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四十七章 人间天上水月楼


  一直到楚阳下午傍晚时分到了水月楼前门,他的心里,依然是轰轰雷震:难道你就不想,折叠九重天?

  剑灵的话!

  楚阳当然知道,剑灵所说的应该是:难道你就不想,拥有折叠九重天那样的实力?!

  我想!

  我当然想!

  我不仅想,而且折叠九重天这种实力,还满足不了我!

  但是现在,我这条路,我要一步一步地走!只要我不死,终有一日,我能走到尽头!到那时■,笑看山河摧,淡然人间世,高处不胜寒之处,我却要闲庭信步听风雨!

  楚阳抬qǐ头,水月楼三个字映入眼中。

  水月楼。

  天机城第一楼!

  水中有楼楼心寒,水中有月月在天▲,人在水月楼中醉,依稀长歌赴广寒!

  楚阳定睛看处,只见此处乃是一片大湖,烟波浩渺,竟然几乎看不到边际。如今已是黄昏,湖面上水雾弥漫,便如天空中云雾升腾。

  天空中云雾升腾,却如水面上水雾氤氲。

  长天中,一轮明月初升,影影绰绰;水面上,一轮明月随波qǐ伏,在水雾中若隐若现。身临其境,竟然分不清何处是人间,何处是天上!

  水月楼的牌匾后面,乃是一道白玉桥。进出之道路●,唯此一条路。倒显得单薄而高贵!

  宽仅丈许,却是横亘了百丈湖面,一直连接到湖心的水月楼。人在白玉桥上走,便如腾云驾雾,两袖生风。两侧水雾飘渺,更加有乘风归去的感觉。

  身在此处,便是■俗到骨头里的俗人。也会感觉自己凭空添了几分风雅!

  楚阳上前一步,两名大汉正在桥头守卫。问道:“来者何人?”

  楚阳道:“东nán楚阳。特来赴宴。”

  “原来是楚特使。”两人一qǐ躬身:“请!”

  楚阳谢了一声,举步往前。

  来到桥头,只见桥头两侧,两块大条石。其中左面一块写着:天涯漂泊影无形;水月楼中醉酩酊!

  右面一块写着:人间天上一醉后。杀人拔剑不留情!

  楚阳默默地念了念。

  旁边那大汉笑道:“楚特使想必是第一次来到水月楼。所以不知道这几句话的来历吧?”

  言语中,居然有些骄傲之意。

  楚阳挑挑眉。道:“哦?”

  那大汉笑道:“左面的两句话,乃是有一次,宁天涯宁至尊前来喝酒。临走时。便留下了这两句话。楚特使请看,这两句话,乃是用手指头生生刻成,一气呵成!”

  楚阳道:“哦……原来是宁至尊大驾曾临。”

  那大汉哈哈一笑,道:“不错,至于右面这一块。则是布留情布至尊隔了几个月之后前来此地,见到宁至尊留言。大笑道:老宁既然留言,布某也来划划!于是就刻下了那几个字。”

  这大汉说的声情并茂,尤其是还模仿着至尊那种目无余子的口气,豪气干云的模仿。

  楚阳摇头失笑:“你可真渊博。”

  心道,就算布留情真的曾来到此处,恐怕也不会说出那句话来……这两块石刻定然不假,但这小子的说话,却纯属胡诌!

  走上白玉桥,走了十来步,便感觉到两侧清风徐徐,风生肘腋,刹那间也觉得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桥下水流轻轻浮动,发出轻轻的哗哗的声音,在这一瞬间,竟然让人的心中有一种特别的谧静的感觉,只感觉所有烦恼,在这一刻全部烟消云散。

  剩下的,唯有安详惬意!

  楚阳黑衣黑袍,在白玉桥上缓缓走过,就在这白玉桥上,看着天边zuì后一点亮色慢慢消失,大地完全归于黑暗。

  才走了没有一半。

  心道,若是在九重天上,云雾缭绕之中行走,其感觉,也不过如此吧?

  一时间竟然舍不得离去。

  静静的往前走,突然又想qǐ一件事,心道:这水月楼,总不可能全是高手在喝酒,平常时候难道不开放?不知道那些没有什么修为的土财主们喝醉了酒,会不会从这桥上正在飘飘然的时候掉下去淹死?

  那么,这桥下应该淹死过不少人?

  这么一想,楚阳哑然失笑,不再留恋,大步往前走去。

  水月楼中,正有三人凝目看着白玉桥上。

  其中一人身材瘦削颀长,轻袍罩身,双手负在身后,淡淡道:“这位楚特使,不知道半个时辰可不可以走得过来?”

  另一人中等身材,福团团的倒像是个大财主,挺着大肚子,一张脸圆圆的颇为可爱,就算是不笑也似乎在笑一般,道:“这水月楼之中,暗藏玄机,能够洗尘心,净灵魂,初次步入白玉桥的人,恐怕一个时◆辰也未必走得完……我看这位楚特使,走半个时辰以上,应该是很有把握。”

  两人中间,正是宽袍大袖,面目威严冷肃的寒潇然,只见他背负双手,眼睛如同鹰隼一般看着刚刚跨上白玉桥的楚阳,淡淡道:“你们两◆☆个以为,我的小兄弟,能够像你们一般废柴吗?”

  两人哼了一声,道:“寒兄,话,莫要说的太满。”

  寒潇然负手而立,淡淡道:“白玉桥上洗尘心,水月楼中醉梦痕;一哭一笑一杯酒,一生一世一季□春!良辰美景,美酒佳肴,正是人声快事,若是身边能少两个不识趣的人,那便更妙了。”

  其余两人都是脸上有些变色。

  此刻,正是楚阳走上桥头,还没走了一半,速度越来越慢的时候,两人齐声轻笑:“寒兄,你的小兄弟,似乎已经沉醉其中呢。”

  寒潇然淡淡道:“很多人,往往在事情的开头就妄下结论,不过,zuì终结果,却是将自己的老脸伸了过去,挨巴掌而已。”

  两人脸色一变。瘦高个子怒道:“难道你这位特使,还能撑得过天心月、水心月、跨天桥的洗尘心不成?须知他现在。已经越走越慢了!”

  寒潇然八风不动。淡淡道:“事实胜于雄辩!两位,可不可以只用你的眼睛看着,而不是用你的嘴巴来说?世上有几次成功,乃是用嘴说出来的?”

  两人脸色不豫。嘿嘿冷笑。

  便在此刻,白玉桥上的楚阳突然加快了脚步。黑衣飘飘。居然就这么不疾不徐的走了过来!

  既未忽略了沿途的风景,也没有放慢速度,就始终用同样的速度。走了过来。除了刚上桥的时候有一点点停顿之外。整个过程,居然是行云流水一般,潇洒之极!

  三人,包括寒潇然,都是瞳孔一缩。

  三个人都曾经走过白玉桥,第一次踏上白玉桥的时候。都是各有反应。但时间都是差不错,基本都是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候走完。

  但眼下看楚阳的速度。竟然绝对不会超过一刻钟!

  甚至,连一刻钟的三分之一,都不会用的○了。

  三人神情严肃的看着,楚阳已经施施然走过。

  黑衣黑袍,与夜色融成一体,潇潇洒洒的乘着升腾水雾,一路走来,竟然已经走到了水月楼下,看不到身形。

  寒潇然捋须微笑,侧眉道:▲“我这位特使,如何?”

  高瘦汉子嘴一撇,道:“不过是一个不解风情的莽汉,如此而已。”

  寒潇然嘲讽的一笑,轻飘飘的说道:“可怜正nán!”

  圆脸人哈哈笑道:“这有啥,这有啥,一会儿喝酒,灌趴下他!哈哈,哈哈……”

  楚阳一路来到楼前,门口,有两个白衣少女躬身相迎,问道:“可是东nán楚特使?”

  楚阳道:“正是。”

  白衣少女道:“恭迎楚特使,请□随奴婢来。”转身袅袅婷婷的带路。

  楚阳道:“多谢姑娘。”

  跟随在她身后,一路上楼。

  这一路楼梯,也着实是让楚阳开了眼界;楼梯都是白玉雕成,每走几步,就有人留言,所留言者,◇□随奴婢来。”转身袅袅婷婷的带路。

  楚阳道:“多谢姑娘。”

  跟随在她身后,一路上楼suínúbìlái。”zhuǎnshēnniǎoniǎotíngtíngdedàilù。

  chǔyángdào:“duōxiègūniáng。”

  gēnsuízàitāshēnhòu,yīlùshànglóu。

  zhèyīlùlóutī,yězheshíshìràngchǔyángkāileyǎnjiè;lóutīdōushìbáiyùdiāochéng,měizǒujǐbù,jiùyǒurénliúyán,suǒliúyánzhě,居然无不是九重天的风云人物。

  那白衣少女一路走,一路介绍。

  甚至,在当面的照壁上,还有大大的四个字:“万法由心!”

  下面,却是长长的一横。

  “这是法尊大人当年来到水月楼的时候题的字。”白衣少女静静地说道。

  “法尊大人?”楚阳这还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名字!

  法尊,九重天世界,真正的主宰!

  整个九重天,所有执法者的zuì高领袖!

  但看到这四个字,楚阳却是有些皱眉。这‘万法由心’四个字,若是说武学修为,倒是可以的;但若是说的九重天的法制,则就有些霸道了。颇有一些颐指气使,唯我独尊的味道!

  一路上行,只见在三楼有夜帝的留言:水月楼中夜,夜醉水月楼。

  与之相邻的,便是萧家萧瑟的留言:水月楼中听水声,半江萧瑟半江红;半江歌舞半江泪,半江白骨半江空!

  看来这两人乃是一qǐ到来。

  一路上到九楼,已经没有了留言,那白衣少女微笑道:“楚特使人中龙凤,可愿在这水月楼留下自己的痕迹?”

  楚阳淡淡一笑,道:“我?呵呵呵……总有一日,我会来的,不过,却不是现在。”

  白衣少女嫣然一笑,道:“既如此,楚特使请;主上宴请所在,便是这九楼。zuì顶层,天宫御宴!”

  “多谢。”楚阳谢了一声,举步而上。

  刚刚进入,突然一个声音森冷的问道:“你便是东nán执法特使?东nán第一医师?楚阳?”

  楚阳淡淡道:“寒总执法抬爱;勉为特使。至于第一医师,则不敢当。”

  那声音嘿嘿冷笑,道:“你乃东nán特使,但在我正nán的地盘上执法,可是利落的很啊。谁给你的权利?谁给你的胆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