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七十一章先杀一个垃圾【第五更!


  第七部第一百七十一章先杀一个垃圾【第五更!】

  从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魂中,楚阳知道;在至尊阶位,有一个明显界限;zhè个界限叫做‘仙凡之隔’!

  在此之下,为凡;在此之上,为仙。

  而zhè个界限,就是……至尊六品!

  如今,在黑血丛lín的zhè个禁制的界限,居然也是至尊六品!zhè其中,为何会如此巧合?

  若不是巧合,而是刻意的安排,那么,为什么?

  楚阳接触zhè些秘辛越多,就越来越觉得九重天实在是充满了不可解的层层迷雾。而zhè层层迷雾之后,只有一个真相!

  除了那位折叠九重天的大能之外,九万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出zhè个真相!

  楚阳喃喃的念道:“六品至尊,居然需要六品至尊!”

  魏无颜并没注意他的脸色,叹了口气,道:“不错,唯有六品至尊,才能突破zhè种禁制,而且是仅限于他自己突破。九重天虽然■广阔之极,但,五品以上的至尊,自古至今,一共又有几人?再说,到了那种修为的强者,哪里还会对zhè黑血丛lín产生什么兴趣?更不要说专门来突破禁制……纯属无稽之谈!”

  楚阳想了想,也是哑然失笑○:哪有强者会zhè么闲的蛋疼,专门来试验自己的神魂力量能不能突破zhè一文不值的禁制?

  魏无颜道:“所以,zhè也是zhè个地方能够存在到现在的原因。要不然,zhè黑血丛lín,恐怕早就被九大家族横扫了……在整个大陆,zhè样的地方,有十几片,正好将整个上三天,围成了一个圆圈,将正中间的夜家围在里miàn!”

  “世上竟然有如此奇怪的地方。”楚阳皱了皱眉头。

  魏无颜轻轻一笑,平凡的脸上露出几分讥诮:“是,正因为神念限制,所以zhè地方的人,都是胆大包天。不管miàn对的是谁,都敢悍然拔刀!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也看不出来自己对miànmiàn对的究竟是一位武者,还是一位五品至尊。”

  楚阳嘿嘿一笑:“盲打?若真的碰到一位至尊进来,那岂不是就是一群蚂蚁在围着一群大象肆无忌惮的进攻?居然还充满了必胜的信心?zhè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魏无颜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正是如此。”

  就在zhè时,魏无颜话音未落,突然一个奇怪的如同乌鸦叫一般的声音嘎嘎的笑了起来,zhè个声音忽远忽近,充满了诡异阴森,随着zhè声音的响起,四周似乎也充满了森森鬼气。

  那笑声还在回荡着,越来越难听。

  三人只当没听见,继续埋头赶路。无论是楚阳的定力还是魏无颜的修为,对zhè样的雕虫小技故作恐怖,都没放在心上。

  那阴恻恻的声音终于响起,带着一股难言的讥诮和嘲讽,阴阳怪气的说道:“哟呵,zhè里那里来的朋友?好威风好煞气好大胆子啊!居然就在zhè黑血丛lín纵马疾驰,肆无忌惮,可也未免太也不将黑血丛lín的同道们放在眼中了吧?”

  随着zhè声音,一片嘲讽的笑声连成片的在前方响了起来。

  “看zhè样子,倒像是几个雏儿。”

  “嘎嘎嘎……雏儿?贺老三,难道你又想开开荤了么?”

  “嘿嘿,不怪我嘴馋,zhè三头猪实在是看上去就有食欲,除了那个死板脸,那个年轻的和那个小姑娘都粉嫩粉嫩的,看得我口水嗒嗒滴……”

  “哈哈哈……那个死板脸想必也很有嚼头……贺老三你吃人血肉补充精气,zhè次想必又能☆大补一番……”

  “zhè个但愿能多吃几天……哈哈哈……嘶溜溜……”zhè人似乎是馋涎欲滴吞了一口口水:“我都馋了好久了……多长时间没见过zhè么嫩的肥羊了,只是一看就觉得香喷喷的……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口水流出来了……”

  一片怪笑。

  楚阳眉梢一挑,喝道:“什么贺老三!是人是鬼,给小爷现出身来!”在刚听到魏无颜介绍的时候,楚阳还以为zhè里三不管地区,想必是有几条好汉的,还有些招揽的心思。

  但是zhè一刻,自从听到了那句‘看上去就有食欲,小姑娘粉嫩粉嫩的’‘吸食血肉补充精气修炼’……楚阎王突然间心中杀机腾腾的冒了起来!

  吸食练武的人的精血,供自己修◇炼,乃是一种邪门到极点的修炼方法!

  zhè种修炼方法很快,自己基本不需要修炼,只要知道功法运行,然后抓住活人吸食精血,运功炼化,就能抽取zhè个人的修为的十分之一,作为自己的力量。

 ★ 但zhè里有一个限制,那就是,被吸食的人,必须是活人!

  往往一个人被吸取了全身精血之后,却还一时未死,那种场miàn,当真是惨绝人寰!

  zhè种练功方法残忍而没有人道,向来是被禁止的!想不到如今在zhè里,居然是如此的明目张胆。

  zhè种人,实在已经不能算是人!

  既然如此,反正都是要历练的,就让本阎王从zhè里开始,杀出一条直通九重天的血路去吧!

  随着zhè一声喝,前方的动静突然消失了。

  紧接着,又是一片骚乱,那阴阳怪气的声音更加嚣张的响了起来:“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居然是一位‘小爷’!哈哈……贺老三,看来你要拜人家当干爹了,还想吃肉哈哈……那不是把你亲爹吃了么?”

  随着一声恼羞成怒的大喝,几条人影突然在前方现身出来,当先一人,脸如锅底,鼻孔朝天,招风耳朵,头发稀疏,看不出多大年纪,狞笑道:“刚才说话的我那‘小爷’是哪位?出来,让孙子我见识见识吧。”

  楚阳双目森寒,看着miàn前zhè几个人。

  阴暗的丛lín中,人影瞳瞳,还有不少人在暗中隐伏着,注意着zhè里的动静。

  miàn前出来了五●个人,zhè五个人若是不出来,实在很难发现。因为他们个个都是一身黑衣,甚至连全身皮肤都是黑的,连眼珠,几乎也见不到白色,唯有在转动的时候,才会有一丝丝白眼球出现。

  楚阳凝目看去,果然如同魏无●颜所说,根本看不出对miàn人的修为!

  五个人,一个刚才说话的,想必就是那‘贺老三’,奇形怪状;另一人瘦小枯干,整个人没有五十斤重,蹲在那里,活像是一头大马猴,尖嘴猴腮,看着楚阳的眼中,闪着恶毒的光芒。

  还有一人,则是比较胖大,一身肥肉,miàn目狰狞。另一人,则是又瘦又高,活像一根麻杆,一颗头颅居然是尖尖的,如同长矛的矛尖一般,尖头上一根头发也没有,黑黝黝的光滑无比,一直到两个耳朵的位置,才有一圈细细的绒毛……

  最后一个人背对着楚阳等人,看不清什么样子。

  zhè时,那贺老三又狞笑起来,一边拧小,一边伸出血红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有些贪婪地看着楚乐儿,嘶溜溜的又吸了一口馋涎欲滴的口水,才怪笑道:“刚才说话的我那位‘小爷’呢?您的孙子贺老三来了,还不出来接受膜拜?”

  魏无颜皱了皱眉头,zhè人能zhè么说话,已经是根本不将他自己的祖宗放在眼中,更不要提什么忠孝节义,倒也真是毫无廉耻可言了。

  楚阳冷笑一声,踏前一步,道:“你就是贺老三?小爷就是刚才说话的人,不过,凭你zhè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样子,小叶要是真有你zhè么一个孙子,当真是死了也要从棺材里跳出来了。”

  贺老三黑漆漆的眼珠阴森森的看着他:“小爷爷,您看不惯孙子我,当不如让我吃了吧。也算你做了一件好事嘎嘎嘎……看你zhè细皮嫩肉的样子还是个雏儿吧,还要在女人☆身上折腾好久才能生娃吧?你知道怎么折腾么嘎嘎嘎……”

  楚阳微微一笑:“我怎么折腾倒无妨,倒是可怜你的父母,折腾半天折腾出你zhè么一个超级混账来,也算是一种悲哀!我只是奇怪一件事……”
  贺老三眼神恶毒的闪烁,居然侧着头,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奇怪什么事?”

  “我只奇怪你妈在剩下你的那一刻,怎么没有将你一把掐死?”楚阳嘴唇一撇:“回炉再造应该要好看一些吧。”

  贺老三的脸色难看了:“小辈……本想与你说说话玩玩,你居然真的敢出言不逊!”

  楚阳不为所动,道:“其实也替你爹悲哀,哪怕一直让你就那么液体着,也要比现在出来恶心人要强得多吧?”

  四周响起一片笑声。连贺老三同一阵营的,居然也毫不留情的嘲讽起来。

  楚阳心中一闪:zhè些人,根本没什么同袍之义。

  贺老三大吼一声,但下一刻,一溜森然的剑芒,已经到了他的miàn前。

  楚阳已经骂够了,哪里还会与zhè等垃圾再说下去?杀之再说!

  但zhè一剑,他却没有用出全力。

  杀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战斗过程的历练!

  再说,对方实力不明,自己贸然使◆◆
  楚阳已经骂够了,哪里还会与zhè等垃圾再说下去?杀之再说!

  但zhè一剑,他却没有用出全力。

  杀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战斗过程的
  chǔyángyǐjīngmàgòule,nǎlǐháihuìyǔzhèděnglājīzàishuōxiàqù?shāzhīzàishuō!

  dànzhèyījiàn,tāquèméiyǒuyòngchūquánlì。

  shārénbúzhòngyào,zhòngyàodeshìzhàndòuguòchéngdelìliàn!

  zàishuō,duìfāngshílìbúmíng,zìjǐmàoránshǐ★出全力,一旦被强烈反击,必然会空门大露。那时候,若是贺老三修为高绝,恐怕魏无颜都未必能来得及插手救援。

  剑如流星!

  贺老三大吼一声,猛然一翻身,一侧头,躲了过去,几根稀疏的头发轻轻◎飘落。

  贺老三气急败坏:“好小子!我今日若是不活活的吃了你……”

  一句话没说完,楚阳的剑已经又到了眼前。

  …………

  三百票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