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二百九十二章 腊月初九,第五轻柔?


  楚阳有些无语。

  我yī说朱果,你就说朱果不行,打不进去复赛。但我yī说黑血朱果,你却又舍不得了……

  真没见过你这样的。

  寒潇然呵呵笑了笑,道:“小兄弟莫要笑话我。老哥哥我yī生中执法天下,向来铁面无私,更未曾受过任何人的贿赂;见到的天材地宝这类东西,实在是少的可怜。yī见到属于自己的或者属于兄弟的,就舍不得拿出去,呵呵呵……”

  寒潇然有些自嘲地说着,楚阳却是听得肃然起敬。

  寒潇然或者会因为这个没什么见识,还有些守财奴的心态;但却不得不让人心中油然升起敬意。

  也唯有寒潇然这样的执法者,才是真正的、合格的执法者!

  可惜的是,这样的人实在太少了。

  想到寒潇然的伤,楚阳就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自己分明能治,但寒潇然目前却是身属执法者阵营;自己不能暴露身份。

  否则,以寒潇然这种大公无私的性格,届时会站在哪yī边……这可真是用膝盖都能想出来的事情。

  前脚用九重丹为他治好伤,下yī刻就被他大义灭亲……

  这就真的有些……纠结了。

  若是对别人来说,这种前脚拿了好处后脚就对付恩人的,绝对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但对寒潇然来说,却绝对的不适用!

  因为他真的就是那种人,大义灭亲的事,绝对的做的出来!

  所以楚阳现在心情纠结万分。

  寒潇然抱着紫晶盒子,yī时间竟然有些激动,有些鬼鬼祟祟的四处看了yī眼,才打开来看了看。

  “平生还是第yī次这么激动的有yī种做贼的感觉。”寒潇然如此道。

  楚阳啼笑皆非。

  紫晶盒子里,黑血朱果就这么■静静地躺着,透明的外皮,似乎云雾缭绕,里面黑色的光华闪动。似乎是夜空yī般的颜色,却又带着隐隐闪烁的星光,似乎有生命yī般在表皮内缓缓地流动。

  yī股氤氲的香味,就这么弥散开来;让人闻到,就☆☆会感觉精神yī震,似乎体内的元气,也加快了运行速度。

  “真是好东西。”寒潇然有些陶醉的吸了yī口香气,目光有些复杂。道:“小兄弟。这样的好东西若是给yī个圣级九品巅峰高手吃了,足足可以让他晋■☆会感觉精神yī震,似乎体内的元气,也加快了运行速度。

  “真是好东西。”寒潇然有些陶醉的吸了yī口香气,目光有些复杂。道:“小兄弟。这样的好东西huìgǎnjiàojīngshényīzhèn,sìhūtǐnèideyuánqì,yějiākuàileyùnhángsùdù。

  “zhēnshìhǎodōngxī。”hánxiāorányǒuxiētáozuìdexīleyīkǒuxiāngqì,mùguāngyǒuxiēfùzá。dào:“xiǎoxiōngdì。zhèyàngdehǎodōngxīruòshìgěiyīgèshèngjíjiǔpǐndiānfēnggāoshǒuchīle,zúzúkěyǐràngtājìn升至尊啊;给我吃了,却只能让我苟延残喘多几年。岂不浪费?”

  楚阳笑了笑:“寒老哥这话说得,可就矫情了。”

  寒潇然豁然大笑:“好!那我就吃了。”

  楚阳点头,笑道:“这世上好东西多了。有太多的好东西都被人攥在收里,到死舍不得用,舍不得吃,那岂不是更浪费?”

  他哈哈yī笑:“吃到自己人的肚子里,才是不浪费。纵然这东西别人吃了就能崩灵陷天破碎虚空……可那人跟我有什么关系?寒老哥快吃了吧,这东西药效挥发严重,纵然是紫晶盒子,也挡不住药力流失。早yī刻吃,多yī份功用。”

  寒潇然连连点头。不再犹豫,用口轻轻咬破朱果表皮,只是轻轻yī吸,已经觉得有yī股温软醇厚的液体流进了咽喉。

  刹那间浑身三万六千个汗毛孔也似乎全部舒张,连头发眉毛,也要舒服的跳舞yī般。

  随即yī股腾腾的热力就带着让人熨帖到几乎晕去的那种舒服,从丹田升起。yī路呼呼上冲,直到脑门。

  最后,这yī股奇特的药力,竟然黏在了寒潇然头部受伤处,将整个伤口严密的包裹了起来。yī时间,竟然感到有些麻痒。

  在药力包裹住伤口之后。寒潇然对自己的毒伤竟然yī点感觉都没有了。虽然明知道还在,但运功却也探测不到了。

  浑身似乎整个的轻松了起来。

  “这药,似乎对我的伤很有好处,药力未曾消失,而是自动的就寻到了伤处,将伤口整个包起来了。”

  寒潇然感觉了yī下,满足的眯着眼睛说道:“多少年了,老哥哥还是第yī次感觉到这份轻松。”

  楚阳温暖的笑了:“这就够了。”

  寒潇然拍了拍他的肩膀,长长的叹yī声:“小兄弟……”摇头唏嘘了yī下,就不再说话。

  楚阳却能够感觉到,寒潇然这yī刻心中的激动。

  “走吧。”寒潇然温暖的看着他,道:“我们要早些去,我们东南,这yī次可就要小兄弟来扬眉吐气了……。”

  楚阳呵呵yī笑:“怎么,前几次东南名次都不好?”

  “据说是万年来,东南药师,还未有yī人能够进入决赛。”寒潇然摇头苦笑。

  “这么惨!”楚阳愕然。

  “的确是惨。”寒潇然点头同意。

  “那这yī次,想必就绝不会惨了。”楚阳微笑。

  寒潇然哈哈大笑:“当然,我们东南有小兄弟!”

  “寒老哥,石家的事,怎么样了?”楚阳yī边走yī边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我yī直按下,没有跟你说。以后咱们慢慢的梳理;总之是复杂之极。”寒潇然zhòu着眉头说道。

  “哦。”楚阳便不再问。

  两人yī路走,只见前面的人群已经越来越多,各个药师、家族都是蜂拥如潮水yī般,从四面八方的住所中、街道中涌出来,进入了这yī条大街,汇成了yī道洪流。

  “这么多药师,哪里来的!”楚阳有些惊诧:“这几天里也没见几个人上街,怎么突然间涌■出来了这么多?”

  “这还只是这yī小片的地方的,其他地方还比这里多上十倍以上。”寒潇然司空见惯,丝毫不以为奇的道:“九重天这么多人,有这么多药师,实在是不足为奇。”

  楚阳为之咂舌。■■出来了这么多?”

  “这还只是这yī小片的地方的,其他地方还比这里多上十倍以上。”寒潇然司空见惯,丝毫不以为奇的道:“九重天这么多人,有这么多药chūláilezhèmeduō?”

  “zhèháizhīshìzhèyīxiǎopiàndedìfāngde,qítādìfāngháibǐzhèlǐduōshàngshíbèiyǐshàng。”hánxiāoránsīkōngjiànguàn,sīháobúyǐwéiqídedào:“jiǔzhòngtiānzhèmeduōrén,yǒuzhèmeduōyàoshī,shízàishìbúzúwéiqí。”

  chǔyángwéizhīzāshé。

  药师们yī个个整齐的往前走,人数虽多,但却几乎没有几个人互相说话的。偶然有相熟的交谈几句,便也立即不说了。

  各自都背着灵药,但就算是再亲近的人,也不知道身边的好友用来参加万药大典的是什么药。

  “人这yī生,都想站在巅峰看风景;不管是药师也好。武者也罢,抑或是贫民,商人。都想站到自己这个阶层的最高处!”

  寒潇然喟然道:“所以,万药大典,就是这些药师的机会。yī生之中,最大的机会!”

  楚阳点点头。

  寒潇然yī边迈步,yī边说道:“这两个月来,陆陆续续进入天机城的药师。有yī万三千人。无声无息的就死了;身边带的灵药,……也是不翼而飞。”

  他含有深意的看了看楚阳,叹了口气。

  “yī万三千人离奇的死了……”楚阳有些无语。

  “这天机城的繁华热闹。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的罪恶!”寒潇然有些轻微的愤然,沉沉说道。

  “但这些事,查无实据。查无可查。”楚阳zhòu眉道:“老哥何必为此忧心?”

  “不。”寒潇然道:“有痕迹。”

  “药师之间自相残杀,毕竟是少数。”

  “我这段时间里观察过九大家族的人,几乎他们每yī天,都会有动作。尤其是兰家,几乎已经是不加以掩饰。”寒潇然切齿说道:“万古流传的九大家族,居然做出这等事情,岂不让人寒心到极点!”

  “兰家……”楚阳哑然。

  突然想起来自己九劫空间里从兰家勒索来的那许许多多成堆成堆的灵药……yī时间居然有些心虚起来……

  原来兰家那天损失了那么多灵药,这几天为了弥补损失,居然干起来杀人越货的勾当了……

  真是人才。

  便在这时。前面突然锣鼓喧天。

  两人都是yī怔,加快脚步赶去。

  只见前面路口。有几个人身穿白衣,挡住了去路,手中拿着唢呐喇叭铜锣大鼓,在奋力的敲响。

  ○咣咣咣的声音,响彻云霄。

  与此同时,天机城中各个方向都响起了同样的锣鼓喧天。

  咣咣咣……“诸位。我们是第五世家的人,有yī件大事要宣布!”

  咣咣咣……“诸位暂请留步,我们○第五家族有大喜事情宣布!”

  咣咣咣……

  寒潇然zhòu着眉头,说道:“这个第五家族,这是要做什么?”

  楚阳听到‘第五’两个字。就心中敏感,道:“不管做什么。咱们稍安勿躁,☆就留下来听听无妨。”

  终于锣鼓声音暂息,众人耳朵里面,犹自yī阵阵的轰鸣。

  “诸位;下月初九,也就是腊月初九!乃是我们第五家族大爷第五轻狂的诞辰!第五大爷六十大寿,普天同庆!为表示◇庆贺,我们第五家族第五轻柔大人全权出资,为自己的大哥祝寿,包下水月楼,倾情yī醉!届时,不管是谁,只要来到水月楼,就有酒喝!”

  咣咣咣……

  “第五轻柔大人并在水月楼前搭起了戏台,腊月初九,唱大戏,祝贺第五大爷诞辰六十年!六十大寿,六六大顺!腊月初九,搭台唱戏!”

  咣咣的锣鼓声音又响了yī会,这几个人又喊了几遍,才让开了道路,让众人通行。

  “就是yī个六十岁的生日,这第五家族居然搞得如此隆重,真真是没见过世面!”寒潇然鄙夷的道:“在九重天武者之中,六十岁,充其量也就只算是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居然就这么大操大办?这时候死了都得算是夭折!第五家族居然如此隆重,六十大寿都这么过了,若是六千岁大寿,岂不是要连下三天的人也统统请上来庆祝庆祝?简直是殆笑大方。”

  “这个第五轻柔也是个暴发户,拍自己大哥的马屁,居然拍得如此不遗余力……看来这兄弟二人,也不yī定和睦。”寒潇然分析道。

  yī侧的楚阳却是心中yī震,眼中神光闪动。

  腊月初九?第五轻柔?(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