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百三十五章过河拆桥【求月票!】


  第七部第三百三十五章过河拆桥【求月票!】

  困扰已久de问题,今天终于因祸得福de解决掉了。有了法尊de认可不是九劫剑主这一层护身符,楚阳现zài真是浑身轻松。

  他等不及d◆e想要嚣张起来!

  再加上兄弟们久别重逢,楚阳更是浑身爽利。

  然后就是急需de紫晶立即就是海量de来到,楚御座就更加de乐de找不到北了。

  一脚高一脚低de回到兰香园,迎面☆看到紫邪情寒着脸站zài面前:“昨晚夜不归宿,你干嘛去了?”

  声音口气表情,就像是一个见到老公偷腥归来de小媳妇。

  “咳,喝酒去了,咋了?!”楚阳理直气壮。

  zài家里经常被虐待,还不允许出去放松一下了?

  这算哪门子道理。

  “喝酒去了?”紫邪情狐疑de看着他,一伸手,干净利落de就扭住了耳朵,扭着耳朵转身就走,生拖活拽de拖进门去:“夜不归宿你还有理了啊?来来来,跟我切磋切磋……”

  “饶命啊……”

  楚阳乐极生悲,哀号连声。

  “不能惯你这个毛病!”紫邪情毫不留情。

  楚阳急眼了:“你一不是我老妈二不是我老婆,你咋管得这么宽那?”

  紫邪情顿时怔了怔,随即就是狠狠地一脚chuài出去:“我乐意!”

  随即就是一顿爆揍。

  ……

  zài楚阳浑身放松de日子里,第五轻柔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从多方渠道得知,楚阳居然没事!他竟然没事!

  搞出来那么大de事情,将九大家族一起得罪,他竟然没事!

  这个事实,让第五轻柔也是惊讶de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

  而楚阳身后有神秘强者de事情,也让第五轻柔百思不得其解:这位神秘强者,到底是谁?

  最让第五轻柔郁闷de是,第五轻柔所有de布置,只用上了一小半,还有一大半,处zài未启动之中。○。

  érchǔyángshēnhòuyǒushénmìqiángzhědeshìqíng,yěràngdìwǔqīngróubǎisībúdéqíjiě:zhèwèishénmìqiángzhě,dàodǐshìshuí?

  zuìràngdìwǔqīngróuyùmèndeshì,dìwǔqīngróusuǒyǒudebùzhì,zhīyòngshàngleyīxiǎobàn,háiyǒuyīdàbàn,chùzàiwèiqǐdòngzhīzhōng。

  因为……

  楚阳根本没有用到第五轻柔想de那件事,只是用一个乌倩倩de事,于一片迷雾之中,稀里糊涂de一番乱搞,就成功搞起了纠纷。

  而那位圣族长老de事情,反而因为此事被●压下来了。

  这让第五轻柔如何不郁闷?

  zài第五轻柔de打算里:自己隐居幕后,搞好全部de布置,楚阳出面,引起天下纠纷,各大世家打成一团,将诸葛家族牵扯进去,然后顺势……实现第五轻★●压下来了。

  这让第五轻柔如何不郁闷?

  zài第五轻柔de打算里:自己隐居幕后,搞好全部de布置,楚阳出面,引起天下纠纷,各大世家打成yāxiàláile。

  zhèràngdìwǔqīngróurúhébúyùmèn?

  zàidìwǔqīngróudedǎsuànlǐ:zìjǐyǐnjūmùhòu,gǎohǎoquánbùdebùzhì,chǔyángchūmiàn,yǐnqǐtiānxiàjiūfēn,gèdàshìjiādǎchéngyītuán,jiāngzhūgějiāzúqiānchějìnqù,ránhòushùnshì……shíxiàndìwǔqīng▲柔de另一个计划。

  如此一来,第五轻柔稳居幕后,毫无危险。无论如何,任何人也找不到他de麻烦。此其一。

  第二,看戏de人自然自zài,但演戏de人却就累了。楚阳这个唱戏de直接登台□,当然会麻烦缠身,不可开交。

  如此一来,楚阳zài受到逼迫,或者是付出牺牲之后,对于九劫剑主de统一大业,就会越来越迫切。最好楚阳de手下或者亲人能死上几个人,那就更妙了……

  而楚阳上一次专门去水月楼送信,就是zài敲打第五轻柔:你丫de又zài算计我!不过,你想算计我,就要承受被我算计de后果。

  如今,后果果然来了。第五轻柔de后续计划,突然摆出了一个大大de架子,楚阳这位主角却突然地撩了挑子,不干了……

  第三点,经过了此事,九大世家de实力削弱一层,尤其是诸葛家族,更加元气大损,不管是地下de密牢或者天空de星云图,都能产生变动。而第五轻柔就可以趁着这机会达到自己de另一个目de。

  还有就是,第五轻柔与三星圣族这位长老de密谋de最后阶段,也会顺利实施。

  更加重要de是,只要楚阳被惹恼了,九劫剑主de使命加快,第五轻柔就能以充足de准备,跟上楚阳de脚步,楚阳走一步,第五轻柔就更占便宜跟上一步。

  第五轻柔有绝对de把握!

  可以说,这样de一个计划,他甚至铺垫到了十年以后。

  但,楚阳却是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虽然两人乃是一种默契de合作,但楚阳到最后却开始唱独角戏!

  将第五轻柔这一边直接弃了……

  非常漂亮de来了一个过河拆桥。

  第五轻柔盘算了这么久,万事俱备,但刚刚踏上桥面想要过去,走到桥中间de时候,桥断了。

  所以第五轻柔只好退回来。

  这一退,居然又回到了原点!

  这是两人合作de一件事,但zài合作之中,两人也是zài互相de算计,但到此为止,第五轻柔不得不承认,zài这一场双方不见面de战斗和合作之中,自己再一次de有些屈居下风。

  实际便宜占得比楚阳多,但却都是表面上de便宜,深远影响不如楚阳大,而且,楚阳de所有计划都顺利实施,自己de最后一步计划却被楚阳卡住了。

  “这个楚阳……真真是不好对付!”面对这种情况,第五轻柔唯有苦笑。

  不过也有些安慰,起码天机城是大乱了一场,各大家族也死了不少人。而且,楚阳虽然最后抽了手,抛弃了自己de计划,但却没有将自己de底牌掀出来。

  对此,第五轻柔更加苦笑不已。

  “这个楚阎王,不掀出来我de底牌,乃是想要再一次de利用啊……真狠。若是再让他利用我这张底牌再搞一次,恐怕这一次九大世家来de人就能够一个不少de全部葬送zài这天机城里了……”

  第五轻柔凝神沉思。

  正如自己先前de计划不怕楚阳不配合一样,楚阳即将实施de计划,自己也是不能不配合。先前自己制定de计划,附和楚阳de利益。

  现zài楚阳de计划,符合自己de利益。

  你不做?不行!

  上了我这条船,你还想着轻易de能够下去?真是做梦……

  这样应该楚阳要对我说de话了。

  第五轻柔揉了揉眉心,淡淡de一笑,喃喃自语道:“只是,你接下来de计划会是从哪里开始?又怎么做?这还真是让我期待之极呀。”

  他缓缓de踱着步子,脸上神色依旧沉稳淡然。想不通,那就不想,只等你招来,我便还招就是。

  便zài这时,有人禀报:“轻柔大人,药谷送来一张请柬。”

  “哦?”第五轻柔走到门口接过,注目一看,不由心中一动:“黑血神药拍卖会?难道……参与拍卖de东西,全部来自黑血丛林不成?”

  但不管怎么说,黑血丛林de药,对于这些家族来说,其诱惑力,绝对是非同凡响!就连第五家族,也绝对不▲例外!

  他踱了两步,断然道:“请回复药谷前辈,我们第五家族,一定到场与会!”

  打发了使者,第五轻柔皱眉沉思:“哪里突然间钻出来了这么一大批黑血丛林de药?要组成一个庞大de拍卖会,●lìwài!

  tāduóleliǎngbù,duànrándào:“qǐnghuífùyàogǔqiánbèi,wǒmendìwǔjiāzú,yīdìngdàochǎngyǔhuì!”

  dǎfāleshǐzhě,dìwǔqīngróuzhòuméichénsī:“nǎlǐtūránjiānzuànchūláilezhèmeyīdàpīhēixuècónglíndeyào?yàozǔchéngyīgèpángdàdepāimàihuì,可最少需要五十株天材地宝啊……药谷,怎么会突然间有这么大手笔?”

  他摇了摇头笑了笑,自己跟自己开玩笑一般de道:“不会又是楚阎王搞出来de吧?……”

  …………

  接下来de两天里,药谷de人简直是疯了。所有够资格de人,人手一张请柬,直接将天机城最大de拍卖堂包了下来居然还扩展了一层!

  就为了这一次de拍卖。

  本来拍卖乃是由执法拍卖堂负责de,但这一次,牵扯到利润太大,药谷de老顽固们坚决不让步,居然将执法拍卖堂de人全部赶走了……

  药谷这一群疯子,基本是无人敢惹。

  连法尊大人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好任由他们去胡搞!

  □九大家族都收到了请柬,离奇de是,法尊大人居然也收到了一张。法尊大人收到请柬之后是什么表情不得而知,但去送请柬de那家伙却是被药谷de大供奉狠狠批了一顿!

  事后大供奉才知道自己错了。

  自己药谷de这些人,远比自己想象de还要胆大包天得多!不仅法尊有请柬,布留情也收到了请柬,连月聆雪和风雨柔,也统统收到了请柬。

  大供奉几乎晕了过去。

  给这四个人下请柬,跟送给他们药,有什么区别?到时候只要是药物出来了,这几个人看上了,只需一句话:我要了!

  谁敢跟他们竞拍?那不是找死呢吗?

  给谁送请柬,也不能给他们送啊。

  但是木已成舟,请柬已经送了过去;大供奉除了无可奈何,就只有祈祷苍天:让那几个人都拉肚子吧,别来了……

  但事实上却是,收到请柬de几个人,同时怦然动心。尤其是布留情和风雨柔月聆雪三人,简直是认为天上掉下了馅饼来。

  黑血丛林de药,对于自己de徒弟,可是大补啊。一定要去看看,这里面有没有适合自己徒弟用de,若是有,就断然拍下来。

  正愁着没有天材地宝呢,居然还有人送请柬过来了……真是,懂事啊。

  hēixuècónglíndeyào,duìyúzìjǐdetúdì,kěshìdàbǔā。yīdìngyàoqùkànkàn,zhèlǐmiànyǒuméiyǒushìhézìjǐtúdìyòngde,ruòshìyǒu,jiùduànránpāixiàlái。

  zhèngchóuzheméiyǒutiāncáidìbǎone,jūránháiyǒurénsòngqǐngjiǎnguòláile……zhēnshì,dǒngshìā。

  若是真有不长眼de跟自己竞拍,也可以用抢de嘛。

  三大惹不起,对这场拍卖会,同时de无限期待起来。

  药谷属于特殊机构,而且与几个人都有交情,去硬抢,显然不合适……这一刻,三个人心中都有这个遗憾升起来。

  忒可惜了,不能抢。

  于是乎,zài万众期待,尤其是众位至尊无限瞩目de情况下,黑血神药拍卖大会,终于拉开了帷幕!

  这一天早晨,zài拍卖会de方向,突然间响起来震天撼地de礼炮声音,轰隆轰隆de响了好久。

  一场拍卖会,居然用上了礼炮!

  无疑是zài昭示天下:神药拍卖会开始啦,冤大头们,快来送紫晶吧!

  …………

  今天上午去医院,从推拿、电疗做到拔罐,一直到了下午才回来。不过身体是轻松了许多。虽然更新是有些晚了些,不过,目前已经zài酝酿下一波超级爆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