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不死谜


  这是一幅很诡异的场景,一座座老玟头zài裂开,一只只雪bái甚至腐朽的骨手探出,缓缓爬了上来

  让人bú敢相信,即便是早已烂的bú成样子的骨头渣子也zài组成骨架,他们快生长出血肉,而后坟中早已成为尘埃的天兵甲胄也逆转光yīn,铿锵作响,化为战衣,覆zài他们的身上

  那些天兵脸色苍bái,面无表情,任甲胄遮体,而后手持兵器一步一步走出,排列成方阵,向前方推进

  这让人几乎bú敢相信,头皮发炸,毛孔向里灌凉气,他们想bú明bái,真的有人可以长生bú死吗?

  大雨滂沱,一道道血色闪电zài夜空下划过,bú时照亮漆黑的陵园,这里的一切让人毛骨悚然,百思bú得其解

  “道爷我挖了一辈子坟,还没有遇上过这种景象,全都活了,bú符合常理”段德用力咽了一口唾沫

  他遇到过yīn兵,见到过厉鬼,斗过尸变的魔,就是没有见过棺材里出过活人,让他都有点发毛,说以后都有点bú想去考古了

  “羽化神朝太诡异了,他们发现了什么秘密,这些人怎么复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是历代天兵的陵园,是无尽岁月的积累,若是都活过来,凭一朝之力就可以横扫天下了,古族也挡bú住

  “很是恐怖,若是天将的陵园也是如此,bú断有斩道的王复活,我看我们还是尽早离开,再深入进去必死无疑”老瞎子道

  这里是天兵陵园,古坟成片,bú知有多少,是很多万年的积累

  天将陵园肯定应该存zài,但búzài此地想到这一结果,让人头皮都发麻

  逝去的人复活,这是怎样的一种场面,历代强者都zài同一刻复生,让人毛骨悚然各种可怕后果快浮现心头

  “我bú信邪,你们等我”段胖子很生猛,摸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只有少量几个老坟,他静等一具bái骨爬出,刚复活的刹那,以困仙口袋罩了上去,一下子装zài了里面背起来就跑

  他即便动作很快,选的地方很偏,但还是被发现了,一群天兵兜着屁股追杀了过来

  众人见状转身就逃,这死胖子总是手贱,又招来了祸端bú过几人倒也bú怪他,也想弄个明bái,这里发生的事情让他们很bú安

  大地zài颤抖数百天兵组成方阵冲杀了过来,如一片滔天的洪流,每一步落下都这片世界都一阵摇动,杀机裂天

  此时,雨水如天河垂挂越来越大,浇的人睁bú开眼,砸zài地上都升起一层层薄烟

  叶凡他们狂奔很快没入了丘陵间,消失zài山林中,总算是摆脱了后方的一群活死人

  段德解开口袋,将俘虏放了出来,坠落zài泥水中,天兵刚想挣扎,就被黑皇的一只大爪子给拍翻了

  ○几人齐上将他封印,而后立刻探索其识海想弄明bái一切

  “邪门了,识海中一片空bái怎么什么都没有,哦,bú,出现了,只是简单的要杀尽我等”东方野bú解,露出怪异之色

  其他人陆续上前□,也发现了这一怪异现状段德很警觉,突然个变色,道:“bú好,快退”

  他们刚飞退出去,这名天兵就炸开了,想以此杀伤他们,烂肉与骨头炸的到处都是,生机zài刹那间消失,重归死亡

  段德捡★起一块骨头,琢磨了半天,道:“我们向回走,看一弄被我们杀死的那几今天兵怎样了”他们一路回返,潜行匿踪,沿途看到了bú少死人,都是刚进来的修士,被那天兵方阵杀的尸横遍野,惨bú忍睹,血水与雨水混zài一●起,一片猩红

  “奇怪了,明明是这里,我们最起码结果了七八名天兵,尸体去了那里”几人都很诧异,找bú到了尸体

  “bú用找了,都还zài这里,bú过都成为了尘埃”段德沉声道

  他zài泥水中找出一块烂骨头,上有千百道孔,早已腐朽的bú成样子

  段德取出大圣道骨镜,运转法力,照耀zài当地,几人立时见到了几个妖邪的画面七八具死尸zài很短的时间内像是经历了二十几万年那么久远,血肉腐烂,化成灰土,骨骷老化,而后彻底烂掉,只留下一些残片,至于天兵甲胄则寸寸断裂,化为泥尘

  “刚才的确是活的,绝bú会有差,想bú到死后立刻成为了这个样子”几人琢磨了很长时间,都无法想透

  羽化神朝太过诡异,他们的终极目的是飞仙,这多半是他们昔日摸索出的一种诡异法门,并bú是真正的复活

  “死了bú少人,但也有bú少人冲过去了,我们也赶紧,别理会这些妖异的事了,回来再琢磨”

  殿宇光芒万丈,zài漆黑的雨夜中格外的醒目,像是一座神圣的仙阙,打开了通向天界的路,照耀十方,几人快接近,bú想cuò过机会

  突然,zài瓢泼大雨中有一道乌光乍现,吞吐天地精气,直冲叶凡而去,要将其化掉,这是一个大道宝瓶,有吞天之力

  “晋”

  叶凡用指弹开,一瞬间就看到了华云飞,他zài雨夜中如谪仙一样,蓝衣出尘,没有一滴雨落zài身上

  “哧”

  一道金光飞来,李曼也zài另一个方向出现了射出一条金色的鳄影,撕裂了夜空

  叶凡一拳轰去,金色的拳头将那条长鳄打了个粉碎,炸出一片滔天的能量波动,湮灭zài天空中

  “还敢出现?”庞博立眼,即便是见到了同来自彼岸的故人也是杀机毕露,因为过去被追杀的差点死掉

  叶凡一句话也bú说,扑杀向华云飞,而庞博则攻向李曼,当场就发生了惊天大战,一道道神光照亮夜空

  “刷”

  光华一闪,华云飞与李曼合zài了一处,一起逃遁,并没有恋战

  叶凡、庞博、猴子几人快追赶,尤其是叶凡有行字诀,快到了极致,数次追上”独战两人,金色的拳劲与天上的闪电都连zài了一起

  “停”突然,叶凡停了下来,因为他听到了隆隆声,感应到了大地zài轻颤

  “快走”齐罗大叫,他见到了四个方阵,每一个都有五百天兵,也就是说共有两千名大能”这恐怖的过分

  “这两人想将我们引入乱兵中”

  他们bú得bú放弃,斜插了出去,快逃遁,躲避过四个恐怖的方阵,谁敢独战这么多天兵?纯粹是找死

  他们zài雨幕中向发光的殿宇接近,这里天兵有很多,但是外面冲进来的修士也越来越多了,逐渐占据了优势,大批人杀了进去

  死尸一具又一具,他们一路乱战了过去,看着前方高台上的光源他们都是一震,是那个神金,当中有一个石头人”bú过半尺高,盘坐zài那里

  人们都早已知晓它周围的符文能将人化掉,并没有人去观看,反而是它zài向外流动出一种最为神圣的力量,丝丝缕缕,没入虚空,与闪电共舞,消失zài远方

  “是陵园方向”叶凡惊异

  “没cuò,是这种力量复活了那些骸骨”齐罗肯定的说道,他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机”与天兵身上的一样

  “我好像知道了,羽化别人,成就己身,典籍中有一鳞半爪的记载”姬紫月开”这样做自有极大的弊端,最终的结果是bú可行

  而眼前所见,自然是基于那种禁法,可以想象,进入古庙的人死去了多少,每一名天兵都对应一条生命

  “天兵bú足为虑,他们存世bú了几天,依然会归于尘土的bú过,这片祖庙很可怖,恐怕远比我们想象的麻烦,多半真有什么活人zài控制”

  他们找到了石门,快冲进第三十二层世界,这是一片昏暗的地域,没有了暴雨,大地上很干燥,但是加危险

  刚一进来,黑☆暗中就有一道魔影转过身来,露出一双冰冷无情的眼睛,如两盏鬼火一样

  “轰”

  他手持一把黑色的阔剑当场就立劈了下来,将天地都切成了两半,绝世霸气

  猴子轮动大铁棍就迎了上去,“☆当”的一声震天之音响彻十方,震耳欲聋,一条条法则神链冲起,赤红如血

  “斩道的王,实力极度强夹,这是一名天将”

  鸡烈大战开始,虽然猴子最终一棍子将这名王者的头颅打烂,但是却也耗掉bú少元气,显然bú是一般的王

  zài接下来的两天里,他们遭遇了极大的麻烦,始终未能离去,第三十二层世界没有天兵,都是天将

  这是一件让人惊悚的大事,都是斩道的王者,常人进来必死无疑,根本就没有活路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斩道的天将bú是那么多,且都是独行的,并没有组成方阵等,让他们有机可趁

  即便如此,历代天将复活,人数也bú会少,zài这片区域让人寸步难行,叶凡他们被困了两天,几乎喋血

  而其他人bú是死伤惨重,就是也被困住了,几乎bú可通过,天将的杀伤力极大zài这个过程中,天皇子曾设局,他一心想干掉猴子与叶凡,有数位几乎要成圣的存zài跟了进来,险些得手

  第三十二层世界内充满了杀机,诸多大教铩羽,连大衍圣地的几个活化石也都全灭了,且他们bú是唯一被灭的圣地人马

  zài这片庙宇世界除却要对付天兵外,还要防备各种袭杀,叶凡他们举步◆维艰,杀手神朝、天皇子、古族等都曾先后发难

  最让叶凡吃惊的是,华云飞的护道人曾与齐罗拼了一记,虽然负伤,却也平安退走了以前从未见过此人,且看样子华云飞对其很冷淡,并bú是多么情愿与他走zài◆一起

  “那个护道人很恐怖,他多半常年接触帝兵,身上有一种极道兵器浸染的气息”段德眉头直跳

  这则消息一出,让几人全都大吃了一惊,bú过却没有怀疑无良道士,他常年与吞天魔盖相伴,且有各种诡异的手段,判断应该bú会有cuò

  狠人传承者的护道人可常年伴一件极道帝兵,这是天大的事,实zài让人浑身发凉,越想越是恐怖

  “究竟是哪个圣地,还是说狠人还有其他帝兵流传下来?”一日后,多的修士闯了进来,众人合力,一起攻伐,大战天将,且有人祭出了传世圣兵,终于是闯进了第三十三层庙宇世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