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一百八十三章这个大陆如何容得下我?


  第七部第一百八十三章这个dà陆如何容得下我?

  九劫空间里的剑灵也愣住了,他拼命的催化楚阳经脉之中原本储存的药力和自己原本抽出来的药力一股脑儿全部转化成灵力输送了过去。甚zhì还包括了一些现有的灵药的力量。

  这已经是剑灵能gòu抽取的最dà力量!

  剑灵的炼药能力多么夸张?能力何等惊世骇俗?他以灵体的方便,又是以九万年来绝无仅有的拼命地速度,全力以赴的抽取药力,乃是如何恐怖的快速有效啊……

  完全可以想象,剑灵这一次输送出去的灵力,是如何的恐怖夸张!

  却就在这时候,人家不打了。

  药力一旦转化成灵力,剑灵可是想要抽也抽不回来了,zh☆ī留下庞dà的灵力在楚阳经脉中氤氲鼓胀……

  这一刻,剑灵也呆住了。

  这个该死的,怎么这个时候不打了?灵力已经狂涛一般灌输进去,绝对来不及在能gòu承受的最短的时间里送进丹田,这可咋▲办?难道居然会有一位九劫剑主的死法居然是被自己的剑灵撑死的……

  这可就是闹成笑话了……

  但眼下,却真的是束手无策。若是剑灵有身体,那么现在在外面相助,倒是可以度过难关的;但他没有。

  若是让魏无颜帮忙,却又会泄露九劫剑主的秘密!

  剑灵与楚阳tóng时无奈:实在不行,看来也zhī有让魏无颜帮忙了。泄露秘密……就泄露秘密吧……但怕就怕……就算是魏无颜,现在也无法消受这些力量,会将魏无颜也一起爆掉了的可能性无限接近十成……

  “这些,足gòu你再爽一次了吧?”白衣人站在空中,看着楚阳,淡淡的说道:“快,一个时辰突破五个阶位给我看看。”

  “你……”楚阳几乎吐血:“你就为了这个?”

  白衣人悠然道:“这不是你说的么?”

  楚阳直接无语:“那是之前!武者的时候一个时辰突破五个阶位,能跟现在剑帝的时候相比么?剑帝的一个层次,就足gòu一千人tóng时突破武者了!”

  白衣人淡淡的道:“哪有什么关系?你在武者的时候,你的经脉能gòutóng时承受突破五个阶位的元气,那么你在剑帝的时候就一定也能gòu承受tóng时突破五个阶位的灵气!这本就是一样的,知识层次不tóng,仅此而已。”

  楚阳的身体已经有些发胀了起来,脸红脖子粗,呼呼喘气:“你这纯属放屁……你试试?按你这么说,你现在的身体也应该让你承受tóng时突破五个阶位的力量,你自己来突破看看?站着说话不腰疼……”

  白衣人幽幽道:“我倒是想啊……可是这天下,哪里有足gòu我一次性吸收五个阶位的灵气啊……”

  说着,他竟然有些惆怅,叹了一口气。

  楚阳怒道:“你别叹气了!我快爆了!你这坑人的……赶紧想办法啊……我靠,你不能把我坑成这样就不管了吧,我告诉你,那道境的力量,我一爆可就没有了!”

  九劫空间中,剑灵急得跳脚:“小爷,您还威胁他……说两句软话会死啊……”

  虽然看不到白衣人的表情,但楚阳也感觉到,对方似乎是皱了皱眉,才纳闷的问道:“难道这种情况,你们就没办法解决?这是多么好的机会?!”

  楚阳心急如焚,根本没有注意到,白衣人说话的时候,说的是‘你们’而不是‘你’,dà怒道:“现在这种情况,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与你硬碰一次,然后将这股力量发泄出来,恢复原本的修为,虽然受严重内伤,却根本不zhì致命。那是唯一的办法!”

  “胡说八道!”白衣人dà怒道:“我费了这么dà的力气,将你的所有潜力都挖掘出来,将你的隐藏药力都挖出来,然后用dà神通隐匿天地,让你无处发泄,给你创造这么一个罕世难逢的dà机缘出来,你居然想就这么发泄掉?浪费掉?!”

  “罕世难逢的dà机缘?”楚阳捧着即将鼓破的脑袋,呻吟道:“是爆炸的机缘么?”

  就在这时,白衣人飘渺虚幻一般的从站在前方虚空中一下子飘近楚阳身前,淡淡的、有些不耐的道:“将战意压制气血,丹田吞吐一次,难道不可以?”

  楚阳强忍着经脉鼓胀欲裂的感觉,咬牙道:“战意升腾时,自然而然的气血如沸;如何用升腾的战意反而去压制气血★?zhì于丹田吞吐……更不必说了。丹田一吞一吐,浑身经脉逆转,在这等要命时刻,更加是连一点希望都没有……再说,就算丹田吞吐之后,经脉逆转成功,承受这样巨dà的力量,丹田也会爆裂的……”

  对于▲自己在如此难受的时刻,居然还有心绪与白衣人在探讨这等重要的武学问题,楚剑主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

  白衣人怒道:“蠢材!人体丹田乃是天地赋予的宝物,如何能gòu这般容易就爆裂?丹田吞吐乃是◇修行方法,如何便经脉逆行了?丹田吞吐居然需要经脉逆行来配合?这个dà陆教授了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狗屁不通的道理?!”

  纵然楚阳现在已经难受到到了崩溃的边缘,听了这句话也忍不住瞠目结舌:“这个dà◎陆教授了一下什么道理……难道你不是……难道你不是这个dà陆的人么?”

  白衣人冷哼一声,怒道:“这个dà陆如何容得下我!”

  这一句话出来,楚阳zhī觉得心中一震,头脑竟然出现了一丝短暂的停滞,与短暂的清明……那是一种几乎要天崩地裂的清醒。

  这个dà陆如何容得下我!

  这是何等的狂傲、何等的睥睨的一句话!

  极限的震惊之中,楚阳咬牙问道:“但……战意与气血,如何能……压制?”

  白衣人冷哼一声:“战意升腾在脑,气血如沸却因为心!这都不懂么?你不控制自己的心,如何能看得到dà道!”

  他双目凝视着楚阳已经渐渐地膨胀起来的身体,淡淡道:“若是你有一日,你能领悟我这句话的意思,做到战意升腾吞天噬地;但气血却是平稳运行如冰如雪,那么……在这九重天,你便可无敌于天下!”

  战意升腾吞天噬地;但气血却是平稳运行如冰如雪!如此,便可无敌于天下!

  楚阳心中一动,将这一句话牢牢地记在了自己心里。

  身体越来越难受,楚阳已经感受到自己的经脉慢慢的出现了裂缝,他试着按照白衣人所说的方法,将自己的战意往回收压制气血,但却试了好几次都做不到。

  白衣人默默的看着,终于叹息一声,道:“终究不是呵……罢了,便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白衣身影往前一飘,左手掌往上一兜,一握。

  楚阳顿时感觉到,自己升腾在◇表面的战意与心中的战意这种无形玄妙的东西,竟然被这一zhī手抓住了!

  攥住了!

  这根本就是无形的东西,却被白衣人就这么用实在的手指抓在了手里。

  楚阳甚zhì能gòu感觉到□,白衣人的手,冰凉!

  随即,白衣人另一zhī手却按在楚阳的心口,往里一压。

  楚阳胸口猛地往里一陷,一股冰凉的感觉涌进心口,那正在狂跳如奔马的心脏竟然慢慢的平缓下来,tóng时,白衣人左手掌往下一送,一放,那一股战意突然宣泄,头脑之中一股狂暴的情绪开始往下压迫……

  心脏的跳动越来越慢,上方的狂暴越来越激烈,上下完全矛盾!

  眼看就要在丹田汇合!

  就在楚阳的心脏停止跳动的那一刻,白衣人啪的一掌拍在他丹田,随即往外一吸,又往里一压。

  楚阳‘吭’的一声呻吟,zhī感觉丹田中的所有的灵力都被吸了出去,涓滴不剩,刹那间丹田之中空空如也,说不出的空虚◎难受。就像自己的修为在这一刻完全被废了一般的那种感觉。

  若是保持这种状态,肯定自己连一根手指头也不会听自己指挥!

  随即,狂涛一般的修为回转,刚才被吸出去的灵气,居然接着又被送了进来■。居然就这样的完成了丹田的一吞一吐!

  而且,楚阳发现,在丹田中空的那一刻,自己发现了一个dà秘密!

  那就是,丹田的所在,其实是一个无限dà的空间!而自己认为饱满鼓胀的修为,实际上,居然zhī是占据了丹田的一小部分!

  若不是完全中空,自己根本无法发现!

  这是为什么?

  但他来不及考虑,因为就在这一吐一吞的短暂过程中,整个丹田完全中空,经脉中那些所有即将将自己撑爆的灵力tóng时刷的一声进入丹田,而在这时,那刚刚吐出去的灵力回归,与这些刚刚进来的灵力融合在一起。

  丹田往外一鼓,随即恢复原状!

  从丹田开始,向上流动,开始新的循环……▲

  楚阳赫然发现,所有的难受,所有的鼓胀感觉,居然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而且体内劲气充盈,完全的是最佳状态。

  这样的整个九重天dà陆就连zhì尊都无法解决的问题,竟然用这样的方式,如■此轻松的解决掉了!

  这样的谈之色变的dà祸,居然乃是天dà的福缘?!

  楚阳这一刻真的糊涂了。

  这个白衣人,他到底是谁?

  这样的方法,剑灵绝对是不知道的。剑灵若是知道,恐怕自己现在早zhì尊了……而白衣人也说过:这个dà陆如何容得下我?

  那么他,到底是什么人?哪里来的?

  他为什么会呆在这黑血丛林?九重天这么dà,以他的修为,去哪里不是称王称霸?

  …………

  撑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