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天意如是即如是


  第五qīng云还待叫嚣,却一下子看到了第五qīng柔冰冷的目光。

  旁边,两位第五家族的圣级高手,一脸的崩溃和羞愤再加上狂怒,恶狠狠的看着他。

  两位圣级高手很崩溃!

★  他们两个负责护法,第五qīng柔千叮咛万嘱咐,两人yě是信誓旦旦的答应。哪想到到了最后时刻,两人竟然同时被nà天地之威震慑了心神,不知不觉的就在nà里看了起来。

  偏偏在这时候,第五qīn☆g云好死不死的闯了进来!

  第五qīng柔的小院,平常就算是好几个月,都不见得会有人来。而第五qīng柔向来yě不喜被人打搅。可说是清静之极。

  这一次,为了更加避免打搅,第五qīng柔还特地请来了两位圣级九品的高手护法。而且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随时注意门外的动静。一旦有事情,哪怕是杀人,yě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一步!

  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万无一失。

  但,事情就是如此的诡异!

  在你偏偏以为万无一失的时候,却偏偏就出了事情!而且是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最后时刻,大门竟然被轰烂了!

  这一刻,第五qīng柔心中的懊丧实在是难以形容。

  但他毕竟是没有发作出自己的暴怒,他疲倦的摇摇头,转回脸去,摆了摆手,qīng声的道:“拖出去,斩了。”

  第五qīng云大惊:“你你……你出卖了我你居然还……”

  但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两位圣级高手凶神恶煞的拎了起来。往外拖走。

  第五qīng云这才知道,第五qīng柔是说真的,不由惊恐的挣扎起来:“qīng柔!qīng柔!你你……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啊……”

  他一路倒退着被拎着往外走,一路大叫,终于绝望,大吼道:“我是诸葛家族的执事,你有什么权利处置我!你有什么权利?!!”

  第五qīng柔淡淡的垂着头,不吭声。良久,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两位圣级高手飞身而进,肃立在第五qīng柔面前:“qīng柔……我们……”两人脸上都有止不住的惭愧。

  第五qīng柔长叹一声,淡淡道:“这是天意……不怪你们。”

  他若是责怪,这两人心中还好受一些,但他确实不怪罪,两位圣级脸上更加一阵红一阵白的难受起来。

  “是我的错。”第五qīng柔微笑道:“我本应该想到的。而且,门口yě应该预先留几个人站岗。但我没有想到。导致了这一次……”

  然后他疲倦的挥挥手:“你们退下吧,我受了反噬,需要好好的休息。”

  两位圣级神情复杂的退了下去。

  第五qīng柔缓缓站了起来,身子一个踉跄,在嘴角又溢出了鲜血。他的神情有些委顿,但却充满了疑惑。

  “为何?这门口岗哨我本应想到的。为何我竟然没有想到?纵然普通人的存在,他们的生机会干扰天机透落,但,只要站在街口不就行了么?为何我竟然没有想到?” ★
  “这实在是不应该的!”

  第五qīng柔叹了口气。

  其实这件事真是匪夷所思,要说怪罪谁,真没理由。两位圣级护法,又是在偏僻荒凉的地方,有圣级的神念笼罩,方圆百丈都没人进得来★
  “zhèshízàishìbúyīnggāide!”

  dìwǔqīngróutànlekǒuqì。

  qíshízhèjiànshìzhēnshìfěiyísuǒsī,yàoshuōguàizuìshuí,zhēnméilǐyóu。liǎngwèishèngjíhùfǎ,yòushìzàipiānpìhuāngliángdedìfāng,yǒushèngjídeshénniànlóngzhào,fāngyuánbǎizhàngdōuméirénjìndélái★。何必还要看门的?这样子还能被人如此剧烈打搅,yě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第五qīng柔其实只是少算了一点,nà就是:当九心测天的时候,只要看到了nà种情况,无论任何人的心神,都会被吸引住!

  但第五qīng柔第一次施展九心测天的秘术,又岂能什么都能想得到?

  “难道这真的是天意?天意让我看不到第五家族的未来?”第五qīng柔默默的说道,他的长袖一卷,将地上七枚铜钱卷在了手中◎

  随即向着房中走了两步。走到石桌前。又站定,身子摇晃了一下。抬手在石桌上扶了扶;终于还是忍不住一掌落下!

  石桌粉碎!

  第五qīng柔的暴怒,yě终于发泄了出来!

  “我本想借楚阳的手除掉他,没想到最终还是我自己下了手!这一次,又是我稍落下风了。”第五qīng柔自言自语,自嘲的说道:“楚阎王,你让我算计一次……就不行么?”

  想到自己一生以智谋安天下,平生算计,都是无往而不利。但却偏偏在楚阳手上连连吃瘪。不由得郁闷之极……

  长叹一声,说道:“天意如是即如是……”

  (这里解释一句;很多人说,第五qīng柔演算天机居然被人打搅了,太可笑。实在是这种说法很无稽。就仅举一个例子来说:诸葛亮在百万大军之中都能被魏延在最后时刻扑灭了七星灯,而且nà种可要比第五qīng柔重要多了……更不要说此刻的第五qīng柔。小说而已,不必当真。更何况,在这里我还加上了一个解释,而罗大大却是什么都没说,若是这么说,岂不是我比罗大大还厉害咩?)

  …………

  楚阳走在大街上,只见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热闹之极。

  但,等闲yě难见到几处纠纷,可见这座城市里,治安极好。

  紫邪情蒙着面纱,yě没有几个人敢来打搅她。

  吃完了饭,三个人就在街上闲逛。东游游,西荡荡,潇洒惬意。

  “你说,第五qīng柔会不会郁闷?”楚阳笑道。

  “郁闷是肯定的,不过我好奇的是,他下一次,会出什么招。”紫邪情微笑:“这个人的智慧和算计,真是让我叹为观止,倒有些迫不及待的要看到你们两人交锋了。”

  楚阳喟了一声,道:“你们看着热闹,我们两个心中却不知道要怎样的千回百折,才能化解对方的每一手进攻或者反击……”

  三人在人群中随着人潮汹涌往前走动,一边淡淡的说着话。

  楚乐儿小巧的脑袋左边转过来,右边转过去,目不暇接。她虽然聪明伶俐,但毕竟是年幼,看什么都有些好奇。不一会儿,口袋里就装满了各种小玩意儿,手中还拿着一袋智慧子,在一路走一路剥皮吃。

  吃的咯嘣咯嘣响,小丫头眉飞▲色舞,yě是快活之极。

  前面围了一群的人,却是有人在测字。

  一个大布招子在人群中树立。

  “一字测吉凶,一字看天机。一字问祸福,一字定姻缘!”

  这便是招牌上的二十■◎个字。

  紫邪情一看,便道:”这是说的什么?”

  楚阳道:“便是你写一个字,然后他就能根据这个字,推测出你的前世今生,姻缘富贵。吉凶如何,生死如何。”

  紫邪情冷哼一声,看着这■大招牌,说道:“好大的口气!若是写一个字就能够让他全部看出来,nà可就当真成了神仙手段!我去看看去。”

  楚阳拉住她:“这种江湖骗子,看他做甚。”

  紫邪情道:“我写个字让他看看。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才实学。”

  楚阳无奈,只好跟着她走去。三人一路往里挤,楚阳在前,干脆释放出修为。一路‘攻’了进去。

  只见在中间空出了一片地方,放了一张桌子,一叠白纸,一支毛笔,一块砚台。

  一个衣服洗的发白的老者,就坐在桌子后面,面容清癯,脸色安详。

  在他面前,正有一个白衣汉子。一看就是外地人。正在为他测字。

  在他面前,墨汁淋漓的写了一个‘天’字。

  看来这白衣汉子要测的字。便是这个‘天’了。

  “以天来测自己,这小子口气yě是蛮大的。”紫邪情哼了一声。

  这时,nà清癯的老者将nà个字拿了过去,放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又抬了抬头,看了看白衣汉子的脸色,道:“这位客官,您要测字,测的是前途。不过在我这里,一般是看出来什么,我就说什么,若是有什么不中听的,可不要怪罪。”

  nà白衣汉子大笑道:“我怎么会怪你?就只不过当一个乐子了。”

  他身边数人一起大笑。

  nà老者神色不动,道:“这个‘天’字。尊驾写出来,极有力道,yě极有气势。可见尊驾nǎi是习惯了颐指气使,而且,很是自负。为人,稍有些刚愎自用,这一点,可注意。”

  nà白衣汉子脸色变了变,对方没有说完全,但yě已经等于说了起来,nǎi是暗指他:狂妄,骄傲,刚愎自用,极为自负。而且平常nǎi是高高在上。

  这正是一点yě没有说错他。不由脸色缓了几分,道:“还请老丈继续。”

  nà老者仔细的看着这个‘天’字,道:“这个天,nǎi是‘一大’,尊驾自以为自己很大,但尊驾头上,却始终还横着一个人,挡住了你的路。”

  “这个‘天’字,已经是最大。所以,尊驾纵然有无尽的心机手段,但这一生,却yě……注定不能出头!”

  老者抬起头,看着这白衣汉子,沉沉道:“若有心,速去掉!可保一世平安!须知天若出头,便不是天了!”

  白衣汉子脸上大汗淋漓起来。

  道谢了一声,扔下了一块紫晶,带着身后有些愤愤不平的属下,头yě不回的去了。

  这种反应,便可见,这老者说的话,nǎi是一句yě没有说错。

  nà老者抬起头来,看了看众人,道:“还有谁需要测字?测一字,只需一块紫晶。”

  众人纷纷摇头。

  测一个字,就需要一块紫晶,yě就是刚才nà暴发户一般的白衣汉子才做得出这□等事。须知一块紫晶,若是换算成银两,就足够平常人一大家子一生富足无忧,还能有所积蓄遗产了啊。

  “我来。”紫邪情一步上前,坐在了这老者对面。

  nà老者目光一闪,道:“敢问姑娘要测一个◇děngshì。xūzhīyīkuàizǐjīng,ruòshìhuànsuànchéngyínliǎng,jiùzúgòupíngchángrényīdàjiāzǐyīshēngfùzúwúyōu,háinéngyǒusuǒjīxùyíchǎnleā。

  “wǒlái。”zǐxiéqíngyībùshàngqián,zuòzàilezhèlǎozhěduìmiàn。

  nàlǎozhěmùguāngyīshǎn,dào:“gǎnwèngūniángyàocèyīgè什么字?”

  紫邪情冷笑一声,说道:“我要测的,便是这个字!”

  她提起笔来,龙飞凤舞一般写了一个大字!

  这字一出来,众皆哗然。

  竟然yě是一个‘天’字!

  …………

  <推荐一本书。傲波给我推荐了好几天了,是的,你们看的没错,是傲波。呼延傲波;不过我叫他变态。

  不愧是妹子。这货这几天看书居然连粉红票都看出来了,这几天强烈的呼吁我去看《庶女难求》,一本女频的妹妹的书,我看了几章,的确写的不错。呼吁大家一起去看看,尤其是妹子们。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