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四十九章 人美屁也香……


  陈家的人全军覆没?

  楚阳也震了一下。

  随即就立即想到:乖乖,该不会是紫大姐动的手吧?陈家那些人,又怎么惹到紫大姐了……居然如此雷tíng暴怒,将所有人都杀了……

 ◎□ 在场众人却已经大吃一惊!

  不只是大吃一惊了,而是猛烈的震惊!

  陈家是什么人?什么势力?那可是九大主宰家族之一!

  再加上这一次乃是来参加万药大典,派出的,绝对是家族的精英◆□!这样的人,绝对有高手保护!而且……最重要的是,万药大典之后,必须要有顶尖的极道高手在,九大家族共襄盛举!

  为了……那万药大典之后的最重要的事情。

  而诸葛山云之所以先一步请三位总执☆法与夜家凌家还有即将到来的陈家在这里一聚,便是为了此事的安排。

  现在可倒好,陈家永远的不需要等了!

  这叫什么事?

  “发生了什么事?”诸葛山云经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却又缓缓坐了下来,问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整个人竟然已经镇定下来。

  楚阳心中暗赞。

  不愧是诸葛家族的家主,这份定力真是非同小可。事情已经发生,现在赶去,于事无补,再说事情未明,赶去的话……还不一定会怎样。

  要知道,能够团灭陈家的人,又岂会在乎诸葛家族?

  “陈家……陈……”那武士定了定神,声音还是有些急促。

  诸葛山云一皱眉,道:“先喝杯茶。定定神,慢慢说,不着急。”

  这是,凌寒舞寒潇然等人也都纷纷坐了下来,在经过了最初的惊骇之后,现在各自心里都是疑团重重。

  那人坐了下来,急促的喘了几口气。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

  诸葛山云皱皱眉,道:“令前去迎接陈家的人都进来。若是有不相干的盘观者,也都带进来。”

  说着,向着寒潇然,牧九幽和元金宝拱拱手,微笑道:“正好三位总执法在这里,也正好听一听这件事的始末。”

  寒潇然三○人淡淡点头。神情沉重。

  发生了这件事,可说是震动九重天的大案要案!一个处理不慎,陈家暴动起来,大肆报复,那么,整个江湖就将是永无宁日!

  若是陈家将矛头对准了诸葛家族。那么诸葛家族可◆◆就真的坐蜡了。

  如今寒潇然三人就在这里,当众问个清楚明白,虽然显得仓促,但正是这份仓促,却正好摘清了诸葛家族的嫌疑。

  三位总执法作证,乃是任何人也无法怀疑的。

  不多时,有☆七八人鱼贯进来,还有一个人,乃是普通武者打扮。显然是外地来的。楚阳一看,几乎笑出声来。

  这个人,居然是熟人,南宫逝风!金剑堂的南宫逝风。现在,也可说是楚阳的人。

  只不过,他现在脸上○已经是有些光滑了,没有了那些纹身和字迹。虽然还是黑黝黝的不好看,比之以前,却已经是天壤之别。

  南宫逝风也看到了楚阳。但他却没见过楚阳的真面目。因此不识。将目光从楚阳脸上转过去,惶恐的对在座众◎yǐjīngshìyǒuxiēguānghuále,méiyǒulenàxiēwénshēnhézìjì。suīránháishìhēiyǒuyǒudebúhǎokàn,bǐzhīyǐqián,quèyǐjīngshìtiānrǎngzhībié。

  nángōngshìfēngyěkàndàolechǔyáng。dàntāquèméijiànguòchǔyángdezhēnmiànmù。yīncǐbúshí。jiāngmùguāngcóngchǔyángliǎnshàngzhuǎnguòqù,huángkǒngdeduìzàizuòzhòng☆人看了一眼。又低下头去。

  “家主,这个人便是全程目击事情的整个过程!”那武士恭敬的禀报:“事后,他已经离去,不过,却又在酒楼中吹嘘,说道:这陈家的人简直是傻逼,要是我,早就赔礼道歉,那不就啥□事儿也没有了么……属下等人听他说话奇怪,上前盘问,居然抓个正着。”

  “zuǐ贱啊!真是zuǐ贱啊!”牧九幽冷眼看着南宫逝风,说了两句。

  这句话说出来,众人都是深有同感的连连点头。

  你亲眼目睹了这么重要的大事,等于是神仙打架;你说你赶紧走了也就走了,居然还出去吹嘘……要是你就怎样怎样……这不是zuǐ贱,还能是什么?

  楚阳叹口气,摇摇头。

  南宫逝风这张zuǐ啊……上次就是吃了zuǐ贱的亏,没想到居然……这一次还是重蹈覆辙。

  话说南宫逝风平生办事滑溜,也有些小聪明,但却屡屡的吃了zuǐ贱的亏。第一次吃大亏乃是遇到了夜弑雨,第二次遇到了自己,现在……依然是因为zuǐ贱。

  楚阳想到这里才想起来,貌似当事人就在场?

  一边的夜弑雨已经叫了起来:“我说奴家咋看着这么眼熟呢?哎哟喂,这不是南宫逝风么?你头上的纹身,谁给你去掉了?”

  南宫逝风身体瑟缩了一下,道:“侥幸遇到了神医……”

  夜弑雨花枝乱颤的道:“也好也好,明日我再给你纹一个。”

  南宫逝风深深地低下头的眼中,掠过一道刻骨的怨毒。

  诸葛山云咳嗽了一声,道:“你叫南宫逝风?”

  南宫逝风道:“是,小人正是。”

  诸葛山云和善的点点头,道:“今日叫你来,只为作证,讲述一下下午在城门的事情,事后,就会放你离去,你不必○压力太大。”

  南宫逝风点头:“是,小人多谢家主。”

  诸葛山云呵呵笑道:“你倒也机灵,不错,老夫就是诸葛家族现任家主,诸葛山云,至于你对面这三位,便是我们九重天,东南总执法寒大人,正■□北总执法元大人;正南总执法牧大人。在你右边的,乃是九大主宰世家之中,凌氏家族的凌二爷,至于夜家的两位公子,你都认识,老夫也就不做介绍了。”

  南宫逝风低着头说道:“是。”心中惊骇,原来在座的,●竟然没有一个不是大人物。

  诸葛山云道:“老夫为你介绍这些人,却不是让你认识,而是让你知道,你一会的诉说,但凡有半句假话,那可就是灭顶之灾!你要想清楚了。”

  南宫逝风身子一颤,道:“●是,小人记住了。”

  诸葛山云呵呵一笑:“你且将下午的事情,细细的讲来。”

  南宫逝风答应一声,舔了舔zuǐ唇,就回忆了起来:“下午的时候,小人感觉在城中有些闷,而且小人容貌不好,也没★人愿意与小人亲近,所以小人索性去了城门,看看前来的四面八方的英雄,心道若有不认识路的,小人就赚点儿外快……”

  楚阳心中一笑,却也感到有些心动。

  南宫逝风之所以去城门,恐怕绝不会是为了什么‘外快’,而是为自己探听消息去了……

  “小人到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陈家的人,正从远方一路滚滚而来。气势颇为雄壮。”

  “眼见距离城门还有不到二里地的时候,突然从远方赶来一位年轻的黑衣姑娘,一路纵马疾驰,越过了陈家的队伍……”

  南宫逝风回忆着。

  “黑衣姑娘?什么样子?”众人都是明白人,听到这里,就立即明白,恐怕事情就是出在这位‘黑衣姑娘’身上。

  楚阳心中大奇:黑衣姑娘?貌似紫邪情向来都是白衣胜雪,可是从来不穿黑衣的,这上三天,肿么又钻出来一位不知道哪里来的黑衣姑娘?

  “这位黑衣姑娘脸上蒙着黑纱,身材甚是窈窕。却看不清脸面。”南宫逝风回答道。

  “嗯,你继续说。”诸葛山云说道。

  “那时已经距离城门很近了。黑衣姑娘越过了陈家的队伍,就要进城。但就在此时,那陈家的队伍之中有一个人大声笑道:‘好**的香味,好大的屁股!这位姑娘,莫非是放了一个香屁吗?啧啧啧,果然是美人,人美,屁也香啊。’”

  这句话出来,众人都是猛的皱起了眉头。

  这句充满了流氓口味、痞子性质的话,乃是陈家的人说出来的?

  这可太也……不成体统了。

  “这是陈家人说的?”问话的是寒潇然。

  作为总执法,生平办案无数,对于有些不合情理的事情,他敏感的察觉,第一个追问。

  “是的。”南宫逝风说道,眨眨眼,补充道:“其时乃是南风大起,尘土飞扬,黑衣姑娘纵马超过,地上的灰尘溅起……这个……这个……”

  “哦~~”众人恍然大悟。想必是陈家的人吃了别人的灰尘,心中不舒服了,故意找茬。想想也是,陈家是什么人?岂肯吃这等亏?

  “再说,陈家说话的人……貌似是陈家十九公子陈非雨……”南宫逝风有些犹豫的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他,这就难怪了!”听到‘陈非雨’这个名字,众人都是眉头大皱!

  陈非雨,陈家十九公子;出名的贪花好色,可说是一个九重天著名的色中饿鬼,典型的摧花高手!而且,就连修练的功夫,也是‘**双修’神功,采阴补阳。

  适才这句话,从陈非雨的口中说出来,众人是一点也不会奇怪的。相反,若是队伍里有陈非雨却没有说这句话,那才成了怪事。

  陈非雨这些年做尽了坏事,但背后有陈家庞然大家族护着,执法者也对他没法。看来这色鬼,这一次是遇到了硬茬子了。

  “那黑衣姑娘听到这句话,竟然拨马转回,说道:‘刚才说话的是哪一个?’”南宫逝风学着黑衣姑娘说话,声音居然有些肃杀。

  众人都是对望一眼:看来这‘黑衣姑娘’来头不小。就算不知道是陈家的人,但单身一人见对方一百多人的队伍还敢兴师问罪招惹的,哪里有什么等闲之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