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五十三章突然出现的萧十九爷【第


  第七部第一百五十三章突然出现的萧十九爷【第四更!】

  这淡淡的声音也没有灌注多少功力,但声音平平淡淡的飘开,却shì每一个rén都能够清清楚楚的听得到。

  声音虽然淡然,但却充满了一种深入神魂的寂寞,与一种百无聊赖的意味,似乎面前他就面对着yè家的数百高手,依然提不起一点儿精神。

  所有rén同时惊醒,纷纷走出帐篷,举目看去。

  只见在四五十丈外,一棵大树顶端,一个孤独的rén影,负手而立,仰望苍穹,一袭黑衣,在迎风飘荡。

  给rén的感觉,这个rén便如shì要随时都会chéng风而去,归于浩渺的天地之间。

  “这位前辈shì……”yè氏家族之中,yè四爷yè无天提气问道:“敢问前辈找我们老祖宗有何事?”

  黑衣rén仰首看天,衣袍鼓荡了一下。随即慢慢的低下了头,看着yè无天,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yè无天与对方眸▲子遥遥接触,突然只觉得对方那一双眸子突然间化作了漫天yè空,繁星点点,刹那间眼前居然金星乱冒,有些头晕目眩的感觉从神魂深处升起。身体虽然挺立不动,但神魂之中却像shì已经天地颠倒。

  yè无天●●忍不住一手抚额,使劲的闭上了眼睛,呻吟一般的道:“前辈……”

  再也说不出话来。

  但别rén都shì相顾骇然。

  yè无天虽然只叫了一个称呼,但众rén却知道,这一声,短短的★两个字,实在shì已经shì在讨饶。

  号称无法无天的yè无天,居然在对方一眼之下,变成了这样子?那么对方shì何等境界,已经可想而知。

  黑衣rén重新抬起头,眼神有些怅惘的看着天空明月,良久良久之后,才淡淡的说道:“yè惘然,你若shì不出来,我便进去了。”

  声音淡然,但口气之中的威胁之意,却shì显而易见。

  你不出来,我就杀进去!谅你这一点点rén手,也不○够我一个来回杀的!你不想让你们yè家rén尽数的死在这里,那就乖乖的给老子出来!

  这句话并没有说出来,但yè家所有rén都shì在心中清清楚楚的感到了这句话的存在!

  同时,一丝杀机◎氤氲的浮动在天地之间,似乎在逐渐的扩散。杀机淡淡的,似有似无。

  树梢上的黑衣rén轻轻一声叹息,有一丝淡淡的无奈。

  所有rén都感觉到了这一声叹息意味着什么:哎,对杀气还shì不能控制自如,修为还不够啊……

  大家都shì骇然以对。

  能够将杀机泯灭于无形的,唯有五品以上的至尊才能做得到。眼前这个黑衣rén已经shì做到了若有若无,居然还不满足……

  一个声音从yè家的营地里沉沉的响起:“如此决战,本shì小辈之间出出气,咱们老一辈练练兵……你们萧家居然出动了你这种高手?”

  声音里,很shì有些不满。显然shì怪萧家小题大做了。

  “呵呵……咱们老一辈?”树梢之上的黑衣rén发出一声淡淡的轻笑:“yè惘然,谁跟你shì……咱们老一辈?”

  yè惘然的声音道:“不shì咱们么?”

  树梢之上的黑衣rén沉默了,下一刻,蓦然的,他用神魂之力hē了一声:“yè惘然!”

  随着这一声神魂大hē,所有yè家高手,同时感到了自己神魂意念之中,突然出现了一片茫茫血海。

  一声大hē之后,这一片血海之中,突然间巨浪滔天!鲜红的血色,与长天大地连接在了一起,再也没有别的颜色。

  忍不住都shì猛地闭上眼睛,身子摇晃了两下。久久不敢睁开眼睛,脸上,一片骇然。

  刷的一声,一道黑影从yè家营地飞了出来,轻飘飘的飞起,直直的贴着地面飞出三十丈,身子优美的一折,转而上冲,旗花火箭一般冲上五十丈高空,然后飘飘的往后飞去。

  居然又拉远了距离,在距离黑衣rén三十丈的一棵大树顶端落下身形。

  所有的动作,都shì一气呵成,先shì低空飞掠,然后转折上升,然后后退,站稳。竟然没有换气。

  这种身法,委实shì比飞鸟还要灵活得多。

  但拥有这种身法的yè惘然却shì一脸的慎重,眼神凝重,看着对面的黑衣蒙面rén,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好凝沉的神魂之力!”

  黑衣蒙面rén哼了一声,道:“yè惘然,你shìyè家第几代rén?”

  yè惘然身子挺立,道:“我乃shìyè家第六十五代,嫡系传rén,排行第六!”

  他虽然还shì没有承认对方的前辈身份,但却如实的回答了对方的话,实际上就已经shì一种态度:我比你的辈分低。

  黑衣蒙面rén哦了一声,淡淡的笑了笑,道:“第六十五代……嗯,老朽记得自己乃shì我萧家第五十九代传rén……呵呵……想不到yè家第六十五代,也已经成为至尊了。”

  他似乎又有些茫然起来,良久之后,才问道:“yè帝前辈,可好?”

  yè惘然沉默了一下,道:“老祖宗还好!”

  他现在既不确定对方身份,也不敢不确定,只好还shì说得含糊一些。

  “嗯……”对于yè惘然的回答,黑衣蒙面rén居然似乎很满意,唏嘘道:“多少年了……这明月,还shì这明月呀。”

  这句话,让楚阳躲在九劫空间里几乎笑出声来:明月不shì这明月,难道还成了太阳不成?

  yè惘然居然深有同感,居然也随着唏嘘了一句,道:“红颜白发,英雄白骨,千万年来,也唯有这明月不变了……”

  黑衣蒙面rén淡淡的道:“不变的,还有天道!”

  yè惘然悚然一震,终于恭敬地道:“多谢前辈□教诲,不错!不变的,还有天道。”

  黑衣蒙面rén欣慰点头:“孺子可教!”

  他依然shì负手看天,凝望明月,声音飘渺的道:“今yè月明星稀,月光普照,老朽突然有一些惘然……于shì就★□想出来走一走……”

  yè惘然恭敬的道:“shì。”

  黑衣蒙面rén淡淡的继续:“yè家与我萧家的恩怨,由来已久。不过双方却shì一向友好,纵然有生死之事出现,也shì从来不会大动干□戈。yè惘然,你可知,这shì为何?”

  yè惘然恭敬起来,道:“当年九位始祖,当着九劫剑立誓,凡我子子孙孙,永为兄弟,若有不肖,九大家族共诛之。”

  黑衣蒙面rén缓缓点头:“老朽出关之后,遥望明月,心生感触。却又得知你yè家大举来犯,便静极思动,出来走走。”

  yè惘然心中连珠价叫苦,心道,您这出来走走……可也别来找我呀,我那里禁得起您这随便走走……

  “突然知道,yè家来rén名叫yè惘然……”黑衣蒙面rén的衣袂在空中无声飘拂,他也无声的笑了起来:“便如此yè,我的惘然……便来找你说说话。”

  yè惘然脸色一苦,心道,原来shì我的名字惹来的祸。问道:“敢问前辈shì……”

  黑衣蒙面rén呵呵一笑:“我在五十九代,排行第十九。如今,你可知道我shì谁了?”

  yè惘然顿时脸色一变,神态间更加尊敬,道:“原来前辈便shì当年号称一剑破天荒的萧十九爷!当年天荒三尊横行东南,号称无敌,十九爷奉家族之令截杀此三rén;据说只出了一剑!便让当时不可一世的天荒三尊俯首称臣,从此销声匿迹于江湖……那一剑,据说名为‘山河动’!”

  黑衣蒙面rén似乎更加寂寥了起来,萧索的道:“往事已矣,提它作甚。”

  yè惘然说道:“shì。”

  黑衣蒙面rén静静地站着,一动不动,似乎陷入了往事回忆之中。

  他不动■。yè惘然也不敢动。

  他不说话,yè惘然也不敢说话。

  对方展现出的神魂力,已经彻底的震慑了他。yè惘然现在百分之一千的相信:眼前这个黑衣蒙面rén,就shì萧家那位曾经横行上三天,◇在千百万高手中纵横来去的萧十九爷!

  传说中,萧家在他之后,虽然子子孙孙排行每一代都要超过这个数字,但却从来不敢有哪一rén敢排行第十九!

  萧家十九爷,自从一剑破天荒之后,便为自己永久的保留了这个排行。

  面对如此传说rén物,纵然shìyè惘然这一位至尊高手,也要发自内心的尊敬,与忌惮!

  良久,只见这位黑衣‘萧十九爷’衣袖一拂,身子飘飘然离开了树梢,往yè色苍☆茫的远方飘去,留下一句淡淡的话:“跟我来。”

  就不回头的飘走了。

  yè惘然并不敢有丝毫的迟疑,就纵身跟上。

  前方,‘萧十九爷’的速度并不快,起码,在yè惘然这位至尊眼中,★☆这样的速度,还真看不上眼。也就shì圣级的速度罢了……

  他很不理解,这位‘萧十九爷前辈’既然要与自己谈话,为何要用这么慢的速度,不疾不徐的赶路?

  但‘萧十九爷’一路背负双手,面对明◇月晴空,一路潇洒而行,似乎一边走,一边在回味,一边在怅惘,一边在感伤,一边在参悟……

  对方的这种出尘的姿态,让yè惘然根本不敢造次,更加不敢出言打搅。只好对方多快,他就多快,老老实实的落后二十丈的距离,耐着性子跟着。

  “yè惘然,你看这东南河山,如何?”正在飘行中,这位‘萧十九爷’又说话了,一说话,就shì考较。

  yè惘然游目四顾,从高空中浏览,赞道:“山川雄奇,巍然峭拔,天地合流,实在shì世间一等一的风景。如此灵秀之地,难怪萧家能够豪杰辈出。”

  “呵呵……”随着淡淡的笑声,‘萧十九爷’淡淡的摇了摇头。

  “前辈的意思shì?”yè惘然虚心求教。

  “当初,我有幸跟随yè帝前辈游览中都河山,那时,yè帝前辈曾经问我一句话:十九,你看我中都河山如何?”萧十九爷淡淡的说道。

  yè惘然顿时精神一震,道:“那,敢问前辈当年shì如何回答?”

  两rén的身形静静的从高空流云一般飘过。

  yè惘然在这一刻,分明感觉到下方有四股强大的气息在隐匿,但,萧十九爷并没有反应,所以yè惘然也跟着装作不知道,刷的一声就飞过去▲了……

  不过shì四个圣级……

  既然萧家十九爷亲自来了,怎么可能还下手偷袭?

  对这一点,对于前辈风流前辈风度,yè惘然乃shì无条件的信任!

  不仅shì他,九大◇家族每一个rén都shì如此。如此盖世高手,一旦出手,必定山崩地裂,轰轰烈烈!哪里会做什么偷袭暗算的事情?

  更何况,yè惘然现在充满了好奇心和求知欲。他知道,对方既然说到这里,那便shì要提点自己,往往这种高rén一句话,就胜过自己数十年苦修。

  yè惘然如何肯放过这种机会?

  ‘萧十九爷’似乎shì含着淡淡的笑意,清风一般的飘过数里路之后,才说道:“当年,yè帝前辈问出这句话,我就在想,他为何要问我这句话?”

  他淡淡的道:“而我刚才问你,你不假思索的就回答了,所以,这就说明,你并没有想。”

  yè惘然顿时汗流浃背!

  一个主动想,一个没有想,这其中的区别可就shì大了去了!

  “还请前辈指点。”yè惘然只觉得一阵冷风吹来,身上凉飕飕的,居然在这一刻感到了秋凉。

  “当年我想过之后,就回答道:中都与东南,各有千秋万代。”萧十九爷淡淡的笑着说道。

  yè惘然凝神思索起来。

  中都与东南,各有千秋万代。

  这句话的意思,口气可不小啊。摆明了要将萧家与yè家相提并论;而且,shì在yè帝老祖宗面前说出来这句话,这位萧十九爷真真shì胆子不小。不知道老祖宗当时如何评价?

  想着想着,就问了出来:“敢问前辈,当年yè帝老祖宗shì如何回答?”

  ‘萧十九爷’淡笑摇头,道:“当年yè帝前辈说道:十九果然shì鹰视狼顾,一代雄才!”

  鹰视狼顾,一代雄才!

  yè惘然心中一震,认真的思考起这句话,这句话,分明有些贬义,但也有些褒义。老祖宗说这句话的意思,乃shì为何?

  他想了半天,没有答案,终于问道:“那么,十九爷以为,晚辈刚才的回答,如何?”

  这句话,有些将自己与当年的那位‘十九爷’放在一起比较的意思。

  他想知道,自己的差距在哪里。

  两rén如同流云清风,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接连的飘过了四五座山头,远离了黑松林。

  …………

  今日第四更!这一更四千字。补足一万二的数字。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