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一章 猎杀鳄祖


  这个天地像无法承载他的威势,大古圣人刚一复苏,那种自然外放的波dòng就崩开了高天与大地

  他的双眼射出的光束在熊然燃烧,长达也不知道多少里,神烟腾腾跳dòng,骇人之极,没有人可与之正视

  鳄祖大叫,连他都承受不住,被一双如实质化的神芒盯住,躯体上现出两个血洞,鲜血汩汩而流

  这是一种吓人的景象,他身上的黑金甲胄何其坚固,乃是他的本体蜕下的鳞片铸成,却被那两道璀璨的眸光刺穿了

  鳄祖是上古圣人,将释迦牟尼的半师都给战败了,其修为之强大毋庸置疑,但是此时却如此被dòng,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你是什么人?”他zhēn的被惊住了,在当世还有这么强大的人物吗?为何从来未曾听闻过

  在他的认知,除却释迦牟尼几乎没有人可以这么强大,能够如此震慑人心

  当年,在紫微古星域时,叶凡就曾祭出过这事太古圣人,想相助老疯子,不过被诸王封印的力量所阻,最终未能一战

  太古圣人没有言声,刚复苏时的暴虐终于平静了一些,眸子的光束也缩短到了三丈长,但却为炫目了,与zhēn实的神焰一样,熊熊燃烧

  他整个人有气吞山河之势,像是一位太古神明,虽然一句话不说,但是却可慑服天十地

  鳄祖倒xī了一口凉气,他知道遇上了狠茬子,这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不世大敌,今天他可能会饮恨在此

  “轰”

  太古圣人只是稍微一dòng身体,就天崩地裂了,这个世界像是容不下其躯,一条条空间大裂缝自他的战体边缘蔓延向天地深处

  一条赤红的神链勒进他的血肉,但是却不能影响其行dòng,他充满了压迫性,向前逼去,眼神极其可怕,像是在盯着一头猎物

  “教……

  鳄祖长啸,黑金甲胄发出万丈光,满头黑发怒舞,他主dòng出手,发dòng了攻击,不然会被这尊神秘的圣人将气势完全压下去

  太古圣人眸子神焰越发刺目了,烧塌了虚空,迎着那惊世的攻伐而进,任那只黑色的大手拍来,连躲都不躲

  “锵”

  刺耳的金属颤音发出,鳄祖的一只大手可以粉碎太古祖王,但是打在这尊老圣人身上却只发出铿锵之音,未能杀敌,而他的掌指却鲜血崩流

  这种景象很吓人,足以说明太古圣人的可怕,其眸子越发的刺目了,那是浓缩的两轮太阳,可将其他人的眼睛炙瞎

  叶凡有一种错觉,这尊太古圣人zhēn的像是盯着猎物,没有将鳄祖当成一位妖圣,而是视作了充饥的野兽

  那种眼神太怪了,如此可怕,充满了饥饿感,这像是在狩猎

  鳄祖显然也发现了,肌体生寒,铮的一声剑鸣,一道犀利的神剑出鞘,这是他的战兵,斩断了苍穹,立劈而下

  在这个过程,伴随着鬼哭神嚎,腥风血雨,有千万的尸骨浮现而出,天地间化成了一片修罗场,尸横遍野

  此剑从前所杀过的人,此时zhēn实浮现出,以千万生灵的血才浇铸成如此可怕的妖圣剑

  天地崩溃了,若非荧惑被封印,换作任何一个星辰,整颗古星都会被切为两半,没有任何悬念

  天上的日月星辰都在摇dòng

  横断了苍穹,没有什么可以抵挡这惊世一剑,初升的太阳都彻底暗淡了下去,远不能与剑光相比

  面对这一剑,太古圣人背对他迎了上去,顿时间火星四溅,神能裂天

  不仅叶凡看傻了眼,就是鳄祖也惊的瞪目结舌,手指头发酸,手神剑都不拿不稳了

  铿锵作响,惊世震击,鳄祖的妖剑斩在太古圣人身上的赤铁链上火星四射,寒光耀天,震耳欲聋

  那是一条赤神链,铭刻有诸多太古符,拥有强大的神性力量以此想要锁困住这位圣人,永世难朽

  很早以前,叶凡与黑皇等曾研究过,当时段德建议他立刻舍弃,因为太古圣人的力量早已渗透进封神链,快将其挣断了

  而今被鳄祖的最强神剑立劈,眼见上面的符又暗淡了不少

  不光叶凡发毛,连上☆古大鳄也惊悚,而这位太古圣人gēn本就没在意,将鳄祖当成了一gēn铁桩,打算磨断赤神链

  “太阴太阳,孰弱孰强,阴阳共济,天下称皇”叶凡想起了这段如魔咒一样的古语

  这可不是一般的圣人★,级恐怖与强大,在那强者如云、祖王林立的太古年间都可横行天下,曾杀了不少祖王,其甚至有一位大圣

  当年,各族共剿,群起围攻,他神志不清时,被万龙巢的盖世父子二人所乘,将其封印了

  他的成就是极其悚人的,同时练太阴与太阳两部zhēn经,这是要走上证道路但最终却疯了,白天为神,夜间为魔,所过之处,腥风血雨,充满了杀戮,震撼了太古

  那时的人族何其弱,但却出了这样一尊无上强者,着实引发了一场恐慌,他被称为人魔,让各大族都不安

  自古至今但凡修太阴又练太阳古经者差不多都失败了,没有人成功而这位太责圣人同修双经却独活了下来,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白天为神,他充满神性的光,夜间为魔,杀戮气绕体,他无比疯狂

  叶凡等人曾推测,这最起码是一位大圣,不然怎么敢那样同修太阴与太阳,这是想证道

  黄昏是他最虚弱时,神志不清,容易为人所乘,不然即便是在太古年间,祖王林立,都难有人可以收他

  “锵”、“铿”……

  鳄祖也发毛了,竭尽所能出手,挥dòng妖剑,带dòng着滔天的血光与成千上万的尸骨,大杀而来

  他的眼神很毒,这一次没有劈一次赤神链,全都斩向太古圣人的要害,狠辣无情

  每一剑都带dòng着一条条天道秩序,法则如雨,倾泻而下,恐怖无边

  在这一刻,地球外太空观测站的一些人惊异,认zhēn观测与比较,认为火星正遭遇一场罕见的陨石雨

  且,非常严重,按那种等阶的冲击力来估算,足以毁掉火星,奇异的是它竟无恙

  而后,这则加密的的信息被送到了几个相关国家,被列为绝密,因为仔细分析后,他们解读出了出常理的骇人zhēn相

  叶凡并不知这一切,也无心去关注,他被眼前的大战所xī引了,鳄祖法力滔天,绝对可以一剑劈掉荧惑古星,奈何被此地封印所阻

  太古圣人为恐怖,神行鬼出,化成了一尊战神,没有主dòng攻击,一直盯着鳄祖看,主要精力都在自身上,想挣断赤神链

  即便有剑芒劈他,也不过发出一串火星,出现一道血痕而已,难伤其gēn本,他像是一尊神魔

  “哧”

  鳄祖冲天而起,他心恐惧了,想要逃离荧惑这尊人魔太恐怖了,越打越惊惧一挣开枷锁,这个世间谁能收他

  “咻”

  然而,太古圣人不给他机会,一个瞬移,就阻住了其去路,在朝霞,神威凛凛,如天◎神下凡

  “轰”

  如人魔的一样的太古强者张口一xī,太阳仿佛都被吞了下来,无量的精火铺天盖地而下,比陨石雨都可怕亿万倍,整个火星都笼罩了

  “喀嚓”

  他在运转法力,■◎神下凡

  “轰”

  如人魔的一样的太古强者张口一xī,太阳仿佛都被吞了下来,无量的精火铺天盖地而下,比陨石雨都可怕亿万shénxiàfán

  “hōng”

  rúrénmódeyīyàngdetàigǔqiángzhězhāngkǒuyīxī,tàiyángfǎngfódōubèitūnlexiàlái,wúliàngdejīnghuǒpùtiāngàidìérxià,bǐyǔnshíyǔdōukěpàyìwànbèi,zhěnggèhuǒxīngdōulóngzhàole

  “kāchā”

  tāzàiyùnzhuǎnfǎlì,浑身都绷紧了,在一刹那间,铁链崩断的声响发出,一条条赤光飞向四面八方

  赤神链被他生生挣断,他如打开枷锁的魔王,一声长啸,惊天dòng地,音波全都冲向前去,巨成一束光,将鳄祖给震落了下来

  上古大鳄焦急,想撕裂虚空,横渡进星空都不能,这位太古的圣人整个人立在荧惑古星上,锁住了天地,gēn本不能突破

  “嗡”

  老圣人主dòng出手了,他虽然骨瘦如柴,但是却力可摘日捉星拿月,神威浩荡十万里

  他手那杆白骨大棒重若亿万均,什么都不能挡住,压的天塌地陷

  鳄祖大叫,亡命逃遁,他本是一位可镇杀太古祖王、立劈大雷音寺古佛的存在,而今却被惊破了胆

  “铮”

  上古大鳄一边逃亡一边抵抗,手的妖剑当场被骨棒砸断了,碎成数十截,坠落在魔海眼畔

  “轰”

  太古圣人再次轮dòng骨棒,莹润洁白的骨兵拥有不朽的神性,化作一道白光落下,天上的日月星辰都在抖dòng

  “噗”

  一道血光迸起,鳄祖大叫,他的下半截身子被活生生打断了,化成了一片血泥,而他身上的甲胄则是寸寸碎裂,成为了专粉,gēn本护不住

  上古大鳄亡魂皆冒,化出了本体,逆空而去,但是gēn本逃不脱,老圣人盯住了他,度快,横断前路

  他下半身围着兽皮,手持骨棒,头发乱糟糟,看起来zhēn跟原始部落走出的野人一般,但实力却恐怖的吓人

  此时,他完全是将鳄祖当成了自己的猎物,如对付野兽一样出手,上去就是一顿猛击

  可叹鳄祖,不久前对叶凡时有若神明,而此时却沦落为一条zhēn正的鳄鱼,被猎人盯住,性命将不保

  “◇轰”

  老圣人轮dòng白骨大棒,几棒子下去,鳄祖奄奄一息,坠落在地上,化出巨大的本体,被老圣人倒提了回来,跟拎着一条死鱼一样

  叶凡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鳄祖绝对可以粉碎成片的古老星域,无所不能,上古的菩萨、古佛都奈何不了他,而今却这么凄惨

  这时,老圣人用道行与法力生起一堆火,而后冲他招了招手,竟然准备对这条大鳄开膛剖肚,架在火上给烤了,这是在招呼他共同享用鳄肉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