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百零三章挑破奸谋


  第七部第三百零三章挑破奸谋

  此刻,在yī间幽静优雅的酒馆雅座之中,风雨柔与月聆雪正坐在首位。

  对面坐着的,正是兰家二祖,兰暮雪。

  今日突然接到兰暮雪邀约吃饭,风月二人推辞不过,也只好给zhè个面子。

  在九大家族来的zhè些人之中,也只有兰暮雪yī个人有zhè个面子,其tā人还真请不到风月二人。

  并不是说zhè位“万里玄冰苍穹寒,千山暮雪yī瓣兰”有多么牛逼,风月都不得不给tā面子,而是月聆雪和风雨柔欠了兰家yī个大人情:乌倩倩zhè个两人都极为满意的妖孽体质的弟子,就是兰家的人推荐给tā们的。

  对于两人来说,zhèyī份人情不可谓不重。

  所以,zhèyī次兰暮雪邀约,风月虽然不情愿,却还是来了。

  “月前辈,请满饮此杯,晚辈有几句肺腑之言,要向前辈陈诉。”兰暮雪恭敬地举起杯。

  “哦?”月聆雪不置可否地看着tā,道:“有什么话,还非要喝了酒才说?”

  兰暮雪yī阵尴尬,心道,zhè满饮此杯再说话,不过是酒桌上的yī种礼仪而已,人说酒酣耳热好说话,zhè位月至尊怎么zhè么较真。

  没奈何,只好说道:“既如此,晚辈先干了,借酒壮胆,向前辈说几句肺腑之言。”

  月聆雪淡淡道:“说话就说话,还需要用酒来壮什么胆?”

  兰暮雪酒杯已经举在空中,yī听zhè句话,顿时又愣住。yī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有话直说,不要搞zhè些虚头巴脑的。”风雨柔皱了皱秀眉,道:“暮雪你也知道你们兰家与我们的交情。不用搞zhè些的。”

  兰暮雪强笑yī声,终于还是yī饮而尽,道:“那晚辈就斗胆直言了。”

  tā先叹了口气,道:“晚辈以为,两位前辈如此脱离执法者,实为不智。”

  “不智?”月聆雪眉毛yī挑。

  “是。”兰暮雪眉梢yī挑,道:“难道说,改变九重天九万年的格局,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就是‘智’了不成?”

  “但是九劫剑主毕竟是yī个虚无。”兰暮雪沉吟着,终于反驳道。

  “虚无?”月聆雪嘿嘿yī笑。

  ▲“而且历代的九劫剑主,据说……人品都是十分不堪。”兰暮雪道:“前辈为zhè种人出力,未免太……太冤屈了yī些。”

  “那又如何?”月聆雪不为所动,脸色冷酷,道:“当初月某进入执法者,第yī天,◇就在执法碑下,刺头心、背心、心窝、手心、脚心……七心之血,发下毒誓!终此yī生,执法九重天,不偏不倚,铁面无私。保证九重天的安宁;并在yī定时刻,协助九劫剑主,统yī九重天!”

  “执法碑前的誓言,月某yī直铭记!”

  “纵然九劫剑主人品不端,但九劫剑主却从未为祸世间;而是以自己的力量统yī九重天,付出自己和九位兄弟的性命,化作了稳固九重天的基石!你们凭什么说tā们人品不端?”

  “九重天的创立,就是yī片血腥!所以,需要九劫合yī,十心齐聚,血气冲天,才可以化解九重天的危机。而zhè九劫合yī,便是你们九大家族的大劫!九劫剑主的每yī劫兄弟,都对应你们九大家族其中yī●家。”

  “每yī位剑主的兄弟,yī旦出现,就是征兆了老yī辈九大世家之中,yī家的灭亡!如此,才化为九劫之血,补天而成!你们还有什么怨言?须知,就是你们的老祖宗,成了别人的劫数,将别人的家族数万人化做了补天之血,才有了你们家族的万年荣华!如今,你们再被另yī劫所灭,化做补天的力量,岂不是理所应当?”

  “须知若是九劫剑主死了,zhè片大陆就会塌陷!再度重演十万年前的惨剧!到时候,你们zhè九家,同样不会存在!”

  月聆雪yī口气说完,端正着身子,看着兰暮雪:“我倒要劝你yī句话,暮雪,看在你的后辈梅仙为我推荐了yī个满意的弟子的份上,我劝你,还是不要参与针对九劫剑主的◎zhè种征战;你退yī步,虽然你的家族会因此而死伤过半,却不会全家被灭,只要血脉依然在,你们兰家,也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tā目光灼灼:“法尊要灭掉九劫剑主,zhè根本就是逆天而行!就算■◎zhè种征战;你退yī步,虽然你的家族会因此而死伤过半,却不会全家被灭,只要血脉依然在,你们兰家,也zhèzhǒngzhēngzhàn;nǐtuìyībù,suīránnǐdejiāzúhuìyīncǐérsǐshāngguòbàn,quèbúhuìquánjiābèimiè,zhīyàoxuèmòyīránzài,nǐmenlánjiā,yějiùháiyǒudōngshānzàiqǐdejīhuì。”

  tāmùguāngzhuózhuó:“fǎzūnyàomièdiàojiǔjiéjiànzhǔ,zhègēnběnjiùshìnìtiānérháng!jiùsuàntā真的成功了,九劫剑主死了,没有了九劫的力量,没有亿万亡魂的血气,zhè九重天大陆,也是命不久矣。”

  兰暮雪叹了口气,道:“前辈,晚辈已经是……骑虎难下啊。”

  月聆雪尖锐的道:“★有什么骑虎难下?不过是抛不开已经到手的荣华富贵罢了。你们难道不知道,十万年前的典籍,你们兰家想必也保存的有几本。其中,典籍中说的最多的yī句话,你可知晓?”

  “那yī句话?”兰暮雪疑惑的问道◆■。

  “古今yī梦,天骄不过六千年!”月聆雪淡淡的道:“在十万年前,九重天最强大的世家,持续时间最长的世家,乃是天骄世家。也不过是延续了六千年,除此之外,再也没有yī个家族能够持久的兴盛更长的◎时间!而论道九劫世家的时候,每yī家却都是yī万年!你可曾想过zhè是为什么?”

  “有哪yī个家族可以兴盛万年?难道你们就zhè么牛?yī万年还不败家?须知,穷不过五世,富不过三辈。yī万年……为什么?”

  “不就是为了将你们化作补天之血的力量,所以才采用天道运气加于九大家族?要不然,你们早已经泯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何德何能繁衍生息yī万年?”

  “如今居然还不知足?”月聆雪冷峻的问道:“居然还要反抗天意!你可知你越是反抗,你们兰家被灭的也就越是彻底?到最后,恐怕真的会鸡犬不留,血脉灭绝!”

  兰暮雪长声yī叹,低下了头,满脸的苦涩,道:“前辈说的zhè些,晚辈■无不知晓。不过,九万年来,九大家族人人都知道zhè些,但……又有谁不抱有侥幸之念?若是能够存活下去,保持如今的风光,谁愿意与yī万年来齐名的兄弟世家交战为敌?”

  “我们每yī家都是经过了yī◇wúbúzhīxiǎo。búguò,jiǔwànniánlái,jiǔdàjiāzúrénréndōuzhīdàozhèxiē,dàn……yòuyǒushuíbúbàoyǒuyáoxìngzhīniàn?ruòshìnénggòucúnhuóxiàqù,bǎochírújīndefēngguāng,shuíyuànyìyǔyīwànniánláiqímíngdexiōngdìshìjiājiāozhànwéidí?”

  “wǒmenměiyījiādōushìjīngguòleyī万年的努力,才发展到了如今的局面,万年的心血凝聚,祖祖辈辈的智慧浇灌,如何甘心毁于yī旦?”

  月聆雪喟叹yī声:“既然如此,那就真的没什么话好说。若是yī旦九劫剑主出现,我们与你们兰家,恐怕也会站在对立面上。届时……就真的很尴尬。”

  兰暮雪也叹了yī口气。

  话说到zhè种地步,yī向冷面寡言的月聆雪破例的说了zhè么多,字字句句都是真诚的相劝,兰暮雪如何不知?

  但兰暮雪却绝对不会答应。

  兰暮雪心中有些惭愧,月聆雪虽说将来必然会站在敌对yī面,但现在跟自己说话,却是真心真意的相劝,但……自己约tā们出来,却是为了算计tā们唯yī的、最宠爱的徒儿。

  不由的心中感觉非常不得劲。

  三人默默地吃了yī会,兰暮雪终于试探着道:“不知月尊者的徒儿乌仙子……现在有没有婆家了?”

  风雨柔猛地抬头,看着tā,淡淡的哼了yī声:“兰暮雪,你要做媒?”

  兰暮雪呵呵笑道:“不错,晚辈有yī位后辈吗,不管是人品武功修为还是智计性情,都是……”

  “不必说了。”月聆雪不等tā说完,就已经yī挥手打断,道:“你们兰家的那■几个货色,如何能够配得上我们的徒儿!”

  兰暮雪眼中有yī丝几位隐秘的怒色yī闪而过。

  你以为你的徒弟是什么东西?我们兰家居然不配了……

  便在zhè时,yī道清清冷冷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道:“好兴致啊好兴致;风月尊者果然不愧是风月尊者,自己的徒弟都被人抓走了,夫妻两人还在zhè里花天酒地。”

  三人同时色变。

  “我回去看看。”月聆雪当机立断,长身而起,穿窗而出。yī闪不见。只留下风雨柔yī个人在zhè里。

  因为tā们夫妻两人都听了出来说话的人是谁。或许zhè世上,任何人都有可能骗tā们,但zhè个人却绝对的没有必要欺骗自己夫妻二人!

  因为她根本不需要出全力,就可以轻松地毙掉自己夫妻,在zhè种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她还骗自己两人做什么?

  兰暮雪沉声喝道:“谁?给老夫站出来!”

  tā心中已经yī片打鼓。

  zhè个人yī说话,月聆雪立即就走了,是对此人信任,还是对自己徒儿过于关心?

  月聆雪回去的如此之早,不知道家族的计划成功了没有?会不会……

  tā试着用神念搜索说话的人,◎但却骇然发现,自己发出的神念如同泥牛入海,全无反应。

  “我是谁,你不必要知道!”那人清冷的说着,声音似乎就在耳边:“风雨柔,你也真有耐性。你面前zhè个老东西的子子孙孙已经去祸害你的弟子了,○什么迷药春药嫁祸所有不入流的手段yī概全部出炉,此刻你的徒弟已经中招了;你居然还zhè么有兴致跟tā在yī起坐着喝酒!”

  风雨柔勃然色变,yī转头,秀丽的双眸就变作了两柄利剑yī般,看着兰暮雪:“你们兰家做的好事!”

  …………

  我继续码字,新章节会在零点发出。零点,开始月票双倍了;zhè是关键的yī战。还希望支持傲世,认可风凌的兄弟姐妹,能够给我投上几票!

  zhè几个月,傲世到了关键时刻;不管是订阅,还是月票,都到了yī个瓶颈,订阅几乎静止,月票萎缩不前;冲不上去,竞争力就会减弱。冲过去,我们就会破茧成蝶!吸引更多的人来支持傲世!!

  傲世九重天,需要你们!!

  风凌感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