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 阴神后裔


  昏暗的羽化祖庙此时加的黑暗了,伸手bú见五指,惨叫声过后是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止住了脚步,浑身发冷

  “飘……飘出来了”终于,有人颤抖,点指前方,满脸惊恐之色

  那是人皮在飘,如落叶一样从殿门内凋零,像是一张纸一样轻飘飘,没有一点分量,落在他们的脚下人仿若是被压扁了,五官变形,写满了狰狞,死bú瞑目

  “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呆住了,刚jìn庙门就有一群人同时遇害,这片古庙远比人们想象的凶邪

  血肉呢,骨头呢,怎么都bú见了?唯有一张张人皮看起来无损,到底发生了什么,究老有什么凶灵?

  透过庙门可以看到黑暗中有一双双眼睛,如青灯一样明灭bú定,而后逐渐暗淡,消失在庙宇深处这让人悚然,古庙很诡异,难以望穿,看bú清那是什么

  很多人胆颤,这才是庙门而已,天知道在黑暗的深处还有什么,二十几万年被带状魔雾缭绕,谁yěbú知道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我放弃了,bújìn去了”bú少人果断作出了决定,神珍固然可贵,但是如果连命都没有了,那就可悲了有些人很干脆,退出了队伍,向回走去,没有人嘲笑,懂得取舍这yě是一种境界,是一种智慧

  “死去的人中bú乏仙台二层天的人物”有人叹道,后方多的人在观看,全都皱起了眉头

  一些老者蹲在地上观察人皮,没有看出什么破绽,连伤口都没有,这些人像是凭空脱了一层皮,发生了一次蜕变,真身消失了

  “绝对死掉了,刚才那种神识波动是元神消亡前的最后挣扎”有人肯定的说道

  虽然发生了诡异,但是人们bú可能就此止步,一些人神色冷漠,各自祭出了法器,悬在头顶上方,照耀出一片光明,坚定的向古庙内走去

  兵器zài烁神华,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垂落下一道道辉,照亮了前路,yě照亮庙门内的一切,空空如yě,什么都没有

  “我辈修者,若想有成,当勇往直前,区区一片古庙而已,怎能挡我等的路”一个老者沉声道

  他与一群人快消失在了里面,这一次静悄悄,并没有什么惨叫,他们很快就越过了第一重院,消失在了黑暗中

  古庙真的很奇怪,第二层似乎遮掩了一切,外面的人听bú到声音,看bú到光,两边像是彻底zài绝了

  许多人都在观望,想看出吉凶来zài做出抉择,然而此时却无望了,干等根本bú是办法因为,那些人若是成功了,一定会将所有稀世珍料扫荡个干净,他们就什么yě得bú到了

  “走,都来到了这里,唯有自己走上一遭,bú然太遗憾了”多的人选择前jìn,bú甘落于人后,因为这是荒古第一神朝的祖庙,里面没有法器yě就罢了,但凡发现必是苯世皆惊的神器

  叶凡、庞博、猴子他们yě迈向庙门,黑皇先礴定庙门内没有杀阵,而后让段德走在了最前方,可以说这是他的领域,别人无法相比

  “这是一片庙宇世界,广阔无边“段德jìn来后,脸色立刻阴晴bú定

  在外面看是一片古庙,但真正jìn来后却发现这是一片可怕的世界群落,每一重院落都是一界,相连在一起,庞大到了极致

  bú得bú让人惊叹,羽化神朝大手笔,当年一定有法力盖世的存在bú惜耗本源,演化出这么多的世界,所谓的祖庙深bú可测

  “即便与临院相隔一堵墙,但是如果bújìn去,我们yěbú知道另一层古庙发生了什么,因为实际是相隔了一个世界“段德继续说道

  人们发◇现,根本bú可能飞跃过去,bú可能越墙而过,有空间结界,除非粉碎真空,生硬的轰开然而,在这种地方没人敢鲁莽,昔年的羽化神朝统治了半个中州,破毁他们最神圣的地方,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惊人的变故

  “◎◇现,根本bú可能飞跃过去,bú可能越墙而过,有空间结界,除非粉碎真空,生硬的轰开然而,在这种地方没人敢鲁莽,昔年的羽化神朝统治了半个中州,破毁他们最神圣xiàn,gēnběnbúkěnéngfēiyuèguòqù,búkěnéngyuèqiángérguò,yǒukōngjiānjiéjiè,chúfēifěnsuìzhēnkōng,shēngyìngdehōngkāiránér,zàizhèzhǒngdìfāngméiréngǎnlǔmǎng,xīniándeyǔhuàshéncháotǒngzhìlebàngèzhōngzhōu,pòhuǐtāmenzuìshénshèngdedìfāng,tiānzhīdàohuìfāshēngshímejīngréndebiàngù

  “这等若是一片迷宫,如此浩大,成片的古庙,成片的世界相连,走到最后有可能会迷失”大黑狗道,郑重提醒每一个人

  前方,一片漆黑,院落幽静无声,没有一个人说话,全都屏气凝神,一步一步向第二层殿宇走去

  地上,有一张又一张人皮,散落了一大片,显然第一批人几乎死绝了,全都如凶狞的画卷一样铺展在地上

  老瞎子道:“羽化神朝很神秘,传说他们的敌手很多人死掉时直接羽化,人间蒸发,偶尔会留下须发等”

  众人倒吸冷气,只余下一张皮,血与骨消失,yě相差bú多,还真像是羽化在了诡异的古庙中,让人生畏

  “刷”

  段德身上一株雪兰亮了起来,由洁白无暇变得赤红如血,在黑暗中发出了妖异的光,此时他们已到了第二层院门前

  “第二批jìn去的人多半yě都死了,浓血之味才能让雪兰变色”他沉声道,他蹲下身来仔细检查,发现几缕血在关闭的门缝中溢出

  所有人都发毛,刚才jìn去的可都是高手,bú乏绝顶大能,难道全都死掉了吗?

  “吱呀呀”

  隔着一段距离,段德以神力推开了第二层院落的门,刹那间刺鼻的血腥味冲来,里面一片漆黑,死一般的宁静

  他们倒吸冷气,除却一地的人皮外,还有许多雪白的骨茬,染着血丝,另有许多被撕烂的血肉碎块,还有bú少肠子等流了一地,无比的血腥,惨bú忍睹

  “刚jìn去的人全都死了”

  一般的人都成为了人皮,那些老辈强者实力强大,经过了挣扎与抗争,但全都被什么东西给撕碎了

  段德手指间拈了一株漆黑的花朵,像是在冥界中生长出来的,竟牵动人的魂魄,bú由自主想要飞jìn去,这乃是死灵花,是在万人坑中长出来的,阴气最重

  他一抖手,将这株死灵花扔了jìn去,漆黑的花朵落在院中,没有任何变故,一动bú动,等了很长时间都如此

  “bú是死灵与鬼物,这里有活着的东西“段德沉声道

  尘封二十几万年的古庙中有活着的东西?这则消息让人震惊,是爆炸性的,叶凡他们全都神色一震

  “走”

  叶凡走在第一个物母气鼎悬在头上,垂落下一道道母气,将他护的严严实实,姬紫月眸光闪亮,紧随在畔,猴子手持乌黑的铁棍yě上前,亦踏jìn了这层院落

  依然荆肯悄,院中什么声音都没有,死一般的寂静,唯有那些碎掉的血骨还有肉块等触目惊心,等他们全部jìn来后yě只有呼吸声

  “啊…………”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宁静,在他们的头顶上方发出了无比慑人的气息,奔着他们的天灵盖而去

  这个变故太突然了,方才竟然什么都没有感应到,可怕的危险是突兀出现的,有活着的存在发难

  他们仰头的刹那,全都头皮发麻,高大的院墙上,以及在漆黑的屋檐下,挂着一具有一具尸体,披头散发,此时全都睁开了眼睛,如青灯一样,他们全都头下脚上落了下来

  “妈的,盗墓的你bú是说没有厉鬼吗,这是什么东西?“大黑狗犬吠,一身皮毛都倒竖了起来,因为它行动迟缓,像是背负上了一座魔山,又如鬼压身一样,难以动弹

  其他人yě如此,动作很bú利索,全都难以快移动,而那些如吊死鬼一样的可怕存在俯冲下来,抓向他们的天灵盖

  “,都给我去死”庞博很生猛,将从燕一夕那里借来的神女炉直接拎了出来,掀开炉盖一把神火就烧了上去

  “啊……”“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这片院落,发出阵阵焦糊味

  倒挂在房檐上的东西,一个个披头散发,眼神狰狞吓人,竟都伸展出了恶魔一样的肉翼,冲向高空,带着火焰盘旋惨叫,无比渗人

  他们的叫声越凄厉,众人行动越迟缓,老瞎子道:“斩断他们的声波,bú要让其临体”

  众人都惊醒,全都照做,立时行动如常,búzài有一丝滞涩,庞博叫道:“我管你们是什么东西,今天打飞机,将你们全轰下来”

  他将神女炉当高射炮用了,打出一团又一团恐怖的火光,这是传世圣兵,内蕴的火焰自然威力强大无匹,烧杀下来数十具焦炭,几乎都没有什么模样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人们一起望向段德询问

  “别怪我,你们yě看到了他们有生命,是活物,并非阴鬼”段德蹲下身来,仔细观看,而后走到屋檐下,向漆黑的古殿中望去,激灵灵倒退,因为里面有bú少这种东西

  “我知道了,这是阴神的后人,庙宇深处一定有绝世大凶”段德神色惨变,神色比见到神抿念时还难看

  “阴神的后人是什么东西?“众人bú解

  生前实力无比强大,死后神肉bú朽,恰巧被葬在地脉阴眼上,历经无尽岁月,有朝一日这具肉尸会“活”过来当然与◆生前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这是一个的生命体,是一个全的开始,yě可理解为最高层次的尸变,这是在死之极尽孕育化生出的生命,堪称逆天的奇迹,若是学会修行,会渐渐无敌

  这种存在是崭的生命体,yě可以交◎媾诞生出后代,眼前这群有生命的存在,就属于阴神的后代,当然血脉之力很稀薄

  他们见到人或其他生灵,可以直接禁锢其行动,嘴对嘴一口吸出其全身的精血骨肉,最是凶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