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一十八章现在你爽不爽?


  第七部第二百一十八章现在你爽不爽?

  这位执法者小头目浑身颤抖的带着属下,跟在一边,闷着头不敢靠的太近,也不敢离得太远,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他本来还想要派人去通知周亚德,但感到楚阳凛然的气息,却是连这个念头也没敢升起,就退在了一边。

  看着连打带吓带折磨,现在已经是不成人形的几位公子,心中越来越是震惊。这位爷,真是凶狠啊……

  这位特使大人真是彪悍;拿着东南总执法的令牌,居然直接在正南执法了。

  牛逼啊。

  真不知道今日他要闹多么大才会罢手?不过看这样子,想要善了……几乎绝无可能!看起来,这一次北风镇是要杀一个血流成河了。

  刷刷刷的声音连续响起,那是其他的四个jiā族的高手得到了消息赶来救人了。人群之中一阵骚动!

  波分浪卷一般的分开一条道路,几jiā人从人群中出来,看到楚阳身后自己公子惨不忍睹的被拴着游街,人人都是瞳孔猛地一缩。

  其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大步走出来,抱拳行礼,大声道:“这位朋友,请留步,在下乃是钱jiā人,这位朋友身后正在受折磨的,便有我们jiā公子。敢问我jiā公子因为何事得罪了朋友,竟然招致如此恶行?不管因为如何,阁下做得太过分了吧?须知人走江湖,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

  “竟然招致如此恶行……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理字?”楚阳淡淡的重复了一句,抬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今天做错了?我无理?”

  这句话很平淡,但一股山雨欲来的气势,却是油然散开。

  杀机隐隐。

  魁梧中年人竟然忍不住退了一步,强硬的道:“不管谁对谁错,但我jiā公子,却不能任由你折辱!你先○放了我jiā公子,孰是孰非,我们再论!”

  暗中跟着的那几位执法者眼睛一闭;完蛋一jiā!这钱jiā的人若是上来就道歉,还有可能被网开一面,现在……直接没可能了。

  只见楚阳缓缓点头,○○放了我jiā公子,孰是孰非,我们再论!”

  暗中跟着的那几位执法者眼睛一闭;完蛋一jiā!这钱jiā的人若是上来就道歉,还有可能被网开一面,现在fànglewǒjiāgōngzǐ,shúshìshúfēi,wǒmenzàilùn!”

  ànzhōnggēnzhedenàjǐwèizhífǎzhěyǎnjīngyībì;wándànyījiā!zhèqiánjiāderénruòshìshàngláijiùdàoqiàn,háiyǒukěnéngbèiwǎngkāiyīmiàn,xiànzài……zhíjiēméikěnéngle。

  zhījiànchǔyánghuǎnhuǎndiǎntóu,游目四顾,森然问道:“钱jiā的人来了,不知道李jiā的人来了没有?”

  “李jiā的人,就在这里!”左面,人群中分开一条路,数十个人森然而立,中间一位紫衣大汉,昂然而立,双目狠狠的看着楚阳:“小子,快放了我儿子!”

  原来是李jiājiā主亲自到来。

  楚阳眼睛冷漠而澄澈的看着他:“不问青红皂白,先要求放儿子??”

  李jiājiā主狞笑道:“小子,你已经死到临头,老子与你论什么青红皂白!”

  暗中几位执法者眼神怜悯的看着这位李jiājiā主:估计这句话出来之后,李jiā整个儿的完了……

  楚阳缓缓点点头:“好,真好……孙jiā的人在哪里?”

  一个大汉排众而出:“孙jiā的人在此!小子,你若是不放了我jiā公子,此地,便是你的死地!今日,便是你的忌辰!”

  几大jiā族的态度,一jiā比一jiā强硬。

  “很好!孙jiā也来了。”楚阳脸色越来越冷静,道:“钱jiā孙jiā李jiā都在了,赵jiā和郑jiā的人何在?”

  又是两伙人现身,大吼道:“先放人再说话!”

  “五jiā都在了!”楚阳哈哈一笑,道:“诸位的意思,我听明白了;也就是说,不敢谁对谁错,不管孰是孰非,我都必须先放人,是么?哪怕是你们jiā的公子先做了罪恶滔天的事情,我也必须先放人,才行?是也不是?”

  五jiā的人聚集在一起,足足三四百人,彼此看看,阵容雄壮,均是胆气大壮。

  钱jiā那大汉哈哈笑道:“你说的不错!就算我们几jiā的公子是错的,也是对的!你若是不放人,你也难逃一死!你身后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每一个,都bié想痛快的活着!”

  外面一声大喝:“说得好!”

  一个青衣老者缓步而进。

  钱jiā那大汉急忙躬身行礼:“jiā主,您老竟然亲自来了。”

  青衣老者缓缓▲点头,背负双手,缓步而行,鹰隼般的眼睛,紧紧的盯在楚阳身上,淡淡的道;“年轻人,我知道你颇有几分来头,不过,这里却是北风镇!老夫奉劝你一句,在你实力未到的时候,千万不要做一些冲动的事情。”

  “今日之事,只要你肯放人,再诚恳的赔礼道歉,请出你的师长来好好说话,老夫可以做主,就这么算了!否则,血溅五步,就在眼前!”

  青衣老者淡淡的看着楚阳:“年轻人,如何?”

  楚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这几个人想要抢我老婆……而且,他们已经抢过不少人的老婆,这种行为,在你们眼中,看来就是应该的了?”

  旁边那位大汉哈哈一笑,道:“这是九重天!知道么小子?资源也好,女人也罢,包括晶石,一切都属于强者!被人抢了老婆,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咱们并不认为这种做法是对的,但是,只要你有本事,你大可以也去抢bié人的老婆,只要你实力足够,没有人会说你!懂么?”

  楚阳古怪的笑了笑:“是这样么?”

  那大汉肯定的道:“是的。”

  楚阳抬头看着青衣老者和另外几jiājiā主,淡淡的问道:“你们并没有说话,看来,你们对他的说法,也是认同的?”

  青衣老者皱皱眉:“你先放人!老夫命令你,先放人再说!”

  “命令我??”楚阳哈哈大笑,身形往前一飘,负手在后,淡淡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大开杀戒了!”

  他两眼缓缓的扫过在场的五大jiā族的人,出声说道:“还请无关人等躲开一些,免得误伤。”

  不用他说,人群也已经散开的远远的,只有楚阳自己与五大jiā族对峙。

  五大jiā族的人冷眼看着楚阳说话动作,眼神中都有嘲讽之意。这小子当真是胆大包天,难道他想以他一个人的力量,与五大jiā族抗衡不成?

  ‘你们说的这些话,打消了我心头最后一点顾虑。”长街中,楚阳黑衣在秋风中飘起,飒飒有声,微笑道:“我本来对灭人全族颇有顾虑,认为那是不道德的。不过现在才明白,什么是一丘之貉,什么事死有余辜!”

  “今日在场五大jiā族!”楚阳冷冷的看着对面的众人,一字字道:“我在此对天立誓,此五大jiā族,在今日之后,由上三天除名!必将斩草除根,鸡犬不留!”

  他顿了顿,一字字接了下去:“五大jiā族之中,男女老幼,一概杀之;无一人,得脱刑罚!”

  此时,人群中一片静寂,楚阳的声音,淡淡的悠悠的传了出去,远近皆闻。

  顿时人群之中一阵骚动。

  青衣老者竟不动怒,有趣的看着楚阳:“你居然想以一人之力,杀尽五大jiā族?哈哈哈……”

  身后众人,齐声笑了起来。

  楚阳冷淡地看着他们,眼中杀机越来越浓,突然长吟道:“一身纵横人世间,一剑在手何谓难?斩尽天下意未尽,屠遍人jiā不等闲!剑下血yǒng千尺浪,脚底白骨万仞山!屠尽苍生九万万,第一滴血犹未寒!”

  这是当初在中三天极北荒原,剑灵出手时,吟的一首诗。

  那一次,剑灵出手,剑下无一活口!

  这一次,楚阳在这等时候,将这首诗又念了出来。他的决心,已经与当时剑灵一样。

  杀!

  绝不留活口!

  “小子,看来你是不识抬举了?”青衣老者钱jiājiā主一双眼眯了起来,杀机隐现。

  楚阳嘿嘿一笑,身子一退,退到钱jiā公子哥儿身边,一伸手,狠狠一扯!

  钱jiā纨绔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天空。

  他的左手,连皮带骨头,带着长长的筋,被一把拉了下来!一声惨叫之后,就是彻底的晕了过去!

  楚阳飞起一脚,将地上一块泥tǔ踢了起来,一脚带着泥tǔ,就踩在了断骨茬上!用力一碾。

  回过头,向着钱jiājiā主咧嘴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却是带出来了森森的寒意:“钱jiā主,这样做,你满意不满意?爽不爽?”

  说着抬起脚,一脚▲跺在钱jiā纨绔的裤裆里,啪啪两声,似乎两个鸡蛋在他脚下被踩爆了,顿时血肉淋漓的一团,鲜血yǒng泉一般从下身流了出来。

  “若是刚才不爽,现在,你爽不爽?”楚阳冷笑着看着钱jiājiā主。 ◆
  钱jiājiā主本来镇定冷静的脸刹那间完全扭曲!

  亲眼看到自己的儿子在自己眼前被人如此虐待,甚至,当场踩碎了子孙根,这是何等感觉?

  他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怒吼一声,一颗心似乎在这一刻被活生生撕裂:“小豪!!”他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

  “小子,你伤害了我的儿子,我发誓,必将你千刀万剐!”他抬起头,两只眼睛已经变得血红!

  “你的儿子也曾这样对待bié人,而且,不止一个。”楚阳淡淡的道:“你的儿子是儿子,bié人的儿子女儿就不是了?”

  “放你妈的屁,那些下贱的人,如何能跟我儿子相比?十万个下贱的奴才,怎么比得上我儿子一根汗毛!”钱jiājiā主跳脚怒吼。

  楚阳冷酷的笑了:“不能跟你儿子相比?我现在就让你儿子跟那些人根本无法相比!我让他就算下了地狱,那也是个残缺不全的鬼!”

  出手如风,刷的一声,就将这混蛋的两个眼珠子抠了下来。

  …………

  我自己不知道这是第几更了……只说三个字,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