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三百一十八章 胜负、故事【第三更!】


  紫邪情点点头:“我晓得你是想要帮布留情一把。”

  这时,布留情正御剑冲上前去,紫邪情淡淡的笑了笑,衣袖一抖,突然伸出来一只洁白如玉的小手,竖掌如刀!

  随即就是遥遥的一掌拍了出去。

  这一掌拍出的时候,紫邪情虽然表面上乃是轻描淡写,但楚阳分明看到,紫邪情的脸上,腾起来一股淡淡的紫气!

  楚阳心中一凛,这一掌,恐怕就算是紫邪情,也不轻松啊!

  想要一掌击溃当代巅峰,而且还不能被人察觉,这其中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道淡淡的紫气,随着紫邪情白玉般的手掌拍出,化作了流光,迅速的追到了布留情的身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时迟,那时快! ▲
  法尊与布留情此刻也正疯狂对撞在一起,两人的化出的千千万万的幻影在一阵‘啵啵啵’的shēng音里互相对撞,互相抵消,但两人都没有后退!

  布留情大喝一shēng,长剑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竟然抡圆了当做大刀使,双手握剑,当头狠狠一剑劈落!

  这一剑出来的时候,满天星辰,似乎一起恐惧的闭起了眼睛一般,天地之间,一片黑暗!无匹的霸道,竟然将整个空间的空气猛地抽空,四面八方,向着中间倾斜过来!

  “好剑!”法尊脸色冷凝,双拳齐出!

  双拳出,随着劲气内敛着往前推移,所过之处,所有东西,包括空间,一概粉碎,远离!

  依然是与布留情截然不同的力量!

  你收,我就放!你放,我就吸!你往里来,我往外走。不管如何,无论怎样,死对头!

  两人都是脸色冷静,平静。

  四道目光在这一刻隔着空间对在一起,都是相同的冷酷,恒定!目无表情!

  但两人都知道,这一击,将决定胜负!或两败俱伤。或你死我活。或两败俱亡!

  打到现在,两人都摸清楚了对方的底子:大家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这样打下去。打一年,也不过如此。

  所以都不愿意再拖下去,全力以赴。速战速决!越快越好!

  说时迟那时快。

  一剑两拳!

  轰然对在一起!

  但,两人竟然都没有发现,有一道无影无形的纤细掌力,抢在布留情的长剑之前,抢先一步,迎上了法尊的右拳!

  紫邪情已经负手站在高空,淡淡微笑着,喃喃地说了一句:“我让你握权!”

  法尊的眼中闪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变成震惊的神色。然后变成一丝恐惧,继而就是一片震骇!他只感觉到,在长剑之前,有一道神秘的力量,猛地撞上了自己。

  布留情竟然留了后手?

  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法尊来不及仔细考虑,苦苦的支撑!因为……这一刻,他体内已经满溢的力量。竟然被这一股神秘的力量压制住,发不出去!

  但,双拳已出,收不回来!

  即将接触,躲闪不及!

  这一刻。法尊疯狂的大吼一shēng,拼命催动体内力量迎击!同时拼命的将身子侧了一侧。只以左拳迎上了布留情的剑!

  右拳全力应付那道神秘力量。

  轰!

  法尊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脸上猛然涌上来一股潮红,七窍中同时冒出细细的血丝,随即,布留情的剑才迎面而来。

  看似同时,但终究还是被法尊腾挪出来了一丝chà距!

  就是这一丝chà距,却终究已经不是同时!

  法尊急促的吐一口气,左拳一收再放,与布留情的剑狂猛的撞在一起!

  噗!

  法尊与布留情同时身躯狂震,但布留情一震之后,身子一个后仰,就稳稳的站住。

  但法尊脸上却又是一片紫一般的红,身躯震颤了两下,终于忍不住,一口鲜艳的血,夺口而出!同时,身子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去。

  每退一步,他的身子就颤抖一下,吐一口血,再退一步,长发飞舞而起,凌乱的飘扬,再吐一口血,退出九步,才终于在空中站定。脸色依然淡然,眼神依旧平静,如秋水寒潭,抬头,看着布留情。

  对撞的震荡力量,此刻才疯狂的涌起,向着四周扩散。

  地面上,数百里内所有的山水水木,整个的离地而起,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地奔跑翻滚出去,下面,居然从山川密布,一下子变成了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

  楚阳第一次见到,在这种山川密布的地方,居然能够出现如此真实的海啸!

  是的,海啸,从四面八方不管哪一个方向,只要迎面看上去,面前就是海啸!绝不是幻觉!只不过,是石头沙土组成的海啸!

  山呼海啸的shēng音终于退去。

  留下一片平原。

  日后,这一片巨大的平原,便是被称为:‘至尊平原’!因为,乃是由两位高阶至尊一战之下,无意而成!
▲   布留情青衣长剑,站在空中,冷冷看着对面的法尊。

  “好一个布留情!本座小看了你!”法尊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拭去了嘴角残留的鲜血,淡淡的笑了起来:“想不到,你已经超越了至尊九品,达到了崩灵陷□   bùliúqíngqīngyīzhǎngjiàn,zhànzàikōngzhōng,lěnglěngkànzheduìmiàndefǎzūn。

  “hǎoyīgèbùliúqíng!běnzuòxiǎokànlenǐ!”fǎzūnshēnchūyīzhīshǒu,qīngqīngdìshìqùlezuǐjiǎocánliúdexiānxuè,dàndàndexiàoleqǐlái:“xiǎngbúdào,nǐyǐjīngchāoyuèlezhìzūnjiǔpǐn,dádàolebēnglíngxiàn★天破碎虚空的地步!只不过,你到现在还不离开,宁肯承受那数百年一次的天罚痛苦,就为了找我报仇么?”

  布留情本要追击,但看到法尊的这样子,先怔了一怔。他没想到,法尊竟然这么快就败了。这,貌似有些□◆离谱啊,他不应该败得这么快。

  一听法尊这句话,又是怔了一怔。

  这句话,简直是无法理解。布留情自己知道自己的修为,现在,自己距离那个神秘的境界,只chà小半步,但却还没有迈进去!

  但法尊为何说自己已经超越了?错觉?可是法尊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错觉?

  楚阳与乌倩倩骇然对望一眼。

  紫邪情秘密出手,以身为当事人的法尊与布留情居然也没有丝毫察觉!

  布留情以为是自己真正的占了上风,法尊同样以为是布留情用最真实的修为击败了自己!

  布留情淡淡道:“不是你高估了我,而是你高估了你自己!我并没有超越那一步。”他冷冷看着法尊:“因为你心里有鬼吧?!”

  法尊洒然一笑,竟然异常的潇洒,摇头道:“布兄,你不是九劫之一,你不知道我心中的恨意;为了那份仇恨……我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内疚的。”

  他抬起头,长叹一shēng,说道:“今天是■我败了,受伤了。这种感觉,很舒服,也很怀念。想当年,我也是一个热血澎湃的人,呵呵……而且,我也很容易多愁善感。”

  法尊看着布留情,微微一笑,道:“布兄,我虽然受伤,但若是一心想要走,纵然你和□宁天涯都在这里,也是拦不住我的,这一点,你应该心里清楚吧?”

  布留情沉默了一下,道:“的确拦不住你!”

  到了这种修为,除非拼死力战,绝不逃走,才有可能力战而死。但若是存心想要走,真★的如同法尊所说,就算宁布合力,也是绝对挡不住他的!

  “既然如此,布兄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个小故事?”法尊淡淡的笑着,眼中露出一丝悠远:“那样,我也会解开布兄你的疑惑。”

  布留情冷峻的●笑了笑,道:“正要洗耳恭听!”

  法尊淡淡的笑了起来:“我便从受伤说起……呵呵,这个故事,真是久远的很啊,憋在我心里,数万年……布兄,你要杀我,乃是要为兄弟报仇,但你可知,我这早就应该死的魂飞魄散的亡魂现在还在这里,为的是什么吗?”

  布留情不语。

  法尊凄怆的一shēng笑:“你是要为你的兄弟报仇!我,也是要为我的兄弟报仇!哈哈哈……布兄,咱俩,真是有些同病相怜啊。”

  说完,他的眼神就低垂下去,似乎在沉思,在怀念,在追忆……这一刻,这位魔王一般的法尊,脸上的线条,竟然有些柔和了起来。

  “当年每次受伤,总有几个兄弟陪着我,这个护法,那个上药,这个安慰……那时候,我们兄弟十个人,乃是一条心!”

  “我们九个人,陪着老大,嘿嘿,就是九劫剑主,一路浴血厮杀!从下三天杀上中三天的时候,是我们四个人。但从中三天杀上上三天的时候,我们就变成了七个人;到了上三天,我们就变成了十个人!”

  法尊嘴角又溢出鲜血,他又擦了去,淡淡的笑了起来。

  就像是老朋友聊天一样,娓娓而谈。

  甚至,布留情完全能感觉到,法尊在这段时间里,根本没有运功疗伤,而且,还任由那伤势恶化着。

  “你真的是九劫之一。”布留情长长叹息。晓得法尊现在讲的,正是属于九劫剑主的秘辛!

  旁边的楚阳顿时精神一震,全神贯注起来。这一点,剑灵从来没有□说过,第一代九劫剑主的神魂里面,也很模糊!

  但现在,眼前的法尊,却是当事人!

  楚阳隐隐地感觉到,这一次,将揭开自己心中最大的疑惑!也是十万年来,九劫剑主最大的秘密!

  法尊●继续在说,楚阳继续认真地听;他一边听,一边对照自己的生平,对照自己的一步步走来的感应。逐渐的,竟然完全沉浸了进去。

  …………

  <第四更在修改中……求保底月票。现在距离第一,chà两百多票。双倍只是一百多票。请兄弟姐妹们给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