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一十四章好诗好诗?


  第七部第二百一十四章好诗好诗?

  麻烦终于到来了。

  紫邪情很郁闷,很生气。

  因为到了这里之后,她知道楚阳的大事要紧,所以就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这也是她一路上唯一的◆一次将脸蒙起来。

  不想惹事儿了。

  但是,事儿却找上了她。蒙着脸,居然还被人追到客栈来了。

  可见这帮纨绔子弟对于měi色的追求是如何的迫切!

  “大哥,女人长得mě▲i,真的是犯罪么?”楚乐儿有些不解的问道:“长得měi,就一定会有这么多的麻烦吗?如此说来,měi貌的女子,是不是注定一生不会幸福?”

  楚阳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对妹妹这句话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

  měi色。

  这种情况在下三天并不多见,就算有,也很少这么明目张胆。到了中三天,虽然情况稍有加剧,不过也还不是很乱。

  但到了上三天,却一个个的都是这般肆无忌惮!

  只走了一千八百里路,自己已经杀了这样的人连同他们的随从九百多人!而且,这还是在人烟不怎么密集的地方!

  由此可见,这个上三天的道德状况,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měi色……不是犯罪,也是犯罪。”楚阳叹息一声:“生在太平年代,měi色便是上天赐yǔ的财富,生在混乱的年代,měi色便是上天赐yǔ的惩罚。”

  “一般的人人品再好,也不能在这九重天守得住保护好měi貌的妻子。所以说,红颜薄命。其实并不是红颜薄命,乃是纨绔该死!”

  楚阳说完,就看向门口。

  自己三人住的,乃是天字一号房和二号房。一般能够住在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诸葛家族安排在这里,其实就等于是说:这三个人大有来头,不要招惹。

  如此明显的暗示,竟然丝毫不被这些纨绔们fàng在眼中。

  轰的一声,房门猛地被推开。

  门口,出现了一群的青年公子,一个个打扮的富贵◎堂皇,眼中却是露出急切地淫邪的光芒,看着房中。

  一眼看到紫邪情,顿时一个个都愣了起来。

  紫邪情在房中,并没有戴着面罩,此刻素面朝天,却是尽显她的绝代风华!纵然是此刻冷冷的看着他们,☆◎堂皇,眼中却是露出急切地淫邪的光芒,看着房中。

  一眼看到紫邪情,顿时一个个都愣了起来。

  紫邪情在房中,并没有戴着面tánghuáng,yǎnzhōngquèshìlùchūjíqiēdìyínxiédeguāngmáng,kànzhefángzhōng。

  yīyǎnkàndàozǐxiéqíng,dùnshíyīgègèdōulèngleqǐlái。

  zǐxiéqíngzàifángzhōng,bìngméiyǒudàizhemiànzhào,cǐkèsùmiàncháotiān,quèshìjìnxiǎntādejuédàifēnghuá!zòngránshìcǐkèlěnglěngdekànzhetāmen,也让这些位青年公子们一个个的心痒难熬起来。

  “冰山měi人,哈哈哈……我最喜欢爬冰山了。”孙残章的右脸上长了一个大痦子,此刻正哈哈怪笑。看着紫邪情,口水都几乎流了出来。

  另一个人长得跟孙残章差不多,一颗大痦子却长在左脸上,想必就是大公子孙断墨了。

  “měi人,你叫什么名字……哎哟哟……别瞪我,你一瞪我,情哥哥我浑身都酥了……”孙残章倚着门框,流里流气。

  后面一帮纨绔集体起哄:“二少,酥了么酥了么?要是连下面也酥了……那可就坏了……měi人儿还是我们享用了吧。”

  “是啊是啊,二少快伸手摸摸,还能用不?”

  “哇哈哈哈……”

  一阵怪笑声中,孙残章居然真的伸进手去摸了摸,转头哈哈大笑:“身上别的地方都酥了,只有这地方更硬了……”

  顿时淫邪的笑声震天。

  所有人看着房中的楚阳三人,都如是看到了měi味,似乎里面的人根本无法抵抗,一切都是十拿九稳,注定了的。

  “二少,不如让měi人儿来摸一摸吧。”一个纨绔大笑。

  “二弟,要不然这个还是我来吧……”孙断墨有些急切:“我一辈子都没见过这样天仙一般的měi人儿……”

  “那不行,说好了是我的那就是我的!就算你是我大哥我也不让!”孙残章很坚决。

  楚阳咳嗽了一声,慢慢道:“孙家的人?”

  “呀,这个小白脸还会说话呢。”孙断墨嘿嘿一笑,居然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口中啧啧有声:“一个大měi女,一个小měi女……这下子,可真是艳福齐天啦,残章,这样,你要大的,我要小的,如何?”

  孙残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楚乐儿,肉痛的道:“好!”

  楚阳眉宇之间黑气隐现。

  他的杀机已经不能遏制,强行压抑着道:“你们这样做,你们孙家,就由得你们么?难道你们家大人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

  他这么一说,紫邪情立即知道,楚阳已经是存了灭族的心!

  而这兄弟两人的回答,就是答案;就能决定他们家族的命运!

  “家族?阻拦我们?”孙断墨哈哈大笑:“老子做这等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小白脸,你以为,家族若是阻拦我们,我们今天会站在这里么?”

  孙断墨怪笑起来:“小子,你以为这个世界这么太平呢?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来到我们孙家的地盘,千不该万不该,你还带着一个měi人儿……哈哈,不过也好。也好。本公子就当是你为我送měi人来了,识趣一些,本少爷饶你不死。”

  楚阳淡淡的笑起来,嗯,孙家确定了。

  见孙家兄弟想要动手,楚阳大喝道:“慢着!”

  “慢着?”孙残章停◇住了手,看着楚阳:“小子,你的声音不小啊,居然敢这么大声?”

  “我只想知道,我们是如何倒得霉。”楚阳做出一副颓然的样子,道:“我们来到这里,立即就住进客栈,并没有遇到你们,而你们现在却是直接☆来找我们的麻烦。难道……你们看到了?”

  通风报信的人,更加不能fàng过。这些人,明知道自己惹不起,就去禀gào别的恶少,纵然不是自己动手,也要将人家糟蹋了……

  这是何等心态?这种人,比孙断墨兄弟两人更加的可恶!

  楚阳一个也不打算fàng过!

  斩草,就要除根。今天楚阎王打算实实在在的大开杀戒了!

  孙断墨哈哈大笑:“我们没看到,不过他们看到了,就等于是我们看到了。”说着嚣张的伸手一划拉:“看到了么?他们几个人看到了;好叫你得知,咱们这儿,有一大家族,四个小家族,成众星捧月之势。你知道那个大家族是谁家么?”

  “孙家?”楚阳皱眉问道。

  “聪明!”孙残章打了一个响指:“而他们几个,就是李公子,赵公子,钱公子,郑公子;咱们哥儿几个,向来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他们发现了měi人儿,就等于是我立即发现了……就这么简单,懂了么?嘿嘿嘿……你们以为,有诸葛家的武士带你们来住客栈,安排在天字一号fàng,哥哥就不敢动你们?真正笑话!”

  “原来如此。”楚阳站起身来,正气凛然的道:“原来是五大家族,纵容各自家族的恶少,为所欲为,肆虐乡里!如此恶瘤,本座当拔除之!”

  “呀呀呀……真是好大的口气,居然‘本座’起来了?”孙断墨鼻孔朝天,戏谑的一笑:“这么说,你也有点儿来历?”

  孙残章嘿嘿笑道:“咱们上来没下手,就是在套这小子的来历,被他盘问了咱们半天,咱们也该摸摸他的底了,嘿嘿,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哪一家的大少爷,竟然如此牛逼!”

  楚阳眼含煞气,啪的一声将一块令牌扔在桌上,淡淡道:“本座乃是东南执法者首席医师!你们敢对我动手?”

  现在他才拿出来,就是算定了这些人已经骑虎难下,不管他是谁,都是非要动手不可的!

  而现在一动手,就等于是与执法者为敌!

  先扣上一顶大帽子再说。毕竟这里乃是诸葛家族的领地,自己势单力孤,不仅需要先站住正理,而且要先站住大义,还要事先找好退路和后台。

  要不然,诸葛家族发难起来,自己虽然不惧,但也妨碍了自己参加万药大典的计划。

  但楚阳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见一块精致的玉佩落在桌上,孙断墨上前一把就抓了起来,凑上眼去观察,喃喃念道:“苍苍东南天地寒,执法人间莫潇然;一身正气混无惧,此心可对九重天!”

  念完,孙断墨居然很陶醉的摆了两下脖子,啧啧两声:“好诗!好诗!这首诗当真是写的不错,让本公子念起来,也觉得有些热血沸腾的豪迈啊……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还有这般文采。”

  楚阳纵然是在勃然暴怒之中,也不禁立即愕然。

  顿时感到了啼笑皆非!

  天下间,身为江湖世家儿女,居然有这般二货!

  这样的执法玉佩,整个九重天就只有九块,乃是执掌九大方向的九位总执法大人的标志!这九位总执法修为并不一定算是最高,但,其名望却是威慑天地。

  因为他们便代表了整个天下的执法者!

  至于执法者的刑堂暗堂龙堂虎堂……等等,统统是作为机动力量的存在。一般情况下,九位总执法,就将这九重天治的条理分明,秩序井然。

  一般的执法者身份牌,都是以铁铜银金划分;到了一定程度的执法者,就是白晶蓝晶墨晶紫晶四种身份晶牌,以紫晶牌为最尊贵!

  但真正的羊脂白玉玉质身份牌,普天之下,只有九块。上面有总执法的姓名,执法地点等等,汇聚成一首小诗。

  而这身份玉牌,天下皆知!

  一拿出来,就代表着寒潇然本人到来。这是何等的身份地位?

  如今,在这位孙大公子嘴里面,居然成了一首‘热血澎湃’的小诗,别的啥也不代表?

  …………

  补昨日第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