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四十八章紫晶手


  第七部第一百四十八章紫晶手

  楚阳脚上一用力,让这位第一血酬猛然杀猪一般的嚎叫一声,才淡淡道:“那你觉得你欠我的了没有?”

  魏wú颜被楚阳刚才那一下弄得眼泪鼻涕一起出来了,哼哼着居然有些鼻音的道:“欠了!”

  楚阳脚上又一用力,问道:“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呀?生平从不欠人的魏兄?”

  魏wú颜身体精神心灵一起痛苦的道:“那你shuōshuō我咋报答你……嗷~~”

  话还没shuō完,腰上又被来了一下,魏wú颜张着嘴嚎叫,直喘气,两眼翻白,连话也shuō不出来了。

  楚阳邪笑:“常听人shuō,救命之恩,wú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魏wú颜呛咳起来:“我没那能力……”

  楚阳道:“那便做牛做马吧。”

  魏wú颜叹了口气:“哎,这倒是不假,也只能如此……”

  楚阳愕然道:“难道你还真想为我做牛做马?◇”

  魏wú颜深深叹气:“妈的……除了这个,我也没别的可以报答你……”

  楚阳奇怪道:“你可以用你这些年赚的紫晶抵账,总有几十wàn块吧。”

  魏wú颜脸色灰白起来:“我现在,◆一块紫晶都没有。”

  楚阳吓了一跳:“那你这么多年干血酬,完成了这么多的任务,紫晶都哪里去了?”

  魏wú颜长长叹息,神色痛苦至极。

  竟似有难言之隐。楚阳目光一闪,也就没有多问。

  楚阳用脚再捻了两下,运用九重天神功,直接将生机泉水逼入魏wú颜的腰骨之中,从他身上挪下脚来:“你再试试。”

  魏wú颜依言运功,惊喜的发现,灵气竟然已经通过腰部经脉,当然,痛苦也更加的加倍;但魏wú颜却哪里顾得上这些痛苦?

  只要有了感觉,那就是有了希望!

  试着动了动,道:“还是站不起来。”

  楚阳点点头:“你要是现在能够站起来,那才真叫见了鬼。今天你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一遍一遍的运功,穿行腰部经脉。恢复那里的活力,尽快的消化生机泉水的药力。到明天早晨,我再为你配药,应该就能站起来了,现在配药不行,药力太密集了,你现在承受不住。”

  魏w□ú颜点点头:“好。”

  一夜wú话,到了第二日,楚阳与楚乐儿从帐篷里出来,发现魏wú颜还在直挺挺的躺着,身上一片氤氲的白雾,凝而不散。

  楚阳看了看这片白雾,点了点头。

  魏w▲ú颜在白天接受了纯阳之气,晚上吸收了纯阴之气,现在,已经趋向融合。这对于他的伤势,大为有利。

  太阳出来,阳光照射到魏wú颜的那一kè,魏wú颜也在同时收功。

  楚阳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水走了过去:“将这个喝了。”

  魏wú颜连看也不看,接过碗来,一口喝下去……

  这碗药汤里,有楚阳融化在里面的不完全版九重丹一枚!

  魏wú颜在喝下去半个时辰之后,就明显的感到◎◎水走了过去:“将这个喝了。”

  魏wú颜连看也不看,接过碗来,一口喝下去……

  这碗shuǐzǒuleguòqù:“jiāngzhègèhēle。”

  wèiwúyánliánkànyěbúkàn,jiēguòwǎnlái,yīkǒuhēxiàqù……

  zhèwǎnyàotānglǐ,yǒuchǔyángrónghuàzàilǐmiàndebúwánquánbǎnjiǔzhòngdānyīméi!

  wèiwúyánzàihēxiàqùbàngèshíchénzhīhòu,jiùmíngxiǎndegǎndào自己的腰骨似乎在一片片的整合……他强行忍着,那股子似乎有一群蚂蚁在撕咬灵魂一般的酥麻痛苦的感觉,咬着嘴唇,一言不发,一声不吭。

  一个时辰之后,魏wú颜蓦然一皱眉,一张嘴,呼的一声,从口中吐出来一股血色的气体。从口中直直的吐出去,直喷到了十丈之外。

  然后他的身子就动了一下。

  楚阳走到他面前,伸出手给他;魏wú颜坚决的摇了摇头,一只手撑在地上,慢慢的,坐了起来。

  大大的喘了几口气,魏wú颜用两只手扶住自己的后腰,右脚回缩,踩地,一用力,终于站了起来。

  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挺立着,良久,眼圈却红了。

  他运功,眼中冒出一团朦胧雾气,然后他就转过身,两眼定定的看着楚阳,看了好一会,终于笑了起来。

  元气游走全身经脉,他知道,自己已经恢复。或者现在还有些虚弱,但,就以目前的状况来shuō,最多不超过十天,他就又是那位笑傲江湖的第一血酬!

  “小兄弟!”魏wú颜淡淡的笑着,道:“你很了不起。”

  “就因为我救了你,所以你觉得我了不起?”楚阳笑了笑。

  “不是!”魏wú颜呵呵的一笑,道:“我幼年时,家父做生意出身,家底也算殷实富足;只是有一次,不慎被坑了,欠了一屁股债!要债的每天都堆满了家门……”

  魏wú颜笑了笑:“那种欠别人的感觉,实在太难受!所以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发誓,这一生,绝不欠人什么!”

  “而你,是第二个能够让我欠的人。”

  “第一个是我的师父,师父拯我于危难,授我以神功。所以,我尊敬他,欠他,一生一世!”

  魏wú颜看着楚阳:“而你,救我性命,恩同再造;我也欠你一生一世!”

  楚阳摆摆手:“魏兄,shuō这些真的没意思了。”

  魏wú颜呵呵一笑,抓住楚阳的手,用力地摇了摇,什么都没shuō。

  楚阳微笑着问道:“魏兄,有一件事,我觉得不解。”

  魏wú颜道:“什么事?”

  “魏兄这些年名震九重天,可shuō已经赚取了数不清的紫晶!但魏兄刚才提到自己却是一块也没有,这让我很不解。”楚阳笑道:“魏兄想必不会误会我的意思。”

  “绝不会。”魏wú颜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道:“原来小兄弟早就知道,我就是魏wú颜。”

  楚阳淡淡道:“我在为你疗伤的时候,你身体内骤然复苏的灵气告诉了我你的身份。长相平凡,一生wú颜,剑亦wú颜,修为超凡脱俗……更何况,魏兄怀中的玉佩上,还kè着你的名字……我若是再shuō不知道,那就太虚伪了。”

  魏wú颜哈哈大笑:“不错。”

  楚阳也笑:“想不到我楚阳,今日竟然是救了一位大名鼎鼎的大人物!”

  魏wú颜摇头失笑,这才转回原本话题,道:“我不想要紫晶!对紫晶也全wú兴趣!可是我却不得不去赚紫晶,因为,我师父需要。”

  楚阳道:“哦?”

  魏wú颜深深地道:“我师父受了伤,每一天都需要大量的紫晶来压制……每一天,都最少需要三百块,否则……身体就会萎缩。三天没有紫晶,就会完全的失去生命。所以,我只能尽力的去赚取紫晶!”

  魏wú颜吸了一口气,有些怆然:“这百年来,我赚的紫晶,足足接近千wàn,但,现在依然是入不敷出!”

  楚阳皱了皱眉,又皱了皱眉,终于道:“紫晶手!”

  “不错,中了紫晶手!”魏wú颜两眼一亮。

  楚阳叹了口气,道:“这紫晶手,是一般的shuō法;按照真正的名称来shuō,乃是叫做‘残魂灭魄手’!中了这种阴毒手法之后,就只有以紫晶灵气吊着性命;紫晶没了,那就断命了,所以shuō,这种功夫又有一个名称,叫做‘倾家荡产没命手’。意思是shuō,中了这种阴毒手法,不仅要丧命,丧命之前,还要倾家荡产。”

  魏wú颜脸色阴郁,道:“shuō的不错,紫晶是需要买的,或者需要兑换……就算是九大家族……也经不住这么消耗啊!一天三百,一个月就是九千啊。一年就是十wàn。而且这是慢慢增长的,一开始一天只需要五十块……现在慢慢的涨成了三百了……还在继续涨。若是哪一天涨到了一天需要一千一wàn的地步……”

  他怔怔的道:“多少年了,我打过灵兽,靠卖内核赚取紫晶,后来涨到了一天八十块紫晶的时候,我发现这样供不上;于是就去接血酬悬赏,一个任务,最少能赚三千,多的一wàn,两wàn。同时接好几个……”

  “这些年下来,杀人杀的我自己都麻木了,可是我师父那里的消耗,却是越来越巨大。现在我已经有些心力交瘁了。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放弃……”

  楚阳苦笑一声:“心力交瘁……你难受的时候,还在后面呢。”

  魏wú颜突然想起了什么,抓住楚阳的手,恳切地问道:“小兄弟,这紫晶手,你能治么?”

  楚阳默默的摇了摇头。

  魏wú颜松开手,一脸的绝望。

  楚阳wú奈的shuō道:“不是不能治,而是以我目前的水平,还不能治!”

  楚阳也是wú奈;没想到自己接二连三的遇到这样的阴毒神功。紫晶手,比起所有的功夫都要阴毒kè薄。而且,中之wú解。唯有九重丹和九重天神功才能够治疗。

  但这两样,却都在一个人身上:九劫剑主!

  魏wú颜大喜:“小兄弟是shuō……只要小兄弟你的修为提高了,医术提高了,还是能治的?!”

  楚阳点点头,道:“我这门功夫,要等到第六个阶段或者第七个阶段,才能驱逐紫晶手的危害。而现在我只在第三阶段。”

  他这话倒是没有shuō谎。

  他现在不能使用九重丹给外人,而九重天神功,目前也只到了最开始的基础部分。要从第五截九劫剑到手之后,才开始到了发展阶段。但若是要用九重天神功治疗紫晶手,则最少第六节九劫剑到手才行!

  “我可以等!”魏wú颜热泪盈眶。师父终于有救了。

  九劫空间中,剑灵也激动了起来:“问问他!对他师父下手的人是谁;这紫晶手之中,蕴含着大秘密……我们要找到那个人!一定要找到!”

  …………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