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四十八章 所为何事?


  zhè声音生硬,冷漠,如金铁交击。

  一听到zhè声音,楚yáng不用看,心中就升起一副形象:枯瘦,如柴,身高,眼如鹰隼,脸色如死尸!

  抬头一看,只见一袭青布长袍,就在自己☆面前。

  楚yáng微笑着,迈上最后一阶楼梯,站在zhè个人的面前。

  抬头一看,点了点头。

  不错。

  枯瘦,如柴,身高,眼如鹰隼,脸色如死尸!

  猜的果然一◆点也不错!

  含笑道:“尊驾是?”

  那青袍人冷哼一声,道:“本座便是正南总执法!牧九幽就是本座!”

  楚yáng微笑:“原来是牧总执法大人。失礼失礼;大人刚才说的什么,小可一时紧张,没有听清楚。”

  牧九幽怒道:“你还在装聋作哑?楚yáng,楚特使!你好大的威风,好重的杀气!你一路而来,在我正南杀人,如同砍瓜切菜,手起剑落,便是鲜血横飞!我问你,你有什么凭恃?”

  寒潇然与那胖子随后而来,还有一个紫衣人并排,三人都看着zhè边。

  寒潇然脸露微笑,显然非常有信心,楚yáng自己能过zhè一关。

  楚yáng的脸色冷了下来,淡淡道:“牧总执法此言差矣!”

  牧九幽怒道:“我哪里差了?”

  楚yáng冷冷道:“我还以为牧总执法在跟我开玩笑,真的没有想到不是。我更以为,牧总执法在见到我之后,会大力的嘉奖,或者说深深的感jī,想不到,竟然也不是。而我更想不到的是。牧总执法因为此事,居然第一次见面。就来兴师问罪!zhè让我心中诧异之极!”

  牧九幽怒极反笑:“小子。你的意思是,你在正南我的管辖范围内,越俎代庖的行使执法权力,让我们整个正南的执法者颜面无光。而如今,你在我们zhè里杀了人。我还要感jī你?嘉奖你?你莫不是在做梦?你说说,我为何要感jī你?”

  楚yáng安然道:“请问牧总执法,执法者是否对辖区内所有人。都有备案?对于奸淫掳掠。都有案底?”

  牧九幽一愣,道:“你想说什么?”

  楚yáng淡淡道:“孙家的人横行霸道,与执法者勾结一起,鱼肉乡里,欺男霸女!zhè些事情,牧总执法总不会不知道吧?”

  他淡淡道:“若是牧总执法说不知道的话。更应该感谢我了。”

  牧九幽狠狠看着他,一肚皮气。却是说知道也不行,说不知道也不行。

  知道,则是纵容之罪!不知道,则是失察之过。

  “我们执法者的任务和宗旨,就是除暴安良!”楚yáng正气凛然的道:“zhè等小人,zhè等坏人,杀之何惜?我虽然有些逾越,但相信就算是法尊大人在此,也会拍手叫好!”

  牧九幽冷哼一声道:“zhè么说来,你在我zhè里杀了人,非但无过,反而有功不成?”

  “正是有功!”楚yáng断然道:“我替牧总执法铲除了辖区内的坏蛋,保全了牧总执法的名声,避免了牧总执法不察之罪!便是为整个东南,做出了莫大贡献!”

  “牧总执法若是心中还有芥蒂,我们不妨各自上书,请法尊大人评一评zhè个道理!”

  牧九幽张口结舌,别人不知道,他岂能不知道?总执法是有直接给法尊上书的权利的。若是真的被寒潇然搞zhè么一手……估计自己不死也得掉层皮!

  看着楚yáng,不由的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自己来个zhè小子一个下马威,但没想到反而被对方当头打了一棒子。

  “所以,牧总执法要嘉奖在下,在下虽然却之不恭,却也只有受之有愧。”楚yáng笑眯眯地道。

  “哈哈哈……牧九幽!你zhè次可是吃瘪了吧?”那胖子哈哈大笑:“你以为别人都害□怕你zhè张棺材脸啊,哈哈,zhè位小兄弟真是好口才,好口才!寒老哥,你可是得了一个好帮手啊。”

  寒潇然微笑道:“我小兄弟的能耐,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转头对牧九幽说道:“牧九幽☆!小兄弟说的对!你说你执掌正南,却将zhè整个正南搞成了什么模样?若不是小兄弟替你整肃,再过几天法尊大人到来,有你的好果子吃!如今居然敬酒不吃吃罚酒,哼哼!”

  牧九幽脸色涨红,哼了一声,拂袖道:“纵然我的人有错,也不该别人来教训!寒潇然,zhè笔账,我给你记下了!”

  寒潇然淡淡道:“牧总执法若要记账,尽管去我东南执法无妨,我绝不介意!只要你杀的是坏人,莫要说十个八个,就算是十万八万,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而且,寒某保证,只要你杀一个,寒某就请你一顿酒!”

  牧九幽哼了一声,转身大步走了回去,重重的往椅子上一坐,眼睛瞥了瞥楚yáng,满是森然。

  寒潇然也哼了一声,才看向楚yáng,笑道:“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zhè位胖子,就是正北总执法大人元金宝!”

  “元总执法。”楚yáng微笑,拱手。

  元金宝呵呵笑道:“小兄弟年轻有为,老朽可是佩服得紧啊。”

  一直在身后的紫衣老者,一步踏前,方正威严的脸上露出一丝亲切的笑容,道:“楚特使,老朽诸葛山云。”

  楚yáng吃了一惊。

  早知道zhè里定然是诸葛家族的重要人物在;但却没有想到,在zhè里主持迎客的,居然是诸葛家族的家主!

  诸葛山云!

  众人寒暄着,一路走进大厅。zhè是一个相当广阔的空间,数十丈方圆,只摆了十张桌子。主位客位,一目了然。

  而且,主位不显威势,客位不显疏远。看得出来,都是经过了精心设计。

  楚yáng与寒潇然自然是坐在一桌。

  诸葛家族诸葛山云独自一桌,此外,除了侍女之外。再也没有诸葛家族的人。

  zhè种现象,让楚yáng皱眉。

  再怎么说。诸葛家族身为地主。多出几个人来招待还是应该的,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是家主亲自出面,更应该有别的辅助陪客。

  但却偏偏一个也没有。zhè让楚yáng立即感到了zhè一场宴席的别有含义之处。

  此外便是正南的执法堂医师,与牧九幽坐在一起。正北的那位执法堂医师。与元金宝坐在一起。不过,就属zhè两人最胖。偏偏挤在了一张桌子上,顿时就有些拥挤。

  寒潇然暗下里使劲的握了握楚yáng的手,便松开。示意他稍安勿躁。

  楚yáng心领神会。安安静静的坐着。

  众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不◎大一会,外面有脚步声响起,一位侍女快速的进来禀报道:“启禀家主,凌家凌二爷和凌姑娘来了。”

  诸葛山云立即道:“快快迎接。”说着便站了起来。

  楚yáng冷眼旁观,心道,自己刚才来的时●候。zhè老头儿躲在最后面,现在却第一个站了起来。果然九大家族的人就是吃香啊。

  随着寒暄,凌寒舞和凌寒雪走了进来。

  两人都是白衣如雪,身材挺拔,一男一女,便如金童玉女一般。

  两人一进来,便于其他人不断的笑着打招呼,一眼看到楚yáng,凌寒舞脸色稍稍一变,边走过来:“楚世兄,居然zhè么早就过来了,哈。”

  “隔得近了一些。”楚yáng微笑。

  凌寒雪也看了过来,眼中若有所思,突然问道:“楚兄弟,紫姑娘可在?”

  楚yáng自然明白她问zhè句话的意思,看来紫邪情的强悍,让凌家人大为忌惮啊。微笑道:“她出去玩儿去了,zhè等正规场合,带家眷有些不合适。”

  凌寒雪脸色一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原来紫姑娘乃是楚兄弟的……”

  “嗯,见笑了。”楚yáng从容微笑:“那是我第九房小妾。蒲柳之姿,乡下姑娘,没见过世面,凌姑娘见笑了。”

  凌寒雪哼了一声,冷冰冰的回身坐下,再也不理他。以她的聪明,自然不会相信紫邪情那样的女人居然会为人作妾!而且还是第九房……

  楚yáng既然zhè么说,那便是依然不会说实话了。

  zhè货居然说什么‘蒲柳之姿、乡下姑娘’……若紫邪情是蒲柳之姿,那zhè天下……真的真的就没有美女了……

  凌寒舞苦笑一声,跟着过去坐下。

  随即,夜家人也到来了。来的人却是夜弑雨与那位夜二公子。

  “姑姑长途跋涉,身体不舒服,让我向诸葛家主说一声。家主莫要怪罪。”夜弑雨道。他们zhè张桌子正与楚yáng对面,一眼看到了对面的楚yáng。夜弑雨顿时脸色就白了……

  众人都是心中一qí:居然会有人能够将夜家三公子吓成zhè般模样?好qí的转头一看,却正见到楚yáng正还给夜弑雨一个‘深情款款’的眼神。

  顿时都是浑身汗毛直竖!

  夜弑雨脸上的毛孔都张了开来,煞白的脸一下子就垂了下去,浑身居然还哆嗦了一下。

  诸葛山云连说不要紧,脸上还是有些失望。

  但他再失望,也比不上凌寒舞的失望,凌寒舞一听夜初晨不来,居然立即就变得浑身没了骨头一样的无精打采起来。

  现在来说,人员可说已经基本到齐;但诸葛山云还未宣布开始。

  几位总执法也心照不宣的静静坐着,似乎还要等什么人……

  楚yáng心中qí怪:还有谁?看zhè架势,似乎大家都知道一般……

  远方白玉桥上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来,只听zhè声音,就可以听到来人的惊慌失措。

  诸葛山云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下一刻,一股劲风卷上了九楼,一个声音急促的恐惧的叫道:“启禀家主!大事不好……陈家的人今日下午刚刚进入天机城,却被人袭击!陈家两位公子,四位至尊,一百五十六人的车队,无一幸存!”

  诸葛山云猛地站了起来:“什么?!”

  寒潇然与元金宝牧九幽也是霍然抬头,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zhè,怎么可能?

  …………

  <第四更!求几张推荐票和评价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