动了另一种阵纹,无始杀阵复苏,照耀天宇

  “轰” ▲
  杀气茫茫,席卷十方,像是来到了开天辟地年间,万物初生,各种杀伐之力不朽,浩荡天上地下

  这是一种可怕的变故,禁魔瓶砰的一声崩碎了,两个王者大口吐血,浑身都是伤口,几乎碎掉

  ◆无始杀阵虽然只是一角,但是攻伐之力逆天,在场没有一个人可以抵抗,惨叫声连成片,眨眼间上千人成为了血泥,被杀气绞了个粉碎

  “炼狱剑出鞘斩pò苍穹”地狱神朝的王者吼动天地,一把滴血的神剑飞出,鲜红艳丽,劈向叶凡他们

  无比的凄艳,赤色剑身上沾染着一串血滴,发出了呜呜声,天地都崩坏了,沙漠都要不复存在了

  诸多王看见状一起上前催动,共祭这件圣兵,让它化成了一道刺目的血光”将整片天地都染红了”腥风血雨弥漫

  “是残缺的,又不是真正的传世圣兵,你们当道爷我的吞天魔盖是假的?”段德冷笑,借助地上的符文,得到了无量神力,疯狂催动那可怕的魔盖

  那把血剑飞上前来后在颤抖,根本不敢临近,在极道威压下光华暗淡,与后方的王者失去了联系,彼此交感的气机被斩断

  “当”

  吞天魔盖发出了极道威势,一缕乌光发出,炼狱血剑瞬间跌落在地上哀鸣”不敢有任何挣扎

  “段哥不用这么费力,我准备了三座无始杀阵,不管他们准备了什么都无用”叶凡道

  他抬手连点,另外两座杀阵复活,这今天地间一缕缕可怕的杀气粗如山岳”全面在沙漠中冲起,弥漫了天宇

  粉碎一切

  众人想逃都不能,沙漠早已布下了绝世大阵,没有人能够逃lí,十方都被封锁

  正〖中〗央,三座无始杀阵一起复活,古老的符文闪烁,光华切断了天宇,杀气纵横,血花绽放,此地化成了修罗场

  啊“……”

  唯有惨叫传出,抵抗是徒劳的,连王者被困当中都只能死,没有办法对抗

  “噗”

  李长青被一道杀光扫中”拦腰切断,成为两截,惨叫连连叶凡探手将他抓了过来☆”喝问道:“厉鬼在那里?”

  “去天断山脉等你了”李长青惊恐,大声求饶,然而他眉心内乌光一闪,他整个人都干瘪了下去,化成了一具枯骨,而后头颅炸开了

  “杀”

  段德大喝,吞天魔◇罐一震,将一道乌光粉碎,未让其逃走

  “天断山脉也是你……坑杀自己?”地狱一个小世界的主人垂死挣扎,非常不甘的问道

  “不错,一切都在我的节奏中,你们杀手神朝的主力去了天断止,脉”很好,我也将那里定位成了主战场”叶凡冷笑

  “辄…………”

  没有任何意外,三座无始杀阵一出,绞杀了所有人,千军万马化成血泥”这片沙漠都被染红了

  “我希望所有敌人都出现在天断山脉,在lí去前来个终极大了断”叶凡的声音在沙漠上空回荡

  无始杀阵转动,一个有一个符文闪烁,冲上虚空,化成两个大字:8shanmen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