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登五色祭坛终战


  虚空镜、吞天魔罐、龙纹黑金鼎三件帝兵争锋,石破天惊,也bú知yǒu多少rén伏倒在地,战钱兢兢,一动bú能动这个小世界被粉碎了大半,与外界相连在了一起,再这样下qù昔年天下第一神朝最高祖庙将成劫灰

  龙吟震耳,上万条黑色的大龙腾空,它们的尾端全部在龙纹黑金鼎内,龙首向天,每一条都长达数以万丈,可怖无边,粗如山岳,黑金浇铸的鳞片每一枚都yǒu门板那么大,闪烁金属光泽

  龙纹黑金鼎沉浮,上万头黑色的真龙在鼎口腾跃,流出万缕仙光那里氤氲一片,巨大的龙躯恐怖无边

  虚空镜,光束惊rén,没yǒu一个rén可以正视,射出的光束比太阳炽盛也bú知多少倍,那是一缕缕仙剑神光在铮铮而鸣,斩杀一切,劈在那无穷的黑龙身上,响音震世

  这是极道仙威,龙纹黑金鼎抗衡虚空镜,两者都是无价仙宝,幸亏没yǒu打落在地上,bú然大地必毁

  叶凡杀到,吞天魔罐亦攻入,罐口吐出亿万缕霞光,一片殉丽,云蒸霞蔚,恍惚间yǒu一个绝代丽rén浮现,朦脆而bú真实

  龙纹黑金鼎大震,上万条黑色的大龙同吟,在鼎口内一尊仙胎隐现,发出无量光,像是要举霞飞升了一样,对抗吞天魔罐◎

  “轰”

  这最后一重小世界剧震,除却地上的祖庙与五色祭坛外,其他全毁,成为了击粉,彻底与大世界交融在了一起

  毁天灭地

  “嗡”

  龙纹黑金鼎发出道鸣,垂落□◎

  “轰”

  这最后一重小世界剧震,除却地上的祖庙与五色祭坛外,其他全毁,成为了击粉

  “hōng”

  zhèzuìhòuyīzhòngxiǎoshìjièjùzhèn,chúquèdìshàngdezǔmiàoyǔwǔsèjìtánwài,qítāquánhuǐ,chéngwéilejīfěn,chèdǐyǔdàshìjièjiāoróngzàileyīqǐ

  huǐtiānmièdì

  “wēng”

  lóngwénhēijīndǐngfāchūdàomíng,chuíluò下成千上百缕乌光所yǒu大龙都没入鼎内,仙胎亦内敛化成一道永恒的仙光破空而qù

  摇光的rén都遁走了,再这样战下qù,他们必然要yǒu大厄难,gǔ之大帝的兵器对决,最是惊心动魄

  r▲én族大帝手持帝兵可以斩下星辰来,威力绝伦,即便是他们这些后rén催动,也可让整颗gǔ星满目疮嘉,生机bú存

  所yǒurén都长出了一口气方才堪称一场戮世危机,连中州四大神朝都惊悚了,生怕帝★énzúdàdìshǒuchídìbīngkěyǐzhǎnxiàxīngchénlái,wēilìjuélún,jíbiànshìtāmenzhèxiēhòuréncuīdòng,yěkěràngzhěngkēgǔxīngmǎnmùchuāngjiā,shēngjībúcún

  suǒyǒuréndōuzhǎngchūleyīkǒuqìfāngcáikānchēngyīchǎnglùshìwēijī,liánzhōngzhōusìdàshéncháodōujīngsǒngle,shēngpàdì威蔓延

  碧海起伏,明月高挂,这是海上升明月异象,姬皓月向这边看了一眼,收起虚空镜降落在地

  叶凡点头致谢,退回五色祭坛,没yǒu帝兵的大势力皆倒退,bú敢与他们争夺天皇子等亦bú知qù了哪里,bú再显现

  “为什么是残缺的?”叶凡发怔,真的没yǒu一丝办法,五色祭坛bú全如何横渡星空?

  “这里yǒu一个传送阵,刚才似yǒurén进qù了”姬紫月美眸瞟向山体上方

  五色祭坛依山而建,离此bú远处yǒu一片石台,岁月留下了斑驳印记,亦yǒubú少rén为划刻的痕迹,繁奥bú可解

  “神迹,这是gǔ之大帝级的传送中阵这是要通向何地?”大黑狗惊叹,眼中火热,蹭的一声窜了过qù

  它开始快摹刻,这种东西对它来说无价,真要悟透,可以受用终生,这种法阵与天地最本源的东西相连

  火麟儿、火麒子也上前,站在叶凡、姬紫月等rén的背后,另外的修士则bú敢靠近只能眼谗的看着,这样一个gǔ帝级的传送阵多半通向一处bú可思议的地方

  中心祖庙前各大势力皆动,掌控yǒu帝皇兵的bú朽传承向这里望来,yǒurén在逼近,他们意识到这个gǔ老的传送阵可能价值高也许通向羽化神朝最核心的所在

  气氛愈发紧张了方瞩目八方聚焦,全都盯着此地,太gǔ皇兵的气息弥漫,很yǒu可能打过来,充满了杀机

  “bú对,那个传送阵虽然是帝级的,▲但与此地bú协调,像是后来刻成的,匆匆使然,只是一个小型的阵台”

  “没错,虽然很gǔ老,但bú像是羽化神朝自己所刻,倒像是裁取走一裁五色祭坛的rén所为”

  这里bú乏研究上gǔ法阵●dànyǔcǐdìbúxiédiào,xiàngshìhòuláikèchéngde,cōngcōngshǐrán,zhīshìyīgèxiǎoxíngdezhèntái”

  “méicuò,suīránhěngǔlǎo,dànbúxiàngshìyǔhuàshéncháozìjǐsuǒkè,dǎoxiàngshìcáiqǔzǒuyīcáiwǔsèjìtánderénsuǒwéi”

  zhèlǐbúfáyánjiūshànggǔfǎzhèn的宗师级rén物,bú差黑皇几分,始一观察,认真比对后就看出了玄机,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杀气敛qù,无论是gǔ之大帝的兵器还是太gǔ皇的法器都止住了波动,没yǒu再向前逼压,气氛和缓了bú少

  大黑狗取出几块神源,嵌入石台的四槽内,这个gǔ老的传送阵顿时亮了起来,一条条刻痕yǒu金线在移动,最后交织成一道门户

  bú同于其他道纹,这些纹络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真实的门户,框架宛如黄金铸成,熠熠生辉且,门另一面的景象清晰可见,像是迈过qù就到了目的地,而非横渡虚空

  “那是……”所yǒurén都呆住了,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五色祭坛,很宏伟,但却并bú齐全

 ☆ 它自然gǔ拙,yǒu历史的沧杂,那是时间的积淀,每一块石都yǒu一段岁月的烙印,讲述了亘gǔbú变道理,没yǒu什么可以长久bú灭

  “怎么yǒu些眼熟?”yǒurén露出迷惑之色,一时想b☆☆ 它自然gǔ拙,yǒu历史的沧杂,那是时间的积淀,每一块石都yǒu一段岁月的烙印,讲述了亘gǔbú变道理,没yǒu什么可以长久bú灭

  “怎么y tāzìrángǔzhuō,yǒulìshǐdecāngzá,nàshìshíjiāndejīdiàn,měiyīkuàishídōuyǒuyīduànsuìyuèdelàoyìn,jiǎngshùlegèngǔbúbiàndàolǐ,méiyǒushímekěyǐzhǎngjiǔbúmiè

  “zěnmeyǒuxiēyǎnshú?”yǒurénlùchūmíhuòzhīsè,yīshíxiǎngbú起来

  叶凡当即石化,一下子就懵了,因为他瞬间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了,曾经冒死出入过

  黑皇又向四槽中嵌了两块神源,这道金色的门户放大,另一边的景象越发清晰了,众rén立时发出一片惊呼

  许多rén都知晓了,这个gǔ老的传送阵究竟通向何方,在一片漆黑的深渊上方,五色祭坛一动bú动,死气沉沉

  周围yǒu九座圣山,是它们合围在一起形成了那个深bú见底的大渊,黑洞洞,让rén心神都忍bú住要沉坠进qù

  “竟然是……荒gǔ禁地”rén们惊憾

  甚至,可以看到一座圣山的一株半rén高的bú死宝树与一汪神泉,让rén心旌摇曳

  “怎么会通向那里,究竟是谁截断了五色祭坛,将其封在深渊入口处?”rén们思量,心中无解

  这是一处魔土,无论是谁临近都会yǒu生死厄难,尤其是深渊下yǒu“荒”,yǒu未知的可怕的存在可夺生命与岁月

  “真的是荒gǔ禁地,可确信无疑”

  rén们都觉得bú可思议,这个gǔ老的传送阵太神秘了,竟通向一处生命禁区,且如此奇特,形成一扇黄金门,对面的一切清晰可见,一步就可到达

  要知道这里可是中州,此时迈一步就能到东荒的南域相隔也bú知道多少万里凡rén要走成百上千世,修士飞行的话也需要十几年

  许多rén都冲动了,那里yǒu神蚕一族的九妙神药,而今被rén分成了九株,现在可以说近在咫尺,若是冲过qù说bú定能挖到一两株

  “轰”

  几乎是在一瞬间,这个地方沸腾了,许多rén都按捺bú住,都想冲过qù采摘bú死神药,当年各教费了无尽心力都未yǒu所获而今机会就在眼前

  尤其是gǔ族,是坐bú住了,特别是神蚕一族的强者当时就飞上了祭坛,到了眼前,死死的盯着前方

  叶凡他们并未阻止,静观事态发展,他们深知那个地方的可怕,即便能进qù也bú一定可以到达神药近前

  “刷”

  yǒurén忍bú住了,二十几道身影冲进黄金门,全都是高手一步落下,都出现在了五色祭坛上

  这里的rén屏住了呼吸,密切的关注二十几rén跌落在五色祭坛上,容貌快衰老,rén们可以清楚的见到他们白发苍苍,皮肤褶皱,这一幕让rén心中恐惧

  yǒurén高高跃起,想要从五色祭坛上冲向圣山采摘bú死神药,然而让rén惊悚的是他们早已失qù了一身法力与道行,直接坠进深渊根本bú能飞行

  “啊…………”

  这令rén绝望,他们被困在五色祭坛上了,悬空的祭坛在深渊正上方,距离几座圣山的崖壁还yǒu一大段距离这些rén失qù道行与法力bú能飞行,单以肉身怎么可能纵跃那么远?

  悲惨叫声传来身在五色祭坛上,正对深渊,“荒“的气息最为浓烈,他们在快衰败,yǒu的rén已经是皮骨头,眼窝深陷,白发落光,跟骷髅一样了,可怕无比

  其中一两rén懂得法阵,取出阵台,想要横渡逃走,但是根本无用,在这处生命禁区内道纹被磨灭,无法起到任何作用

  这边的rén胆寒,暗自庆幸没yǒu冲进黄金门,bú然的话也是那样的下场,几乎没yǒu生路

  这处生命禁区根本bú可能刻出神纹,bú能横渡,也唯yǒu这座gǔ之大帝级的特别法阵可入内,但对于他们来说却也只是死路

  “啊……““

  五色祭坛上的rén惨叫,许多rén加飞奔,准备跃过虚空,到达圣山上,但是却一个接一个的坠落下深渊内,发出衰老而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魔地

  “原来是这样,五色祭坛需要补,难怪当年九龙拉棺启航出现意外,只因祭坛是残缺的“叶凡自语

  “小叶子你bú要走了,太危险了“姬紫月滋然欲泣

  “没时间了,也许bú久后五色祭坛还会沉坠深渊内,我没yǒu办法等下qù了,再者岁月无法录夺我的寿命,我曾平安▲出入过”叶凡下定了决心

  “咦,yǒurén横渡过qù了”rén们发出惊呼

  又yǒurén踏入传送阵,坠落五色祭坛上,这是一今生yǒu羽翼的gǔ族,立刻振翅,向圣山飞qù

  ▲“他……”成功了”

  许多rén攥紧了拳头,然而等待他的却是九死一生,刚坠落在深渊上时,羽翅当即粉碎,他踉踉跄跄前行,最终还是倒在了山崖上

  尽管他失败了,但是gǔ族中生yǒu神翼的rén莫bú心动,都想涉险,搏上一搏

  “bú能等了,我该上路了,bú然他们这样闯下qù,可能会将荒奴引出来”叶凡自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