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章 指点释迦牟尼的老僧


  金色的古船驶来,逆着黑色的汪洋而行,从魔海眼脱困而出,五百金身罗汉盘坐,唯有老sēng睁眼,吟诵佛经

  一船神皮包着骨头的多汉是大雷音寺昔日的神依?叶凡惊异,这等若一座小须弥山
  “老和尚你还活着,两千年前你不就是要坐化了吗?”鳄祖断喝,额头青筋直跳,显然与此老sēng交过手

  “我佛慈悲,善哉善哉刁”老sēng开口,浑身只剩下了一皮,枯瘦如柴,偏偏缭绕佛光,神圣高远

  “少来假慈悲,本座今日炼你为尘埃”鳄祖寒声道,黑金铠甲闪烁冷冽金属光泽,将其衬托的神武非凡,墨法披散

  “老sēng本该早已坐化,两千年来只留一口气,为了看守魔海眼,若非两位施主争斗,恐怕永远醒不来…”

  叶凡吃惊,这真是释迦牟尼坐下的金身罗汉等,老sēng是贵为一尊古佛,似有极大的来头

  通过他的述说,叶凡很惊异,了解到了一些旧事,他们坐守大雷音寺,负责镇压荧惑古星的英灵

  可谓任重道远

  这颗古星曾经生机勃勃,是一处生命源地,结果发生了跨星域的大战,一切全都毁掉了

  在这个地方也不知道战死了多少强者,难以计算葬有多少圣骨,这是英灵的埋骨地

  自然,这个地方也变得无比妖邪了,所有英灵都被封北海魔眼,相当于一处rén间地狱

  “怪不得我逆着黑色汪洋,始终进入不了海眼,那道门户被你们这群和尚下过禁制”上古大鳄的血眸越发的冷了

  “施主你莫要惹大祸,既然你能寻到魔海眼,自然知道当年它是怎么形成的,以及最深处到底封印了怎样的存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退一万步说,即便是有仙也都早已化成了粪土,里面还□能剩下什么”鳄祖森寒道

  “是,那个时代的东西不可能活到现在,可是你不要忘记这是什么地方,荧惑北海魔眼,当年为至阴绝地你也看到了,有鬼船出现有不少东西都化成了阴灵,遑论被封在最深处极阴穴中的存○在而今,肯定有至尊级的阴神,以及无上英灵谁来了也平不掉”老sēng宝相庄严

  叶凡心惊,原来在这口魔海眼内,封有昔日战死的生灵以及文明遗迹,有许多不为rén知的上古秘辛与往事

  “老和尚你yòu要出手了吗,两千年了,你可真能活连释迦牟尼都尊你为一声老师”上古大鳄黑金甲胄铿锵作响,杀气如剑,乱斩八方,在地上与天穹上扫出一条条大壑

  叶凡心中剧震,不可思议的望向那个老sēng,他是金色的大船上唯一还活着的rén,来头这么大,到底还有怎样的身份?

  “我的法不如释迦,只能算是一个引路rén他开创了自己的道,我与另外几个被尊为老师的rén算不得什么”神sēng双手合什

  叶凡惊异,而后想起了一些记载释迦在开悟前有几个师傅,有婆罗门的,也有苦行sēng,而后自己才创教

  这个老和尚最起码是一位古佛,多半是当年的那个苦行sēng

  在释迦创教前,佛法亦是存在的,不过在地球上却已式微,是零碎与松散的,甚至法已不正

  曾经指点过释迦牟尼的老和尚

  这是多么惊rén的来头,光想一想就让rén发懵,叶凡真的被镇住了,甚至有些傻眼那是多么久远的rén物,必是一位贤佛,关于地球上古的一切他一定都知晓

  这是一位真正活着的化石,如果能够与他坐上一日,恐怕心中大半谜题都能解开,想到这里叶凡一阵激动不已

  “老和尚,你以为自己是谁,我承认不是释迦牟尼的对手,但还斩不掉你吗,即便你是他的半个师傅也不行”

  上古大鳄强势而霸道,浑身的黑金甲胄铮铮而鸣,发出亿万缕剑芒,横斩十方,他一步踏出,向肃杀来,要登上金色的大船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老sēng念起了伏魔经,一个yòu一个金色的符文跳跃而出,印在天空中,每一个都重达万钧

  “锵”、“锵”

  鳄祖出手,每一击落下都火星四射,与那符文剧烈碰撞,到了他们这等境界,随意一击都是天地法则

  若非荧惑是一个特殊的古星,他们的战斗可能将半颗古星都给震裂了,因为秩序神链已经冲起,穿透了无垠的●虚空

  这是一场恶战,双方都毫不保留,要将对手毁掉,这是佛与妖之争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

  蓦地,整座古船上所有坐化的金身罗汉都诵经,那是他们生前的残念与波动,禅唱响◆彻荧惑

  无量光绽放,与那上古大鳄对峙,整条金色的大船迸发出各种纹络,交织在天穹下

  禅唱

  如诸天菩萨在齐喝,yòu如佛陀在怒吼,像是自那远古震动而来,拥有浩瀚莫测之神能

  这艘金色的古船是一件无上法器,最起码是传世级,上有释迦牟尼亲自划刻的法阵,此时全都亮了起来,要度尽rén间一切妖魔

  佛威浩荡入万里

  佛法繁奥,高深莫测,度化一切顽敌,此时展○现了惊rén的威势禅唱不绝,如黄钟大吕一样,振聋发聩,铺天盖地,一个个金色的古符闪烁,淹没了这里

  鳄祖是很强大,但是遇上释迦的半个师傅,也有些疲于应付,这艘古船与五百金身罗汉生前的意志结合,○其威无法想象,全被老sēng催动了出来

  荧惑是世间最大的的一个苦海,大雷音寺曾座落此地,这艘金色的古船有特别的意义,可助rén渡过苦海

  而此时对鳄祖出手,那就是在度化上古大妖,禅唱●不绝,似上古三千菩萨、古佛一起在诵经,神能惊世,无量光化作了永恒,天上地下都是

  叶凡远远观望,没有遁走,逃进星域没有生路,冲向地球也不是好的选择,因为万一将战火引到那里将会有不可想象的后果 ▲
  既然已到了这一步,他彻底豁出去了,静待天明,即便老sēng战败,他也要搏上一搏,为枉死的同学报仇

  这是一场圣战,属于上古圣rén级的大战,繁复的秘术,不可理解的秩序神则,贯穿这片区域

  最终,当拂晓时,金色大船上的禅唱不是那么大了,光华也暗淡了不少

  “佛高一尺,妖高一丈”上古大鳄冷笑,道:“你以为能度的了我,除非释迦归来”

  “贫sēng老了,气血枯败,早已该离开这个世间了,确实度不了施主,不过却也见到了你的将来,为恶到了尽头”

  “满口胡言”鳄祖怎会相信

  这位上古老sēng口诵佛号,躯体的光华暗淡,慢慢消退,即将坐化,化成道骨,与这金色大船凝结为一体

  船体发光,向那那魔海眼填去,此时海水都已经流进去了,地上早已没有了水泽

  “迂腐,都将死去了,还不寻个好地方,偏偏要堵上魔海眼”鳄祖冷笑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老和尚最后的话语传来,与整艘古船一起冲进英灵葬地,填上了海眼

  鳄祖转过身来,黑金战甲闪烁冷冽的光泽,让他如同看起像是魔金铸成的一般,神威无匹

  此时,第一缕晨曦射来,将他照耀的加恐怖了,雄姿挺拔,压迫的rén要窒息,黑色长发披散,血眸冷冷的盯向叶凡

  “蝼蚁,凭你也敢对我生出杀意,你的体质再特殊yòu如何,我一只脚可以踩死你这样的rén一片”他充满了蔑视,根本就没有将叶凡当一回事,解决掉了那位古佛,他自然加不在意了,这片星域无rén可收他

  “你这条鳄鱼,今日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叶凡喝道

  “一只小小虫子也敢对天上的神明叫嚣,仰起你的头颅也◎看不到我的脚趾有多高,你不配”鳄祖极度轻蔑的说道

  而后,他展出无量法身,快放大,抬起一只大脚向着叶凡踏来,想要一脚踩死,真如对待蚁虫一般

  他做的很自然,真就将叶凡当成了一只蝼蚁,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因为他的境界摆在那里

  而对于叶凡来说,这可谓是极尽羞辱,他不再多言,脚踩行字诀倒退的同时,震动头上的鼎,那张仙珍古卷飞了出来,有无尽星辰闪烁,而后他用力一抖,里面飞出一个rén来

  这是一个老rén,封在一块神源中,骨瘦如柴,他盘膝而坐,没有一点生命波动,然而却让rén极其心悸

  他**着上半身,瘦骨嶙峋,下半身围了一条兽皮,手中托着一根莹润的白骨大棒,看起来很原始,但是却让rén有悚然的感觉

  一条赤色的铁链神华刺目,将他捆住,几乎勒紧了血肉中,上面铭刻有许多道纹,繁奥难言,这是一条赤神链

  鳄祖见状,依然是一脚踏了下来,感知到了源中的rén很恐怖,想先下手为强,以他上古圣rén的战力活活劈死老者

  “砰”

  这一脚不可谓不霸道,连太古祖王被踩中都得粉身碎骨,没有什么悬念,鳄祖出了狠手

  然而,只见神源块飞溅,化成灿烂的神光燃烧,那个老rén却毫发无损,且有一股恐怖波动震了出来,如惊涛拍岸,似乱石穿空

  这一切都是这位太古圣rén觉醒的气息

  “轰”

  天地轰鸣,像是汪洋决堤了,整片天穹崩塌了,这尊太古的圣rén“刷”的睁开了眼睛

  无比的刺目,强大如鳄祖都惊叫了一声,连翻了三个跟头倒飞了出去,躲避过那两道慑rén心魄的目光

  天地间像是打了两道闪电,那是两道实质化的匹练,一瞬间冲上了天宇,击碎苍穹,气冲斗牛

  他的一双眼睛太恐怖了,比神灯璀璨千万倍,像是两轮太阳浓缩了,而后嵌在了眼洞中,熊熊燃烧,无rén能与之对视

  “前辈,请诛此妖,他欺我rén族太甚”叶凡大声传音

  不需他说,这尊太古圣rén不可辱,有rén敢以脚踩踏其躯,已被其感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8shanmen,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