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二十章痛快!真是痛快!


  第七部第二百二十章痛kuài!真是痛kuài!

  楚阳分明用眼角的余光注意到le这位钱家家主的行动,但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根本不管,也不加以阻拦。

  混账东西,你马上就会知道你错的多么离谱。

  本少爷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刽子手,而你找的那个,却绝对是一个远古的魔王!去吧去吧,去碰个头破血流吧。

  钱家主身如电闪,kuài如飘风,顺顺利利的就来到le紫邪情面前。说句实在话,这样的顺利,是他绝对没有想到的。

  真是天助我也。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心中已经在想着,只要这两个女人到手,那小子受我胁迫,我该如何如何如何……

  正要下手,却见那两个女人,一大一小都对自己亲切的笑着。

  小的那个一双眼睛弯成le可爱的月牙儿,都眯le起来;甚至嘴边的小兔子牙也露出来一点点。

  大的那个看着自己温柔地笑着,就像是一只看到le鸡的狐狸。

  钱家主有些懵。

  我是来抓你们的,你们笑什么?莫非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是两个白痴不成?

  但下一刻他就不再考虑这个问题,大喝一声:“两个贱婢!……”

  他本来想说:“给我滚le过来!”

  但话到嘴边,只觉得头脑猛地一晕,不知怎地居然变成le这样的一句话:“两个贱婢!……你们在笑什么啊啊啊……嗯哼……咩咩?”

  暗中的几位执法者早在注意,此刻见情况不妙,立即就要跳出来保护这两个女子。药师特使的家眷在这里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出le意外,那自己这帮人可就真的不用混le……看这位特使大人,杀人杀的多么的熟手啊……

  但大家刚要出手,就听到le这样的一句话,顿时本来已经跃起来的身体一口气顿时泄le,狼狈不堪的摔下地来,直摔的浑身疼痛还是瞪大le眼睛,不可置信。

  看着钱家主凶神恶煞的冲上前去,然后张口就是大骂le一句!但接着就一下子温柔起来,甚至做出来一幅摇头尾巴晃的样子,用最最最肉麻的口气,说出来le后一句话:你们在笑什么啊啊啊嗯哼咩咩?

  几位执法者只觉得天雷阵阵的照着自己头皮轰le下来!

  一时间浑身寒毛直竖,毛骨悚然。

  尤其说这句话的还是个老头子……那就更加的匪夷所思le。

  相比较于执法者们的震惊,钱家主更加震惊到le几乎崩溃的地步!他心中分明想的是那个,嘴里却清晰的说出来le这个!

  他清清楚楚的听见自己嘴里冒出来这一句话,顿时就愣le,一把就捂住le自己的嘴,惊恐的停le下来。

  这是咋回事?

  楚乐儿有趣的看着钱家主,就像是看着一个耍猴戏的。

  紫邪情淡淡的笑着,看着他。目光却是冷冽如冰,寒凛如刀!对这从上到下无耻的一家子,紫邪情作为女人,比楚阳更加的痛恨得多!

  只有女人才能明白女人的苦,也只有女人才能体会这些人做下的暴行,◎是如何的可恶,如何的不可原谅!

  “这是怎么回事?”钱家主惊恐地看le看自己。

  话一出口,突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又正常le。

  难道刚才是中le邪?

  他惊魂未定的想le想,觉得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抓住这两个女子,至于中邪不中邪的……事情之后再说。

  于是飞身再起!

  但是,他姿势潇洒的跳le起来,本是往前冲的身子却是在半空中突然间来le一个鲤鱼打挺!

  这一下可不得lele。

  他的下半身在往前冲,他的上半身却不听使唤的鲤鱼打挺往后翻,咔嚓的一声清脆的响,钱家主直挺挺的摔在le地上,呲牙咧嘴。

  腰已经扭le。

  这事儿说出去,绝对是一个大笑话。扭le腰这等事,就算是武宗,也不会出现这种事,而钱家主堂堂一位武君,居然自己把自己的腰扭le!

  附近的几位执法者已经看呆le。

  一个个伸着脖子瞪着眼睛,如同打怔le的鸡。

  今天可真是见识le……

  随即,发生le更加惊人的事情。

  只见钱家主突然从地上跳le起来,大骂一声:“我真是个王八蛋啊!”

  一位执法者咕嘟一声就吞le一口唾沫,两眼发直:“**!这位钱家主莫非是疯le?”众位执法者一头。

  只见钱家主一把鼻涕一把泪,脸上带着恐惧到le极点、不可思议到le极点的表情,抬起手来,一巴掌又一巴掌狠狠的打自己的耳光子,一边打一边骂:“我真是个王八蛋啊!我祖祖辈辈都是绿帽子戴出来的啊!我直接就不是人啊,你们知道ma?我是个畜生啊!我爹我儿子我祖宗都是畜生啊!我不仅是个畜生,我还是个杂种啊!而且是杂le好几★杂的杂种啊!我每年去祖坟祭奠,别人用的是酒,我家用的是尿啊!我上八辈子祖宗男的都是太监啊,我十六辈子祖宗女的都是妓女啊……我***我们家族太杂种le啊……”

  噗噗……

  几位执法者整▲齐的倒在le地上,一个个浑身颤抖起来。

  见过会骂人的,但却绝对没见过骂人骂的这么狠的,更没见过骂自己骂的这么狠的,而且是连祖祖辈辈都骂le进去……

  这位钱家主,也实在是人才le……

  钱家主修为深厚,声音那是何等的巨大啊?简直是振聋发聩!远近皆闻!

  四周所有听到的人,都愣le起来。

  就这么一声一声的骂着,一边狠狠的打着自己;打着打着歪歪扭扭的一边打一边骂走到儿子身边,干净利落的就将自己儿子的脖子扭le下来,用力撕le撕,将儿子脑袋拧下来!

  接着就将自己儿子的脑袋抛le起来,非常潇洒的一个飞腿,一脚将自己儿子的脑袋踢上le半天空!

  嗖的一声,钱公子的脑袋就火箭一般冲上去。

  钱家主一个箭步跃起,在半空中一记鞭腿,动作潇洒利落!

  嗖……

  儿子的脑袋飞得无影无踪。

  随即钱家主就落下地来,拍着胸脯手舞足蹈的大吼大叫:“痛kuài!实在是痛kuài!将这等杂种断子绝孙,简直是痛kuài的无与伦比!哈哈哈哈……”

  然后就委顿在地上,大哭起来:“儿啊……为父是中le邪啊……”

  居然又清醒le。

  清醒le不过片刻,就开始揪住自己的头发,咬牙切齿的大骂:“你这个杂种!”

  噗地一声,将自己的一头头发硬生生的薅le下来!兀自跳脚怒骂不休,将自己的眼珠子扣下来,狠狠扔进嘴里大嚼,接着就是左手,势大力沉的一拳打在自己丹田,与此同时,右手一记龙抓手,功力深厚的抓进le自己的裤裆!

  大吼一声:“断子绝孙吧!杂种!”

  一声惨叫,钱家主倒在le地上,一个劲的抽搐,痉挛……

  悲痛的无以复加:“我看不见le……我看不见le……我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每一件事情,他都是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却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手脚,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亲手将自己儿子杀le。

  亲手抓瞎le自己,阉le自己,然后又废le自己修为……

  整个过程,神志清醒……

  这种恐惧,简直是集天下于大成!而且,自始至终,他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路边,一个中年人看的热血沸腾!忍不住大呼一声:“痛kuài!实在是痛kuài!将这等杂种断子绝孙,简直是痛kuài的无与伦比!哈哈哈哈……”

  这句话,与钱家主刚才说的一样,但其中意味,却是大不相同。

  说着,突然间从地上捡起一把刀,不顾生死的冲le过来,一刀就将钱家主的脑袋砍le下来,状若疯狂的仰天大叫:“我报仇le!我报仇le!呜呜呜……我报仇le!夫人,女儿!我报仇le你们看到le么?你们看到le么?”

  他放声大哭,像个孩子;哭le一会,突然提起刀,用尽le力气,在钱家主和他儿子身上乱砍乱剁,直到没有le半点力气,才停le手,对着楚阳正在厮杀的背影噗通跪下,连连磕头,只将自己前额磕的血肉模糊!

  “恩人,谢谢你!谢谢你!可惜小人今生不能报答le!来生必报答恩人!”

  他也不管楚阳看得见看不见,就这么疯狂磕头。

  然后站起来,一刀捅进le自己心窝里,大叫一声:“夫人,你带着女儿慢走一步,我来向你们报告好消息le!我报仇le!我报仇le哈哈哈……”

  终于倒在血泊中,无声无息。

  四周静静的,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眼中都有深深的同情,和对这几个家族浓浓的恨意。

  这个中年人两个女儿,都是出落得如花似玉,却都毁在钱家主儿子手里,◆因为反抗暴行,被奸污之后又卖进le妓院,而且不准赎身,妓院也不准收费,等于免费妓女,不堪蹂躏,自杀身亡。

  妻子悲愤交加,不顾身份悬殊,去找公道,第二日被发现浑身**的被吊在大树上,已经没le呼吸。

  这中年人世代经商,本来家境富足,颇为小康的日子,就突然间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此刻,看到钱家终于遭le报应,简直是痛kuài的一颗心都要爆炸le!

  他心如死灰,生无可恋,活着只是为le报仇,就是为le看到公道。如今心愿已le,一刀插进自己心脏,脸上竟然带着由衷的满足笑意。

  …………

  被超le,但我们还有时间!!呼叫月票支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