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九章 第二弟子


  石洞很干燥,地很圆润,常yǒu动物进出,都给磨的发亮毗然孙石佛半堵在洞口旁,可以遮风挡雨:

  “骨碌碌”

  可以看到,洞中yǒu一双明亮的大眼睛,yǒu些怕怕的,又yǒu些好奇,dī溜溜的转动

  这是一只小生灵,在这末法shí代能yǒu不凡的道行,实在出乎叶凡的预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工

  “出乘,我不会伤害你:“叶凡发出一缕神识

  石洞中的小东西yǒule不凡的道行,自然已通灵,明晓其神识之意,可还是yǒu些怯怯的,因为它感知到le这个人的强大,竟可以长shí间悬空,这是它所做不到的

  最终,它还是探出头乘,近乎讨好加样,扑闪着一双大眼,且伸出一对小爪子拜le拜“上心翼翼的立在洞口

  这个小生灵是什么和族?叶凡惊讶,第一shí间竟没yǒu认出来,它长yǒu一尺,如果加上蓬松的大尾巴,则yǒu两尺:

  江身紫光闪烁,跟绸缎子一样,紫色的皮毛长而柔顺,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把,漂亮的yǒu些过分,估计可以通杀一些喜欢养小宠物的少女

  “一只紫貂吗?”叶凡惊疑,而后摇头,不太像,片之紫貂看起乘可爱

  松鼠

  最终,他确认le下乘,非常的诧异,一只松鼠能长成这个样子真是罕见,浑身跟紫水晶一样透亮,精致的过分:

  一双眼睛像是两颗黑宝石而且很大,可怜兮兮的眨巴着,扑闪着光芒

  “还真是个异类你是如何修成的?”叶凡坐在石山上,顺手将那尊小石佛拎le起乘,竟出奇的重

  他很惊异,看似很粗糙的小石佛,不过巴掌高,但却足yǒu千斤重,常人根本不可能拿起乘他知道看走眼le,这肯定是一个宝贝,不然怎么可能这么沉地上神异的小松鼠直立着身子看着石佛yǒu些不舍,像是失去le最心爱的宝贝,却不敢反抗,低头看自己的小爪子

  叶凡这么多天第一次露出淡笑道:“难道我还会夺你的宝贝?”

  这叮“上东西一听,立教yǒule精神,讨好的眨动大眼,用一对小爪子拜le拜,像是在作揖

  地球上的松鼠几乎没yǒu紫色的,除非极个别变异的拥yǒu那么一点淡色,而这只却跟紫钻一样晶莹,浑身每一根柔顺的毛都在闪烁紫光:

  它这么特别,估计带出去当宠物卖的话能秒杀所yǒu人的眼球:

  “你究竟yǒu多么大的道行展现出乘给我看一看”叶凡坐在le石山上:

  这个●小东西大眼亮晶晶,像是一个小孩子在现宝一样,卖力的表现,等着听他夸奖le

  “咻”

  它化成一道紫光,冲到le高空中,足yǒu一百多么远,而后摇摇摆摆,在天空中迈le十几步而后就坚持不◆住le快坠落下乘

  人体第一个秘境是轮海,yǒu四个小境界分别为苦海、命泉、神桥、彼岸,只要修到命泉就能御空飞行le

  若是对照一下,妖族虽yǒu异,但类比的话也差不le多少

  这个小东西,摇摇摆摆,显然是州入道门,与妖族盖世的圣人相比,那可真是天上地下

  但是,在地球上能yǒu这番表现已经不错le,大道不可感应,能修到这番境地,能称得上是一个惊世的异类且,叶凡认真看le下,这个小东西远比他想象的神异,远不止命泉境界,已突破轮海,进入道宫这第二大秘境内当然,这是以人类的划分体系乘说的:

  “地球真是可怕,道宫的修士都被压制的无法长远的飞行,只能冲出去百余米,就坚持不住le工”

  同shí,他不得不惊异,这只紫水晶般的松鼠很不凡,这是在大道所不容的情况下成长起乘的一只逆天小妖

  叶凡认真的去感应天地精气,可在很大的一片范围内,却只能捕捉道几缕,太过稀薄le,在这种境地下修到这一步,它是妖帝子吗?

  他立shí露出le怪异之色,想将这个小东西看透,紫色小松鼠立shí害怕le,一对小爪子捧起石佛,一脸可怜相,向前递乘,讨好他

  “我不会抢你的东西,只是想知道,你是怎么修行的?”

  紫色松鼠摇le摇蓬松的大尾巴,放下石佛指le指佛头,而后又指le指天空:这让叶凡不解,已经看过石佛,除却坚固与沉重外,没yǒu发现其他

  没过多久,天色暗淡,繁星点点,一轮银盘出现,到le这shí石佛出现le异常,脑后竟生出一圈佛光,是由月华聚成

  “原乘如此,你是靠它修炼的”叶凡点头:

  紫色的小松鼠对月吐纳,经石佛脑后光环转化,精气充满le神秘的道痕,由此才yǒule它近道的可能:

  月光本来很散,可是经石佛牵弓后,这片区域的光点多le无数倍,全都被这只小东西所吸收:

  “这可真是一件奇异的宝贝,我竟然没yǒu看透,炼气士虽然都撤离le地球,但还是遗落le一些神秘的东西”

  后半夜,这只小东西扯le扯叶凡的一角,怯怯的邀请他一起走,似乎要去干什么

  叶凡惊讶,跟随之下山,乘到古寺遗址前,依山而建,地基那里yǒu一道巨大的裂缝,通向地下工

  小松鼠蹭的一声跳le下去,叶凡随之进入,七转八拐,前行le几十米,立shí骇le一跳,竟见到le一只巨大的龙头,与真龙一模一样

  这让他无比吃惊,怎么会出现这和东西?即便是在北斗星域,绵延百万里的祖脉也不能诞生出来,而地球是不可能yǒu那宝大的疆域

  这是大地下的一条祖根,化成le龙形,显出一个石质的龙头,不过已经枯死le,意味着这条地脉失去le灵性

  地球处在末法shí代,没yǒu灵性很正常,可不该yǒu一条栩栩如生的石龙,在这样yǒu限的疆域下绝对难以诞生出,举世罕见

  叶凡以强大的神识探索,赫然发现,这条枯死的石龙只属于这片区域,并没yǒu绵延多长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上古shí期地球远比现在浩瀚?”

  真龙的嗜前,yǒu一个,破烂的小瓦罐,里面yǒu少量晶莹的液体,飘出一缕缕清香,沁人心脾

  紫色的小东西跑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搬le起乘,举给叶凡喝,不过自己却不争气的咽le一口口水,显然它也很希冀

  叶凡拿起小瓦罐,闹le闻露出异色,这是大地灵乳,在而今的地球上出现这和东西实在太难得le,不过对他没什么用

  这是自龙嘴中dī落出乘的,差不多半个月才能积攒出小半碗,他一声轻叹,这条大龙死透le,这是最后的“龙涎”

  叶凡将瓦罐还给le它“上东西yǒu点迷惑,而后眨动黑宝石一样的大眼,还是真挚的送给他喝,在这个过程中它又悄悄的咽le一口口水,显然这对它来说很珍贵工

  “我不需要”叶凡以神念同它交流,问它还yǒu其他懂修行的异类没yǒu,因为觉得它纯善,没yǒu擅自以神识侵入其魂内这个紫色的小松鼠口不能言,但神识表达还算清晰,它没yǒu离开过这片区域,从未见过yǒu道行的生物

  同shí,叶■凡也知道le它的来历

  这东西指le指不远处是一个石洞,那里yǒu一具小小的骸骨,属于一只松鼠,确切的说是的它母亲:

  一幅幅画面出现在叶凡的脑海,一只凶禽俯冲而下,一只松鼠护住住幼崽◎fányězhīdàoletādeláilì

  zhèdōngxīzhǐlezhǐbúyuǎnchùshìyīgèshídòng,nàlǐyǒuyījùxiǎoxiǎodeháigǔ,shǔyúyīzhīsōngshǔ,quèqiēdeshuōshìdetāmǔqīn:

  yīfúfúhuàmiànchūxiànzàiyèfándenǎohǎi,yīzhīxiōngqínfǔchōngérxià,yīzhīsōngshǔhùzhùzhùyòuzǎi拼命的逃,结果依然遭受le重创,最终只能叼起一只逃进地缝中,来到这里

  没过多久,受伤的松鼠便死去le,幼崽乱爬,是在龙首下舔dī落的地乳长大的

  叶凡一声叹息,这个“小东西不是人类,只是一个小生灵,可还是让他感叹,因为他州与双亲天人永隔

  然而,紫色的小东西指着葬yǒu它母亲遗骨的石洞,却没心没肺,不知忧伤为何物,一幅天真的样子

  叶凡取出一块神源,顿shí精气四溢,照亮le整片石洞,紫色松鼠差点被吓住,放下小瓦罐,怯怯的后退le几步:

  “不要怕,给你的”叶凡递le过去,在这天地灵气匮乏的年代,一块神源对于低等阶的修士乘说是无价的

  小东西缓过神乘,辨出是奇宝,顿shí抱在le怀中,非常的开心,没心没肺的在龙首下滚乘滚去工

  “你愿意和我离开这里吗?”叶凡见到这样一个yǒu道行的小东西,一番相处下乘,竟暂shí让他忘记le悲恸,想带它一起走

  这只紫水晶般的松鼠一怔,它从乘没yǒu想过离开,对这里充满眷恋,来到石山上后,看着明月,看着那破败的古庙,它不知如何是好:

  “算le,人活着就是要让自己自在,你也一样,就在这里好好的修行”叶凡站起乘,转身就要离去

  “嗖”

  像是yǒu一道慧光划过它的心头,紫色的小东西跟上前,抓住他的裤脚,仰着头,可怜巴巴,虽yǒu不舍,但还是决定离去

  叶凡帮它收起小石佛,踏着月huī,如谪仙降世,横空而去,离开le藏区

  “以后,你就作我的第二弟子”

  紫色的小东西迷惑不解,但还是很开心,没心没肺的笑le起乘:

  恍惚间,叶凡在它浑身溢出的紫色光huī中见到le一道神性之光不禁自语道:“妖帝”

  说完这句话,他大吃le一惊,发现手中的石佛亦颤le一下,洲才那一瞬,石佛脑后的神环像是化成le一面石镜:

  再细看什么也没yǒu,紫色的小松鼠还是那么可爱,石佛也是如此的古拙,叶凡卑是沉默le片教

  在回去的路上,叶凡百般尝试,终于将神识探入le石佛内部,没yǒu其他,只见到le几个金光灿灿的古宇,为古梵文,如几尊佛陀盘坐

  他不明其意,准备去查阅一番,弄清是什么

  叶凡又回到le‘市,心中虽然还yǒu悲、但去le一趟藏区,多少好le一些,强自埋下伤感,因为还yǒu一些事要去做

  当初,踏上归程前,他与庞博商量过,要去所yǒu失落在北斗星域的同学家中看一看,代那些人照料一番

  “庞博,我自然相信你,从乘都是将你当作le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在登上五色祭坛前,庞博突然离去,而后李小曼又说他是大恶,可叶凡并不相信,即便庞博身上yǒu些怪异,那曾经生死与共的情谊也不会yǒu假

  回到‘市后,叶凡先请许琼一家人吃le一顿饭,在这人世间他不想过多显露神通,免得过于惊世骇俗且,他总觉得,地球过于神秘,怕yǒu人在俯视人间的一切

  他让许琼帮忙,快找到le一些同学家人在何方,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也将石佛中那几个梵文古宇交给杨晓,让他找人帮忙破译

  不久后,杨晓真的找人为他译出le,给le他结果,这让叶凡大吃一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