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七十二章 她付出了什么?


  楚阳心中叹息yī声,几乎不敢看乌倩倩凄惨的神色,眼神有些躲闪。

  他知道自己提起了乌倩倩的伤心事,但,这却是没有办法。

  乌倩倩,终究是铁补天的皇后!

  自己虽然无所▲顾忌,但,唯有自己的内心,却不能逾越。铁补天虽是帝王,但终究是自己认可的兄弟!

  有些事,涉及到了楚阳做人的底线。就算是杀了他的头,他也做不出现在接受乌倩倩这样的事情来。

  yī旦铁补▲◎天身体痊愈,乌倩倩这丝渺茫的情愫,也必将深埋。乌倩倩的痛苦,只能痛苦下去。

  “乌师姐,你且放宽心,等到九重天通道开启,在第yī时间内,我就陪你下去下三天,为铁兄解除……病患!”

  楚◆阳咬着牙,yī口气说了出来。

  乌倩倩眼神空洞,似乎没有听到。

  楚阳心中yī阵难受。

  这件事,唯独确定了yī点就是:铁补天的确是有隐疾!

  但这其中,乌倩倩能够上来□,其中必然还有别的原因!乌倩倩现在的神态,也表明了,她对自己实在是情根深种!

  从乌倩倩的神态之中,楚阳似乎是看到了yī个巨大的漩涡!

  但他强行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下去,不去投身那个漩涡◎!甚至,强迫自己远离!

  强迫自己不管不问,视而不见!

  ……

  乌倩倩心中的苦,固然是苦涩难言,但楚阳心中,hé尝就好受了?!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在下三天的时候,他满心都是莫轻舞;但这并不代表,他对乌倩倩的yī腔深情就视而不见。他只是极力的在回避!

  自己,不能对不起轻舞。

  但他心中却又清清楚楚的知道,乌倩倩今生今世对自己,便如是前世的轻舞!甚至。可说是同出yī辙。

  更甚至,对楚阳的帮助和付出,更大!唯yī欠缺的,就是还没有对他付出女子的贞操,仅此而已。

  下三天风波乱,楚阳固然是主掌补天阁!yī身荣耀,yī◎身的光环!表面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yī手改变世界格局!

  无尽的神秘和荣耀。都归属于‘楚阎王’这三个字!

  但,须知楚阳自己是做不出什么事情来的!yī个好汉三个帮,搭个篱笆。还需要三●个桩呢。只有楚阳自己,纵然智计百出,又能如hé?

  但在当时。能够值得楚阳完全xiàng信,完全托付的,就只有yī个人,乌倩倩!

  是乌倩倩,yī手给他顶起了内务!所有的事情,事无巨细□,都从乌倩倩的手中流过,经过梳理之后,才到了楚阳手里。

  楚阳下达命令。施展智计。但真正负责实施的,却是乌倩倩!为了楚阳,这个本来天真无邪的少女,强迫自己成熟,强迫自己接受任hé知识,哪怕是自★己不情愿的阴谋残酷!

  为的,只是帮他!

  楚阳在。她尽心尽力的协助!

  楚阳不在,她,就是楚阳!在为楚阳顶起‘楚阎王’这三个字的威名的同时,还要做好自己份内的事,yī身二用!yī心二用!

  甚至亲自下手!

  在坐在楚阎王的位置上的时候。岂止是冒充而已?有些事情,也需要楚阎王亲自下手的!

  楚阎王下手。就要有对得起‘楚阎王’这三个字的残酷手段!
■   或者说yī些酷吏做出来并不以为奇,但你不要忘记,乌倩倩只是yī个弱女子,只是yī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弱女子。

  满打满算,那时候,自从她下山到在铁云成为楚阎王的得力助手,也不过是半年多的时间◇而已。

  在山上时,她还不谙世事,天真无邪!

  半年后,她却要杀伐决断,却要yī声令下,流血千里,却要亲手用自己纤嫩的手掌,做出来残酷的事情,让无论是属下还是敌人,都知道,面前的人就是楚阎王!

  因为,她披着那身黑袍!她带着那个面具!

  因为,本应该身披黑袍带黄金面具的那个人,此刻不在这里,身在极端危险的地方,她扮演的越真,心爱的人就越安全!

  所以乌倩倩义无返顾的去做。

  每yī次,回去之后都会呕吐到肝肠寸断!

  这些,谁知晓?

  那些亲手制造出的血肉横飞的地狱景象,对yī个少女来说,是如hé的残酷?谁知晓?

  尤其对yī个还未脱稚嫩,刚刚踏入江湖的少女来说,来做这种恶心的、残酷的、自己平时见到都要几乎吓晕的事情,如今却要亲手制造!

  这份残酷的心灵折磨,谁知晓?

  从这里来说,乌倩倩,比楚阳要累得多!因为她付出的,甚至不止是双倍,还有心神,还有爱情!

  在楚阳遇到危险的时候,乌倩倩不止yī次的要利用她可以假扮楚阎王的身份,替楚阳去承担,替楚阳去死!

  无怨无悔!

  正因为有了她,所以楚阳放心的出行,放心的间关万里,放心的纵意江湖!放心的去创造yī个属于楚阎王的盖世传奇!

  若是没有她呢?

  这个问题,谁也无法回答。

  就算是让yī代帝王的铁补天来回答这个假设的问题,铁补天都可以负责的说yī句:若没有乌倩倩,纵然楚阳能成功,也要付出比现在更多出百倍!

  面对外人的时候,乌倩倩冷酷冷血运筹帷幄,笑观风云,淡看漫天烽火!

  在自己独处的时候,却是孤零零的缩在被子里哭的肝肠寸断,吐得浑身无力!

  就是这个样子,成就了楚阳的神话,但楚阳却不能接受她,楚阳还是要离开。乌倩倩只能继续的披上那袭黑袍,带上那个面具……

  默默地守护心上人离去之后的局面。

  可是谁知道,她每yī次穿上那件黑袍,带上那个面具的时候,yī颗芳心就会碎yī次?那种每yī天都会经历yī次的肝肠寸断,谁知晓?

  想要忘记yī个人或者不难。只要远离那个环境,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迟早会在岁月的消磨之中。将刻骨铭心化作午夜梦回中的淡淡呢喃。

  但你每天穿着他的衣服,每天带着他的面具,每天运用着他教给你的yī切手段,处理着他曾经处理过的无数事情,甚至,每yī天还要连说话都模仿着他的声音,做事都要完全承袭他的风格……

  如此天长日久,yī次次的重复……

  想要忘记?

  hé等荒谬!

  ……

  这些。楚阳完全知道。完全的心知肚明!

  如此深情,天地都为之动容!楚阳纵然顶着yī个阎王的外号,可他毕竟不是铁石心肠!

  他也是男人。也是yī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他对乌倩倩的付出,就没有半点感动?他对乌倩倩,难道就没有半点爱意?

  这句话。就算楚阳自己,也是不信的!

  他不想接受么?想!这种深情,没有任hé人舍得辜负!但楚阳却不能接受,只能辜负!

  因为那时候,楚阳心中,横亘着yī个前世今生的情结:莫轻舞!

  在莫轻舞的事情没有解决,没有楚阳自己感觉满意之前,楚阳绝不会牵扯任hé情缘!所以,他毅然选择了在事情结束之后。立即抽身离去!

  yī方面,是中三天的事情等不得,莫轻舞的事情等不得;但另yī方面,hé尝不是楚阳在狼狈的逃窜!

  逃离乌倩倩这柔情的丝网;忍心用自己的绝情,无情,斩断乌倩倩的情丝!

  楚阳心中hé曾不痛!

  就在他离开的时候,得知乌倩倩终于要嫁给铁补天的时候。他虽然松了yī口气;但他心中,怎能不痛!

  怎能不感到百感交集!

  怎能不内疚,不惭愧?不心伤?

  男人毕竟是男人,纵然是英雄盖世,也是男人!是男人。就有独占心理!这无关于道德,无关于品行。这是人性!

  但楚阳能说什么?你给不了人家想要的幸福,难道还不允许人家离去?

  所以楚阳先离去!

  而且到了中三天,就再也没有回去看过。

  下三天毕竟是他出身的地方,是他奋战过的地方;这里有他的师门,有他的朋友,战友,有他无数的割舍不下!

  他为hé不回去看看?

  他虽然忙,但总有时间回去看yī次的。来回,也不过数天时间,而已。

  但他始终没有回去,为hé?

  因为他怕!他怕回去之后见到乌倩倩,这个自己无意伤害,却伤害的最深的女人!心中那份难言的负疚,让他每每想起,都会黯然。

  他唯有祝福乌倩倩,祝福铁补天,祝福他们两人幸福!

  若是乌倩倩没有决定嫁给铁补天,楚阳是会回去的!莫轻舞这边的事,已经很圆满,被两位至尊收为弟子。

  很安全!

  楚阳前世的愧疚,也算是弥补了yī部分。他的心中,总算可以好受yī些。

  为hé不回去?

  这世上,不存在什么yī夫yī妻的说法,三妻四妾,乃平常事!九万年来都是如此,女人yī个个的都习以为常,没什么不可接受;男人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深爱着自己的女人却被xiàng思折磨yī直到死心里很好受么?

  但乌倩倩嫁给了铁补天,也就截断了楚阳回去看yī看的心思。

  回去的越少,乌倩倩越幸福。总有yī天,她淡忘的时候,将这段往事深埋在心底,不再想起的时候,她的心,会安乐的。

  在不能安稳的时候,自己回去,只能是让她更痛苦!我已经对不起她,hé苦再回去害她?

  所以楚阳无数次的想要回去,但终究还是克制了自己的冲动!

  如今,在上三天又xiàng见。

  又如hé?纵然人如旧,可是她毕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朋友的妻子,兄弟的妻子,战友的妻子!

  楚阳能如hé?

  见乌倩倩木然呆坐,楚阳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地叹了口气,道:“若是乌师姐没有别的事……那我就先告辞了。”

  乌■倩倩木然道:“没有别的事。”

  楚阳默默地看了她yī会,终于站起身来;就要离去。虽然感觉到自己步履千斤重,但他只能离去!

  乌倩倩有些木然的眼珠转了转,看着这yī袭黑袍离去,嘴角露出y▲ī丝凄楚。

  便在这时,yī个清冷的声音说道:“小子,我忍你好久了!你还想走?!”

  楚阳身前,不知hé时已经站了yī个白衣如雪的女子,yī双眼睛若是刀锋yī般,钉在楚阳脸上,绝色的脸上,yī片暴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