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零三章各逞心机


  第七部第二百零三章各逞心机

  “我快受不了了……”紫邪情悄悄地传音,绝美de脸上居然呈现出一阵煞白:“我一听到这声音浑身就打摆子……头皮一阵一阵de发紧发皱发麻……”

  这位纵横了数十个位面de大能一脸de心有yú悸:“我闯荡多少万年了……还从没害怕过什么人,但这位柔肠公子,实在是让我从心中油然泛起恐惧de味dào。他……他只用一张嘴,就能杀至尊啊……恶心死!”

 ◎ zhū葛文温文尔雅de笑了笑,dào:“夜兄,说正事。”

  夜弑雨扭了扭腰,撅着嘴dào:“文文……”

  zhū葛文终于激灵灵de寒颤了一下,嘴唇都变青了:“夜兄,你再这样子,我可就◇◎ zhū葛文温文尔雅de笑了笑,dào:“夜兄,说正事。”

  夜弑雨扭了扭腰,撅着嘴dào:“文文……”

  zhū葛文终于激灵灵de寒颤 zhūgěwénwēnwéněryǎdexiàolexiào,dào:“yèxiōng,shuōzhèngshì。”

  yèshìyǔniǔleniǔyāo,juēzhezuǐdào:“wénwén……”

  zhūgěwénzhōngyújīlínglíngdehánchànleyīxià,zuǐchúndōubiànqīngle:“yèxiōng,nǐzàizhèyàngzǐ,wǒkějiù☆什么都不说了。”

  夜弑雨显然并不在意,仰起脸,‘幽怨’着说dào:“文文,我对你de情谊,难dào你就真de视而不见?”

  zhū葛文呲了呲牙,终于忍无可忍,用一种温柔得几乎要腻死人●de声音dào:“夜兄,你对我一番情意,我岂能不知?只不过身处世俗,岂能不在意别人de目光,而你我又都是大家子弟……但,夜兄你既然都这么说了,小弟也表个态。这样,若你能说服夜氏家族,我就娶你过门。俗话说,三扁不如一圆啊哈哈……”

  这一次,轮到夜弑雨受不了,浑身寒毛直竖,嗖de跳了起来,咬牙切齿dedào:“滚!你这个死变态!”

  这一声大骂,却是字正腔圆de男儿声音。

  ■zhū葛文哈哈大笑,几乎笑出眼泪:“你这个死人妖!天天用这种手段捉弄别人,今日终于让你也尝到这种滋味!”

  夜弑雨气鼓鼓de看了他半天,终于还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又坐了回来。
  草丛中de紫邪情和楚阳还有楚乐儿已经是从嘴巴到心灵彻底de无语……

  若不是这两人终于开始说正事,三人几乎要晕厥在这里。

  同时楚阳心中也是赞叹不已,zhū葛文真不愧是智者家族出来de人物,这一招用其人之dào还治其人之身,用de漂亮至极。

  让夜弑雨这等厚脸皮de人,也为之汗毛直竖恼羞成怒。

  这看似开玩笑,却是两大家族de两大公子交锋了一次。夜弑雨目前处在全面de下风,因为他最拿手de恶心人de手段,已经被人用更加恶心de手段恶心了回去……

  楚阳心中暗暗dào:不知dào这个zhū葛文在zhū葛家族乃是排行第几?

  若是这样de人物在zhū葛家族还排不上第一位,那么,zhū葛家族de第一公子将是如何de心机?如何de可怕?

  楚阳又在心里想到:这个zhū葛文,比之第五轻柔如何?

  想了想,还是觉得zhū葛文要稍逊一筹。

  因为第五轻柔无论什么时候,都绝不会变了脸色。而zhū葛文,方才不管是手段所需还是控制不住,总之是变了变脸色de。

  只听zhū葛文说dào:“夜兄,浪总执法追捕洪无量已经数百年,这一次,分明是得到了确切消息,洪无量就在这里,但……浪总执法为何不亲自出手?或者说,让刑堂de人出手?反而要借助我们三大家族de力量……依你看,如何?”

  夜弑雨眉毛抖了抖,幽幽dào:“想必是家族那些老家伙们被这位刑堂de总执法抓住了把柄……这才不得不为他办事吧?”

  “废话。”zhū葛文白了白眼dào:“当然是被他抓住了把柄。但浪一郎与洪无量de恩怨,天下皆知;这次却不自己动手!这件事情,太也可疑。我说de是浪一郎de动机,并不是他指使我们de原因。”

  夜弑雨罕见de皱起眉,凝神思索,dào:“我们九大家族,落在执法者刑堂de把柄de确不少;不过……历代以来都是这样子;也没见得如何……执法者虽然强大,但要说完全压得过九大家族,却是未必。但这一次,浪一郎一说,几位老祖宗却立刻同意了,这一点本身也很可疑。”

  zhū葛文点点头,dào:“不错。”

☆  “至于浪一郎不亲自出手……更绝对不会是因为不好意思。”夜弑雨沉着分析。

  “废话!”zhū葛文哭笑不得。

  “浪一郎当年大闹洪无量老婆de葬礼,闹得沸沸扬扬,两人乃是情仇。”zhū●☆  “至于浪一郎不亲自出手……更绝对不会是因为不好意思。”夜弑雨沉着分析。

  “废话!”zh  “zhìyúlàngyīlángbúqīnzìchūshǒu……gèngjuéduìbúhuìshìyīnwéibúhǎoyìsī。”yèshìyǔchénzhefènxī。

  “fèihuà!”zhūgěwénkūxiàobúdé。

  “làngyīlángdāngniándànàohóngwúliànglǎopódezànglǐ,nàodéfèifèiyángyáng,liǎngrénnǎishìqíngchóu。”zhū葛文沉着分析:“到后来,浪一郎大肆捕杀洪无量de朋友,两人兵戎相见,生死为仇。不管是浪一郎还是洪无量,只要得到了对方de消息,就会立即赶去,平生志愿,就是手刃对方!”

  “但这一次,洪无量下落有了,浪一郎却不出手。”

  zhū葛文dào:“这其中,定有阴谋!”

  夜弑雨愕然dào:“不会这样阴险吧?你们zhū葛世家,什么事情都喜欢往阴谋上面联想,真是受不了你们……”

  zhū葛文dào:“浪一郎不出手,我认为,有两种可量。第一种,就是洪无量经过这么多年de销声匿迹,修为早已经今非昔比;浪一郎已经来找过洪无量,却吃了大亏走了……这才出动我们。”

  夜弑雨皱着眉不说话,良久,dào:“不会是。”

  zhū葛文也沉默了一下,dào:“第一个可能也是最不可能de。至于第二个……则就是浪一郎现在到了紧要关头……分身乏术!”

  夜弑雨收起了柔媚女态,目光闪亮,压低了声音:“你是说……他要晋升三品至尊了?此刻正是在突破瓶颈de时候?”

  zhū葛文奇怪de看了看他,微笑起来:“夜兄,你是在试探我么?”

  夜弑雨眨眨眼,笑了起来。◇

  zhū葛文哼了一声dào:“浪一郎在两百七十年前,已经是至尊三品!此事虽然绝密,不过……你一问,我就知dào你什么意思。夜兄,在我们zhū葛家族面前,你居然真de敢这么说话,你这点儿小心眼▲当真是让我佩服。”

  夜弑雨被揭破了心事,顿时故态复萌,又羞又臊de跺跺脚扭扭腰飞了个媚眼,嗔dào:“你好讨厌……”

  zhū葛文嘿嘿一笑。

  两大公子,都是各有心事;纵然是这样de谈话,也是各逞心机。互相为对方挖坑。

  夜弑雨故意说三品,若是zhū葛家族不知dàode话;zhū葛文自然会将这个消息报告回去;那么,zhū葛家族针对浪一郎de分析就会大打折扣。以后若是有了什么变故,zhū葛家族就会因为此刻de误判而导致损失惨重,最起码,也能影响一方计划。

  而zhū葛文接着指出,等于是又破了夜弑雨一次算计。

  现在真正迷惘de却成了夜弑雨。

  因为,zhū葛文分析de,浪一郎可能正在突破四品至尊。这个消息,对九大家族来说都是至关紧要。

  但这个消息,是真还是假?究竟汇报回去还是不汇报?汇报吧,万一有假呢?不汇报吧,万一是真de呢?

  若是当真了,调整了面对浪一浪de计划。那么就可能搬起石头砸蚊子那样de事情,浪费力量,这样会导致其他地方de实力削弱……

  四品至尊啊,能够注意他de,怎能是庸手?

  ■两大公子各有心机,表面上一团和气,你侬我侬,骨子里针锋相对,互相算计。

  因为大家都知dào,九重天万年轮回之期就要到来;而一旦九劫剑主出现,执法者虽然表面公允,但骨子里还是偏向九劫剑主de。●liǎngdàgōngzǐgèyǒuxīnjī,biǎomiànshàngyītuánhéqì,nǐnóngwǒnóng,gǔzǐlǐzhēnfēngxiàngduì,hùxiàngsuànjì。

  yīnwéidàjiādōuzhīdào,jiǔzhòngtiānwànniánlúnhuízhīqījiùyàodàolái;éryīdànjiǔjiéjiànzhǔchūxiàn,zhífǎzhěsuīránbiǎomiàngōngyǔn,dàngǔzǐlǐháishìpiānxiàngjiǔjiéjiànzhǔde。

  九劫剑主只要出现了,就代表着九大家族与执法者de蜜月期到了头。

  就算大战,也不是不可能。

  每一个万年轮回期,都会发生一次九大家族与执法者之间de大战,这种事……岂能不防?更何况现在已经是九千多年了……

  “那混蛋呢?”夜弑雨心中捉摸不定,只好改了话题,说话间,油然而露丝毫不掩饰de厌恶之色。

  “那混蛋正在调戏妇女。”zhū葛文哼哼笑dào:“那一会,我用天地神听探测这方圆数百里de动静de时候,正好听见那混蛋在说话。”

  “他在说什么?”夜弑雨很感兴趣de问dào。

  zhū葛文拿出一只奇形怪状de金属耳朵样子de东西,dào:“这天地神听催动一次,需要耗费真元太巨,我只听了几句,就听到兰若云说:姑娘,要不咱俩打?让他们都走?你是要去床上打?还是就在这里打?或者去水中打?还是在树上打?”

  zhū葛文居然学着兰若云de声音,惟妙惟肖,连里面含着de淫亵之意也是模仿de原汁原味。

  “现在,估计那混蛋正在那啥……打呢……”zhū葛文鄙夷dedào。

  夜弑雨大怒:“那厮又在调戏我们弱女子!他还说了什★么?”

  “我施展天地神听何等de耗费真元?只听到这几句就已经将我恶心de不行了。”zhū葛文怒dào:“难dào你以为我用天地神听嫩是听床脚de么?”

  夜弑雨同样大怒:“那混蛋摧残☆美女,你居然听见了都不管?就任由他胡作非为,给我们弱女子身心巨大de创伤?”

  zhū葛文哼了哼:“我想管,可是……此次出来,难dào你de家族没有告诫你?不要开罪兰若云?难dào你不知dào他背后站着de是谁?”

  夜弑雨yú怒未消:“可是我听见这种说话就气愤,活像是他正在强奸我一般……”

  “强奸你?他强奸你?!”zhū葛文终于一口茶水喷了出来,连声咳嗽。

  ………………

  今天第一更。求月票。

  昨天七夕,老婆给我买了一双鞋子,一条裤子,一打袜子,一打内裤,一条腰带,一件衬衣,一块手表,花了她俩月工资……俺就花了一百三十八块请她吃了顿饭,现在节日过了,秋后算账来了,目前俺正被勒令忏悔中……

  昨天摆了一个大乌龙,下午发现桌上摆着两盒巧克力,包装精美,顿时醋意大发,妈de居然还有人送巧克力!于是我悄悄把巧克力搬进了书房,一边码字一边吃,狠狠地将巧克力吃得干干净净。直打饱嗝。

  晚上老婆回来找不到巧克力了,纳闷之极:我买de巧克力哪里去了?原来是她买了俺俩晚上吃de。她一个劲de追问我是不是送人了?

  俺目瞪口呆,打了一个饱嗝,喷出来一股巧克力味……

  目前正被勒令忏悔中……

  哎,天气太热,俺脱了手表码字去(老婆刚给买de。嘿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