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追佛


  一粒粒金色的光点绕于指端,像是一只只金色的蝴蝶,翩翩起舞,而后飞向天空

  叶fán一怔,婴儿拳头大的舍利子在变小,成为一片光雨,扩散向四方,景色瑰丽,圣洁、庄严、肃穆

  化道,他首先想到了这两个字,但又觉得不是,早在西漠时那位古佛已彻底坐化

  “难道……真的有转世?“叶fán一下子激动了起来,心潮澎湃,腾的一下子站了起采

  这几日,他神思恍惚,法浑噩噩,漫无目的的行走,几乎不知身在何方,脑中总是父母的身影,沉浸在悲恸中不能自拔

  转世、复活……不时萦绕在脑海中,能够想到舍利子与本应葬于九天上的古棺,也是因于此

  佛教讲究乘生,有转世一说而神话时代的九重棺,葬的乃是神灵,也是永生的产物

  叶fán这几日精神恍惚,下意识的取出了这两样东西,想寻长生,想觅转世之法,只为再见到父母

  这是一和潜意识的动作,却一下子将他惊醒了过采,不然他还不知要浑噩下去多少天呢

  葬于九天上的古棺没有任何变化,依然古拙无华,而舍利子却一点一点的消融,像是一个雪球在融化

  叶fán的精气神提升到了巅峰,一眨不眨的盯着,眉心有一簇神焰腾腾跳动,宛若一个神明

  他在用心去威应舍利子,查看它的变化,即便内心不相信转世,但却也希望有奇迹发生,双眸深邃,一瞬不瞬:

  舍利子如在化道,不断的光质化,成为一道道金色的涟漪蔓延了出去,色彩美丽,如在展现仙术,金光点点,练成一片

  “哇,叔叔你在变魔术吗?”公园丰一个男童跑了过来,扑闪着眼睛,看着他手中化成光点的舍利子

  “真好看,叔叔你教教我怎me变的,很神奇很漂亮”这个小男孩一点也不认生,央求叶fán教他

  “比春晚年年都出现的见证奇迹好看多了,早就看腻了”旁边几今年轻人也说道,过乘凑热闹

  “谈,你眉心怎me也发光,那是磷吗,烧的疼不疼?”一个青年很好奇,伸手去摸叶fán眉心那簇神焰:

  “哎呦嘿,疼死我了”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就跟针扎的一样疼,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就gǎn紧缩了回去,叫道:“我说兄弟你可真有毅力,不嫌疼吗?唉,说起来做什me都不容易啊”

  叶fán没有理会他们,也不顾惊世骇俗,盯着舍利子溢出的光,看着他们不断向西飞,他站起身来追了下去

  他的度何其快,如一道风一样远去,惊的可爱的小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让几今年轻的男女也是瞪目结舌

  舍利子在发光,汇成一条条光流淌向太阳落山的方位,很是神秘,叶fán如风似电,转眼间就离开了这座城市

  这些光点像是一只只金色的蝴蝶,飞的并不是很快,翩然舞动,宛若有生命,叶fán足以追的上,且有时间体会

  “没有神识波动,并非元神,且没有生命的烙印,只是一和纯洁的能量”他微微蹙眉,

  叶fán很专注,探出神念,施展道行,观测每一粒光点,想弄明白它的本源,知晓其到底是什me

  可是,他失望了,这和东西与转世无关,并没有是生命印记,只是一和纯净的能量,没有其他

  “难怪连古佛自己都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修为到了他那番境地肯定知晓人死终究是一场空”

  叶fán唯一不解的是,化道的老僧为何非要让他将其舍利子带回地球,这有什me意义呢?因为,他已发现,每过一段时间,一些光点就会黯淡或是消散,或是没入山石草木间,偶有光粒被一些幸运的人吸收:

  “或许,他在坐化前见到了第二朵相似的花,明知不是自己,也要靠拢”

  叶fán失望了,但还是追了下去,想要看下最终的结果这些光点移动的度对于他采说不是很快,数日后才来到西部

  前方,海拔越来越高,天穹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无比的湛蓝,如蓝宝石一样晶莹偶有白云飘过,洁净无暇,就在头顶上方,像是伸手就可触摸到

  在高楼林立的现代,有这样一片自然之地很不易,藏区人烟稀少,有许多人类还未踏足的地域工

  然而,州临近这片高海拔之地,叶fán手巾的舍利子也消耗到了尽头,最后一片光点飞出,它彻底消失

  叶fán注视这最后☆的一片光雨,见到它们也没有飞出去多远,最终落入山石、没入草木间,化为虚无

  他一声长叹,虽明知转世为空,不可能存在,但还是免不了一阵难过与失望,绝了他心中最后一丝希望

  西漠的远古圣人☆彻底从世上消失了,佛亦不过如此,遑论fán人,终是没有能留下任何印记

  叶fán知晓,他根本不可能见到父母了,真的是天人永隔,想到这里他黯然神伤,不能自己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近乎石化,何去何从?他心中很乱,没有了方向,觉得做一切都没有意义

  也不知站了多久,叶fán蓦地抬头,他感受到了一丝微弱的波动,乘自藏区深处,有一和神秘的气息在流淌

  “这是…”他眼中精光一闪,俯瞰前方大地

  这和感觉难以忘记,曾在西漠时体会到过,这和神秘的波动与须弥山的波动几呼一样,叶fán化成一道光快向前冲去

  他进入了高原无人区深处,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浩瀚波动,像是一片汪洋决堤了,冲向四面八方:

  叶fán大吃一惊,这片无人区太神秘了,与昔日在西漠所经历相比,波动弱不了多少,他差点误以为又一次远眺须弥山

  然而,采的快去的也快,神秘波动如洪办被闸门截断、瞬息止住去势,很快消失了个干净,不能感应到了

  “源自哪里?”

  叶fán强大的神识探出,扫过山”大地,可并未能觉察到什me,这是一和很奇怪的体验

  历乘藏区都很神秘,总有一些解经不清的事,叶fán追到这里却什me都没有见到,心中惊疑不定

  “藏区果然有很多不解之迷,猴迦牟尼诞之地都已不礼佛,这里成为了一片净土,难道藏有什me吗?”

  叶fán站在一座气势磅礴的大山上,俯看一望无垠的神秘古地,不光与佛教在此扎根,就是中国古代最为神秘的昆仑也横亘于此

  他一路前行,路过很多地方,独自穿行大片无人区,最后乘到了西藏与塔里木盆地间的一处壁垒一一昆仑山脉的一段

  昆仑,为万祖之山,是巾国第一神山,西王母、古仙……皆出于此,在中国古代哼哼着最为尊高的地位,不可比拟

  然而,叶fán转了一段,却发现平淡无奇,没有什me一点特别之处他没有深入疆去,也没去青海那一段,又回到了藏区

  因为,他不是为寻昆仑秘而采,只是因追佛而起,实在没有别的什me心思,心中有的只是黯然,哪里顾得上其他

  叶fán乘到了萨拉,即便不○相信采世一说,但却也想抱着试一试的的念头,不久前那me浩瀚的波动让他难以经怀:

  他进入了进入布达拉宫,它依山而建,气势雄伟,自古至今都是西藏佛教圣地,有非同一般的地位

  叶fán出入★○相信采世一说,但却也想抱着试一试的的念头,不久前那me浩瀚的波动让他难以经怀:

  他进入了进入布达拉宫,它依山而建,气势雄伟,xiàngxìncǎishìyīshuō,dànquèyěxiǎngbàozheshìyīshìdedeniàntóu,bújiǔqiánnàmehàohàndebōdòngràngtānányǐjīnghuái:

  tājìnrùlejìnrùbùdálāgōng,tāyīshānérjiàn,qìshìxióngwěi,zìgǔzhìjīndōushìxīcángfójiāoshèngdì,yǒufēitóngyībāndedìwèi

  yèfánchūrù很多殿宇,都是对外不开放的重地,可是他失望了‘并未感应到那和气息,没有寻到

  而后,他又先后进入大昭寺与小昭寺,在这两座圣庙中依然没有所获,只是有一丝纯净的念力,但不可能有与不久前所感应到的媲美:

  要知道,那和浩瀚是让人敬畏的,真的与快与须弥山比肩了,如无量汪洋在汹涌

  不久后,他先后进入色结寺、耶巴寺、扎桑寺、桑耶寺等地,全都是最为出名的古寺与圣庙,可是依然没有收获

  叶fán发现,即便在而今也有人在礼佛,有虔诚的信仰,并非烧个香、拜个佛、求个平安那和工但很遗憾,他并没有见到一个修行者,也许某些不为人知的古庙有,但他却没心思找

  叶fán穿行过厂袤的无人区,露出异色,因为偶尔见到一些有虔诚信仰的藏民,他们都很激动,说佛要降世了

  他甚是不解,认真打听有的人说,极乐佛土打开了,他感应到了佛力也有人说,婆娑世界,有佛复苏还有人说,佛门开启,显法世间:

  叶fán摇头,转身离去而今虽然还很悲,心中黯然,但稍微走出了自己内心的世界,他知道有些事情还得等着他去做:

  他穿行过大片的无人区,见到了一些破败的古庙,早已成为了废墟,没有想到在这些地方到是感受到了很强的波动

  “有点不对”

  叶fán忽然觉得,当他悲伤如fán人时,无知无觉,可是当他稍微清醒,认真去感应时,这片大地有不同一般的东西,竟压的他要窒息,针对修士

  他不禁仰望高空,自语道:“是灵山,还是昆仑山,日后要探吓,究竟”

  可是,一想到修行到这般境地,连父母都不能守住,他又心灰意冷,即便能发现秘土又有什me用?

  仙路崎岖,无论是斩道,还是证道,都要舍去太多,可最后连亲人都护不住,到头采实在显得无意义了

  叶fán向回走,即将出离藏区,在路过一座石山时,又见到了一座古庙废墟,忽然觉得有什me东西在窥视他

  他转身向古寺遗址走去,盯着一座石佛,一步一步乘到近前,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这末法时代,遇上了有“道行”的生物

  “嗖”

  石佛背后,冲起一道紫光,没入了石山内

  叶fán抬头,一步就登山了百余米高的石山,盯着一碗口大的石洞,那里有一座巴掌高的小石佛,半堵在洞口未完待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