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二百九十三章 大幕拉开


  对与寒潇然所说的话,楚阳当然shì绝对不赞同的。

  六十大寿就这么操作,绝对shì小题大做,这一点绝对没错。但,其中有第五轻柔主办,却绝对shì不同凡响。

  至于寒潇然所说的第五轻柔拍马屁这一种说法……

  楚阳更加shì不会同意的。

  寒潇然没听说过第五轻柔或者不了解,说出这样的话,情有可原。但楚阳若shì真的也这么想,那就直接的就shì脑残了。

  若shì寒潇然知道第五轻柔的厉害之处,恐怕就算shì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出这句话来。

  有一种人,不管他武功高低,能够无论在任何地方,都能够混得不错。

  不管天地多大,总能够任他驰骋。

  第五轻柔无疑就shì这种人。像第五轻柔这种人,shì绝对不会这样拍人马屁的。甚至,就算shì别人这样拍他马屁,他都不会同意的。

  楚阳也shì这种人。

  所以,第五轻柔明白楚阳,就如同楚阳明白第五轻柔。

  既然如此,这shì何意?

  听着大街上四面八方依然犹自传来的第五家族的人的呼喊,楚阳拧着眉头前行,心中慢慢的理出来一条清晰的思路。

  第五轻柔这难道shì传递给我的一个消息?

  但传递的shì什么消息?

  腊月初九,六十大寿。第五轻狂,第五轻柔。搭台唱戏……第五轻柔全权出资?

  楚阳思考着,先做了第一个假设:假设自己■之前的猜测shì对的!那么,夜家等人乃shì第五轻柔鼓动的,来抢圣族长老……

  先肯定了这件事。

  那么,第五轻柔只要知道自己在这里,他就定然会无比的注意自己。

  所以,自己这★段时间来的行动,第五轻柔定然shì通过不同渠道已经知道的。

  既然如此,他就能猜得出,自己在做什么。

  所以第五轻柔定然会全力的配合。推波助澜,甚至,还要在他原定的计划基础上加一加二。

  因为第五轻柔知道,或者别人做不到,但我楚阳,一定做得到。

  所以,就有了今天这一幕。

  这一幕,就shì在告诉我:我已经全部规划好了。就等你上台唱戏了。

  腊月初九。应该shì在腊月初九之前,就shì万事俱备,只等星星之火。而第五轻柔搭起了台子。那一天他们第五家族要请戏班子来唱戏,也就shì说,他只看。

  自己唱戏。

  六十大寿。后面却不应该加上◇那个‘六六大顺’的,这虽然shì一句好话,但在这里加上之后,却显得很不尊敬。

  那么,其中就必然另有含义。

  而前面又有一个腊月初九……其含义,应该shì说:九大家族之中,目前已经有六□家,确定踏进了这个漩涡!

  只要自己点起这把火,就会引起六大家族的争战。

  楚阳目光闪烁着……加快了脚步。

  既然如此。你第五轻柔想要看戏,那我就好好的给你演一场,让你看看哥哥的厉害!

  莫要以为你第五轻柔运筹帷幄,就很牛逼了……

  想起自己九劫空间里的那包药,想到兰唱歌现在每次催促自己那种望眼欲穿,心痒难熬的表情,楚阳就禁不住的嘴角下弯。

  混乱起来……也好。

  “这个第五家族。应该shì诸葛家族的附属家族……”寒潇然莫名所以的说了一句。

  “嗯。”楚阳轻轻答应。

  “做出这等事,太给诸葛家族丢份儿了。”寒潇然今天心情不▲错,笑道:“这个第五轻柔居然做出这等事,若我shì诸葛山云,就狠狠地打他一顿板子……简直暴发户到极点。”

  楚阳苦笑。

  第五轻柔之所以敢这么做。就shì在清晰的给自己传递一个消息:我●在这诸葛家族位高权重!很有地位!

  要不然,以第五轻柔的稳重。怎么会在没有地位的时候就这么冒失?

  从这里看来,打第五轻柔的板子……诸葛山云还真未必有这样的胆子。

  说笑间,两人随着人群来到了一处所在。

  却shì一个巨大的广场,足足数千丈方圆,恢弘到了极点。广场对面,乃shì高楼大厦,平地拔起。

  上方,有四个大字,在阳光下闪着金光:万药盛典!

  ☆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地方,自己在三天之前来过,那时候,这里还shì一座山!旁边,则shì一片湖,环绕着。

  但今日前来,山水全无,变成了一片空地!

  而且地面凝实之极,☆☆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个地方,自己在三天之前来过,那时候,这里还shì一座山!旁边,则schǔyángdǎochōuleyīkǒulěngqì。

  zhègèdìfāng,zìjǐzàisāntiānzhīqiánláiguò,nàshíhòu,zhèlǐháishìyīzuòshān!pángbiān,zéshìyīpiànhú,huánràozhe。

  dànjīnrìqiánlái,shānshuǐquánwú,biànchéngleyīpiànkōngdì!

  érqiědìmiànníngshízhījí,平整之极。

  “万药大典就shì这样子。”寒潇然淡淡道:“数位至尊合力,将水全部移走,将山夷为平地,只在瞬间而已。”

  “厉害!”楚阳咂舌道。

  “这不算什么。”寒潇然道:“当年法尊大人与舞绝城一战,那才shì真叫改天换日。舞绝城身在半空,随手就抓起一座大山,举着在空中飘浮;两人人手一座大山,对轰!”

  “我操!”楚阳目瞪口呆。

  一手抓起一座山?对轰?

  这……这太彪悍了吧?

  “舞绝城shì谁?”楚阳听见这个名字,不由好奇问道。

  寒潇然咳嗽两声,脸上露出一丝不自然,道:“shì一位前辈高手……你以后会知道的。”

  楚阳呃了一声,只听耳朵里传来寒潇然的传音:“舞绝城,就shì晨风至尊唯一的传人……”

  楚阳心中一震,脸上不动声色。

  顿时知道,这个名字和身份,似乎有某种忌讳一bān?

  楚阳☆打量着面前的建筑,道:“这里的房间,好别致。”

  “这里面的房间,乃shì为药师们准备的。”寒潇然露出一副‘少见多怪没见识的乡巴佬’那种鄙夷的表情。

  “这房间,乃shì夜帝大人从外面◇剥去了一座山的外皮,挑选了几块最大最结实的石头,káng了回来。然后直接用整块的石头,挖出一个个空间和楼梯,所以,这所有的房间……都shì完整的一整块石头!”

  楚阳连声咳嗽。

  妈的。貌似哥哥我现在连这样的一块石头还举不起……这位夜帝,居然把一座山……剥了皮?然后再……挑选几块最大最结实的石头……káng了回来?

  “从城外?káng回来?”楚阳瞪着眼。

  “对,▲从城外,káng着飞回来。”寒潇然唯恐打击的他不重,再加一句。

  “káng着飞回来?”楚阳一脸黑线。

  “你笨蛋啊,káng着这么大的石头,怎么进得来城门?不飞回来咋办?”寒潇然理所□★当然的道。

  “额咳咳……原来shì逼出来的……这么无奈!”楚阳举手投降。

  “对,人。都shì逼出来的!”寒潇然有一种做作的喟然道:“你我能有今天。何尝不shì逼出来的……”

  “寒老哥……我知道nín今天高兴,可shì……你真的不适合装模作样。”楚阳认真提醒。

  寒潇然哈哈大笑。

  带着楚阳进去,东南总执法还shì很有面子的。早有诸葛家族的负责药典外围的弟子过来。将寒潇然带了进去。

  然后就告辞离开。

  楚阳这才知道,万药大典内部的具体负责,一切都shì药谷的人在管理流程。虽然shì在诸葛家族的领地。但诸葛家族的人,却只能负责外围。

  面前一字排开数十张桌子,每一张桌子后面,都有两个白衣人坐着;身后shì一条通道,一间房子。

  这几十个人,貌似都shì一样的表情,脸上简直比寒潇然还要铁面无私一bān。

  见到东南总执法进来,到了一张桌子前,那人居然头不抬眼不睁的问道:“来者何人?”

  “东南执法者寒潇然。带东南执法者药师,前来参加万药大典。”寒潇然微笑道。

  “哦,寒总执法,nín且退后,让药师过来报名。”那人淡淡的道。

  楚阳shì真的服气了。

  都说药谷的人很大;楚阳一直不明白这份‘很大’shì啥意思,现在终于知道了。

  架子很大!

  简直牛逼拉轰加炸弹!

  面对东南总执法,居然就来了一句:你且退下!

  我勒个草。

  楚阳上前。

  “姓名?”那人随口问道。

  “楚阳。”楚阳回答。

  “性别?”那人问道。

  楚阳一阵晕。性别?我他娘就在你面前,难道你还认为我shì女的?

  此刻,听到旁边的桌子上也shì传来这样的一声一声刻板的对话:

  “姓名?”

  “性别?”

  ……

  楚阳转头一看,只见正接受盘问的药师们一个个脸上神色都很精彩。其中一人居然还不由自主地向着他自己的裤裆里看了一眼,似乎听到这句话之后突然对自己起了怀疑。想要看看确认一下……

  “咳咳,男的。”楚阳确认道。说着摸了摸鼻子。其实他想摸摸裤裆确认一下。但终究没好意思。

  “咳咳男的?”那人眉头一皱,呵斥道:“问你性别,男的就男的,女的就女的!什么叫做咳咳男的?”

  楚阳顿时气往上冲,一边的寒潇然急忙挤眉弄眼的使眼色。

  “男的!”楚御座忍气吞声的说道。

  “嗯,多大?”

  “十九。”

  “带来了什么药?拿出来我看看。”那人翻了翻眼皮,心中就有些轻视:十九岁的药师,能有什么作为?能有什么好药?

  看来也shì一个来充数的货。

  “这个。”楚阳拿出来一个紫晶盒子,递了过去。

  “这个shì什么?嘴巴不会说啊?!”那人瞪了他一眼,这才拿起来盒子,打开一看;突然间浑身一个机灵,脸上突然变的通红,接着又shì一阵雪白,失声惊呼一声:“我!我看到了什么!”

  旁边众药师都shì纷纷转头看来。

  这人却兀自瞪大了眼睛,用一种呻吟一bān的口气道:“黑血朱果!极品!哦我的天哪……”

  这人先前那样倨傲,此刻却突然转变成这样子,一惊一乍的,险些将楚大少吓出神经病来……

  …●

  <第二更。今天家里有客人,就两更了。老家的房子要拆迁了,叔叔伯伯们都到我这里来找我爸商量这事儿……

  哎,说起来就两眼泪。两年半前就说要拆迁,等了许久说没戏了。于shì乎我欠了一屁股债买房子……

  现在房子买了……他喵的又说要拆迁了……狂晕啊!早知道,我这么的辛苦做什么……妈的,庞大的债务几乎压死我。>

  遁走喝酒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