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百一十一章 布留情出手!


  月聆雪潇洒的一笑:“若是法尊执意要阻止我做事,那我便……正有此意。”

  法尊微微地笑起来:“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这一次兰家固然得罪了你,不过你也是借题发挥,想要逮住这个理由,提前破坏○☆了九尊补天大计!”

  月聆雪沉默了一下,道:“九尊补天,逆天而行,绝不可能成功的!执法者十万年的使命,也不是你一个rén就能够改变的!”

  法尊dàndàn笑道:“能不能,要看实力。”●

  月聆雪沉闷的道:“是!”

  “来!”法尊的身子没有dòng,但这一刻给rén的感觉,却是身高万丈,睥睨苍生!他dàndàn道:“有请贤伉俪,与本座一战!一战了恩仇,一战定九天,一战无情义,一战生死断!”

  月聆雪仰天大笑,道:“不错,一战无情义,一战生死断!法尊,既然你要生死断,那我们夫妻,今日便舍命陪君子!”

  风雨柔一声清啸,拔剑出鞘!

  法尊依然是●dàn然地微笑:“战吧!”

  他负在身后的双手终于缓缓垂下,随即,轻轻往前举起,黑衣飘dòng,一伸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来战!

  就是这样的一个姿势,突然间整个夜空,整片天地,也充◎满了一种死亡的邀请味道。

  法天象地!

  法尊在这一刻,已经将自己的身子,融进了天地!这一刻,他就是天,他就是地!

  他dòng手,则天威dòng;他后退,则大地逃!

  无论何rén,若是在此刻与他dòng手,就如同同时与天地作战!

  rén力岂可胜天?

  法尊虽然口中说的dàn然,但心中早已杀气凛然,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最强大的威能。将风月夫妻◎一举击败,或者击杀!

  若是自己能做到,那么,今后自己在九重天的威望,将更加如日中天,彻底的压过宁天涯和布liú情!而且,哪一种属于强者的‘舍我其谁的无敌心境’也就会更加牢固!

  这一□■战若胜,他甚至就会有同时对敌宁天涯与布liú情的信心!

  法天象地。便是练心!心有多大。修为就有多强!

  一个经常胜利的rén,与一个经常失败的rén,心境是不同的。法尊经常胜利。但他○更加需要一场同时面对两个巅峰强者的胜利!

  月聆雪和风雨柔同时身躯一挺,dàndàn道:“请!”夫妻两rén眼神锐利坚定,一股沛然的气势冲霄而起。带着一往无回的决然!

  与法尊融入天地的气势,冲撞在一起!刹那间长空中风云色变,隆冬寒天夜空,竟然轰的一声,风云向着四方飘散,露出整整一片深邃夜空!

  群星闪耀!

  这样的声势,就连夜帝等rén,也是禁不住猛的后退了一大步!

  三股气势交缠在一起,这样的三个rén若是要战。只要是一dòng手,当世之间,恐怕没有rén能够将他们三rén分开!

  谁也没有想到,风月夫妇,竟然在这么早的时间里,就与法尊到了不得不dòng手的地步!

  诸葛家族众rén神色复杂,既盼望法尊出手。灭了风月,又希望千万不要打起来。不管这一战谁胜谁负,但就算是风月死了,或者三rén同归于尽。但诸葛家族的根据地,是注定的没了◇。

  众rén众目睽睽的看着。每一个rén都是屏住了呼吸。注视着这一场即将开始的巅峰之战!

  眼看,这三位巅峰强者。就要战在一起。

  突然——

  嗤!

  一股凌◇厉的剑气划空而来,这股剑气闪亮辉煌,竟然一下子将整片天地全部照亮,纤毫毕现!便是烈日突然当空,也没有这样的闪亮!

  这股剑气的源头,竟然在千丈之外!就这么浩浩荡荡轰轰隆隆而来,似乎将整片夜空一下子劈成了两半。

  一个声音dàndàn的道:“法尊,今日你若出手,我也想试试你的法天象地神功!”他沙哑的笑了笑,dàndàn道:“不知道是法天象地神功更胜一筹,还是我的liú情剑别具一格!”

  布liú情!

  众rén骇然大惊。

  这位至尊大rén,竟然选择了在这种时候,悍然出手,而且,立场明显的是站在了风月尊者那一边。

  法尊目光一凝,dàndàn道:“布兄,你这是何苦?”他积蓄了快要到巅峰的气势和心境,被布liú情一句话,全然打破!

  心中不由喟然一叹:天意!难道他不出来助我,我便无法做到这件事?

  ”不何苦。“远方布liú情的声音dàndàn道:“连你都沉不住气要dòng手,我的定力比你差。”

  法尊苦笑起来:“布兄,我若是不dòng手,这里的rén,就被风月杀光了!”

  说话间,他的气势,在慢慢的散去。他知道,布liú情来了,而且又是这样的态度,自己这一战,注定是打不起来了。

  现在的法尊,未必就在乎布liú情,但问题是,现在布liú情与宁天涯乃是一体,俩rén同一个弟子,惹了布liú情,就等于同时惹了宁天涯。

  法尊敢同时面对月聆雪和风雨柔,而且有绝对的信心,但却绝对没有信心同时对阵布liú情和宁天涯。

  所以布liú情这一次出现,拿捏的时机实在是妙到毫巅!

  他固然是帮助了风月,但也在同时,将法尊的信心猛然打落了不少!

  因为法尊现在已经不敢dòng手,rén的心中一旦有了‘不敢’,也就有了畏惧。有了畏惧,信心……也就一落千丈!

  况且法尊修的,便是‘心’!

  布liú情一方面是与风月多少有些交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感受到了法尊那越来越是高涨的战斗兴趣,与一种渴望战斗的兴奋……才猛然出来截断!

  他知道,若是让法尊过了这个坎,恐怕就真的完全凌驾于自己之上了。

  所以布liú情毫不犹豫,断然出手!

  他虽然没有真正开始战斗,但却实际上已经是给了法尊重重一击!

  这一击,斩的是心!

  要害之地!

  布liú情冷锐的笑了笑:“这里的rén是生是死,被风月杀不杀光,跟我布liú情没有任何关系,我只知道,只要你dòng手,你将会成为九重天十万年之中,第一个是被杀死陨落的法尊!”

  进一步打落他的信心!

  这一次,布liú情用了生死。

  两位巅峰强者之间的交战,口舌之间蕴含的意义,对精神心境的冲击,远远大于刀剑加身!

  夜帝萧瑟等rén都是明白rén,自然都知道,这两rén之间的交谈,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巅峰之战!不由一个个竖直了耳朵,准确的捕捉着双方每一句话之中蕴含着的特别含义。再与自己的修为心境加以对照,竟然rénrén都有一种‘恍然大悟’这样的感觉。

  法尊目中厉光一闪,dàndàn道:“布兄自信太强了些。怕只怕,布兄杀rén不成,反要被杀!布兄应该知道,布兄若是与本座单独决战,本座并非做不到这点!”

  法尊一步一步的被布liú情逼到了死角,终于开始反击。

  而且一个反击,就要将布liú情和风月分开,单独决战!他若是对风月出手,布liú情一定会参战;但他直接对着布liú情挑战,以布liú情的身份和傲气,却是死也不肯让风月帮忙的。

  而风月若是贸然插手,布liú情反而还会大怒。所以风月也不敢贸然插手。

  法尊的反击,一句话就堵死了风月参战之路;虽然与他自己一开始的本意不符,但目的却能够轻松达到。

  rén影一闪,一袭青白色布衣的布liú情瞬间跨越千丈距离,突然出现在空中。

  手中,一柄长剑青芒闪烁,他就这么站在半空中,手中剑,身如剑,目光如剑;冷笑着看着下方众rén,dàndàn◎长吟道:“踏遍rén间看孤影,放眼天下自独行;rén间不过生死路,liú情剑下不liú情!”

  布liú情森然道:“法尊,来与我一战!”

  面对法尊的反击,布liú情直接提出来了挑战!●▲这是更加强势的回答,甚至,是一种压迫!

  你说你能杀我,那便与我一战!看看我杀你,还是你杀我!

  法尊固然被布liú情弄得有了心障,不得不突破,但布liú情何尝不想击破自己的心魔?自从■◎得知法尊乃是先天灵脉,布liú情就感觉到了不舒服。

  所以今夜,一定要击败他!

  过自己心魔这一关!

  法尊目光一闪,dàndàn道:“与你一战,有何不可?不过,风月今夜,不得■dòng手杀rén!”他的话很隐晦,却表达得很清楚:风月若dòng手,我有后顾之忧!纵然决战,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决战。

  “你阻止我为徒儿报仇,本就过分,如今你二rén决战,却还要限制我的行d★òng?法尊!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宽了一些么?”月聆雪大怒,顿时就要发作。

  突然一个声音细细的钻入他的耳朵:“你徒弟没事!但兰家不能轻饶!”

  月聆雪身躯一震,脸上浮现出喜色。

 ▲ 正是那位神秘的女rén的声音。

  月聆雪神色一dòng,dàndàn道:“不dòng手,可以!不过,今夜罪魁祸首的兰家,却必须要给我一个说法!否则,便是法尊与布兄同时阻拦,我夫妻二rén纵然杀不了在场的所有rén,但自信杀个一多半再从容而去,还是有把握的!”

  法尊哼了一声,道:“那,兰暮雪何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