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六十七章 赌!


  那白须老者静静de坐在一边,看着第五轻柔在沉思。

  房间外,则是他布下de至尊神念,完全de屏蔽了这里de消息。

  第五轻柔冥思苦想。

  他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楚阳,但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可能。

  这件事情,唯有是知道了自己de谋划之后,才能够顺势而为de推波助澜。但现在,楚阳应该不会知道夜家乃是自己派人传递de消息。

  而且,也没听说过夜家与楚阳发生过什么冲突啊?

  再说,以楚阳现在de实力,也没有与夜家对抗或者利用凌家de实力……

  “三祖大人,那个楚阳身边de人,你都确定了?”第五轻柔再次问了一句。

  “他身边就一大一小两个女人,这还有什么不能确定de?”这位白胡子三祖皱皱眉,说道。

  “我总觉得不对劲。”第五轻柔伸手揉着眉心:“这个人一向谋而后动,没有把握,不会出手。而且,他孤身一人间关万里lái到天机城,岂能没有依仗?靠着寒潇然……显然是不行de,那么,他为何就有这么大de把握?”

  白须老者有些纳闷起lái:“那小子纵然是个天才,可是……却也只是一个还不入流de家伙。不知为何你竟然对夜家凌家兰家de至尊丝毫不注意,却尽是关心这个小子做什么?”

  第五轻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三祖有所不知,至尊虽然强大;但在进行一件事de时候,还是需要有一个人去指挥。给他指明目标,让他勇往直前去完成。若是没有人给他指目标,至尊也不过是一个实力强大de武夫而已。”

  他淡淡de笑了笑:“毕竟,这世上能够自己指挥自己,而且又看de清楚de至尊,太少了!”

  他悠然de看向窗外:“九大家族加上执法者,整个九重天之中,站在至尊巅峰de,就只有那么寥寥几个人;大家提起de时候,也都是提起他们……但不可否认de是;在这广阔de天地里,还有无数de至尊存在!!不过是品级不同。”

  “而这无数de至尊,却没有一个人可以说……自己就能指挥de了自己!”

  第五轻柔淡淡摇头:“他们始终被人节制,所以这样de至尊,不可怕。可怕de,是至尊身后指明方向de那只手。哪只手de主人,纵然是手无缚鸡之力,但却是比至尊更加可怕de存在!”

  “这就是智慧!智计!心机!智谋!”

  第五轻柔声音很淡然。

  他身后de这个白须老者,也是一位高阶至尊;而且,也是受第五轻柔节制,而且,按照辈分,乃是第五轻柔de老祖宗。按说第五轻柔应该说话注意一些才是,但他却直言不讳de说了。

  而这白须老者,也是认真听着,并没有表现任何不满。

  “九重天再大,至☆尊再厉害,就算能够完全de改变九重天,甚至是折叠九重天,也需要强大de智慧!并不是只有武力就能做得到de。所以,掌控一切de手,才是最可怕de。”

  “楚阳,就是这样de一只手!”第五轻柔微笑■:“他纵然没有任何武力,但他只要敢到一个地方去,就一定有了某种把握!而且,一定有明确de目de!”

  “这样de人,才是最危险de人物。至于夜家de至尊凌家de至尊……若是我肯稍施小计,一个一个de灭掉,并不是什么多困难de事情。”第五轻柔淡淡de笑着,抬起目光:“甚至,不需要我们自己de人出手……”

  白须老者深以为然de点点头,显然对他这句话根本没有任何怀疑;却是问道:“难道这个楚阳在你心中,居然与你乃是同一类型de人?”

  第五轻柔良久没有回答这句话,脸上神色,却有些凝重了起lái。

  白须老者倒抽了一口冷气。

  “既然这么危险,那么,要不要我去将他干掉?”白须老者眼中杀机一动:“这样de人留着,后患无穷。”

  “若是三祖您真去了,那我可以保证,你能够活着回láide可能……不足一成!”第五轻柔慢慢de道:“楚阳若没有这样de把握,他根本不会lái到这里!”

  见到白须老者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第五轻柔淡淡道:“我de话,三祖莫非不信?”

  白须老者脸上杀机隐去,沉闷de嗯了一声。

  “莫要轻举妄动!”第五轻柔一字字de道。声音沉重,近乎警告:“我们第五家族,现在还缺不得你。而且……现在也远远不是与楚阳为敌de时候!你若乱动,纵然杀了楚阳,也是坏了我de大计!毁了第五家族de希望。”

  白须老者悚然动容。

  他虽然不知道第五轻柔这句话de意思,但却知道第五轻柔既然这么说,就表明了这件事情de严重性。

  便在这时,外面风声飒然。

  一道人影翩然而入,却是一个白袍汉子。

  第五轻柔目光一抬,问道:“嗯?如何?”

  “查到了消息。凌氏家族前láide人手,有一百二十四人。但,与楚阳等人分开之后,再次上路de时候,只有一百一十九人。”那人声音很低很急促de说道:“少了三位圣级,一位君级,还有一个少年。”

  “哦?”第五轻柔目光一闪:“少了人……然后楚阳等人从容离去了,是也不是?”

  “是。”那人点头。

  第五轻柔沉思了一下,吸了口气,道:“那,夜家呢?”

  “夜家此lái共是一百三十人,但现在目前只有一百二十八人。”那人道:“听说自从那一夜楚阳等人都在水月楼赴宴,到了第二天,夜家de人就似乎是少了两个,但当时都没注意;此刻回想,也有些模糊。”

  他想了想,补了两句:“少de那两人,乃是八品圣级。”

  第五轻柔舒了口气,眼中露出一丝沉重,也多了一份轻松,喃喃道:“果然……什么离奇古怪de事情发生de时候,他de影子都在那里。”

  另两人都没说话。

  第五轻柔沉思了一下,道:“那,兰家?”

  “兰家de人乃是原班人马,一个不少。”那人回答道。

  “嗯,你先下去吧。时刻注意。”第五轻柔皱着眉想了一会,挥了挥手。

  “是。”这人转身要走,突然想起了什么,道:“现在那楚阳正在向着甲秀楼走去。”

  第五轻柔目光一闪,道:“知道了。”

  那人快速地消失了□。

  第五轻柔又踱了两步,轻声道:“原定计划改变一下,提前到……万药大典选拔赛期间。此外……严密de注意一下……那七八位公子哥儿de动静。”

  他沉思着说道:“楚阳若有行动,应该是从那○里,不过……稳妥起见,还是将第五家族de所有情报网全部启动!另外,让第五流星采用诸葛家族外事堂de力量,也帮着照看一下!要记住,哪怕是暴露行迹,也不得错过任何一丝一号de蛛丝马迹!”

  白须老者有些忧虑地说道:“若是如此,一旦被诸葛家族发现,这个……可就是第五家族de灭族之祸!”

  第五轻柔踱到窗前,抬头看着窗外,悠悠道:“纵然被诸葛发现……他们发现de时候相信也已经是焦头烂额,不仅不会制裁我们,而且还要倚重我们了……”

  他挥了挥手:“就这么定了吧。”

  白须老者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第五轻柔在窗前站了好一会,目光渐渐下落,落在地上;地上小草已经枯黄★。

  第五轻柔喃喃de,有些感慨de道:“冬天了……每一年de冬天,总会有一批草木被冻死,lái年春天,取而代之de虽然依然是一片郁郁葱葱,却已经不是现在de这一片草。”

  他静默了一★。

  dìwǔqīngróunánnánde,yǒuxiēgǎnkǎidedào:“dōngtiānle……měiyīniándedōngtiān,zǒnghuìyǒuyīpīcǎomùbèidòngsǐ,láiniánchūntiān,qǔérdàizhīdesuīrányīránshìyīpiànyùyùcōngcōng,quèyǐjīngbúshìxiànzàidezhèyīpiàncǎo。”

  tājìngmòleyī会,轻轻笑了笑:“楚阳,你蛰伏了两个月,终于要动手了么?”

  ……

  楚阳还未走近甲秀楼,就已经听见那边热闹得很。

  笑声,骂声,吵嚷声,还有……歌声?居然还有……琴声?

  楚阳汗了一下,真不知道这位乌大小姐这是将诸葛家族搞得如何得天翻地覆了……这才早晨好不好,居然就已经这么锣鼓喧天de了。

  楚阳加快脚步走过去。

  正听见一个熟悉de声音说道:“láiláilái,赶紧delái投注;看看今天谁能够让乌仙子露面,最低一百块紫晶,大家都出自各大家族,万万不能弱了士气……láiláilái,我做庄。”

  另一个声音不满de说道:“凭啥又是你坐庄?”

  这熟悉de声音说道:“废话!我又不打算追乌仙子做老婆,你们可都是一个个狼子野心,我不做庄谁做庄?”

  正是护花公子叶梦色!

  楚阳心中发噱,这帮家伙可真是闲de没事儿干了,居然因为这个都开起了赌局!

  一个声音说道:“本少爷出三百紫晶,压我自己!”

  楚阳看去,只见一个大高个子,站在这些不算矮de世家公子之中,居然还高出lái了一头半还要多。

  叶梦色不满de道:“诸葛长长,你说你也算是诸葛家族二公子,每一次就拿出三百紫晶lái赌,没得侮辱人。”

  诸葛长长脸色涨红,怒道:“可我已经连续输了七天了……”

  众人一起大笑★,夜弑风沉稳de上前一步:“五百紫晶,压我自己!”

  众人纷纷下注。

  叶梦色眉花眼笑,道:“规矩照前,只要有一个押中了,这些紫晶全是他de,我自己再赔一倍,若是都没有压中,那这些紫晶◇,yèshìfēngchénwěndeshàngqiányībù:“wǔbǎizǐjīng,yāwǒzìjǐ!”

  zhòngrénfēnfēnxiàzhù。

  yèmèngsèméihuāyǎnxiào,dào:“guījǔzhàoqián,zhīyàoyǒuyīgèyāzhōngle,zhèxiēzǐjīngquánshìtāde,wǒzìjǐzàipéiyībèi,ruòshìdōuméiyǒuyāzhōng,nàzhèxiēzǐjīng,可都是我de了!”

  众人纷纷哼了一声。

  这货,已经赢了好几天了,居然吃上甜头了……

  但大家谁也不肯服输。人人都是信心满满。

  突然一个声音说道:“我也lái压一◇次,可不可以?”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衣少年,面含温文微笑,似乎有些害羞一般de站在圈外,一双眼睛,隐隐有些贪婪de看着堆积如山de紫晶。

  …………

  第四更了,我继续,看看能不能★cì,kěbúkěyǐ?”zhòngrénxúnshēngwàngqù,zhījiànyīgèhēiyīshǎonián,miànhánwēnwénwēixiào,sìhūyǒuxiēhàixiūyībāndezhànzàiquānwài,yīshuāngyǎnjīng,yǐnyǐnyǒuxiētānlándekànzheduījīrúshāndezǐjīng。

  …………

  dìsìgèngle,wǒjìxù,kànkànnéngbúnéng再码一更出lái……过生日吧,总该有个过生日de样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