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七十八章奇怪白衣人


  第七部第一百七十八章奇怪白衣人

  在他身前四五丈的地方,一个白衣人静静站立。连带怒容!

  楚阳第一个fǎn应就是:zhè可真是奇le,乌鸦群里飞出来一只天鹅,黑血丛林之中,竟◇然也有穿白衣的。

  不得不说,zhè衣服在黑血丛林zhè一片阴暗里面,显得格外的白,甚至有些耀眼。

  楚阳第二个念头才想起:他与我的距离只有五丈!怎么出现的?

  纵然在黑血丛林之中神念被屏蔽,但也绝不应该对方到le自己身旁五丈自己还没有发现!

  第三个年头就有些怪异:zhè个人,是男的女的?多大年纪?

  他就站在楚阳身前五丈,但整个人却像是笼罩在一层云里雾里,朦朦胧胧宛若虚幻,根本看不清他的脸,无从判断他是男是女。

  总而言之,zhè个人似乎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男性特征,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女性特征。就连声音,也近乎中性。

  至于年龄,则是更加的看不出来le。

  然后楚阳才想起对方的问话:zhè株朱果树,是对方刻意留zhe的??

  zhè下子可就有些糟糕le……

  zhè时,魏无颜也带zhe楚乐儿过来,一眼看到那白衣人,不由皱le皱眉头。

  若是两人猜测属实,zhè个人怎么还敢出来阻拦?又想:zhè混蛋掘le人家的专门保留的朱果,而且是整个儿的拔走le,实在难怪人家气愤……

  “念在你初犯,我也▲不为己甚。你将朱果树好好地栽回原处,再给我磕三个响头,自己留下点什么,我便既往不咎;放你过去。”白衣人淡淡的说道。

  zhè句话,顿时打消le楚阳心中‘zhè个白衣就是zhè黑血丛林的霸主’z☆hè个念头。

  “栽回原处不是问题,磕三个响头也不是问题。”楚阳嘿嘿怪笑:“那,自己留点什么,那是什么?”

  白衣人似乎皱le皱眉头,八风不动的道:“随便留下一只手一只脚,也就可以le。”

  “zhè个更加容易。”楚阳笑容可掬,哈哈的道:“不过,你有什么证据证明zhè一课朱果树是你的呢?只要你证明le,我就给你磕三个响头,削一条胳膊下来。”

  白衣人微怒:“zhè颗朱果树,在如此显眼的位置,数千年无人敢动,难道还不能证明么?”

  “差得远le!”楚阳摇摇头:“你说朱果树是你的,你叫它一声它能答应么?你能叫的答应,我就立马将它栽回去,并且为你磕三个响头,削一条胳膊下来。”

  楚阳似笑非笑的看zhe他;他早就看le出来,zhè朱果树,绝不是面前zhè人的。因为,他虽然故作怒意,但,他提到朱果树的时候,却没有半点心疼!

  zhè样的天地奇宝,既然被他保存le数千年,如今被自己粗暴拿走,怎么会如此冷静?换做任何人都早已暴怒!

  但白衣人却没有。甚至,在自己说话之前,他连看一眼那个树坑也没有。

  白衣人听le楚阳的话,缓缓转◎头,看zhe面前那个只剩下沉默的树坑,看zhe里面几条树根还在往外渗zhe汁液,一股怒意从他身上发le出来。

  现在只有树根le,朱果树已经被你收le起来。

  就算我能叫的它答应,它也◇要在zhè里吧?再说le……就zhè么一棵鸟树,谁能将它叫的答应?

  白衣人缓缓转头,看zhe楚阳:“好计策!”

  楚阳嘿嘿一笑:“彼此彼此。”

  “可你在我面前玩弄口舌,却是找错le人!”

  刷的一声,白衣人已经到le他的头顶,zhè一掠,奇快无比,白衣飘扬而起,在漆黑的天空中展开,就像一只冲霄而起的苍天白鹤!

  刷的一声,风声飒然,一巴掌就拍下来。

  楚阳早已做好准备,双臂上架!

  砰地一声,楚阳连连后退,只觉得手臂欲折,一阵难言的刺痛。

  那白衣人在空中一个大翻身,竟然不往后退,fǎn而往上腾起,一手负在身后,另一只手刷的一声又pī落一掌!

  动作潇洒如意,竟然让人看起来赏心悦目,优美至极。

  楚阳后退之势未竭,对方的进攻就已经到le!动作之快,简直骇人听闻。

  楚阳心中却是一阵安稳;zhè人的修为,最多也就是皇级,七八品的样子,因为单论修为的话,似乎差不le多远。

  对方固然第一招不会用全力,而自己却也还有剑技没有出手!

  见对方毫不放松的前来,楚剑主眼中露出冷笑,长剑无声无息的出鞘,闪zhe幽冷的寒光迎le上去。

  剑尖向上,若是白衣人zhè一掌拍下来,恐怕还没有打到楚阳,就被长剑将手掌穿le糖葫芦。

  楚阳才不会去管什么‘你不用兵器我也不用’那样的说法,顾忌什么身份……fǎn正我也没啥身份,就算有身份,也要先保住命才能够啊……

  所以楚剑主在对方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就亮le长剑。

  “狡猾的小子!”白衣人冷哼le一声,下pī的手掌一侧,已经变成le抓,五指如钳,狠狠抓向剑身。

  楚阳嘿嘿一声冷笑,长剑旋风一般旋转,射出万道剑芒。

  “咦!”

  白衣人诧异的哼le一声,一个倒翻退le回去。

  他在空中无处借力,就像是踩zhe空气一般,将自己急剧下落的身体又拉le回去,或者说是‘弹’le回去!

  楚阳心中一凛:zhè人绝不是皇座,最少也是君座,一两品!

  “只以为你是二品剑帝,没有想到你原来是三品。”白衣人冷le看zhe楚阳,淡淡的道。

  刚才楚阳的一道剑芒莲花斩,正是剑帝三品的招牌手段。

  楚阳还未来得及说话,白衣人就又扑le上来。

  zhè一来,顿时如同狂风暴雨同时落下。

  楚阳顿时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心念一动,展开柔水剑意。剑势徐徐张开,顿时如同静水流深,氤氲流动。看起来慢,却带zhe排山倒海之势。

  白衣人冷哼le一声:“zhè剑术,果然古怪!”

  白衣飘扬,竟然顺zhe楚阳的剑意,顺zhe楚阳的剑气,展开攻击!

  楚阳吓出一身冷汗。

  自己的柔水剑意,对zhè个人的影响微乎其微,而自己,还是处在危险之极的境地之中!

  他全心全意的施展柔水剑意,全力的应付对方如同水银泻地一般的攻击,慢慢的,就进入le心无旁骛的状态,对周遭一切,都是不闻不问。

  眼中所见,耳中所听,神识所感,都是对方无孔不入的攻击……

  一侧的魏无颜忍不住一声轻呼,实在不敢相信的揉le揉自己的眼睛,接zhe又揉le揉;一双眼珠子几乎砸在le地上。

  楚阳竟然在zhè次战斗中,再一次的进入le‘道境’!

  那玄之又玄,普通高手一生之中也未必能有几次的至高战斗境界!

  刹那间,魏无颜只感觉自己是在做梦,身子居然摇晃le两下,楚乐儿好心的急忙扶住他:“魏前辈,你咋le?”

  我咋le?魏无颜心中满是苦涩。

  我能说我是被你大哥zhè怪胎完全震惊的心神失守le么?

  魏无颜没有感觉到的是,在楚阳进入‘道境’的那一刻,那个白衣人眼中突然猛的爆出一团七彩的光芒,只是一瞬间的时间,就又隐去。

  随即,他的攻击就更加的猛烈le起来。

  楚阳始终被他压zhe打,两人翻来覆去战斗zhe,白衣人先是在战斗中占据zhe九成的攻势,然后似乎是被楚阳搏回去一成,变成le八成攻势。

  随即,战斗场面又变成le五五分成,各有攻守。但zhè种情况更只是持续le更短的时间,就变成le四六。

  楚阳四,白衣人六。

  四六形势战斗一番之后,白◆衣人攻势再强,楚阳的形势再次急转直下,被白衣人又占据le七成攻势!

  到lezhè一层次,似乎完全的定格le。从zhè开始,白衣人竟然是始终都是占据le七成的攻势;楚阳只有三成的攻势。

  甚至,连观战的魏无颜也只看出来楚阳现在很危险,但却不致命。而且,还一直沉寂在道境之中,绝不会有性命之忧。所以既不zhe急,也不舍得打搅。

  zhè可是道境中啊!

  魏无颜不知道,zhè三七分成的攻势,实在是楚阳的柔水剑意最能够发挥威力、却又最不易伤到对方的范围!

  柔水剑意,其寓意本就是以守为主。攻势既然只占le三成,那么理所当然的,守势就是七成。

  在zhè样的基础上,柔水剑意一方面守得滴水不漏,一方面却又是进攻的绵绵密密。

  而且,zhè种状态沉浸进le道境,只要战斗不结束,就会一直沉浸在里面。因为楚阳看起来虽然狼狈,岌岌可危,但其实却是稳若大山,而且,心中充满le战斗的激情和快乐!

  甚至,还有时间去揣摩在zhè道境之中,自己对于刚才剑势的领悟。等到下一次重新使出来的时候,情形就又是不同。

  白衣人一袭白衣如同一片白云一般穿来荡去,不管楚阳如何提升,始终奈何他不得,始终精准的保持zhe七成攻势,雷打不动!

  楚阳始终是以三品剑帝的修为在进攻,两人的战斗,竟然是就zhè么细水长流的进行le下去。

  在外人看来,zhè样的战斗似乎很平常,也没什么出奇之处。

  但,唯有白衣人自己一个人知道;自己zhè样做的用意、难度在哪里。

  让楚阳全力以赴进入道境,然后保持三七之势,让边上那家伙不至于zhe急的冲上来打搅……

  实在是方方面面都要顾及到,才能营造出现在的局势!zhè其中的难度,实在是比取胜zhè场战斗更要大出千倍万倍!

  …………

  第一更!!咳,拼命le三天,高兴le一天……接zhe就被爆菊le。哎……没啥说的,只好继续拼……

  今天更新晚le;实在是因为出le点事情;下午,得到消息,风嫂的姥姥去世le。我把她送过娘家去又回来的……

  当然,因为关系已经隔代很远,zhè事儿没我啥事儿;我不用过去的。只是……从今天开始,好几天就处于无人管的状态le……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