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三十六章世家本质!


  第七部第二百三十六章世家本质!

  凌寒舞看着楚阳出去,目光中带着赞赏与凝重。

  这个少年,绝不简单。一开始引他过来,只不过是因为,是自jǐ老友de弟子,也是自jǐ情敌de传人☆

  所以,凌寒舞想yào看看,这少年是什么样子。二者,便是因为,这个少年de所作所为,着实是让他喜欢,尤其是以美色引纨绔杀之;更是让人心中一畅!

  你不是喜欢美人么?我就让你因为美人而死!

  对于色狼来说,这无疑是一种最让人解气de死法!

  但接触之后才发现,这个少年de恐怖程度,还远远de在自jǐ估计之上。但直zhì今日,才发现,自jǐ仍然是远远de低估了他!

  可怕de人!

  他沉默了许久,才道:“霜儿,你喜欢那个女人?”

  那少年低下了头。并不说话。

  凌寒舞道:“所以你想杀了楚阳?”

  那少年依然不说话。

  凌寒舞并不理他,自顾自de道:“而且,你已经有了安排?即将动手?”

  那少年微微抬头,还是一言不发。

  凌寒舞淡淡道:“我不干涉你,我也不阻止你。少年人,总yào吃些苦头。哪怕这些苦头,是自jǐde生命!你可以按你所想de去做,不过,成了是他命不济;死了是你命不济。”

  “凌氏家族,与此事无关。”

  凌寒舞站了起来,径自回房。

  一位zhì尊高手考虑了一下,跟着他出来了:“二爷,这样岂不是让霜少去送死?对方深不可测,而且有了防备,而且今日,等于是警告了我们,一旦霜少下手,他们也绝对不会留情de。”

  凌寒舞冷冷道:“你说de不错,对方已经给出了警告,这次de警告,就是给我们面子。yào不然,人家可以直接动手!我和他师父de情分,对于他来说,能杀而不杀,该杀而不杀,一次就足够还清了!所以,在这次警告之后,若是霜儿动手,必死无疑!”

  “但正如楚阳所说,所有觊觎美色而且想抢夺杀人de人,死了,也不必埋怨!我们凌家有这样de人,我凌寒舞深以为耻!只恨不能亲自动手,他若自jǐ找死,再好不过!”

  凌寒舞冷酷de说完,扭头进房。

  只留下一句:“任何人若是想yào与他帮忙,死了,与凌家概无关系!哪怕供奉大人怪罪,也只怪罪我好了。若有人因为这种事报复,先踏过我凌寒舞de尸体!”

  这位zhì尊愣愣不语。

  低叹了一口气,喃喃道:“少年人血气方刚,霜少岂能不动心?虽然yào杀楚阳,未免过分,不过,二爷de脾气,也实在应该改一改了……对自jǐ家人,难道也与对待外面de那些色狼一般么?”

  ……

  房中,楚阳一边走进来,一边身上冒出雾气,片刻之间,衣衫已经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淡然在桌边坐下,道:“你想亲自动手?”

  紫邪情冷冷道:“那个家伙,是什么大供奉de干孙子,继承香火所◎用……嘿嘿,居然yào先用药,抓住乐儿,以此威胁你,然后派人偷袭,干掉你,霸占我!这计策,真正狠毒。想不到这家伙一句话没说,却是焉毒焉毒de。”

  那家伙叫杜寒霜,乃是凌氏家族现在de大供奉杜◇莫愁de干孙子;这次出来,乃是纯为长见识而来。

  杜莫愁为了武道,终生未娶,临到老来,却是感觉香烟难继,于是就收了一个干孙子,改为杜姓。

  实际上,各大家族之中,这样做de人实在很不少。

  杜寒霜看上了紫邪情美色,这几天以来,更是魂牵梦萦,犹豫挣扎了好几天之后,终于决定下手。召集心腹,在自jǐ房中密谋。

  但紫邪情何等修为?他de密谋,就算紫邪情在数十里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更何况是在眼皮子底下?虽然有圣级de屏蔽,但这样de屏蔽,对与紫邪情来说,绝对de等于没有!

  楚阳有趣de一笑:“原来如此。凌寒舞现在心中想必很懊丧!他最恨de,就是纨绔,可是他自jǐ带de人之中,居然就有这么一个。”

  随即眼中露出杀机:“居然还将脑筋动到了乐儿身上?”

  “你不必管这件事。”紫邪情淡淡de笑了笑:“所以,今晚上你就睡觉吧。若是他们动手,你出手de话,不合适。”

  ……

  当晚杜寒霜考虑好久,终于还是决定行动。

  已经有几人提醒了他,那个女人恐怕不简单,但是,一个那么年轻de女子,就算是厉害,又能有多厉害呢?

  雨中不湿……就算是王级,也可以做得到de;以这个拿来做强大de理由,岂不可笑!

  再说,如此绝世妖娆,此生若不能拥有,岂不虚度此生?

  杜寒霜越想越是心中火热。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了。

  ……

  当晚,楚阳蒙头大睡,什么都被管。一切事情,天塌下来也有人在顶,自jǐ操心什么。

  第二日,清晨。

  众人起床出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但队伍都在门外集合准备出发de时候,却发现少了五个人。

  楚阳与紫邪情楚乐儿安然自若,走在前头。这其中,楚乐儿自然是真正地安然自若,因为她什么都不知道。

  但楚阳和紫邪情却是心中有数。

  凌寒舞皱着眉头,喝道:“去找!”

  少了杜寒霜,和三个圣级,一位君级。

  无声无息de就没有了。

  昨夜,他们一直在侧着耳朵听着,听到杜寒霜低声de号令,甚zhì,手势de声音;接着五个人出动de声音……随后……

  随后,就没有随后了。

  因为一切,就突然de消失了!

  这种情况,让众人心中大骇!

  又有人去哪几个房间搜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远远近近de查看一遍,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凌寒舞听着汇报,瞳孔一缩。默默de看了楚阳与紫邪情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目中神色,有怅然,有快意,有恨铁不成钢。

  但凌家de一位zhì尊高手,却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一路上,走到紫邪情跟前,淡淡de道:“紫姑娘,好手段。老朽可否请问,紫姑娘是如何做到de么?”

  紫邪情冷冷de抬起眼,看了看他:“原来你们都心中清楚。”

  这位zhì尊一滞,有些语塞。

  明明知道,却放任家族子弟去强抢民女……这可是说不过去de事情。虽然对方并不是‘民女’……

  他咽了口唾沫,道:“还请紫姑娘解惑。”

  紫邪情冷淡de道:“其实我知道你们知道,但我以为你们会装聋作哑。本来到目前为止,你们凌家是很让我满意de,只不过,你实在应该再沉默下去de。”

  这位zhì尊淡淡道:“可惜,我们凌家子弟,就算犯了错,也是自jǐ教训de。zhì于别人……呵呵,替我们教训了不肖子弟,但也yào给我们一个说法de!”

  紫邪情de眉毛危险de皱了皱,淡淡道:“是么?”

  “正是如此!紫姑娘,你杀了人,莫非连一点说法,都不给么?”这位zhì尊针锋相对de问道。

  “我还以为……你们凌家yào给我一个说法de。”紫邪情有些意外de道:“我没有想到,你们来是向我yào说法……若是作业,我只是一个弱女子,那么,我此刻该找谁yào说法呢?”

  这位zhì尊淡淡道:“可惜紫姑娘你并不是弱女子。”

  紫邪情缓缓点头:“好,我便给你们一个说法。这个说法便是……他们该死!”

  这位zhì尊脸上怒容越来越是浓重,道:“纵然该死,也不应该你来杀!”

  紫邪情呵呵de小了:“不应该外人来杀,而你们自jǐ却不会杀。是这样de意思吧?如今,我已经杀了,你待如何?”

  这位zhì尊怒道:“你杀了人,总该留下尸体!莫yào忘记,在你面前de,是凌家de人!”

  “尸体!”紫邪情嘲讽de道:“莫非你还想披麻戴孝,去做那孝子贤孙?”顿了顿,道:“凌家de人,又如何?”

  这位zhì尊脸孔涨红了:“紫姑娘,未免欺人太甚了。”

  紫邪情不耐烦de道:“究竟是我欺人太甚,还是你们凌家欺人太甚?先强抢女子在前,又兴师问罪于后。居然是我欺人太甚了么?”

 ▲ “这便是江湖。”这位zhì尊阴沉de道:“紫姑娘,以你de修为,应该知道,就算是行侠仗义,也需yào资本和实力de!”

  “欺人太甚了……既然如此,那我不妨真正de欺人太甚一次!”紫邪情淡淡☆道:“刚才你说,你们凌家人,只许你们自jǐ教训。只不知,我教训你可以不可以?”

  这位zhì尊瞪着眼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起来:“紫姑娘是想与老朽印证印证?老朽欢迎之zhì!正有此意!”

  紫邪情淡淡摇头:“不,只是想教训!”

  突然抬手一巴掌,就打了过去。

  这位zhì尊分明看到那嫩白de小手拍来,也想yào出手抵挡,也想yào摇头闪避;但,他全想到了,却没有避得开!

  速度这么慢,自jǐ竟然没有避开?

  “啪!”

  一声响亮。

  这位zhì尊de身体,就火箭一般从马上被shàn飞了出去,在空中手舞足蹈,跟头连天,一路翻翻滚滚,直出去了一百多丈!

  紫邪情在马上纹丝不动,双目冷然。

  另外两位zhì尊与凌寒舞大吃一惊,转头看来。

  刚才两人de谈话,几个人都听在耳朵里,凌寒舞本想制止;但一眨眼de功夫,一位zhì尊居然就被打飞了!

  毫无还手之力。

  另外两位zhì尊哼了一声,眼中露出怒火。身子一闪,就yào动手。

  “你们明知道是非曲直,也yào动手么?”紫邪情淡淡de问道。

  这时,那位被打飞dezhì尊也刷de一声飞了回来,咻咻喘气,双目中,怒火冲天,半边脸,居然已经肿了。

  楚阳在一边冷眼看着,并不劝阻。

  清晨,紫邪情曾经跟自jǐ说过一句话:凌寒舞与你师父是好友,但世家之中,这样de人太少。你莫yào与凌寒舞交好,就认为凌家人都是好人。今日,我便让你看看世家de本质。

  楚阳当时还有些不以为然。

  因为凌寒舞昨夜既然放任他们来送死,便是认为他们咎由自取,今日就绝不会有过激行为。

  没想到话语还在耳边,冲突就已经起来了。

  楚阳默默地看着。看着三位zhì尊,几位圣级围住了紫邪情,心中de苦涩,也在慢慢de扩大。

  世家果然还是世家。

  纵然这些人知道,什么是对de,什么是错de。一个个也都是深明大义,但,真正到了他们自jǐ人de时候,还是护短得多。

  你就算是帮他们家族铲除了毒瘤,但,也是损害了他们家族de权威。所以,必然yào有个说法。而此时de说法,便是为了家族de名声,在这个前提下,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对也是错,错也是错!

  “你怎么说?”楚阳问这个来到自jǐ身边de凌寒舞,静静地问道。

  凌寒舞脸上有苦涩,道:“这便是世家!也是我最不喜de地方。”他长长de叹息一声,道:“现在de世家,已经变质了,已经变成了势力。”

  楚阳皱皱眉:“世家,势力……”

  凌寒舞苦涩de摇摇头:“所谓de深明大义,江湖规矩,只是强权下de公道!楚阳,让他们打一场吧。不yào出人命就行。”

  楚阳嗯了一声,淡淡道:“世叔,若是凌家做了不对de事情,惹上了强大de敌人。你明知道此事乃是凌家不对,会不会也参与战争呢?”

  凌寒舞苦笑道:“我不知道。”

  楚阳点点头:“我理解你!”他沉吟了好一会,才缓缓道:“原来◇,这就是世家!”

  他长叹一声,道:“世家,终究是不如国家de!”

  他想起来,下三天虽然征战连绵,高手也不多。但却有官员,有法制。所以看起来,比中三天和上三天,yào有秩序de多。 ◇
  而在上三天,却非常令人不舒服,原来便是如此。

  世家,永远是护短de。纵然自jǐ家族de人十恶不赦,但别人杀了,依然yào给说法!而绝不会吃哑巴亏!

  纵然其中有凌寒舞这样d●★e人物,也不能改变世家de本质。或者说:就算是凌寒舞当了凌家家主,也无法改变!

  九劫剑主整顿九重天,若是将这样de九大世家,换成另外de九大世家,岂不是换汤不换药么?

  楚阳心中沉思●着,若是将来,我该怎么做呢?

  那边,紫邪情一声厉啸。

  战斗已经展开!

  …………

  这一节,算是楚阳de思考吧。将来de路,怎么走,兄弟们在书评区提提建议。我去看……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