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六十六章这就是世家


  第七部第一百六十六章这就是世jiā

  为什么黄尚要让黄霞柳去参加天鼎盛会?

  那不是去送死呢吗?

  一直到出le黄jiā堡数百里。

  此时,万人杰等人已经与c○hǔ阳告别,各自分道扬镳,相约来年春暖花开,诸葛jiā族万药大典再聚。

  chǔ阳闷着头走le好久,终于还是问le出来这一句话。

  这个问题,chǔ阳是真的死活都想不通le。

  “老魏,你说,这黄尚到底是什么想法?”chǔ阳皱着眉头:“他为何要让黄霞柳去参加天鼎盛会?”

  魏无颜沉吟le半天,终究还是叹le口气:“想不通。”

  “是啊,我也想不通。”chǔ阳道:“这件事真是让人费解。”

  魏无颜淡淡道:“他若是心痛爱护自己的儿子,就不会让他去送死;但以黄霞柳的修为,去参加天鼎盛会,除le找死没有第二条路。”

  chǔ阳道:“不错,他若是心疼儿子,就不会让他去天鼎盛会;他若是不心疼,就不会在这几年为他儿子花le百万以上的紫晶!”

  两人想le好久,终于还是捉摸不透。

  不由仰天长叹:“咱们毕竟不是枭雄!一代枭雄的心境,我们根本不懂。”

  一边的chǔ乐儿终于忍受不住冷笑起来。

  两人愕然相望。

  “大哥,你想错le。”chǔ乐儿咯咯娇笑。

  chǔ阳虚心的道:“有什么地方想错le?”

  魏无颜也是皱起le眉头:“难道我们俩都想不到的事,你个小丫头竟然想得到?”

  chǔ乐儿笑le一会,突然怔怔的呆le一会,似乎要流泪,良久,才叹息一声,道:“大哥,你虽然是咱们chǔjiā人,但你却始终不是在chǔjiā长大的,所以你或者明白政治,或者明白争斗,或者明白阴谋诡计,但你却始终不明白什么是jiā族!”

  “魏大哥也一样!所以你们两个人,都只是江湖人,而不是江湖之中的jiā族人。”

  chǔ乐儿凄然的笑le笑,笑容里多少有几分讥诮。

  “愿闻其详。”魏无颜虚心的说道。

  chǔ乐儿呵呵笑le笑:“大哥,我年纪小,而且这些年里面,除le看书,就是在jiā族里面,闲着没事,我就开始剖析jiā族里面每一个人的心思,上到祖爷爷,下到我们jiā族的仆人。然后我发现,其实不管是位高权重还是最底层,大jiā各自都有各自的心思,谁也别说谁卑鄙。”

  “现在二伯已经死le,说起来难免有些不敬,但当时;二伯为何会肆无忌惮?因为,大伯的儿子丢le,他怎么做,都是正确的。因为他有儿子,嫡系传人;我父亲和四叔跟二伯在地位上没法比,所以二伯就这么下去le。”

  “他做的那些事,大伯肯定是知道的,伯母肯定是怀疑的;祖父肯定是多少le解的,甚至我父亲跟四叔,也是肯定捕风捉影的听说le什么。但包括大伯在内,谁也没说什么,为何?”

  “因为jiā族摆在第一位的,永远不是亲qíng!”chǔ乐儿悲凉的笑le笑。

  “或者jiā族中我们的母亲,是将儿女放在第一位的;但母亲们在jiā族中,毕竟是弱势。她们说le不算。jiā族之中,最看重的是传承;血脉。第二看中的,乃是前程,jiā族的前程!并不是某个人个人的前程。”

  chǔ乐儿脸色稚嫩,但他说出的话,却是沉重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魏无颜也惊异的看着她。

  这些道理,从任何一个成年人口中说出来,都是令人惊讶他的天赋和领悟,更不要说说这些话的是一个小女孩。

  “所以二伯一jiā独大,jiā族乃是默许的。就连仆人们,jiā臣们;他们对chǔjiā是完全忠心的,这一点我们绝对不能怀疑;但他们忠心的是chǔ氏jiā族,并不是chǔ氏jiā族jiā主。jiā族没le,他们也完le;但jiā主换le,他们还在。”

  “二伯当时有能力有手腕;○所有人都认为二伯能将chǔ氏jiā族带到更高的位置;所以他们拥护二伯。所有人都知道大伯是一个好人,但他们却不能站在好人的一边,因为好人……往往是被牺牲者。”

  chǔ阳默默地点头。

  ◎“所以,大哥,虽然你现在离开lejiā族,但你回到jiā族就会发现,原来对二伯忠心的人,现在对你更加忠心,而且这种忠心,是真心实意的!你千万不要怀疑这份真诚。而且,这些人,你爱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收拾的再惨,他们也会甘之如饴!只要能保留身份地位和性命。”

  chǔ乐儿呵呵一笑:“这就是jiā族。”

  chǔ阳再次默默的点头;他不能不承认,自己这个妹妹,看得极为有道理!说出来的话,都是从最冷酷的角度出发,但说出的道理,却是任何人都不能反驳!

  看着chǔ乐儿,chǔ阳突然间想起le一个人。

  那个专门以阴谋诡计,专门从人性阴暗面着手,却无往而不利的……神盘鬼算莫天机!

  在这一刻,chǔ阳突然发现,chǔ乐儿跟莫天机其实很相像。

  尤其是心机手段。

  魏无颜却是听得一头雾水,道:“咱们谈论的是黄jiā,你怎么说起来chǔjiā?”

  chǔ乐儿清脆的笑le起来:“所以魏大哥,你不是一个掌权者,却是一个很可爱的人。”

  chǔ阳微笑起来。

  他知道,chǔ乐儿现在这句话,明面上是表扬魏无颜,但实际上,却是在说□魏无颜没什么心机,只能被人利用,属于一个典型的二百五类型的人。

  魏无颜也不傻,嘴角一抽,狠狠瞪lechǔ乐儿一眼,道:“你直接说我不开窍……就行le。”

  chǔ乐儿格格笑le起来,道:“黄jiā的事,与chǔjiā异曲同工。黄jiā主看重的也不是自己的儿子黄霞柳;而是因为,他只有这一个儿子le,说什么,也要这份香烟传承!所以他不管花费什么代价,也要一个黄jiā的嫡系血脉。”

  “至于黄霞柳,乃是一个还有着真性qíng的纨绔公子。这种人,终生成就绝不会太高,说句实在话,以黄尚jiā主的修为,再过几十年,他还在壮年,黄霞柳就有可能已经老迈而死……只要黄jiā还存在,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就一定会发生!”

  “但黄霞柳若是在天鼎盛会之中身亡,那可就绝对不一样le。”chǔ乐儿肯定的道,她的眼中,乃是一片无可奈何的悲悯。

  “原来如此!”chǔ阳恍然大★○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就一定会发生!”

  “但黄霞柳若是在天鼎盛会之中身亡,那可就绝对不一样le。”chǔ乐儿肯定的道,她的眼中báifārénsònghēifāréndeshì,jiùyīdìnghuìfāshēng!”

  “dànhuángxiáliǔruòshìzàitiāndǐngshènghuìzhīzhōngshēnwáng,nàkějiùjuéduìbúyīyàngle。”chǔlèérkěndìngdedào,tādeyǎnzhōng,nǎishìyīpiànwúkěnàihédebēimǐn。

  “yuánláirúcǐ!”chǔyánghuǎngrándà悟,但还是让chǔ乐儿说le下去。只是,chǔ乐儿越说,chǔ阳就越是心寒,越是感觉这人世间,竟然如此丑恶。

  chǔ乐儿接着道:“黄霞柳死在天鼎盛会,而天鼎盛会是什么地方?选拔执法者,确定jiā族地位。黄霞柳死le,只留下两个嗷嗷待哺的婴儿。”

  “以后的jiā教,就是:你父亲为le我们jiā族,做出le如何的牺牲……莫要忽略le这点小事;这种事,对于思维尚未成型的小孩来说,满脑子都会灌输成自己的父亲多么伟大…然后努力地修炼……直到独当一面。而那时候,黄jiā将会比现在更强!”

  “牺牲le一个根本没前途的黄霞柳,却会换来黄jiā的千秋万代。”chǔ乐儿道:“黄尚对于自己的儿子并非没有亲qíng,但这份亲qíng与jiā族的长远利益相比,却是太单薄le。反正黄霞柳目前的qíng况也不可能发挥什么大作用le,他这一生唯一的作用,就是为jiā族后代树立一个伟大的榜样le……”

  “太冷酷。”chǔ阳沉思着说道。

  魏无颜赞同的点头:“的确太冷酷le。”

  “但愿我是说错le。”chǔ乐儿细细的叹le口气。

  “你只说留下两个孩子,却没有想过,若是这两个孩子是女孩呢?”魏无颜问道。

  “所以黄尚为黄霞柳选择的是天鼎盛会而不是万药大典!”chǔ乐儿嗤le一声,道:“天鼎盛会,可是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呢。而女子怀胎,只需要十个月。”

  魏无颜浑身都有些发冷,问chǔ阳道:“这就是世jiā?”

  chǔ阳叹le口气,仔细的考虑一番,说道:“我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说,乐儿的推测,有百分之八十,应该是接近真相。”

  魏无颜怔le好久,才吐出一口气,道:“幸亏我不是出生在世jiā!”

  chǔ乐儿与chǔ阳默默不语。

  chǔ阳的眼前,闪动起黄霞柳那认命的、无奈的、苦涩的目光,似乎看到黄霞柳在对自己说道:“老大,我其实就是一个纨绔,我唯一的使命,就是为黄jiā传宗接代,等我回jiā后,我会努力的当好这个工具。”

  突然间心中无限愤懑:他都已经认命le!他都已经想要完全按照你们的安排来做,为何你们还要这么做?用他的生命,来压榨出他生前死后的最大价值?

  这,还是父母与儿子之间么?

  黄尚,你缘何会如此狠心?你如此枭雄心性,纵然黄jiā独霸九重天,你又能得到什么呢?

  但这些,chǔ阳却只有放在心里。

  目前自己的实力不够,黄jiā这种大jiā族的纷争,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插手的。chǔ阳只是想着那张纨绔的脸,那认命的口气,那绝望的表qíng,而心中深深叹息……

  若是将来在天鼎盛会遇见,自己……可否助他一臂之力呢?

  三人一路前行,chǔ阳一路上很沉默。

  走出几百里,晚上宿营的时候,chǔ阳突然问chǔ乐儿道:“乐儿妹妹,你呢?你对你的前途怎么看呢?”

  因为在这一刻,他突然想起le月聆雪的话。

  “你若是真心爱护她,就给她前途。让她去叱咤风云睥睨天下,而不是用你的身份和爱心,将她束缚成一个普通女人!”

  …………

  今天第二更。chǔ乐儿的前途,已经困扰le我好久。大jiā有啥想法,可以在书评区说说。

  今天输液,表哥跟我去的,表哥说,其实打针的这些钱,换成十块的完全能给你塞住le,还拉个什么肚子……让我当场无语至极!丫的,全换成一分的硬币还能当场弄死我呢……

  嗯,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