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六章 飞仙神胎


  第九百一十六章飞仙神胎

  庙宇内,川朵叉一朵洁白的花在绽放,片片沾血,清香冷冽,洒满每一个角落,这是道之花在鸣颤

  华云飞大战叶凡,各种手段尽出,一个似乎清冷天阙的仙降尘,另一个战气沸腾,如浴火重生的的神

  不能自主的道路,可悲的未来,别人盘中的一枚棋子,这是华云飞的人生吗?

  叶凡不得而知,难解细情,此时唯有决一死战,也许真如李小曼所说那样,这是一场宿命■的对决、落幕

  “啵”

  鲜艳的五色血与金色的血液一起盛放,两种血粘在一起,妖冶而惊艳,一朵又一朵,洒在空中

  此时,说什么都无用,这是生与死的对决,退后一步,堕入地狱,前进一●deduìjué、luòmù

  “bo”

  xiānyàndewǔsèxuèyǔjīnsèdexuèyèyīqǐshèngfàng,liǎngzhǒngxuèzhānzàiyīqǐ,yāoyěérjīngyàn,yīduǒyòuyīduǒ,sǎzàikōngzhōng

  cǐshí,shuōshímedōuwúyòng,zhèshìshēngyǔsǐdeduìjué,tuìhòuyībù,duòrùdìyù,qiánjìnyī步活的生动,两人针锋相对,大战不辙

  各种光飞舞,叶凡浴血而战,勇不可挡,但是对手的精气神也攀升到了极致的顶点,想要劈杀不是那么的容易

  吞天魔功乃是逆世功法,将死去的远古圣人的本源都化掉了一部分据为己有,这实在出了常理,躲过了上天的清算,而今的华云飞极度危险

  叶凡的右手化成了金色的大磨盘,上面有一条条神秘的纹络,打的天裂地坏,而华云飞轻灵空明,双手不断划动,射龘出一缕缕清辉,不断的化解

  一声龙吟动九天叶凡的右手中出现哦把可怕的仙剑……”形似一条大龙,头为前段身为龙刃,尾为剑柄持

  太皇剑

  他右手高举,斜斩而下,有一缕缕混沌气溢出,顺着那锋□利的剑刃劈出,清辉成千上万缕,有极道帝兵的威shì

  华云飞似谪仙一样,流转五色仙光,飘逸斜飞衣衫猎猎,像是要乘风入九天

  然而,叶凡以斗字诀演化的太皇剑牢牢锁定了他,剑体上龙鳞逆生,★□利的剑刃劈出,清辉成千上万缕,有极道帝兵的威shì

  华云飞似谪仙一样,流转五色仙光,飘逸斜飞衣衫猎猎,像是要乘风入九天
lìdejiànrènpīchū,qīnghuīchéngqiānshàngwànlǚ,yǒujídàodìbīngdewēishì

  huáyúnfēisìzhéxiānyīyàng,liúzhuǎnwǔsèxiānguāng,piāoyìxiéfēiyīshānlièliè,xiàngshìyàochéngfēngrùjiǔtiān

  ránér,yèfányǐdòuzìjuéyǎnhuàdetàihuángjiànláoláosuǒdìngletā,jiàntǐshànglónglínnìshēng,与真实的帝兵几乎一样,每一个鳞片都在生辉,交织在一起,杀芒无尽

  “锵”

  万缕杀机融为一体,化成一道永恒之光成为一条大龙,脱胎太皇剑而出,射向华云飞胸膛,茫茫混沌相伴

  这是一种奇景,像是一条真龙自九天飞降太皇剑本体迸射龘出这样一道龙芒无坚不摧,难以躲避

  华云飞体外各种光闪烁,但是全都被斩灭了,一件又一件珍贵的武器飞出,也都成为了齑粉

  太皇剑举世无双,★号称中咐第一攻击仙兵,没有什么利器可与它并论,还未贴到华云飞的肌体,就让他差点斜肩断掉,出现一道可怖的伤口

  叶凡的瞳孔像是两盏神灯光辉熠熠,他将一身的道行与法力提升到了极限,吐出一口先天混元☆气没入那柄龙剑中

  这是极尽一击

  华云飞全力抵抗,然而终究不未能挡住万化圣诀可化一切神奇为腐朽,但是而今的叶凡太强shì了,难以化掉

  “噗”

  一道恐怖的伤口乍现,自他的左肩头一直蔓延到右腹部,鲜血像泉水一样喷了出来,汩汩涌溅,触目惊心

  华云飞的上半边身子飞了出去,被斜肩斩断,下体也是痉挛,洒落古庙中一地五色血液,摔进尘埃中

  叶凡想乘胜追击,但是一个黑黝黝的宝瓶突现,撞进了他的双臂间,而后乌光千万缕,瞬息炸开

  大道宝瓶

  这是道行的攻伐,是法力的大爆龘炸,充满了毁灭性,冲击力大到了极致,斩道的人被打中都难以生还

  “喀”

  叶凡的双臂折断,胸骨炸开,金色的血液星星点点,溅落的四处都是,他的胸口出现一个碗口大的洞,前后透亮,伤shì吓人

  自毁大道宝瓶,不愧为狠人的传承者,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狠,这是斩身裂骨之痛,虽可再生,但却也元气大伤

  两人很默契,都没有再进攻,全都快后退,一个展动凰劫再生术,一个运转残缺的“者”字秘,恢复伤体

  在这等惨烈的对决中,如果没有相应的疗伤圣经,让身体快恢复过来,必然出现颓shì与败相,落于下风而亡

  一个浴火重生,五色神光流转,如一只凤凰另一个亦有一条条大道神链缠绕在身上,交织成一缕缕生命的光辉

  他们几乎同时睁开眼睛,又一次出手,果断而决绝,全都是绝杀,半点不留后手

  飞仙诀

  华云飞再次动了,一样的起手式,但是气息大不相同了,这一次所展秘术恐怖莫测,大道宝瓶随后化成万缕乌光射入了他的眉心内,此时一个宝瓶印记在其双眉中心闪烁

  “轰”

  惊涛骇浪,在其眉心内冲出了飞仙力,与其起手式配合,不断演化,眉心射龘出的仙光如滔滔大河狂猛涌来

  光华万丈,将叶凡一下子击飞了,这是华云◆飞全身的精气神的升华,自眉心冲出,神威不可挡

  然而,最让人惊异的是,所有的神辉快凝聚在一起,成为了一个的华云飞,无尽霞光缭绕,璀璨夺目

  这是怎么huí事?

  叶凡都被惊住了◇,第一时间未能解透,但却没有停留,快出手

  举霞飞升,万丈光化成的崭华云飞,周身有一条又一条的清辉,仙雾弥漫,像是要羽化飞仙了,不染俗尘一丝气息

  他的美胜于女子,气质高雅,空明不凡,◆举手抬足,似是要乘风而去

  这是真正的飞仙诀

  华云飞强行施展,以往并没有演化到极尽,而今生死决战,终于极尽升华,现出了此术应有的风采

  举霞飞升

  在原本的身体中蜕妾■出一个我,飞仙而去,化出一个神胎

  此神胎攻击力举世无双若是大帝施展,斩仙戮神破灭一切敌手,九天十地都无人可抗衡,这就是惊艳古今的狠人所开创的秘术

  叶凡演化斗战圣法,激烈对抗,金色的血液不断飞溅,两者皆杀到了狂,针锋相对,演化斗字秘

  既然狠人大帝是针对此术而创的飞仙诀那么他就以此法对决,孰弱孰强,终能见个分晓

  这场大对决愈发的激烈了,古庙都在嗡嗡作响,没有人可以靠近,那个蜕变出华云飞为恐怖,不断与叶凡交手,两人化成了一团光,缠绕在了一起

  叶凡心中大震动这是一个人精气神的升华,他终于明白狠人晚年开创不灭天功的一些原因了,应与此术有一些关系在老去的魔体中蜕变出一个神胎来,果然逆天,原来早在其开创飞仙诀时就已注定了

  叶凡左手演化虚空镜照耀神胎华云飞的双眼这是致命的,最差也是要失明,但华云飞却崩开一片仙光,让其眼窝一阵模糊而已

  “嗡”

  傲视万古的飞仙力打来,化成一条刺目的光,撞在虚空古镜上,发出咔的一声脆响,差点令其碎掉

  两人身上都早已出现可怖的伤痕,有各种创伤,飞仙之力化成的神胎大战叶凡从一座殿堂杀进另一座殿堂,惊退了很多人,不敢拦阻

  “轰”

  叶凡又杀了huí来神威所向,华云飞的神胎也不能阻挡直奔其本体而去,想要毁掉

  神胎为华云飞眉心的宝瓶烙印内的仙光化出的,叶凡只要斩掉◇他的本体,自可让他一切成空这时,神胎华云飞张口一吸,将其本体抢先纳入了体内

  叶凡发力,金色的元神冲出,亦化成了自己,演化飞仙诀,本体与元神共展斗战圣法,大战华云飞

  “噗”

 ○◇他的本体,自可让他一切成空这时,神胎华云飞张口一吸,将其本体抢先纳入了体内

  叶凡发力,金色的元神冲出,亦化成了自己,演化飞仙诀,本体与元神共展tādeběntǐ,zìkěràngtāyīqiēchéngkōngzhèshí,shéntāihuáyúnfēizhāngkǒuyīxī,jiāngqíběntǐqiǎngxiānnàrùletǐnèi

  yèfánfālì,jīnsèdeyuánshénchōngchū,yìhuàchénglezìjǐ,yǎnhuàfēixiānjué,běntǐyǔyuánshéngòngzhǎndòuzhànshèngfǎ,dàzhànhuáyúnfēi

  “pū”

  华云飞很被动,神胎差点被斩断,本体从中落出,两者合一,快飞退叶凡在后追赶,各种妙术飞出,两者又开启了的战端

  “叶凡你我联手如何,同寻那座殿堂,共参横渡星空的秘密,最后登上五色祭坛决战”华云飞传音

  “与你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叶凡直接拒绝,出手重了

  人们忘记了那两尊阴神,全都在征伐,闯进古庙,争夺瑰宝,叶凡与华云飞已经大战两千huí合了,血不断溅起

  “找到了,小子这边有门道,并不是我们想的藏经阁,而是一片星空图”大黑狗在暗中传音,张口吐出一道光,一座小型杀阵飞出,干掉了自己的敌手,探出一双大爪子开始扒门

  黑狗呼唤,道:“快点过来,中心大殿似乎真有一座破鼎,还有羽化仙经,趁高手都在那边,我们赶紧将这里的奥妙研究个透彻”

  庞博也干掉了对手,冲了过去,叶凡与姬紫月也是边战边行,轰隆一声门被打开,一片又一片的星域图呈现在这座殿堂中,流动清辉,像是立体图,无比深邃,每颗星都在闪烁光

  不过,华云飞挡住了叶凡,在远处撑开一片光幕,这一战关乎他的未来,生死相阻

  “啵”

  叶凡huí旋一击,并不是真走,转身主动杀huí,道:“在我离去前,该有个了断”

  “轰”

  突然,一缕帝威出现,向前扫来,惊世杀机出现,让这座殿堂远近的人都大吃一惊,全都惊悚

  这是一缕乌光,隐约间为一条龙,眼看就要将叶凡吞没进去了,如此威shì连斩道的王都得饮恨然而,叶凡毫无惧色,像是早已料到了这一切,并没有露出惊容另一边,又一道乌光闪烁,冲了过来,那是吞天魔罐的气息,将他护住

  “这就是你说的猎杀者吗?”叶凡脸色冷漠

  “他来了,走上了前台,我的路到了尽头……”华云飞轻声自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